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画春光

235.第235章 我来看你笑话呀

    第235章 我来看你笑话呀

    “咦,朱大人!”邵璟惊喜地起身行礼:“您还记得我?”

    “怎会不记得!小小年纪,蹴鞠十分了得啊!”朱将作监在他对面坐了,叫如意倒水给自己喝:“你怎会在这里?”

    邵璟笑道:“我随家中长辈来交贡瓷,闲了走走,长长见识,适才看到您在踢球,没敢上前打扰。”

    朱将作监见他对答自如,也未惺惺作态,对他多了几分好感,哈哈笑道:“那你看老夫踢得如何?”

    邵璟摸摸鼻子,笑而不语。

    朱将作监“哼”了一声:“这是嫌弃老夫踢得不好吧?”

    邵璟忙道:“不是您不好,是您的次球头(副队长)配合不好,他不知道大人的长处。”

    “哦,那你倒是说说看,老夫的长处在哪里?”朱将作监捋着胡须,声色不动。

    邵璟道:“您虽年纪大了,却十分灵活,眼力也好,踢得也准,但您不善奔跑,所以次球头应该带着队员巧妙配合,等您选定绝佳位置,再传球给您……”

    “不错!”朱将作监是绝不承认自己老的,只道:“这个次球头是很不行!老夫打算把他换掉!”

    邵璟一笑,并不搭话。

    朱将作监见他不语,没忍住:“小子,你来与老夫一同踢球好不好?若是赢了这一局,彩头给你!”

    邵璟道:“彩头不重要,您有兴致,我陪您尽兴就是。”

    朱将作监“哈哈”大笑,使劲拍他肩膀:“你这小子不扭捏,老夫喜欢!先去换衣,我等你!”

    邵璟跟了小厮去更衣,稍后回来,朱将作监见他并未换成自己这方的大红蹴鞠服,照旧只穿他自己的月白衣裳,只是将袖口和裤脚扎紧而已,皱眉道:“怎么不换衣服?”

    邵璟嫌弃道:“那些衣服都是别人穿过的。”

    朱将作监看他干净斯文的样子,笑了:“行吧,爱穿什么就穿什么,你若赢了,老夫给你做一身新的蹴鞠服,用最好的衣料!”

    邵璟下场,便如猛虎下山,瞬间搅动场内风云,他奔跑极快,眼力极准,每每总有奇思妙想,在对方意想不到的情况下夺了球,再在恰当的时候传给朱将作监。

    不过片刻功夫,朱将作监便踢进一个球,于是信心大作,一鼓作气,呼喝连天,一边威胁叫骂对手,一边叫邵璟给他传球。

    小半个时辰后,反败为胜,一声锣响,一百两银子的彩头入手。

    朱将作监满头满身的汗,只将袍子解开敞了胸怀歇凉,大笑着夸赞邵璟:“小子!你很不错!果然没让老夫失望!说了这彩头是你的,你拿走!”

    众队员闻言,羡慕又嫉妒,纷纷盯着邵璟看。

    邵璟拱手行礼:“我能让您老尽兴,全靠各位哥哥全力配合,这彩头愧不敢当。”

    朱将作监见他目光清朗,知道他确实不愿要这银子,便道:“也好,大家分了,你那一份一定要拿!”

    邵璟也就不再推辞,团团谢了,将分得的银子买酒菜招待众人。

    朱将作监拉了他的手道:“管他们做什么!你来陪我说话,你什么时候来的?”

    邵璟如实回答:“昨天半夜到的。”

    朱将作监目光微闪:“为何半夜到来?什么时候修内司改了规矩,交付贡瓷竟然要窑主亲自押运?”

    邵璟起身整理衣裳,老老实实地道:“实不相瞒,我家遇到了些麻烦事……”

    见朱将作监没有不想听的意思,他又继续往下说:“……突然起了大火,调釉师父的徒弟险被烧死,库房也着了火,谨慎起见,我们打算清点妥当再送交。周监窑官等不得,让我们自己送来,因怕误期,连夜赶的路。”

    朱将作监已经猜到邵璟是特意来这里找的他,笑道:“那是没交掉?”

    意思是愿意帮这个忙。

    邵璟道:“交了,凭条我伯父拿着呢,是交付时出了点意外……一箱子水仙花盆被周监窑官给摔了,因为惊吓了我的未婚妻,我没忍住揍了他一拳。”

    朱将作监讶然,追问:“死了么?”

    邵璟忙道:“没有,只是打破了鼻子流了血,不然晚辈哪儿敢来见您?”

    “嗐,没死没残就是小事儿!”朱将作监微笑着:“那你想要怎么样呢?”

    邵璟道:“有点怕,当时热血上头没想那么多,不但打了周监窑官还顶撞了王副使,长辈臭骂了我一顿,我自己也觉着挺不安的,生怕给家里惹大祸。

    心里想着要是有人能帮我就好了,走着走着就想起了您,也是碰运气,竟然真遇着了您,那球还飞到我怀里来了,您也没忘记晚辈……”

    朱将作监听着他这一席话,完全懂了:“只要你给我连赢三场球,我替你主持正义!”

    邵璟讨价还价:“先主持正义,我再替您赢球!”

    “你敢跟我讲价?”朱将作监吹胡子。

    “您要实在不方便也没事,我照旧替您踢球的,只是能不能缓缓?”邵璟为难地道:“还得急着回家补烧那一箱子水仙花盆呢。”

    “补什么补!谁摔坏的谁负责!你就给我好好踢球!后天巳时,你来这里等我!”朱将作监扔下这么一句,大步离开。

    还未走出茶肆,就见白老爷涎着脸迎上来:“大人,您还记得小人么?”

    朱将作监眼风都没给他半点,仰着头就往前去了,白老爷要追,却被他的随从一把薅住衣领扔出去。

    白老爷哭丧着脸扒着桌沿,绝望地道:“大人留步……”

    “咦,这不是白老爷吗?您怎么趴在这里呀!”邵璟笑眯眯走出来,俯身下去与他大眼瞪小眼。

    白老爷大吃一惊,深觉丢脸,忙不迭地起身整理衣服:“你,你怎么在这里?”

    “我来看你笑话呀。”邵璟抱着手臂,笑得嚣张又恶劣:“你怎么不去伺候监窑官大人?”

    听他提到周监窑官,白老爷立时有了底气:“你等着,竟敢殴打朝廷命官,你的好日子到了!”

    “我等着,你们放马过来!”邵璟哈哈笑着,扬长而去。

    感谢芮宇的13776书币打赏、朝着幸福奔跑/ka的6666书币打赏、会躲猫猫的100书币打赏、倾陈love的200书币打赏、Vincy的588书币打赏、花落流年的1888书币打赏,江玠的100书币打赏,非常感谢啦!你们是最可爱的小仙女,给我勇气和鼓励!每次很丧、很累的时候看到你们的留言打赏票票,我就又有了坚持的力气。爱你们!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