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画春光

233.第233章 甩锅

    第233章 甩锅

    “哗啦”一声脆响,箱子翻倒在地,摔出几只砸得七零八落的水仙花盆。

    现场一片寂静。

    周监窑官傻傻地看着面前这一摊子碎瓷,不知如何是好。

    “啊!你摔碎了贡瓷!天呐!这可怎么办才好?!”田幼薇率先爆发出一声尖叫,双手抱着头,绝望又可怜。

    周监窑官猛地反应过来,指着田幼薇叫道:“你栽……”

    “赃”字尚未出口,他就遭到了猛烈的一击。

    邵璟狠狠一拳砸在他的鼻梁上,怒声道:“你这个臭不要脸的狗官!竟敢在大庭广众之下对我阿姐不敬!”

    周监窑官只觉得眼前一黑,剧烈的疼痛潮水般朝他袭来,瞬间眼泪与热血狂飞,他痛苦地捂着鼻梁倒在地上,蜷成一只虾子,半个字都说不出来,更是无从为自己辩解。

    “天呐!女儿!花盆!”田父张着两臂,惊恐又悲愤地接连发出三声惊叹,踉跄着上前去查看花盆。

    整个箱子里只剩一只花盆没怎么磕着,其他全都碎了。

    田父绝望地看向王副使:“副使大人,这可怎么办啊?”

    王副使万万没料到竟然发生这种事,张着手道:“这,这……”

    “都是这个恶贼干的!”邵璟凶神恶煞地抓住周监窑官的衣领,将他拖到王副使面前:“大人,您刚才都看见了,我们好好的来交贡瓷,他非得让我们当街打开,我家伯父都说不好,他非要拗着来,还说要和我家现场算账!让我伯父死得难看!

    可见其用心之恶毒,他就是故意想害人!您一定不能轻饶他!该治他个公报私仇、不敬天子的大罪!他做下这样的事,实在是辜负天子的信任,是百官之败类,朝廷之耻辱!”

    周监窑官听他说得溜,心里十分愤怒,却不能替自己辩解,因为鼻子实在是太痛了,痛得他几欲昏厥,只能捂着鼻子“呜呜”地叫。

    王副使也不是吃素的,气势汹汹地指着邵璟:“你谁啊?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

    邵璟朗声道:“回大人的话,我是田家人,这里有我说话的份!”

    王副使冷笑:“毛都没长齐的小子,算什么东西,滚!”

    一旁公人闻言,就要上前将邵璟叉走。

    “慢着!”田父出面将公人拦住,向王副使深施一礼:“大人,孩子不懂事,难免口气冲了些,还请您别和他计较。”

    言罢把脸一沉,呵斥邵璟:“混账东西,胡乱嚷嚷什么?要相信王大人一定会秉公处理的,还不赶紧赔罪!”

    邵璟换了笑脸,恭敬地给王副使行礼:“是我性子太急,请大人海量,莫要与我一般见识。”

    田幼薇也擦着眼泪上前:“请大人为草民做主啊!”

    这几人,红脸白脸哭脸都有了,逼得王副使真是没办法。

    有心要秉公执法,又舍不得周监窑官吃亏。

    不秉公吧,又被架着,借口都没有。

    王副使狠狠瞪着周监窑官,实指望他能自辩两句,自己也好顺理成章偏一偏心。

    周监窑官实在说不出话来,只管瞅着白老爷。

    白老爷逃避不得,只好横下心出头:“胡说八道!这是栽赃陷害!那一箱水仙花盆落地之前早就碎了!”

    周监窑官捂着鼻子猛点头:“呜呜……”

    田幼薇道:“你看见的?”

    白老爷道:“我当然看见了!”

    邵璟反问:“箱子盖着,你怎么看见的?除非是你先把它砸碎了!”

    “我没有砸!”白老爷道:“我是箱子打开时看到的!”

    “你说全碎了,这又是什么?”田幼薇亮出好的那只花盆,一副“你别睁眼说瞎话”的气愤模样。

    白老爷叫道:“我没说全碎了,我说的是早就碎了!”

    田幼薇冷嗤一声:“是呀,你知道它早就碎了,真奇怪。”

    “我不知道……”白老爷被绕晕了。

    “行了!脑子不够用就在家待着,别出来丢人现眼。”邵璟压低声音,勾起唇角微不可闻地道:“赌得倾家荡产的滋味好受么?还想不想再赌一次?”

    白老爷恍然大悟:“是你……”

    他跳起来要抓邵璟,邵璟灵巧避开,鄙夷道:“君子动口不动手……”

    “住手!”王副使实在看不下去,大吼一声:“谁不守规矩就轰出去!”

    邵璟立刻站定不动,任由白老爷这颗胖球挂在他身上抓挠,不急不慌地指着白老爷和王副使道:“大人,您瞧,他不听您的话,他看不起您。”

    王副使脸上下不来,断喝一声:“把这个不听人话的无赖泼皮扔出去!”

    可怜白老爷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就被架住胳膊扔到了大街上。

    田父三人深深一揖,齐声说道:“请大人做主!”

    “碎了就碎了,实属意外,怪不得谁,本官自会上书澄清此事,你们赶紧回去再烧一炉补齐就是了。”王副使一甩袖子,就要将这事儿给结了。

    果然官官相护?

    田父十分不忿,想要上前理论个明白。

    邵璟拉住他:“伯父别急,咱们先把贡瓷交了。”

    田幼薇连连点头,田父忍下气来,带着邵璟与田幼薇一道,将贡瓷送到库房交割清楚,领了收条,又像模像样地去给王副使告辞,客客气气送上一份厚礼:“天热,这是给大人的冰敬。家中孩子不懂事,还请您见谅。”

    王副使原本阴沉着脸,见了这份厚礼方淡淡地道:“不是我说你,你这家人脾气真不好,动不动就闹腾,要是个个都像你们这样不听话,这贡瓷也别烧了!”

    “是,大人说得是。”田父忍着气,按照邵璟交待的话,半遮半掩地道:“之前在下也曾给大人送过冰敬炭敬,不知大人收到没有……”

    王副使脸色微变,道:“你让谁带来的?我没收着。”

    “当然是周……”田父恍觉失言,捂着嘴顿住话头,匆匆告辞:“在下这就赶回家去把碎了的花盆补上。”

    王副使心里落下好大一个疙瘩,恰逢手下来回周监窑官的伤势,他都不耐烦听:“送他出去就行了!”

    别郁闷,还有,这事儿没完!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