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画春光

197.第197章 皇次子

    第197章 皇次子

    邵璟得了一种病,听到“猪肝”二字就想吐,甚至做梦也会梦见铺天盖地的猪肝粥将他包围其中。

    他小声和田父描述自己的梦境:“……好多好多猪肝粥,黏糊糊的,我怎么都游不动,喘不过气来。”

    田父同情地看着他:“要不,我和阿薇说,给你换种吃法?”

    邵璟感动极了:“我就是这意思,伯父,我全指望您啦。”

    田父拍拍他的肩膀,表示都是男人,不容易。

    田幼薇从船舱里钻出来,手里抱着个棉包,笑得灿烂:“阿璟快来吃猪肝粥,我用棉包裹着的,这会儿还是热的,凉了就更腥了。”

    邵璟躲到田父身后,求助:“伯父……”

    田父对上田幼薇威胁的眼神,连忙捂着口低咳两声:“咳咳!阿璟啊,你阿姐是为你好,总比药好吃是不是?你年纪轻轻不能落下病根。”

    “……”邵璟绝望极了,他果然不能指望田家的男人们违逆田幼薇的意思。

    刚吃了一口猪肝粥,邵璟就扑到船边吐了起来。

    身旁递来一盏清水,田幼薇满怀关切:“阿璟晕船了吧?这是气血不足的表现,要多吃猪肝粥。”

    邵璟:“……”

    明州港繁荣依旧,田父并不因为有了钱就去住最上等的客栈,只挑了个洁净方便的中等客栈,带了邵璟和田幼薇入住,安置妥当,叫平安去吴宅投递拜帖。

    平安回来,说是吴七爷外出未归,吴七奶奶请田家人第二天过去用晚饭。

    田父见天色还早,就道:“一起出去吃饭,想吃什么都可以。”

    这是为了帮邵璟摆脱可怕的猪肝粥。

    田幼薇心知肚明,笑眯眯地道:“阿爹,我很早就想去醉仙居吃饭了。”

    田父见她说得可怜,当即拍板:“就去醉仙居!”

    邵璟幽幽地看向田幼薇,神态更加可怜。

    醉仙居乃是明州最好最热闹的酒楼,通常情况下不先使人预定雅间,必然只能在大堂里吃。

    大堂之中人来人往,无数双眼睛盯着,邵璟这个病人岂能当众大吃大喝?

    田幼薇一点没心软,兴致勃勃打扮一番,跟着田父出了门。

    如她所料,没有雅间,大堂里挤满了人。

    她和邵璟生得好,才进去就引起无数瞩目,她自是无所谓,想吃什么点什么,可怜邵璟,明明馋得要命,却只能装斯文病弱,每样只敢尝两口,完全不能过瘾,比不吃还难受。

    田幼薇边吃边听隔壁桌的人聊天说话。

    一个书生道:“听说了么?朝廷要与靺鞨议和。”

    他的同伴鄙夷道:“这都是旧闻了,明州港谁不知道?”

    书生道:“议和当然不稀罕,但你们可知今上下了一道什么旨意?”

    众人皆道:“皇帝老爷天天都要下若干旨意,谁晓得是什么?”

    书生得意地捋着胡须:“议和之后,南北交通,三京路通,今上下诏广寻宗室,这件事你们知道么?”

    众人果然十分惊异:“当真?那能寻着么?倘若真寻着二圣流落在外的皇子,又该如何是好?”

    “这有什么可担心的,当然是该怎么着就怎么着。”书生低咳一声,使个眼色,压低声音:“还真别说,据闻有人出来说是渊圣次子,十之八九没错了,长得与渊圣颇为相似……”

    “论起血脉亲缘,渊圣之子与今上更为亲近,不知皇位会否传给这一位?”众人更为激动,将头凑在一起小声议论起来,声音低不可闻。

    田幼薇因为关心邵璟身世,对这些事格外在意,竖起耳朵屏住呼吸去听,却怎么也听不清,于是颇为着急,暗里将凳子往旁挪了又挪。

    邵璟也忘了美食,肃了神色侧耳静听。

    那群人似是发现他们在听,就换了话题不再议论此事,说笑一回,各自散去。

    田父忍不住道:“若这传言是真的,这位渊圣次子很快就会被迎回来的吧?”

    皇室继承这事说来话长。

    朝廷南渡之前,靺鞨人先后俘虏了本朝两位皇帝。

    这两位皇帝,一位是今上的亲爹,一位是今上的兄长,后被今上分别尊为太上皇与渊圣,又称二圣。

    也就是说,渊圣是今上的兄长,是上一位皇帝。

    国破之时,靺鞨人不但将二帝掳走,还把与皇帝血缘关系比较亲近的所有宗室子弟一网打尽,只有今上一人侥幸逃脱并得以继承大统。

    今上颠沛流离,九死一生,唯一的儿子也在叛乱之中惊吓而死,他自己损了身子,之后再不能生育。

    因为近亲子弟要么死了,要么被羁押在靺鞨人那里,为了后继有人,他只好在血缘较远的宗室子弟中寻找继承人,比如那位尚国公及另一位养子都是远亲。

    将家业传给远亲,那是无奈之举。

    这位刚冒头的“渊圣次子”若是真的,那就是今上亲亲的侄儿,血缘最亲近,又是前一位皇帝之子,皇位更该传到他身上。

    田父这样的想法,是世人最普遍的认为。

    邵璟道:“那可不一定。”

    田父不明白:“怎会不一定?世人都讲究血脉传承,譬如我和你四叔最亲,有啥好处我也会先想着他。”

    田幼薇这些年听廖先生说得多,长了见识,便低声道:“这天家和普通人家不一样。今上虽无子嗣,但还年轻,总得防着才好,不然若是有人叫他让位给侄儿可怎么办?”

    那普通人家,兄弟想要继承哥哥的财产地位,也得哥哥和侄儿都死绝了才行。

    只要还有一个侄儿活着,这财产地位就继承得名不正言不顺,按照礼法就该还回去。

    这人若真是上一位皇帝(今上兄长)的亲儿子,今上这位子坐得就不安稳。

    要知道,朝中很多大臣一直嚷嚷着要迎回二帝,心里是向着那两位的。

    帝位不比其他,坐上去就难得下来了,下来就只有死路一条,谁敢让?谁肯让?

    所以这所谓的广寻宗室,或许只是做个样子给人看而已,并不是真的要寻亲。

    田父仔细一琢磨,还真是这么回事,不由长长叹一口气:“不管别家是非,这南北议和,三京路通,对于咱老百姓来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至少这生意要比从前好做。”

    酒楼中人多口杂,不是谈论这些事的好地方,三人又吃了几口,起身结账离开。

    天色尚早,田父叫田幼薇带邵璟回客栈歇着,他自己去打听孙大夫的事。

    田幼薇才刚要关门,就被邵璟横过一只手臂将门抵住。

    写这个文太费脑子,卡了,写好会放。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