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画春光

194.第194章 邵璟的隐疾

    第194章 邵璟的隐疾

    “我听错了?”田秉满脸疑惑,他的听力,竟然差到这个地步?这是未老先衰?

    田幼薇趁机躲开他,回去找谢氏复命,邵璟则不紧不慢地将那卷画轴收起,再引火烧毁。

    田秉凑过来:“好端端的画,为什么要烧掉?我看看画了什么?”

    邵璟抬手挡住他,笑容温和,语气坚定:“二哥,我长大了。”

    田秉悻悻然,好嘛,家里的两个弟弟妹妹都长大了,都学会给他甩脸子看了,有什么心事也不告诉他了,还特意瞒着他。

    果然小孩子什么的,长大以后就不招人喜欢了,还是秋宝最可爱最听话。

    谢氏听了田幼薇的回话,无奈之下只好接受,思量着要怎样才能尽量不伤着吴家。

    思来想去,也没能拿出个妥当的法子,幸亏两家隔得远,孩子们年纪也不大,此事不急,可以暂时拖着。

    次日,田幼薇和邵璟很早就带着祭品出了门。

    庙祝才刚开门,正低头清扫地面,见二人来了,就笑道:“二位怎么来得这样早?”

    田幼薇笑道:“这不是打算开始做新的瓷器了么,得好好拜祭一下,恳请窑神爷爷护佑。”

    庙祝把二人引到正殿,便退了出去。

    田幼薇摆好供果,三叩首,再敬上香烛,见邵璟还站在身后一动不动,就道:“快来拜一拜,求窑神爷爷保佑咱们平安康健,诸事顺意。”

    邵璟听到她说的是“咱们”而非“你”,微微一笑,上前跪拜,很认真地求了平安康健之后,又低声道:“窑神爷爷,我迫不得已,要借您的贵地演一场戏。”

    “你要做什么?”田幼薇话音未落,就见邵璟软绵绵倒了下去。

    她吓了一跳,又见邵璟睁开眼睛冲着她调皮地挤了挤眼,于是明白过来,高声呼叫:“阿璟,你怎么啦?来人啊!救命啊!”

    庙祝和如意等人在外听见,连忙跑进来,掐人中喂水,皆不管用。

    田幼薇便问庙祝借了一把竹椅稍加改造,将邵璟放在上面,叫如意去请了两个壮实的乡邻过来,小心翼翼把人往家抬。

    一路上遇到有人询问,她只道:“中暑了。”

    然而大清早的,中什么暑?

    何况又是个半大少年,正是体壮如牛,活蹦乱跳的时候。

    众乡邻少不得胡乱猜测,将这事儿一传十、十传百地传了出去。

    走到半路,邵璟幽幽醒来,声音嘶哑:“阿姐,我这是怎么了?”

    田幼薇看他演得真像,心气真有些旺:“我也想知道你怎么了。”

    也没说要做什么,说晕就晕,幸亏她机智,不管三七二十一先配合他成事,换个不稳重的,一径只推着他问“干嘛要装晕”那才叫好玩呢。

    邵璟直勾勾地看着天空,低声道:“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跪着跪着突然觉得头晕喘不过气来,醒来就这样了。”

    如意在一旁用衣襟给他搧风,说道:“少爷怕是上次蹴鞠赛时生病没休养好,留了病根?回去可得请郎中好好瞧瞧才行。”

    “我觉得也是。我好多了,我自己走吧。”邵璟挣扎着非要下椅自己走。

    田幼薇冷眼看他究竟要作什么妖,也不拦他,请那两个乡邻:“烦劳二位,让他试试。”

    邵璟独自走了几步,笑道:“看,我这不是好了?”

    话音未落,又是一个踉跄跌倒在地。

    如意大呼小叫,那两个帮忙的乡邻也被吓得不轻。

    田幼薇心中呵呵,却也只得跟着演戏,一起将邵璟重新弄到椅上抬回家去。

    果然小地方消息传得就是快,他们还没回到家,谢氏已经带着老张等人赶着马车来接。

    谢氏吓得:“出门的时候还好好的,怎么突然病倒了?”

    田幼薇不好多说,避重就轻:“快请郎中。”

    郎中赶来,也说不出个所以然,号了许久的脉象,只挤出一句“气血不足,体虚。”

    田幼薇抬眼望天,气血不足,体虚~

    第二天,邵璟气血不足、体虚的消息传得到处都是,甚至有传言说他快不行了。

    “你是要做什么?”田幼薇找了机会单独询问邵璟:“这样大张旗鼓的,是想迷惑那些人吗?”

    邵璟将手里的书卷放下,笑道:“如今伯父才刚当选行首,又因上次的事得罪了不少人,许多人眼红得很,绝不愿意见到我家再和吴家联姻。我是怕伯父伯母为难。”

    他不愿和吴悠定亲,田父谢氏不好拒绝吴家。

    最好的办法莫过于吴家自己退却,那么,他只要生一场小病,那些虎视眈眈的人也会给他传成大病,再将这事传到吴七爷夫妇耳中。

    以吴悠的受宠,吴七爷夫妇怎么舍得将她嫁给一个身有隐疾、前途未明的孤儿?

    田幼薇恍然大悟,她这几天只想着邵璟的身世,只想着要怎么才能防住尚国公,以为他不管做什么都是为了这性命攸关的事。

    却没想到他竟然是为了顺理成章推掉吴家的亲事,而她,就这么毫无防备地帮了他的忙,还帮得尽心尽力。

    邵璟见她脸色不好看,立刻收敛笑容低调做人:“阿姐,眼看着行会就要走上正轨,草微山人的瓷器也该准备起来了,你有什么打算?”

    “好好养你的病,不劳你操心!”田幼薇不上他的当,自去寻田父商量,准备按照原计划挑选一批工艺精湛娴熟的匠人出来,按工种、顺序,各司其职,做一批相对平价的器物出来。

    这些器物,就不只局限于动物瓷像了,还包括其他品类的瓷器,如生活用具、明器等等,造型多是仿贡瓷。

    而她自己,不再埋头夜以继日地苦干,而是合理分配时辰,该炼体的时候炼体,该学习的时候学习,该玩乐的时候玩乐,只在有空有心情的时候才亲自做上那么几个瓷器。

    这样一来,她有了新的发现,不赶时间有闲有情做出来的瓷器更具灵韵,要比她之前做的瓷器好太多。

    邵璟“养病”之余,走到作坊去看她,见到这一批瓷像,微笑赞叹:“不愧草微山人之名!”

    今天晚上遇到点事儿,耽搁了码字,大家白天看吧,别熬夜,早睡早起身体好,么么哒!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