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画春光

193.第193章 或许是金枝玉叶

    第193章 或许是金枝玉叶

    “没什么。”

    看到邵璟的反应,田幼薇由来失望,心潮澎湃。

    “大猫来了。”这是当年她和他新婚期间的一句暗语。

    年少轻狂,朝夕相处,总有情难自禁的时候。

    然而从姐弟变成夫妻,身份转变难免有些不适应和不好意思,每每亲密无间之时,总是害羞和紧张的,总怕被喜眉发现和听了去。

    于是每次只要听见喜眉的动静,二人就会互相提醒:“大猫来了。”

    大猫指的就是喜眉。

    如果邵璟真和自己一样,以他现在对她的感情,听到这句充满了暗示、非同意义的话,肯定不是这样的反应。

    所以,可能他真的只是碰巧做了那个可怕的梦,而且只做了一半吧。

    田幼薇怔怔地坐着发呆,想的都是前世的事。

    前世之时,邵璟的冷落伤她最深。

    尤其是后期,他躲避她,不肯碰她,哪怕有时候她主动触碰他,他也假装睡着了。

    对于一个女人来说,这是伤人最深的。

    被拒绝被冷落,不被接受不被喜欢。

    每次拒绝都像是被一把锋利的刀在心上血淋淋地割开一条大口子,不愈合一直痛一直溃烂,越来越深越来越痛。

    所以她才会选择无论如何也要和离。

    他用命护着她,却不爱她。

    她爱他,甚至不能恨他。

    田幼薇情绪激荡,索性背过身去,不想面对邵璟。

    “阿姐,其实我做了这个梦的后半部分。”邵璟坐在她身后的地上,轻轻地说:“我梦见我们都死了,我梦见我招惹了很厉害的人,赶尽杀绝。”

    “我梦见我对不起你,我拖累了你,害死了你。虽然我想了很多办法,还是害死了你。”

    邵璟将头轻轻靠在田幼薇的后背上,低声说道:“阿姐,我在梦里就像是走过了一辈子,好累。”

    她也好累。

    田幼薇安静地看向天边。

    太阳快要落山了,给云层镀上了一层金边。

    几只麻雀披着金光在墙头上跳来跳去,墙外传来归家耕牛的铜铃声,再远处,有烟雾升腾而起,那是窑场在烧窑。

    “那么,那个很厉害的人是谁?”田幼薇的情绪渐渐平静下来,冷静地询问。

    不管邵璟是否与她一样回来,或是他真的碰巧做了这个梦,既然提及,正好可以解开她心里的迷惑。

    那个人,穿着金扣锦靴的人,究竟是谁?

    邵璟低声道:“或许是金枝玉叶吧。”

    金枝玉叶?

    田幼薇倒吸一口凉气,眼前浮现出一张嚣张欠揍的面孔。

    雪白肤色,淡红嘴唇,高鼻梁,细长眼睛,眼尾斜飞,看人总是一副瞧不起的模样。

    正是那位被今上收养在宫中、被封为尚国公的讨厌人。

    “是那位尚国公吗?”她回过头,小声问道:“是不是他?”

    邵璟抬眸看着她,没点头也没摇头,只轻声问道:“你怕不怕?”

    田幼薇当然怕。

    那是什么人啊?精挑细选出来的皇位继承人之一,离那个位子只有一步之遥。

    毫不夸张地说,人家动动手指就能轻轻捏死他们。

    对于吴锦,他们还可以设法除掉,对于这位,可没那么简单容易。

    倘若真是那位,那艘巨大而迅速的海船,那些绝非寻常海盗的杀手,就全都说得通了。

    “我不确定是不是他,但想来小心一些总没有错。”邵璟站起身,轻轻拂去身上的泥土,活动一下手指,铺平画纸:“阿姐你来完成这幅画的另一半好不好?”

    昔时的情景历历在目,田幼薇却不想去碰:“我又不知道你做的什么梦,画不了。”

    邵璟微微一笑,并未勉强她,而是低头继续作画。

    然而画的并不是那艘可怕的船和那一片狰狞,而是画了一座美丽的海岛,上面有高大整齐漂亮的建筑,热闹非凡的街道,鲜花绿树环绕,人人带笑。

    “我不会让那种事发生的。”他将画好的卷轴递到田幼薇面前,郑重说道:“我梦见自己临死之前很后悔让你委屈难受,悔到死不瞑目,醒来之后我就告诉自己,绝不让那种事发生。”

    田幼薇盯着那座美丽的海岛,心想,哪怕这是海市蜃楼,昙花一现,那也值得去争一争。

    自她回来之后,她一直做的都是竭力保住家人平安富足,不让悲剧重演。

    她的努力没有白费,很多事情都改变了,在朝着好的方向发展。

    所以,即便是怕,也要继续去争。

    “在梦里,你是怎么招惹到他的?”田幼薇拿定主意后,整个人都冷静通透起来。

    “我不知道。”邵璟道,“我从来不是惹是生非之人,或许可能真是因为我的身份。杨监窑官要我好好长大,他应该比我知道的多。阿姐,你愿意和我一起去找这个答案吗?”

    田幼薇没直接回答邵璟这个问题,而是转过身往外走:“准备一下,明天我和你一起去拜拜窑神爷爷。”

    “阿姐!你听我说了这个,难道不嫌弃我,不怕我拖累你们吗?”邵璟在她身后问。

    “嫌弃又有什么用?要扔也晚了。”田幼薇小声嘀咕:“白吃了我家这么多年的饭,怎么也得捞点本回来才值。”

    邵璟笑起来,笑容灿烂如阳光。

    他将手合拢围在口边,大声喊道:“阿姐!我好喜欢你!”

    墙头上叽叽喳喳的麻雀被这中气十足的一声吓得“扑啦啦”地飞起来,扑腾下一片灰尘。

    “!!!”田幼薇吓得一个踉跄,做贼似地左右张望,生怕被家里人听了去。

    邵璟看到她贼兮兮的心虚模样,开心的大笑起来。

    “谁喜欢谁啊?”田秉抱着一摞书回来,听了个半截,好奇地追着问:“我老远就听见阿璟在嚷嚷,你喜欢谁?”

    “你听错了,我说我不喜欢吴悠,坚决不同意这门亲事!”邵璟一本正经:“二哥你去替我和伯父伯母说,再逼我就离家出走去做和尚。”

    田秉眨眨眼:“不对,你刚才说的不是这个,阿薇,你也听见了是不是?”

    田幼薇面无表情:“你听错了。”

    累得不想说啥,只求正版订阅和月票,让我看到你们在。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