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画春光

146.第146章 结案

    第146章 结案

    “我可不是为了你。”田幼薇说了这一句,也笑起来。

    她准备了两种馅料,一种大葱馅,一种三鲜馅,白师傅和小虫爱吃大葱馅的,这三鲜馅摆明了就是特别给邵璟准备的。

    邵璟咧着嘴笑,在田幼薇身边跑前跑后,真正像个无忧无虑的小孩子。

    吴锦的死,并未给窑场造成太大的影响,除了派去打捞尸首的人以外,其他人仍然埋头干活。

    窑场的规矩,到了冬天要停工,朝廷派下来的贡瓷份额还得烧完,不然谁也别想有好日子过。

    白师傅在工棚里忙活着,见田幼薇来了还和平时一样,反倒是田幼薇有些不自在。

    她挨过去给白师傅打下手,小声道:“师父,我前天……”

    白师傅淡淡地扫了她一眼:“你前天怎么了?风雨太大,睡得不好吗?”

    二人双目相接的那一刻,田幼薇瞬间懂了,便笑道:“我就是做了一种新器型,不晓得挂上釉以后好不好,稍后您给我掌掌眼。”

    白师傅满意点头:“可以,不过在那之前,先把你的饺子煮来我吃。我饿了。”

    白胖的饺子在锅里上下翻滚,犹如一只只大白鹅游来游去,田幼薇调着蘸料,心事微重。

    那天夜里的事,将永远成为故事。

    不谈不提不讨论,就这样过去才是最妥当的。

    即便水下的那个人不是白师傅也没什么要紧,所有的情况都在白师傅的掌握之中。

    可她还是很想知道是否全如邵璟所言——他没有在场,是白师傅去通知的他。

    可惜,白师傅不许她提及此事,不能证实。

    “阿姐,我的醋多放一些。”邵璟兴冲冲跑过来,身后跟着小虫。

    “好。”田幼薇特别给邵璟调制了一碟蘸料,道:“其实能少吃一点醋是最好的。”

    她这话一语双关,也不指望邵璟能懂。

    邵璟果然好像没懂,眨眨眼,道:“可我就觉得醋好吃。”

    说完,他又开心地带着小虫去玩了。

    “……”田幼薇无话可说,仔细想想,好像邵璟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开心了,所以,随他去吧。

    她特意给邵璟的蘸料里加了更多的醋,让他一次酸个够吧。

    吴锦的事沸沸扬扬闹了几天,有被害说,有意外说,有鬼神说。

    被害一说并无证据,吴锦也没什么亲人在此,修内司那边倒是过问了一番,温泰也使力想要追查真相,奈何无论怎么追查逼问,船夫和杂役说辞一般无二。

    七天之后,吴锦的尸体从古银湖的另一边被找到,身上被鱼啃得乱糟糟的,仵作剖了细看,也没发现任何可疑之处,只能以醉酒意外溺水结案。

    随着另一个监窑官的到来,此事不了了之。

    诚如田幼薇所料,吴锦死后,田秉那桩来自什么将作少监家的亲事再无人提起,那两个穿紫色褙子的上等媒人也未再露过面。

    谢氏高兴得拉着田父去拜各处寺庙道观,感谢老天有眼,收了吴锦这个恶人,还高兴那桩让人为难的亲事终于可以暂且摆脱。

    然而这件事,是真的给田秉提了醒。

    他不管廖先生是个什么态度,揣了一本书就去廖家守着,到了饭点也不回家,反正廖姝不会不做他的饭。

    吃完饭就去帮着廖姝收拾厨房,收拾完毕再去廖先生跟前读书,天黑就走,绝不多留。

    第三天、第四天照常如此,为了这个,就连窑场也不去了,气得张师傅直骂他没出息。

    田父深感丢脸,私底下找到田秉聊了一回,摇头叹息着去寻了廖举人。

    二人就着一碟卤豆干、一碟花生米,喝了大半夜的酒,说了大半夜的话。

    次日,田父郑重通知田秉:“廖先生同意你和阿姝定亲了。”

    此话一出,全家人都不敢相信:“当真?”

    田父道:“我何曾骗过人?”

    田秉二话不说,冲到田父面前盯着他看了片刻,猛地将他抱了起来。

    “这臭小子!还有没有规矩?赶紧放我下来!”田父嚷嚷着,面上却丝毫没有生气的迹象,反而有些得意。

    田秉眼眶发红,轻轻将田父放到地上,傻傻的笑。

    “有了媳妇忘了爹!”田父看他傻得厉害,实在看不惯,“我的脸都给你丢干净了!这是廖先生不嫌你傻,换个人都不想要你这傻女婿!”

    田秉不说话,只将手放在田父头顶比划了一下,又在自己头顶比划。

    田父猛然明白过来,臭小子的意思是说,他已经长得比自己还要高了。

    “你讨打!有种别跑!”田父嚷嚷着,脱下鞋子朝田秉扔去,却只打着田秉的影子。

    谢氏抿着嘴笑:“你啊,孩子高兴就高兴呗,你非得说他几句。”

    “你张罗着赶紧把亲事定了,省得再出幺蛾子。”田父摸着胡子笑,看着门外的艳阳天,只觉着这日子真是顺意极了,总是绝处又逢生,再好运不过。

    谢氏深以为然,兴高采烈地去请媒人,又把田秉叫来:“打今日起,你暂时不能去廖先生家了。”

    田秉虽然很舍不得,却还知道害羞,红着脸低着头应了,被田幼薇好一阵嘲笑。

    对于长子的亲事,田父和谢氏早有准备,忙起来丝毫不乱,样样齐备。

    于是媒人上门,写草贴,细贴,缴担红送许口酒,回鱼箸,插钗,下定,样样都很顺利,前后不过一个月光景,就将这事儿差不多定了下来。

    田秉自是恨不得赶紧把廖姝娶回家,廖举人却不肯:“既然亲事已定,就不必着急了,下聘、下财礼、请期,这些都得按着规矩一桩桩来。”

    这又是做父亲的细致考虑,生怕嫁得太急,让人轻看了廖姝,生出不必要的口舌是非。

    田秉很是郁闷,唯恐迟一步廖姝又飞了,田父忍不住骂他:“你年岁还小,安心读书就是了,将来进士及第,风风光光将阿姝娶回家不是更好?”

    田秉不高兴,暗自嘀咕:“进士及第再娶?那我若是一直中不了进士,岂不是要打一辈子光棍?”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