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画春光

85.第85章 你是怎么教孩子的?

    第85章 你是怎么教孩子的?

    田幼薇也不确定杨监窑官是否马上就要走,但让张师傅等人当着吴锦这个小人的面这么做,肯定不妥。

    此人心胸狭隘,睚眦必报,说不得很快就会报复回来。

    她悄悄拉一下张师傅的袖子,笑眯眯地道:“原来是吴大人啊,我爹进县城办事去啦,您请坐,我给您倒茶。”

    张师傅不情不愿地站起来,给吴锦行了个礼,瓮声瓮气地问好。

    吴锦皮笑肉不笑:“好懂事的小姑娘!茶就不必喝了,我再走走看看。”言罢扬长而去。

    田幼薇赶紧叫张师傅的小儿子跟上:“快给吴大人引路!”

    张师傅的小儿子很机灵,才听到田幼薇吩咐,就赶紧跟了上去,笑眯眯地领着吴锦往前走。

    “看他那张狂样儿!”张师傅不屑,吩咐一个徒弟:“快去看看杨大人还在不?想办法弄清楚是怎么回事。”

    正说着,就见杨监窑官慢吞吞地走过来。

    “杨伯父!”田幼薇迎上去,焦急地道:“刚才那位吴大人说他是新来的监窑官,那您呢?”

    杨监窑官淡淡地道:“他是副的。”

    田幼薇拍着自己的胸口,松一大口气:“那就好,那就好,吓死我了。”

    杨监窑官道:“怎么了?”

    田幼薇眨眨眼睛:“他刚才发脾气了。”

    杨监窑官沉默片刻,道:“你回家去吧,别在这里了。你爹回家以后,叫他来我家一趟。”

    田幼薇乖巧地和众人道了别,和喜眉一道收拾了东西回家,先和谢氏说起这事儿。

    谢氏唬了一跳:“怎么没听到任何风声就换了人?”

    高婆子道:“这可是个肥缺,怕是杨大人得罪了人?要不就是被人谋算了。”

    田幼薇也不知道具体原因,没法儿解释这事,安抚她们道:“没事,爹会处理的。”

    谢氏一听也是,忙着开了库房去选礼品,准备打点吴锦。

    秋宝闹着要出去,田幼薇就和喜眉抱了他往外头去看马,忽然听有人拍门:“妹夫,妹夫……”

    是谢大老爷的声音。

    喜眉奇道:“这不是大舅老爷么?得有段日子没上门了吧?”

    自从田父醉酒摔跤之后,就不怎么出门去别家喝酒了,偶尔想喝,也是在家独自喝两盅。

    谢大老爷和谢七老爷都来请过几回,田父没去,两家便有些淡了。

    高婆子念叨,说谢大老爷怕是生了气,田幼薇却觉着不是。

    因为谢大老爷之前说了,要帮田父卖秘色瓷给高丽人,但这允诺一直没兑现,眼瞅着高丽船就要到了,他兑现不了诺言,肯定要避开。

    老张开了门,谢大老爷拎着一篮李子进来,笑道:“阿薇啊,你爹呢?我听说他不在窑场。”

    田幼薇道:“我爹送阿璟去县城了。”

    “去做什么?”谢大老爷笑吟吟地在老张的凳子上坐下,递李子给老张:“洗些来给阿薇吃,才下的李子,可甜了,你也吃两个。”

    老张应了一声,提着李子去厨房洗。

    谢大老爷再追问田幼薇一句:“你爹送阿璟去县城做什么?”

    邵璟跟着廖先生学说番邦话的事并瞒不住,谢大老爷这个人精,这个时候跑来,肯定是听说什么了。

    田幼薇实话实说:“去和廖家书铺的廖先生学说番邦话呢。”

    “番邦话呀!”谢大老爷叫道:“我家阿良也想学这个呢!怎么不说一声,叫阿良去给阿璟做个伴,也好有个照应!阿璟那么小!都不能照顾自己的吧?”

    一有好事跑得比谁都快!喜眉将眉毛一挑,道:“舅老爷,廖先生不随便收……”

    田幼薇拦住喜眉,笑道:“不是我爹不和您说,是这事儿太急,就昨天的事。我爹这人死脑筋,廖先生说只收一个徒弟,他就当真了!就连我二哥都没收呢。”

    谢大老爷迟疑道:“只收一个徒弟?”

    “可不是。”田幼薇笑道:“不过我觉着应该是我们不会说话,舅父就不一样了,要不,您去试试?”

    谢大老爷想了想,踌躇满志:“说得是,你告诉我那廖先生喜欢什么?”

    田幼薇道:“廖先生喜欢看人种田。”

    谢大老爷不信:“看人种田?!”

    田幼薇道:“是呀,看人种田。”

    谢大老爷沉默片刻,又问:“听说有人要买你们家的秘色瓷?”

    田幼薇摇头:“没有呢。没这回事。”

    谢大老爷突然生了气:“阿薇,你怎能骗人呢?”

    田幼薇讶然:“我没有骗您啊。”

    谢大老爷站起身来,冷然道:“你娘呢?”

    恰逢谢氏从里头赶出来:“大哥来啦?”

    谢大老爷板着脸道:“你是怎么教孩子的?”

    谢氏一脸懵:“怎么啦?”

    “她竟然骗我,睁着眼睛说假话!”谢大老爷痛心疾首:“好好的孩子,怎么成了这样!你是怎么教的?”

    谢氏被吓着了,连忙问田幼薇:“你做了什么?”

    喜眉气不过,抢在前头说道:“大舅老爷也想送阿良表少爷去学番邦话,问姑娘,廖先生都喜欢什么?姑娘说廖先生喜欢看人种田。大舅老爷又问,是不是有人要买咱家的秘色瓷,姑娘说没有,大舅老爷不信,非得说姑娘骗人!”

    谢氏的脸色就有些难看,垂着眼慢慢抚平衣服上的褶皱,淡淡地道:“大哥明鉴,我们阿薇没说谎,廖先生就是喜欢看人种田。前些日子在我们家田埂上看了很久呢,大家都看见了。确实也没人要买秘色瓷,之前倒是有人来看过,但没要。”

    谢大老爷见谢氏的脸色不好看,语气也不好,便堆起一个笑:“那是我误会了,阿薇啊,别生气呀,舅父请你吃糖好不好?”

    田幼薇笑得没心没肺:“好呀!舅父信我就好,我不气。只是下次我若没做好什么,舅父教我就好,别骂我娘,我娘很好的。”

    谢大老爷颇有些尴尬,闲扯几句,起身道:“那我走了。”

    谢氏送他到门口,回来和田幼薇说道:“你也别在意,你舅父就这脾气。”

    高婆子也帮腔:“大舅老爷怕是遇着什么不高兴的事了,所以心情不好吧。”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