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画春光

58.第58章 钱钱钱,命相连

    第58章 钱钱钱,命相连

    你的钱够吗?

    这句话就像一把小刀子,搅得田幼薇不得安生。

    钱钱钱,命相连,啥都要钱,她的钱越来越少了。

    她胆气不怎么壮地道:“或许,这一次,勉强还是够的吧?”

    田秉叹息一声:“先盘算盘算吧。”

    当前最紧要的是先找个盯梢报信的,田秉经常往县城来,还算熟悉:“找两个跑腿的闲汉就好了,我有认识的。”

    田幼薇仔细想了想,道:“这个事儿牵扯太多的人不好,反正这卖甜汤的婆子都要知道的,不如叫她盯着好了。”

    邵璟一直静悄悄地听他们说话,这会儿才道:“阿姐刚才自报家门是白家的,叫这婆子报信,是要往哪里去报呢?让她往家里去,不就暴露咱们身份了,后患无穷。”

    田幼薇道:“我自有安排。这个事儿要交给阿斗去做。”

    几人头挨着头商量好了,一起去寻高婆子等人。

    高婆子等人买了大半车年货,还在意犹未尽,沿着街一直逛。

    田秉把阿斗叫到一旁仔细打量,今天出门,阿斗穿了件深灰色的半新袍子,干干净净整整齐齐,十分体面。

    田秉道:“还过得去,就是你了。”

    阿斗以为有什么好事,狗腿地道:“二爷要我做什么?”

    田幼薇给他腰间系了个精美的绣花荷包,笑道:“这样才妥当,瞧着就是大户人家出来的小管事,精神又体面。”

    阿斗红了脸,很不好意思地道:“真的吗?那得家里先成大户吧?”

    田幼薇很肯定地道:“只要你按照我们说的去做,家里就能成大户,你就能做管事。”

    没多少时候,阿斗挺胸凸肚地走到廖家书铺门前,先转了一圈,再走到甜汤铺子坐下,很豪气地抛了一把铜钱出去,道:“来一盏甜汤,一个干果攒盒。”

    婆子上了吃食,看他面生,气派也不一样,就打探:“小哥从哪里来?”

    阿斗倒理不睬的,鼻孔眼朝着天,哼哼道:“别管那么多,我问你,这个廖家怎么没开门。”

    他越是这样的作派,婆子越是小心奉承:“这是闹事儿了呢。”

    阿斗道:“闹什么事?我家二爷叫我来探前站,这接着就要来拜年了,闹的什么事!谁敢在这闹事!嫌命长了!”

    婆子打量着他,隐隐有了猜测,笑道:“小哥是从明州港来的?”

    阿斗道:“别问那么多!和我说说是怎么回事!”

    婆子笑而不语,阿斗不耐烦地丢出几枚铜钱:“说得好了还有赏!”

    田幼薇远远看着,每看到阿斗抛一回钱,心里就是一哆嗦,触及到灵魂的那种哆嗦。

    邵璟看她脸色不好看,担心地握住她的手:“阿姐哪里不舒服?”

    田幼薇将手放在心口,有气无力地道:“我心疼,没钱了。坐吃山空不行啊,怎么也得想法子弄点钱呢。”

    邵璟静默片刻,道:“会有钱的。”

    田秉心宽,说道:“看,没换牙的小孩子都说会有钱的,就一定会有钱。”

    田幼薇不以为然:“他虽未换牙,却是懂事了的,不作数。”

    车到山前必有路,总会有办法的,她把这事儿抛到脑后,探着头继续观望阿斗做事。

    邵璟靠在墙边,看着天空想起了心事。

    小半个时辰后,阿斗回来了,喜滋滋地道:“那婆子丝毫没有怀疑,就觉着我是明州港吴家的人,和我说了许多廖家的坏话。”

    他假装勃然大怒,要求婆子帮他盯着,一旦有事就立刻去福运来客栈告诉他。

    “所以,姑娘,小的这就要去福运来客栈住着了。”

    阿斗冲田幼薇伸手要钱,笑得十分不好意思,“话说小的长这么大,还没住过福运来客栈呢,那可是县城最贵的客栈啊!”

    田幼薇强忍心疼,数了一把银钱给阿斗,见阿斗还伸着手眼巴巴地看着她,就道:“你还想干嘛?”

    阿斗道:“姑娘,吴家财大气粗,小的身为管事,怎能太穷呢?”

    田幼薇只好又忍痛给了他两枚银钱,捂着荷包道:“没了!”

    阿斗笑眯眯地和田秉道别:“二爷放心,小的一定把这事儿办妥了,家里和老爷怎么说,就是您的事了!”

    田秉拍他的脑袋一巴掌:“解开辔头了是吧,欢了是吧?办不好事你别回家了!”

    阿斗立刻叫道:“别呀,二爷您千万别不要我啊,没有您小的怎么活呀!”

    田秉懒得理他,带着田幼薇和邵璟自去寻高婆子等人。

    高婆子等人不见了阿斗,就问:“阿斗哪里去了?该回家了。”

    田秉道:“他家里有事,寻了过来,我准他回家过年了。”

    高婆子等人也就不再追问,喜滋滋地拿着才买的年货给他们看:“物美价廉,看看这糖,看看这豆,还有这茶也是极好的。”

    田幼薇等人哪里对这些感兴趣,一心只想着廖家那事,草草敷衍过去,自行归家。

    田秉照旧用糊弄高婆子的那一套话禀了谢氏,谢氏不以为意,问过几句就算了。

    次日便是腊月二十四交年节,一家人忙着打扫卫生,准备酒水花果烧纸送百神,田父带着田秉祭灶神,庄子里的年轻小伙子组队敲锣打鼓演傩戏,还有杀年猪的,热闹得不得了。

    田父和谢氏心情很好,都叫田幼薇带了邵璟出门去看热闹。

    田幼薇求之不得,悄悄拿了备下的礼盒,牵着邵璟的手,一起去了北村。

    北村同样很热闹,演傩戏的,看傩戏的,在村子里挤得熙熙攘攘,难得的欢声笑语。

    小虫独自待在角落里,呆呆地看着热闹,浓黑的眉毛紧锁着,脸上满是不开心。

    田幼薇背开众人上前,轻拍他的肩膀:“小虫!”

    小虫看到她和邵璟,双眼立时笑成一条缝:“阿薇你们来了!是来看我的吗?”

    田幼薇道:“是呀,我还想提前给白师傅拜个早年。”

    “我带你们去!师父在家的。”小虫牵了邵璟的手,带着他俩绕开人群,朝着村子最东头走去。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