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画春光

21.第21章 嫉妒而已

    第21章 嫉妒而已

    第二天早上起来,饭桌上放的是鸡蛋面饼和粥。

    “吃面饼咯!”田幼薇欢呼着,先递一个给田父,又递一个给谢氏。

    谢氏羞红了脸,转手又递给邵璟。

    邵璟愣愣的,拿着面饼一动不动,仿佛被吓到了,又或是完全没料到。

    谢氏不好意思地轻抚他的小圆脑袋,柔声道:“吃吧。”

    田父也道:“好孩子,吃吧。”

    邵璟看向谢氏,眼神复杂。

    谢氏被他看得不自在,别扭地小声道:“阿璟以后安心住下,有什么想吃的就告诉我。”

    田幼薇没去干涉这事儿,和田秉一人拿着一张面饼吃得香甜。

    谢氏不是什么坏人,知道自己误会了,平时那么省,还不是想办法买了麦子给邵璟做饼吃,这就是在道歉示好。

    邵璟也不是怪脾气的人,从前谢氏那样不待见他,也没见他怎么着,这一次,他们应该能相处得很好。

    果然邵璟甜甜一笑:“好的,伯母!”

    他低下头大口吃着面饼,格外香甜。

    家中和睦,所有人都很高兴,田秉笑着逗邵璟:“果然是北人啊,前几天看他吃米饭特别斯文,原来不是斯文,而是不合胃口。”

    邵璟着急地争辩:“不是的……”

    “那是为什么呀?”田秉看他圆睁双眼的可爱模样,讨人嫌地继续逗。

    邵璟涨红了脸,委屈巴巴地向田幼薇求救:“阿姐~我说不好,你帮帮我~”

    田幼薇看他实在可怜,就道:“二哥你干嘛要欺负阿璟?”

    田秉对着她做鬼脸:“因为小阿璟太可爱了!”

    田父突然道:“你若没事干,不如去帮张师傅烧窑。”

    田秉一听,立刻抓着一张面饼跑了:“哎呀,我上学要迟到了,先走了啊!”

    田父叹一口气,眉间露出几分愁闷:“总不愿意学习烧窑,将来可怎么办哟!”

    将来田秉是要继承家业的,必须懂得制瓷的整个过程,而制瓷最关键的环节就是烧窑。

    瓷坯进了窑炉,要日夜不停地烧三天三夜,负责烧窑的把桩师傅得不错眼地盯着,随时观察把握火焰温度变化,一不小心,一炉瓷器就毁了。

    偏偏田秉爱读书胜过制瓷,其他工序也就罢了,唯独烧窑这件事他特别排斥,说是火气太旺,站在窑炉前就难受,喘不过气来。

    田父想到后续无人,自家窑场可能不保,愁得直扯胡子。

    田幼薇连忙递过一盏茶,甜甜地道:“阿爹喝茶。儿孙自有儿孙福,您想那么多干什么?我二哥书读得好,也许将来能做官呢。”

    谢氏也安慰道:“就是,孩子懂得是怎么回事就行了,又不要他亲自把桩,你何必为难他也为难自己。”

    田父捧着茶,沉沉叹气:“你们不懂,人无远虑必有近忧……我听说,今上打算自己建官窑。”

    现在那位皇帝陛下并不怎么喜欢越州瓷。

    哪怕选了这几处窑场烧造贡瓷,也不过是借用越瓷的人力物力而已,用的还是北方“汝官窑”制釉配方。

    一旦朝廷有了自己的官窑,八家越州窑场就会失去贡瓷资格。

    越瓷本就没落,可想而知会发生什么事。

    谢氏吓得脸色发白:“那可怎么好?”

    田父摇头:“走一步看一步吧,我先去窑场了。”

    田幼薇甜甜地道:“阿爹慢走,早些回家啊!”

    田父笑着摸摸她的头:“你和阿璟在家要乖乖的。”

    家中无事,田幼薇带着邵璟外出散步消食。

    邵璟生下来就遭逢大难,小小年纪颠沛流离、饥寒交迫,身体很弱,她记得他来田家之后没多久就病了一场,高热不退,当地郎中没法治,田父只好去明州港请名医,花了家中很多钱。

    因为这个事情,谢氏又和田父生了很久的气。

    田幼薇不知道消除误会之后,谢氏还会不会这么计较,但如果能不让邵璟生病,那也是极好的。

    才经过开祠堂的风波,村里安静了许多。

    大人们见到田幼薇和邵璟都热情地打招呼,小孩子们只敢远远站着张望,没敢凑过来。

    田幼薇也不在意,昂首挺胸带着邵璟在村子里走,仿若巡山的女大王。

    “我小时候就不怎么和他们玩,你知道为什么吗?”她扯了一根狗尾巴草叼着,微眯了眼,与平时斯文甜美的形象大相径庭。

    邵璟专注地看着她,轻轻摇头:“不知道。”

    田幼薇道:“村人很奇怪的,他们看起来都很敬重我爹,不敢轻易得罪他,却在背后胡乱编造他的不是。

    小孩子们也很奇怪,我家宽裕,有的人因此总想和我玩,有的人却因此不愿和我玩,甚至总想欺负我。

    他们不会明着欺负,是暗里收拾,我听见他们大人说,我是吃肉吃蛋长大的,欺负一下不会怎样。”

    田父和田秉当然不会任由她被人欺负,但是经常发生这种事也让人烦,久而久之,她就不怎么和村子里的小孩玩了。

    不出门玩耍,她就在家里读书,然而爱读书这件事,又让她更加和其他孩子格格不入。

    族妹幼兰就不同了,会读书,也会来事儿,和族人、村人交往如鱼得水,很受欢迎。

    邵璟也是,长大以后人情谙熟,聪慧能干,几乎没人说他不好,大家提起他,都会习惯性地加一句:“可惜了,这么好的人做了童养夫。”

    而她,仍然是格格不入,又什么都很普通的那一个。

    想起那些让人不太愉快的往事,田幼薇眉间有些落寞。

    “阿姐。”邵璟拉着她的手轻轻地晃,眼里满是担忧:“你怎么啦?”

    “没什么。”田幼薇一笑,把这些事抛之脑后。

    不喜欢她没关系,不必刻意讨好人,不必弯腰低头,她要努力上进,让自己的头抬得更高,腰挺得更直,让那些人仰望着她却高攀不上!

    邵璟眨眨眼,很笃定地道:“不过是嫉妒而已,阿姐何必放在心上。他们做那些事,就是想让你不高兴,你真在意就上当啦!”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