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画春光

9.第9章 吃鸡蛋

    第9章 吃鸡蛋

    邵璟毫无所觉,见田幼薇接了水壶,就利索地取了脸盆和巾帕递过去:“阿姐先洗脸。”

    殷勤得太过分了。

    田幼薇的脸皮是僵的,有心想要沉着脸把人赶出去,又觉得会吓着他,只好默默洗脸。

    等她洗好脸,邵璟已经把早饭摆好了:“阿姐快吃饭!”

    早饭已经凉了,所以他应该是很早就到门口等她的。

    田幼薇默默吃饭,邵璟挽起袖子,像模像样地将屋里整理了一遍,又“嘿哧、嘿哧”将她的洗脸水端出去,将院子里的花木浇了一遍。

    田幼薇探着头偷看,但见他虽然人小力气小,动作略有些笨拙,但做起事来也是头头是道,不由若有所思。

    “阿姐!”邵璟做完事,跑到她面前笑眯眯地看着她,小脸微红,鼻尖挂了一层薄汗,可爱得很。

    田幼薇下意识要笑,笑到一半赶紧收回来,严肃地道:“你吃过早饭了吗?”

    邵璟摇头:“我不饿!我从来不吃早饭的!”

    田幼薇心里便是一软,长期没吃饱饭的人,当然不吃早饭了。

    她默默盛了一碗粥,推到他面前:“吃!”

    邵璟摸摸头,勉为其难地坐下喝粥。

    他的动作很文雅,半点声音都没有。

    田幼薇将食盒里唯一一个鸡蛋拿出来,慢慢地剥。

    这是她的特供鸡蛋。

    世道不好,很多小孩子都夭折了,田父特别怕她夭折,不管有多难,始终每天保证给她一个鸡蛋养身体。

    后来她和邵璟过苦日子时,邵璟也坚持每天给她一个鸡蛋。

    田幼薇把鸡蛋放在瓷盘里,推到邵璟面前:“把蛋吃了。”

    白生生的鸡蛋衬着精美的青绿色划花鹦鹉纹盘,好看极了,邵璟盯着看了片刻,强迫自己把目光转开:“我吃粥就可以了,饿太久的人不能吃油腻。”

    “你可以吃。”田幼薇轻点瓷盘,用不容反驳的语气道:“我昨夜螃蟹吃太多,今天不想吃蛋。”

    邵璟对手指:“要不,给二哥吃吧,他好辛苦。”

    “他自己有。别啰嗦,赶快吃了!”田幼薇凶神恶煞:“不然我爹娘发现我没吃,又要大惊小怪,烦死了!”

    邵璟吓得一哆嗦,害怕地看了她一眼,低头大口吃蛋。

    他吃得太大口,以至于一个鸡蛋两口就下了肚。

    他愣愣地看看空了的手,小心翼翼地看向田幼薇:“我平时其实吃得不多,今天可能是……”

    想说鸡蛋太小,好像显得有点不知好歹。

    说自己其实是被田幼薇吓了才吃这么快的,似乎更过分,于是不知道该怎么往下说。

    田幼薇和他一起生活了十多年,对他的花样小心思了解得透透的,当即微笑着逼问道:“可能是什么?”

    邵璟始终还是太小太嫩,完全不是田幼薇的对手。

    他涨红了脸,不知所措,最终瘪了嘴:“我真的吃不了多少,每天一小把米就能养活了……”

    假装自己吃不了多少,是怕田家嫌他吃得多,不肯养他吧?田幼薇罪恶感顿生。

    正想哄人,喜眉就咋咋呼呼地跑了进来,挥舞着手义愤填膺:“姑娘怎么能欺负阿璟少爷呢?他这么乖,这么勤快!老爷说了要待他好,你竟然背着大人欺负他!好过分!”

    “……”田幼薇无可辩驳,低头挨训,要就怪邵璟太伶俐,激发了她的恶趣味……

    “姑娘睡到日上三竿才起床,阿璟少爷天不亮就起床帮着打扫院子、浇花、生火、送饭,还帮着奴婢照顾您……”

    喜眉控诉着田幼薇,小眼睛里满满都是“你不懂事还欺负弱小”的鄙视。

    “喜眉姐姐!你误会了,阿姐什么都没说,还分我鸡蛋吃,是我自己太害怕……”

    邵璟着急地揪着喜眉的袖子使劲晃,同时眼巴巴地看着田幼薇,就怕她生气。

    喜眉赞许地道:“看,多懂事体贴的孩子!”

    “我错了,我错了!”田幼薇被吵得脑袋“嗡嗡嗡”的,只觉得喜眉这个名字真是没取错,像只喜鹊一样“喳喳”个不停。

    “以后不欺负阿璟少爷了?”喜眉得寸进尺,完全忘记自己是仆,田幼薇是主。

    都怪自家人太过纯善,看把这丫头惯的!田幼薇摸了鼻子一把,没好气地道:“我欺负他干嘛?我那是逗他!”

    “把人逗哭就是欺负人!”喜眉说完,利索地将碗筷收了,转身走出去。

    田幼薇撇撇嘴,瞅一眼邵璟,真厉害,这么快就把喜眉的心给收伏了。

    邵璟忐忑不安地揪着袖子,小声道:“阿姐,鸡蛋真好吃,我很久没吃过鸡蛋了,所以……”

    真是聪明伶俐,眼瞅着花言巧语走不通,立刻换了一条朴实的路。

    田幼薇拍拍邵璟的小脑袋:“你太聪明了。”

    幸亏天性仁厚,不然肯定是个混世魔王。

    邵璟不知道她这话是什么意思,忙着道:“我以后一定不聪明。”

    “噗……”田幼薇被他逗得笑了:“你还是继续聪明着吧,只要别长成小坏蛋就好。”

    邵璟抓着脑袋有些想不通,眼看着田幼薇往外去了,就赶紧追上去。

    田幼薇并不想带着这条小尾巴到处行走,然而想想邵璟要是不跟着她也是没地方去,也就没赶他走,只是始终昂首挺胸不怎么搭理他罢了。

    田父早就去了窑场,谢氏忙着收租子。

    田家有几百亩水田和地,正是收租的时候,佃户们分别拉了粮食排着队等交租,院子里乌泱泱一片。

    田幼薇见谢氏情绪正常,知晓昨夜父亲和继母并未吵架生气,就道:“我写了一幅字,想拿去给爹看。”

    谢氏没空管她,只叫看门的老张:“你送薇娘去窑场,顺便给老爷带壶醒酒汤。”

    老张牵了毛驴出来,笑嘻嘻地请田幼薇骑上去。

    邵璟生怕田幼薇扔下他走了,赶紧揪着她的袖子晃一晃,将一双眼睛笑成弯月亮,讨好地道:“阿姐姐……”

    “啧……”阿姐姐,她还阿妹妹呢!田幼薇受不了地叫他:“快上去!”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