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九天

484.第476章 三件异宝

    第476章 三件异宝

    “呵,区区蝼蚁,在巨人脚下,也妄想挣扎……”

    眼见得下方太白宗诸路人马齐动,很快便已消弥了乱势,承受住了王庭仙军,甚至忙乱之中,还没忘了斩断地脉,以逼出那一道碧色古剑的原型,半空之中的朝仙宗长老们,也皆对视一眼,冷笑了起来,他们似乎很不屑,也丝毫没有因为下方的形势变化影响心情!

    “若论起来,堂堂元婴大修,参透天地,却不晓众生求存之念,倒想着让人束手就戮,岂不是更可笑么?”

    另一厢里,一个朗朗声音响起,却是太白宗主大袖飘飘而来,望着朝仙宗三位长老笑道:“此前你们立王庭以夺名,逼尊府而取利,倒是一着妙棋,只可惜,根基一坏,便恼羞成怒,甚至还想杀人灭口,这等行径,却着实显得低劣了一些了……”

    “这一切都是因为你!”

    而听着太白宗主的话,朝仙宗萧木大长老森然大喝:“若是依着我朝仙宗定的路来走,北域定会少死很多少人!但只可惜,你是绝了这条路的可能性,将我朝仙宗逼到了绝路,北域既然注定大乱将起,那就注定会有千万人丧生,注定会使得北域成为一片血海……”

    “不错……”

    另外一位身穿白袍的长老,也大步走来,森然低喝:“倘若我们在此绝杀了所有看到神字法贴之人,再去他州扶立了王庭,止住战势,倒有可能避免了那千万人的消亡……”

    “以此数万人之死,换那千万人之命,此举,倒是大功德了!”

    “……”

    “……”

    说着话时,他们两人已忽然间各自出手,双双向着太白宗主攻来。

    堂堂两大元婴之势,何其森然可怖,在他们两人身形向前冲来之时,虚空里便已幻象丛生,震人心魄,左边的乃是一株通天古木,树冠直顶到了天际,犹如撑天之柱,而右边则出现了一片大海,两者皆气机浩荡激烈,若给人一种形容,那便是天裂,有灭世之威!

    “朝仙宗十大绝学当真可怖!”

    而面对着两大元婴高手的凶势,太白宗主也是脸色微微一叹,双手捏印,低声道:“尤其是你们最后一道绝学,黑白巅倒,厚颜无耻,倒比前面九道绝学更厉害一些……”

    说着这话时,他忽然大袖荡荡,迎了上去。

    “诸位道友助我!”

    随着他的话音落地,另一厢里的幽冥道道主、古岳宗宗主、朝天洞洞主,以及各方仙门、、世家、散修等等金丹高皆修为者,不下百人,同时运转了法力,滚滚荡荡,向着周围的五行大真义打去,他们皆是安州大修,只是不破元婴,终没有资格与朝仙宗大长老交手,但这时候同时施展了法力,却也着实可怖,眼见得那五行大真义气势暴涨,层层铺染了开来。

    而五行大真义最前面的太白宗主,得到阵势加持,更是周身气机机节节拔高,居然给人一种身材挺拔,上接苍穹,下踏大地之势,掌分左右,一掌拍向了萧木大长老身后的巨木,一掌按向了白袍长老身后的无垠霜海,气势轰隆可怖,震荡万物,几有夺天之势,撼地之威!

    “你的神字法门,唬得了别人,却吓不住吾等!”

    而迎着太白宗主的凶威,萧木与白袍长老大喝,神通暴涨,向前碾压了过来。

    三方人马,力量碰撞,皆是向后急退,天地虚空,都不知被撕裂了多少。

    只是太白宗主后退一步之后,立时便再次大踏步向前冲来,摧动五行大真义阵势,犹如云气,不仅将刚刚趁乱要逃的安州尊主玄崖三尺裹进了里面,就连那两位朝仙宗大长老,也被他强行缠住,无暇向下方出手,然后自己则于阵中,施展法印神通,向对方强攻而去。

    如此一来,朝仙宗两大长老被缠住,另外一位黑袍长老,这时候则全力施展了火法,封索三百里,本就无暇他顾,对下方诸修威胁最大的朝仙宗长老,居然真个腾不出手来了。

    “杀……”

    而见到这一幕,所有修士,皆是又惊又喜。

    他们联手,足有数万之修,所惧者,不可是那修为太过高深的朝仙宗长老而已,对于那些王庭仙军,倒不是太过惧怕,这时候见朝仙宗长老们都被缠住,心间顿时有了勇气。

    浩浩荡荡,奋力反击,倒要将这些王庭仙军斩灭。

    “呵呵,你以为缠住了吾等,便可以乱中取势了不成?”

    那萧木大长老虽然被缠住,却丝毫也不慌乱,反而冷笑了起来:“你太白宗小小仙门,根本不知仙战之威,你赵太湖误打误撞,得了些神字法门精髓,也不过是糊里糊涂,根本就不知道真正的神字法门是什么样的,今日,我朝仙宗便让你见见真正的神字法……”

    一边说着,他们忽然同时大喝:“白幽儿,出手!”

    与此同时,那位白袍长老,大袖一抖,将一物丢将了下去,却是一面白色的镜子。

    而另外一侧,那正凝神守住了三百内地域,不让任何人逃走的黑袍长老,同样也丢下了一物,是一个黑色的布袋,太白宗主的五行大真义再强,毕竟是面对着朝仙宗的大长老,这时候却无暇将这两件东西拦下,眼睁睁看着他们落了地,与那碧绿色的古剑,并列于地面。

    “弟子遵命!”

    而听着三位大长老的话,那位自从见过了太白宗主的神字法贴之后,便一直安安静静站在了一边,甚至这场大战掀起之后,都一直没有动过的朝仙宗圣女,终于轻轻点头。

    望着眼前的一片乱象,鲜血残尸,她微微皱眉。

    对这景象,她似乎并不喜欢,但她还是慢慢的向前走了过来。

    望着面前的三件异宝,她眉头皱了起来。

    第一个看去的,乃是那黑袍长老丢下来的黑布袋。

    不过只是扫了一眼,她便摇了摇头,微微打个激凌,低语道:“这个太凶残了!”

    说着话时,又扫了一眼那面银白色的镜子,皱了皱眉头,道:“这个太麻烦!”

    于是,最终她看向了那柄碧绿的古剑,此前萧木长老将此剑祭出,倾刻之间,便借太白宗地脉,长成了一株古怪碧树,叶子皆是飞剑,此树枝条随风狂舞,片片叶剑便飞向四面八方,凡是距离此树之内百丈的修士,不论金丹还是筑基,苍老还是年幼,皆被此剑斩杀。

    直到太白宗熊平长老奉宗主之命截断了地脉,那一株剑树,才又重化回了古剑模样。

    这朝仙宗圣女白幽儿望着此剑,口中小声低诵着:“此剑乃是天南一座魔山裂开之后,萧木长老从魔山内部的某个神秘洞府之前,捡来的一株怪树所炼,祭炼成剑,生来便有剑灵,嗜爱饮血,虽然也不能算是什么好东西,不过目前来说,最为仁慈的便是它了吧……”

    如此想着,她便轻轻抬手,将此剑拔了出来,上下打量了一眼,然后她皱起眉头,将纤白指尖凑到了剑口之上一抹,顿时有一道淡淡的血痕,出现在了这柄剑的锋口之上。

    再之后,这位朝仙宗圣女顺势挥剑,将此剑倒着插入了地下。

    然后她双手交织,在胸前结起了一个非常复杂的印法,口中呢喃:“起来吧!”

    哗啦啦……

    地上那柄剑,忽然迅速变化。

    此前这一柄剑被萧木大长老剑出,插在了地上,便化作了一柄古怪剑树,枝叶为剑,横扫一片,可如今,倒着插入了地下,变化各有不同,生长在了地上的,居然都是古怪的根须,那些根须随着朝仙宗圣女白幽儿的一声低喝,便如有了自己的生命一般,向着周围散去。

    迷迷蒙蒙,这些根须笼罩的范围,居然远比枝叶更广。

    枝叶不过笼罩百丈范围,但这些根须,却是倾刻之间,便已蔓延到了千丈之外。

    而最诡异的,那枝叶杀人,只挑活人,可是这些根须,却挑的是死人。

    如今的太白宗周围,早已有不知多少尸骸亡者,刚才尊府法舟爆碎之时被波及而死的,攻打太白宗而亡的,尊府的金甲,仙门的弟子,一眼望去,也不知有多少,已在地上铺了一层又一层,可是如今,那些根须涌来,插入了它们的体内,这些尸骸,便忽然生出了变化。

    已经是死去之人,但在这时,却手指轻颤,睁开了血红的眼睛。

    他们晃晃悠悠,从地上爬起,手里还松松垮垮的提着自己的兵器。

    虽然睁着眼睛,但空底一片空洞,分明便是死物。

    一片一片的尸骸爬起,晃晃荡荡,那场面极是骇人。

    不仅是太白宗内的诸仙门弟子,就连那些正狠狠攻来的王庭仙军,都大吃了一惊,他们傻傻的看着那些死而复生的亡者,一个个面上都生出了极为骇人的表情,齐齐吞了口口水。

    而在这无数惊恐的眼神里,那朝仙宗圣女白幽儿笑了笑,道:“去吧!”

    ……

    ……

    哗啦啦……

    这一片古怪而恐怖的战场,倾刻之间形势倒转。

    原本相比起王庭仙军,倒还是太白宗内的仙门弟子们人数更多一些,可是这些亡者一出,立时形势倒转,他们的数量,几乎是太白宗内仙门弟子的两倍还多,再加上那些王庭仙军,更是黑压压一片,头顶之上的煞气,形成了一片乌云,滚滚荡荡,向前碾压了过来。

    这些亡灵,悍不畏死,又速度可怖,倒是一轰儿冲到了王庭仙军前面去。

    “哎哟喂,这是什么鬼?”

    面对着如此诡异的存在,所有抵在了最前一线的太白宗及各仙门弟子们,皆是吓了一跳,虽然身为修行中人,死而复生的东西见得多了,不至于太害怕,可是那么多这样的玩意儿一起冲过来,还是给人极强的视觉冲击力,下意识的,无人愿意近距离与这些东西交手。

    不约而同的,所有人都祭起了法器,或是可及远的玄法,一片玄色光华扫了出去。

    “哗啦啦……”

    那冲在了最前面的亡物,倾刻间便有不知多少被腰斩。

    但更诡异的情景出现了,即将是已经被撕成了两半,即便有一些连脑袋都没了,这些亡物居然还是没有丝毫的畏惧,更没有半点倒下的意思,在那须须茫茫的根须控制之下,还是摇摇晃晃的向前冲了过来,数量倒显得更多了,毕竟有的本来是一个,现在成了两半……

    最夸张的是里面还有一条腿,也不知是谁的,居然也一蹦一蹦的向前冲。

    “跟他们拼了……”

    有的仙门弟子大叫着,与这些亡物交锋在一处。

    只是面对于这些恐怖的存在,仙门弟子立时死伤严重,有的刚一刀将其中一个亡物劈成了两半,便立刻被它这两半给围攻致死的,有的施展火法将其烧成了火人,但在那火焰里,居然还有一些燃烧着的根须飞腾了出来,反而将施法的人也给缠住,拖进了大火之中。

    更有一些亡物,冲进了人群之中,忽然爆开,污血横扫,中者皆惊声惨叫,流黑血而死,而还不等这些人倒下,那根须漫延过来,渗入了他们体内,不一会他们也摇晃着站起来了。

    防不胜防,杀之不死!

    只一瞬间,刚刚在太白宗山前结起的防线,便被这些亡物冲击得步步后退。

    “哈哈,你看到了吗?”

    而下方这一幕,皆已早早被半空中的几位长老看在眼里,那位萧木大长老,更是眼中凶光大盛,狠狠厉喝:“神法至极,可通生死,这是我朝仙宗圣女,这才是真正的神字法!”

    “哼,好好一株仙苗,被你们调教成了什么?”

    而望着下方那位朝仙宗圣女白幽儿一出手,太白宗前的战势立时逆转,几乎出现了一边倒的趋势,太白宗主赵真湖也脸色微变,倒是不惊讶什么,看起来居然是惋惜的神色多过于震惊,然后他扯过阵势,稍稍逼退了两大长老,望向山下,沉声大喝:“太白宗弟子方贵!”

    “干啥?”

    下方正不遗余力的把一个死而复生的尊府金甲一剑一剑切成两半,想看看它究竟要碎到什么程度之后,才不会再度复活的方贵被这突兀的喊声一叫,顿时不明所以的抬起了头来。

    太白宗主的声音激荡四野,震人心魄:“去,把那朝仙宗圣女杀了!”

    方贵一听顿时惊的跳了起来:“啥玩意儿?”

    今天除夕啦,祝大家新春快乐,晚上读者群领红包呀!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