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6.第386章 385态度(一更)

    第386章 385态度(一更)

    385

    郁初北醒的时候已经下午四点,因为睡的时间太长,人也懒洋洋的,看了看手机,没有关于顾君之的任何消息进来,心里不禁空落落的。

    有些想他了,很想……

    夏侯执屹说老宅所有的监控设备失效,只有送饭的顾叔能进去,但还没有见到人。

    郁初北掀开被子从床上下来,房间里暖洋洋的,外面的气温开始回暖,但还没有这么快。

    夏侯先生说不必担心,顾先生一贯如此,有的时候一消失能有几个月,如果饭菜不动了,说明人已经不在老宅里了,饭菜还能如期送,说明顾先生还在老宅。

    只是不太喜欢见人而已。

    郁初北洗脸的动作有些没劲,草草洗了两下就结束了。

    她还是有些担心,不知道他怎么样了,能看一眼也好。

    可郁初北也知道,即便自己去,对这个结果也没有任何改变,她最近也悟出一些与顾君之相处的心得。

    就是,无论哪个顾君之,都当她是狗屎!唯一一个可爱点的,也想要她‘老实听话不违逆’。

    郁初北拿上外套,耸耸肩,是不是太悲观了,只是不好被说服而已,还怪人家原则性太强吗!他们有他们坚守的底线,并不以任何人为转移。

    郁初北穿上外套,其实并不在意‘他们’的行为和性格,只是也喜欢能看到‘他们’平安无事。

    郁初北推开儿子家的门,将外套挂起来,无聊坐在了沙发上,头微微仰着靠在沙发上。

    因为孩子近在咫尺,又因为已经被抱过、摸过,过了百爪挠心的时期,两位小朋友‘魅力’大减,没有那么迫不及待,所以只是靠着,什么也不想做。

    “夫人今天有些累?”包兰蕙守在小车旁,合上手里读的故事书,看向夫人。

    二车的眼珠跟着她来的路线动了一会,又懒惰的定格在毫不费力的位置,小手臂奋力的在空中挥舞了两下,小腿踢踏的高兴、有力。

    但人小、力薄,没一会,就安静下来缓冲。

    “还好。”郁初北不想动,他自己就不会无聊吗?一个人在老宅里做什么,没有手机没有电子产品,他自己顿悟?

    包兰蕙为二少爷将踢开的小被子盖起来。

    郁初南抱着大外甥从卧室里出来,看不上她懒散的样子,用脚踢踢她的腿:“让开点,你看看你一来,房间都挤了,困成那样就再去睡一会,非撑着过来干什么,又不是让你上班赚钱!”

    郁初北收回脚,让打扫的阿姨和大姐一起过去:“要是上班我就不来了,这不是惦记孩子。”

    郁初南嗤之以鼻:骗鬼!“哪个样子惦记孩子。”这么小,二十四小时就把你忘了。

    郁初北靠着没动:“你没见他们那两天爱我的时候,不信你问问吴姨。”

    吴姨端了一杯红枣牛奶慈爱的放在茶几上:“夫人说的对,二位少爷还是最喜欢夫人带的,夫人请用。”

    “就是吴姐把你惯的,洗把脸去。”

    “洗了。”郁初北端起牛奶:“谢谢。”转而看向大姐:“我要把你炒了,实在太吵了。”

    “你现在就把我赶走。”郁初南没有再搭理她,哄着孩子去换尿布:“大车乖,姨姨在呢。”

    吴姨已经上前,半跪在夫人旁边,帮她按摩按摩头:“怎么这么累。”眼角的皱纹都是温柔的甜腻。

    郁初北怎么敢受着:“没事,我不……”

    吴姨没让她动,声音温和慈爱:“夫人坐着就好,我学过一段时间按摩,以前照顾过老爷子,顾先生是用不上的,我这手艺都耽误了,如今终于能在夫人这里大展身手,夫人也不能拒绝了,何况夫人现在出了月子,也可以适当的进行一些按压和护理,我也是专门让夏侯先生给我报了课程的。”

    俞天瑞看着她谄媚的近乎恶寒的几句话,觉得有种乌云压顶的错觉。

    包慧兰惊讶,心想她怎么不知道,她没听说小姨去上什么课程了啊!

    另一方面又不禁感慨,自家小姨能在顾家长盛不衰,果然理由充分,她觉得自己如果是雇佣方也喜欢雇到这样有眼色的人:“你看什么。”包兰蕙怕打扰了顾夫人,小声问俞天瑞。

    俞天瑞赶紧摆手:“没有。”

    包兰蕙笑笑:“觉得奇怪?不用奇怪的,吴姨除了工资还有年薪,保底不低于三十万。”你要是她,你也不想掉级。

    俞天瑞震惊的看着包兰蕙,因为吴姨月薪就高于一万了。

    包兰蕙很能理解,她抱着学历在外工作,研究出成功的时候,也无非这个价格。

    俞天瑞瞬间不说话,做她们这一行,即便有灰色收入也不能说能有那么高,毕竟有钱、人傻的冤大头不多,她们也没有那么倾国倾城的底气。

    郁初南给大外甥换好了尿布出来,就看到自家二妹一副‘地主婆’的嘴脸,拿了水瓶喂孩子,撇撇嘴没说什么。

    荀进站的远,正在做拉伸锻炼,顾家给她们制定了严格的饮食和作息,从顾夫人进来到现在,她一直看着,虽然人不多,但给这里带来的压力毋庸置疑。

    从她进来开始,所有的人都忙碌起来了。

    荀进换了一个方向拉伸,上午的‘孟总’和下午的‘南姐’,还不能说明问题吗。

    没有一飞冲天的气运,怎么能从‘南姐’那样庸俗的朋友圈一跃到达‘孟总’的地步。

    如今可谓是鸡犬升天了!

    郁初北睁开眼的时候便看到荀进下腰时的腰线,非常细,弧度优美,凸凹有致,运动时更添一股魅力。

    这样的美人,就是不想有什么想法,也被人捧出三分想法了吧。

    要不然早上孟总怎么会注意到她,就好像她现在感觉到被注视,也会看过去一样,上午的时候,她肯定也‘冒犯’了孟总。

    郁初北已经精神多了:“吴姨去忙吧。”

    吴姨没有推辞,二十分钟,过多不益,她去看看孩子的东西消毒了没有。

    郁初北没有动,直接看向做完一套动作的荀进:“过来一下。”

    荀进有些不解,但还是过去了:“夫人你叫我。”

    相比一位不太好相处的‘主家’,身为保姆的荀进可以说是温柔无害,如果放在男人眼里看。

    此刻就是高高在上又刻薄的当家主母,准备虐待家里的保姆了。

    郁初北确实有那么点意思,天天斜着眼看东看西,看什么呢!烦不烦!她不怕斜眼,她还怕她把眼珠子瞪出来呢。

    包兰蕙、俞天瑞还有一直忙着杂事的两位保姆都微不可查的看了过去。

    郁初南没有理会,换好尿布,抱着大车在客厅里晒太阳。

    “你不想做了吗?我觉得你对这个工作好像很有意见?如果你不想做了,明天就可以走了。”郁初北说话的时候头都没有歪一下。

    荀进有些慌张,没有听懂顾夫人在说什么,她做的好好的怎么突然提这些!

    郁初北神色如旧,依旧吝惜给她一个眼神,大不了吃奶粉,反而她又不用费心:“我们家的伙食不好吗?我觉得你看谁都挺奇怪的,是我没有洗脸还是孟总那样风华绝代的人你没有见过?还是你觉得屈才,我们也能理解,你可以走啊,毕竟也不是我们求着你来的你说是不是?”

    俞天瑞瞬间将头垂的非常低,如果现在还听不出夫人意思就是蠢了,夫人这是不满意荀进的态度了!

    荀进神色有些僵硬,毫无准备的她不知道该怎么办,她……“是我哪里做的不对吗?”她恪守本分!干活认真,怎么就——

    郁初北终于给了她一个目光:“你看别人的时候眼睛长到天上了没感觉吗?在场的谁都不如意,只有总想着别人老公都要暗恋你才对,你是完美的?这么不要脸的想法现在俗称完美了吗?”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