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3.第421章 421.游山

2021-03-03 作者: 苍山大虫
  第421章 421.游山
  通晓老祖不管事,整个白狮谷都是鹿魔王当家,说起来,自搬入这方地界,百宝还是第一次起心游览自家山场。

  山场太大,要游逛,应先从一点一滴建起的兜风岭开始。

  别过十六娘,他先飞上山顶。

  眺目四望,迎东犀牛湖烟波千里,周边尽是平川绿野,唯只雄伟的兜风岭矗立湖边,山顶上收尽四方之色。

  平川绿野上,有麋鹿奔跳、犀牛甩尾,还有渐散养的稀兽斑驴、云豹,如今白鹿妖这般,肉眼视力比鹰眼远胜,莫说那些大型兽类,草丛中偶尔奔过的一两只鼠兔也能瞥到。

  大角、泼顽两个分家妖将安家之所,相距本山不算远,在山顶也能遥见,那些小黑点应该是他两家在外活动的妖怪,而近处山脚周边连五官都能看清晰的,则多半是各家送来准备布万妖大阵的异种妖,他等的忙碌,是为寻到上山机会。

  犀牛湖边,草市已经街巷纵横,已经有几分城市的模样,众妖云集,待会也该去逛逛。

  顶上山风颇大,警山丁当值妖丁、小妖多半已分往边界巡查,现只有两个妖丁在,瞧着面熟,却记不得名字,鹿魔王随口问几句,两妖丁诚惶诚恐地答,他俩分属半点、赤纹管辖。

  这些门下妖,面对自己时,远不如狗宝、元香、碧眼、琅琅亲近,也没有半点、死鬼、半玄、修业等张扬,一因自家权威渐重,二则确实相处太少。

  心知肚明,但难得改善,还是四下走走去。

  兜风岭山前热闹,山后僻静,白鹿妖决定先去后山,寻个野地小憩。

  妖道自然,说去说来,不过是随性而为!忙碌多少年头,就一直期盼着得闲,突然能够享受逍遥滋味,那便从今日起。

  飞跃下只有山石的光秃顶部,就是混杂了众多灵根的李树林。

  山背全都是李树,少有杂木能生,已延绵到山顶秃石脚了。

  如今是夏中,李子正将熟时,但因林太密,光照不好,少数果子得稍大些,多半才只有拇指大小。

  李果结得小,但看近处枝尖上,有枚熟得早,果皮已泛黄,百宝突就有些嘴馋,跃起摘下一尝,果然如夭夭等所言,又苦又涩,忙不迭地扔掉。

  兜风岭桃酸李涩,半点不假,山上桃李成熟之后,除了老斑的酿酒丁偶尔收集些去,就只会便宜不忌口的野山雀、猿猴松鼠,没妖愿意吃。

  灵根也要讲究自然,林中好些年没有修剪、疏株,种下就不管,如今枝叶繁茂,种植时踩出的泥路都已寻不到了,其实难在其中游逛。

  又腾空而起,终于在高处寻见处稀疏处,应该能躺下养养神,享一二闲暇,就飞过去。

  远远的,先听见压低的“呜呜”声,并非风吹过树梢声,而是真正的哭音。

  兜风岭妖怪多半凶悍嚣张,谁被欺负得躲这来哭?
  一时好奇,百宝潜息飞近,先偷听。

  是个女声,听音辨妖,确实有些映像,也是本山的,只一时想不起是谁。

  她哭了一会,才吐声自语:“福薄的老爷,想是命里该如此,不得长久!俺吃了你的心,便不会忘,再为你哭这几日,也对得住哩,往后与别的男妖相好,老爷须不能怨俺!”

  听明这话,百宝才反应过来,是宿疾的浑家鹰妖钩爪,躲这哭她身亡的汉子,并非被别的妖欺负。

  无论何种生灵,永别都是最荡心肠,却又总免不得。

  轻叹息着,听她语气,已哭完就要离开的,撞见反倒彼此不便,百宝将身子一拔,先离开后山。

  师父的“隐迹”还没开始发源,否则不至如此狼狈。

  撞到钩爪偷哭,觅地偷闲的心思都散了,便直接飞回前山,落在山道上。

  以前忙碌,上下山都飞着来去,已好久没走过这山道。

  最后那次踩山道登山,似乎还是十七娘第一次来,师父西望要携她上山,自家才陪了一路?
  多少年前的事了?
  之后这本山,妖圣、妖祖大佬们往来不绝,却全是直接飞山上的,丁点不与大妖将客气,败坏了礼仪,害得俺老鹿都没机会下山迎接,陪走山道。

  妖王以下,又轮不到俺老鹿去接!

  杂七杂八想着,顺着山道往下,遇到几个学知山笨法子炼体的小妖、妖丁,相熟的争着讨好鹿老爷,谄媚得肉皮都要皱成一块,不熟的则诚惶诚恐。

  随口打发走,再顺山往下。

  茶园门前,如今已无小妖值守,只夜间有双合领女妖来采摘。对鹿老爷来说,这茶园每年的收入已经可以忽略不计,真有生灵吃了熊心豹胆,敢到这来抢物事,也不是小妖可防。

  杏潭旁,种的灵植已经略嫌挤了,使潭水得命名的那株灵杏,品级目前最低,才只是黄上品。

  再往下,就是驻山丁土楼。

  今日当值的是不争丁,见常年不得闲的鹿老爷在土楼下驻足,妖丁、小妖们虽都奇怪,却要先忙行礼。

  视线扫过,这几个妖倒都能叫出名字,百宝叫那领头的妖丁:“由衷,待不争回来,与他说,驻山已用不到两个丁,留三才丁在此就可,叫他接宿疾的差事,管山门去!”

  山上管事的都已是妖将,但仍还按惯例叫着“各丁”,妖丁的“丁”字未弃。

  宿疾门下有妖丁、小妖,不争去接差事,并不缺使唤的,豹妖问:“老爷,那俺们哩?”

  白鹿妖答他:“待不争回来,还愿随他也好,并入三才丁也罢,你等自选!”

  平日事都是当家奶奶管着,鹿老爷偶尔才有吩咐,由衷忙领头应下。

  继续下山。

  兜风坪、圣洞、迎宾洞、福桃洞、老祖洞都熟,便不再去,他只走着往下。

  山道两侧也挂满毛桃,这边向着阳,比山后李果要早些,已尽熟了,但百宝已无再摘一枚尝味的想法。

  树梢间,便有好些稀兽类猿猴嬉戏打闹,互扔桃核;也有些松鼠在枝间,啃一口野桃,就要抬头警惕打量周边,但有丁点不安全感,立刻就要跳走。

  自己的山场本山,本应最熟悉不过,可惜一晃几十年,已都觉陌生了。

  现在山上妖不多,也不是最热闹的采日华时,再往下并未遇到小妖,只伴着鸟鸣一路到山脚。

  代表门面的山门处,那块耸立的大青石平平无奇,绕到正面,“兜风岭”三字仍旧惨不忍睹,乃是早年黄花娘的手笔,字上面那朵黄花就是她家标识,并未抹去重书过,不过因常褪色,涂料倒已换过好些次了。

  这块山门石为故物,是白鹿妖不忘旧谊,十七娘也未干涉,却最叫黄花娘得意。

  对面是茶坊,平时也有些凡茶待客,此时正有几个妖王坐里间吹牛,都是常年在谷内过活的,自然惯熟,瞧见百宝,齐站起来叫:“才知大妖将已晋鹿魔王,俺们这厢恭贺道喜,往后该叫你哥哥哩!”

  妖怪不讲究达者为先,只以实力为尊,妖王们有自知之明,百宝也不会故作姿态谦让,不过免不得回礼,与着寒暄几句。

  妖王中,有问:“听说哥哥今日才归,就要开业叠描了么?也太勤勉了些,叫俺们汗颜!”

  百宝哈哈笑着答:“俺也想着偷懒哩,往后这茶坊,便有修士来做叠描营生,俺老鹿只每旬逢一来!”

  几位妖王都难以置信,先前那个急劝:“有跑营生的妖居中往来,得与人族互通财货也就罢了,修士尽无良,放进谷来,哪个不怀坏心?不怕探俺们虚实么?”

  他等未参战,尚不知离离原结果,百宝告知:“都是受俘愿降的,命还捏在俺们手里哩,也会防着!”

  虽得这般解释,妖王们也难接受,另一个叫:“既然捉到,便是桌好席面,怎还留着他?”

  百宝摇头,笑着问:“若往后俺这茶坊,凡经修士手叠描出的法器,价儿只要原先两成,诸位可还想开席面?”

  把妖王们听呆,他才拱手作别,晃着手往草市去。

  白狮谷有不少妖怪到离离原参战,但草市里热闹不减,都是各地来跑营生的妖。

  妖怪聚集之地,几十年下来,草市里自是发生过不少稀奇事,但以往都只在晚间睡前,偶听十七娘、青萝、添香提一两嘴而已,百宝自己同样很少得来一逛,再有稀奇好笑事,也不能亲见。

  除自家的赌坊、原料铺、稀兽店,黄花娘、朱厌王、鸥妖王、大角、泼顽等白狮谷妖怪也都家家有铺子,妖圣们没脸来赚蝇头小利,各家妖祖就不讲客气,大荒山、火山地、离离原、北漠、海外,所有山妖海妖都有长期坐地做营生的铺子,经营着山南海北的特产,再加上数量更多的临时地摊,原本小小的草市已是本洲妖族第一繁华地,早外扩了不知多少。

  也就管营造丁的歧牛傻,再加愿献殷勤的异种妖,都能任劳任怨,才重复着建起一个又一个草铺。

  现外来做营生的多,这等修为都低,还忙着拼前程,多半舍不得大手笔花销辛苦赚到的灵药,自家赌坊便和黄花娘家醉花居一般,门前冷清。

  当然,这两个铺子白天本就冷清。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