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2.第420章 420.回山

2021-03-02 作者: 苍山大虫
  第420章 420.回山
  离离原事了之后,白泽、白鹿妖、十七娘等才回。

  晋妖王后,飞速甚快,但路途遥远,凭自家飞回,妖气耗得也不少,往后鹏妖晓事定还有用到处。

  回兜风岭当日,白鹿妖刚洗漱干净出门,十六娘也从书房出来,就在院子里与他说话。

  “你家里的事儿,俺这做姐姐的从不多嘴,但忘机一方妖王,尚要与个妖丁比生子嗣争正室,她家那汉子遭眼红,被兜风岭坏种们欺负得也惨。都成谷里笑柄哩,两口儿并无怨言,还老实管着各自差事,只巴望着得赏,委实不容易!俺与忘机交好多年,才为她破例求这一遭,妹夫若再选妖学那术,算她汉子一个罢!”

  白鹿妖略怔一下,才反应过来她所说忘机的汉子是铁鬣。

  这一战,毒和尚自爆得突然,让撼地大圣重伤至极,但东离之地又才刚夺下来,除北海龙宫外,与别家地界再不相邻,老熊必须要留家里交感天地之势,稳固主家地位。妖圣们要商议轮流陪老熊守离离原的顺序、章程,此外,从灵山寺及其附庸门派夺来的所有好处,除已褪化那株地级灵植留给地主老熊外,其它还要赏功、分赃,耽误的时间才多了些。

  渡己自爆得过于诡异,白莲行事也有逃过来的妖带回,从灵山寺抢到的所有经书杂文,与玄天派、无极门得来的待遇都不同,除让愿降修士挑出其中丹方外,白鹿妖一本不敢看、不敢留,全叫小妖们烧了。

  商议事情时,白鹿妖与妖圣们提过一嘴,兜风岭将要增加第三批学“万相星辉术”的妖,此事与别家无关,提一嘴告知而已,十六娘能得知,大概是龙王两口儿口风不紧。

  下面就是福桃洞,除半点等先行的,参战但被派去做监军的妖将、妖丁们还落在后面,山上妖不多,此时只有软蛋、有巢等小妖在洞前戏耍。

  十七娘虽是当家奶奶,但这事甚大,十六娘不想让她为难,须得直接与白鹿妖说,选择在这里挑开,则是不想私下相处,让别的妖再有闲话说。

  但于鹿魔王来说,学“万相星辉术”一事做不到绝对公平,并不好敞开议论,消息提前外泄出去,不知又要有多少妖来烦。

  不能让别的妖再来讲情,白鹿妖想想,答她:“便再要选,俺山上得用的妖也甚多,还轮不到那厮,他若嫌山上苦,回鸥妖王家去当老爷就是!”

  意思已经传达,不管白鹿妖如何答,事后定还要与十七娘商议,已尽了为友之谊,十六娘不会再干涉,便偏开头不再说话。

  白鹿妖告辞:“俺走走去!”

  自从各种事越来越繁忙,对自家这兜风岭,好似都不怎么熟悉了,否则的话,哪需要回忆才记起忘机的汉子是猪妖铁鬣?

  老熊之外,老猿这位师公受创也不小,对全局影响甚大,若一直这样,几百年内妖族已无外争之力。

  说去说来,还是要靠自己强,要看自己的本事,而目前来看,法器、法宝之外,一身本事还要看神通,除向妖祖、妖圣们请学之外,生发自己的妖王级强力神通更关键。

  按师父所言,须得体会妖道自然,妖道求真,要做到这些,至少先各处走走看看。

  鹿老爷和十六娘的对话,并未提及“万相星辉术”,但这等最眼红的事项,除新来的有巢外,福桃洞前做耍的小妖们也能猜出几分,好几个眼珠子就滴溜溜转起来。

  这是大事!

  兜风岭先前两批选学“万相星辉术”,以小妖修为得选入的,只有琅琅一个,那狼妖在通晓老祖、鹿老爷处都有面儿,软蛋这等的,自知没他那运道。

  恨只恨,这拨选来得早了些,自家等还未讨得鹿老爷欢心,修为又太低!

  自家等多半指望不上,只能通报给亲近的妖丁老爷、将军,讨些体己好处。

  面上有疤的犀妖软蛋,是谷里特有的望月犀化妖,就是最开始选出的那头种牛,几十年里很是享用了些龙鳞柯精油,但每配种一段时间,便要一蹶不振,越到后来本事越差,直至走路都要打颤,完全没了能力,才给化为妖。

  化妖时,现管着望月犀的大角给取的名字,就是软蛋,他面上那疤痕,是做兽早期与同族争偶打斗所致,估计是因积年累月,化妖后也未能消去。

  鹿老爷飞走,小妖们便转着心思,各去寻亲近者卖消息。

  十六娘原地站着,吹一会山风,才转头进主洞去。

  主洞大厅,十七娘正向歧牛、于微、双合交待着事,修罗女、画蛇在旁小声称量清点收获,由狐媚子执笔记录,准备造册入库。

  久居住惯的,姐妹俩不必客气,十六娘挥手制止妹子起身招呼,自到添香身边坐下,看她写字。

  这狐狸精,写出的字虽也歪歪扭扭,但能看出,写字时全神贯注,与平时完全不一样,别的妖可没这般耐心。

  十七娘那边说话,也都顺耳听到,是在安排歧牛再扩建福桃洞,山脚下还要择地安置投降过来的修士们,山下活计交给只怕表现不够多的异种妖们,不再动用营造丁。

  赌斗赢来的灵植等不得鹿老爷两口儿回家,之前已由于微安排着种下,也全在杏潭边,就算当家奶奶对位置不满意,想改迁别处也得等灵植扎稳根,过几年再说。

  归各家圣爷所有,但借地种植在兜风岭那株地中品李树,由重伤的圣猿先带回,就种植在圣洞旁,那个不归十七娘管。

  大佬们是常客,加这么大片山场,里里外外全都是事,管着并不轻松,听说以前白鹿妖还不乐意让十七娘分权,如今倒都甩开不管了。

  这次离离原大胜,战利品大头却被妖圣们分光,连玉石都没份,更别说法器、法宝,白鹿妖争到的只有些大佬们看不上的边角或低级材料,量大但品类少,添香没多久就记录完。

  看她搁笔合上册子,十六娘才开口:“老十七,姐姐一个逛草市无趣,借狐媚子陪着去!”

  十七娘没多想:“妹子这也快完事,阿姊带去就是,若是淘气难治,赏她几棍就乖哩,莫惯着!”

  狐妖还想说嘴,十六娘拽了她就走。

  龙女力气大,捏得狐妖手有些紧。

  被带着飞下兜风岭,却又奇怪,并不落在草市,而是换个方向再飞出去。

  有些不对劲。

  白狮谷中央平坦,四周边界地才有高山环绕,十六娘选的这个方向,飞出千里左右才见到些山头。

  腹疑了一路,但瞧十六娘只面无表情,比当家奶奶更有龙女威仪,添香就不敢问,直被带着降落到个荒凉山头。

  边界地上,怕被兜风岭警山丁寻到错处,各家妖王都不敢松懈,每日派出的巡山小妖尽多,天上飞地上跑都有,才刚落地,就有飞行小妖来查看。

  这是与地隐相好的犀妖王朔月家的小妖,认得十六娘和狐媚子,看清是她俩,忙落下来跪地请安,别的已不敢过问。

  等小妖飞走,十六娘盯着狐妖,正色问:“俺那妹子心大,好些事儿都不在意,俺这做姐姐的,可该帮衬她些?”

  论家世、论修为、论与奶奶亲近,反正是俺得罪不起的,添香急点头:“女郎与奶奶最亲近不过,谷里事多,可不应该哩!”

  狐媚子答得痛快,十六娘却又沉吟了会,才问:“兜风岭有‘强记’神通,你可学成?”

  狐妖眨巴着眼,这下不答她了。

  这狐媚子心眼儿多,难寻借口套到话,黑裙龙女索性不再装,直接皱眉问:“那便是学成的了?俺听说,‘强记’与‘变化’相通,能多记些个变化形状,你今能变几个?”

  添香便“噗嗤”笑出声:“女郎原要问这个,怎借俺奶奶的名头?”

  十六娘板起脸,便如添了层寒霜,好一会才咬着嘴唇,再问:“可变过俺?”

  十六娘性子可不好惹,瞧着已有些恼了,狐媚子忙否认:“没哩!”

  龙女却不信,再喝问:“说实话!”

  玩着皮裘袖角,狐妖小声道:“俺自是说实话,女郎咋不信?‘变化’变同阶才能乱真,俺又未成妖王!”

  “谁管可能乱真?只问可曾变过俺?”

  狐媚子继续摇头:“真没哩!”

  她咬死不认,十六娘却愈发不信,顺着鬓发冷笑:“听说通晓老祖做和尚时,学到门‘不妄语’,便带你回去,请老祖来问,若是说假,俺定要扯断三条尾!”

  得通晓老祖点拨这些年,血脉返祖,添香好不容易才把本相增加到五条尾,要是十六娘说到做到,真被扯断三条去,怎生是好?

  这事上,估计鹿老爷不敢救奴家!
  狐妖顿腻声求饶:“女郎好狠心……”

  “砰!”

  求饶话未说出,已被十六娘掏出龙女必备的恶龙杵,对着头上狠狠敲了一击。

  打得狐妖身形一晃,头上鼓起个大包,眼泪水都淌了出来。

  狐妖怯生生地:“女郎……”

  掏出恶龙杵之前,十六娘就已紧闭双眼,此时也不睁开,只怒喝:“再用你那本事惑俺,给你添满头包!”

  被知晓根脚,果然难胜,狐妖只得收起可怜状,撇嘴道:“女郎定要问了做甚?”

  听她语气正常,龙女才睁开眼,盯着打量一会,再冷笑:“这般说,是变化过俺模样,讨好你那鹿老爷?”

  狐妖苦起脸:“莫问哩,任俺答甚,女郎左右都不得痛快!”

  不过是与否而已,需要脑中转下弯,才明白狐妖所说答甚自家都不得痛快。

  十六娘明白过来,还是不死心,再一字一顿:“可变过?”

  横竖抵赖不过去,添香才轻轻点头。

  意料之中,十六娘顿时怒火上涨,拔地飞起。

  看着远去那抹黑裙,地上的狐妖轻吐下舌头,嬉笑自语:“老爷此番自求多福,奴家实是抵赖不过!”

  突然间,她急收回嬉笑。

  原是龙女越想越不甘心,不想轻轻放过这浪蹄子,又去而复返,落到狐妖面前,高举起恶龙杵,又猛地挥下。

  “砰!”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