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1.第419章 419.玄武本相

2021-02-26 作者: 苍山大虫
  第419章 419.玄武本相
  白狮谷。

  新万花谷居室前,龘龘急掠出去,惊飞不少旅鸽。

  妖丁以上便显人形,也有收敛妖气的本事,只要自家注意些,就不会恐吓到兽类。

  旅鸽这种鸟儿,却也足奇,本世之前已快灭绝,鹿魔王还花灵药从人族购买,但繁衍这些年,就已壮大为黑压压几十大群,分居在万花谷周边,若全飞起来,黑压压的铺天盖地,怕不有数百万之众,这么多数量,已彻底脱离“稀兽”范畴,繁殖之快,叫妖们怀疑之前是怎么走到快灭绝的状况。

  以旅鸽为主,万花谷饲养的飞禽类稀兽越来越多,清理周边粪便也越来越费功夫,叫管着拾粪的某位猪妖将叫苦不迭,差事渐重,求得花后点头后,猪妖将又唤回些男妖丁来出力,都是当年从兜风岭挖来的野小妖。

  当初花大代价挖回的野小妖,之前只在万花谷挂个名儿,只能在草市里混迹讨食,好些都已悔青肠子。

  黄花娘为得某样好处,万花谷接下饲养飞禽类稀兽的差事,这些年下来,不知鹿魔王可还有需要,已多到可厌的旅鸽不敢往外撵,还要防鹰、雕等猛禽捕食,只能继续养着,弄得谷内臭气熏天。

  朱鹭、白愚鸠那些,倒繁衍得不多,还需仔细看顾,活计归不能到醉花居做营生的身壮貌丑女妖们。

  旅鸽哄散乱舞一阵,又回复平静,飞了回来。

  再过一会,黄花娘才慢悠悠出来,一脸惬意。

  “平日装得再正经,但凡尝过味儿的,本后勾勾手指,还不是就只会扑上身!额,还是真龙之躯威武……”

  “假正经的,还不许往外张扬,得这般好滋味,本后是闷得住的性子么?”嘀咕两句,黄花娘手上多出个小油瓶,随手抛丢着,再小声自语:“终讨到这油,是等瘟生回来,叫他吃老娘洗脚水,还是先尝那黑厮滋味?”

  那瘟生未晋妖王之前,黄花娘便有些畏他,更别说如今,口里念叨着,马上就为自己寻到借口:“瘟生是坐家户,早晚必到嘴里的,人族元婴多少年才得一遇?难得有别样滋味,当然先尝……”

  黄花娘不经意回头时,却吓了一跳,拍着鼓鼓的胸脯嗔骂:“丫头,鬼鬼祟祟做甚?”

  家里安稳,用不上神识感应,竟被彤精偷摸到身后来,先前还以为是自家的女妖。

  已长高不少的彤精板着脸:“叫小圣娘娘!”

  知她不喜这称呼,黄花娘换了副脸嘴,搂着她哄:“妹子,怎有空来姐姐家哩?”

  彤精哼着:“圣爷们和鹿魔王都不在,兜风岭不做功课,还不许俺下山来耍?”

  白泽不在,但兜风岭草市里,也有位北海妖祖坐镇,保证这些小圣爷安全,在白狮谷里游走倒都安全。

  知晓黄花娘在扯开话题,略解释一句,彤精奇怪地问:“黑厮俺晓得,哪个瘟生还未吃到?”

  女妖王一把捂住她的嘴:“小姑奶奶,说不得,说了就不灵哩!”

  彤精用力挣扎。

  “唔!放…放开你脏手!洗了没?”

  说得黄花娘不好意思,放开她,轻搓着自己双手。

  小凰妖急抹嘴,几下后才怒叫:“就想着与瘟生起草,当俺不晓得是哪个?”

  与这些小圣相处,轻不得重不得,黄花娘也头疼,只得不理会,再一次转移话题:“谷里没几个妖,姐姐也不稀罕做营生,你真闲得慌,要逛草市、游水、找别个晦气,直说便是,姐姐都陪着!”

  “没甚意思,就你屋里说会话罢!”

  这可不是她爱玩的性子,叫黄花娘难信,盯小凰妖瞧一会,还是不明所以,狐疑着道:“究竟有甚事?再墨迹一句,姐姐可走了哩!”

  小圣身份,在白狮谷妖王面前也不怎么好使,黄花娘态度坚决,彤精才直奔主题:“龘龘又被你到手,龙族滋味比别的妖如何?”

  黄花娘咋舌:“怎地?你还未长成哩,就想做女菩萨?姐姐要敢教你,怕不被焚炎大圣剥了皮去!”

  “呸!”小凰妖甚是不屑:“俺可是做女菩萨的?随意问问哩!”

  黄花娘就扣起手,只盯着她看,一副不说实话不开口的样子。

  对视一会,对方不认输,彤精只得不甘心地道:“老祖母说哩,最近就要议俺的亲,左右就这几个里选,俺不得先问个明白?”

  原是要定亲事,她便先来做功夫,倒算想得长久,黄花娘噗嗤笑:“就定了龙王家?”

  小凰妖把头摇得飞快:“好些都说龙凤配,想来俺这族是常与龙族婚配的,晓得你勾搭了龘龘,方来问问!”

  彤精有凤凰本相,成年比夭夭、石头等要早,再有个几十年,就要成年,老凰提前为她定下亲不奇怪。

  以老凰本意,要婚配,第一首选当然是兜风岭鹿剥皮,但那厮算瞧着彤精由萝莉变成少女的,兴趣不大,家里又有大醋坛子修罗女在,十七娘也不是省油的灯,不想自家后院起火,便拒绝了提议,还建议老凰选某位妖圣后裔结亲,再一步加深妖族联盟之间的关系。

  各妖圣家结亲,目前还只以北海龙宫为主,再多加强些关系才好。

  老凰第二选择是夭夭,可惜夭夭成年还要两三百年不说,老猿也不乐意,他知晓小凰妖是个凶横的,不想儿子再受婆娘的气。

  两个好的都选不到,老凰没了心气,才让彤精自家去挑。

  小凰妖问得正经,黄花娘便也正经答:“若问这事,真龙之躯算是一等一的强健能熬,不过瘾头也大,便瞧着再正经的,于起草事上也贪得紧,真与龙宫子弟做夫妻,定难管束,自家心眼儿大还好,不然定被气得减寿!”

  彤精哼道:“俺心眼儿不大,拳头大!真成了亲,姑奶奶能教他做龙包!”

  看热闹不嫌事大,黄花娘笑嘻嘻:“由得你,要打不过,姐姐还能帮你!”

  “哪个须你帮?真要打不过,任他去招惹野妖精女菩萨就是!”

  “晓得哩!算姐姐热脸贴冷屁股儿,还有别事么?”

  等小凰妖摇头,女妖王道:“那俺们去湖里耍!”

  这次彤精没有异议,黄花娘便携着她,飞往犀牛湖,一路有群朱鹭伴着飞。

  彤精身具凤凰血脉,与夭夭、石头等没本相的成年就是妖王不同,须靠自家修行晋级,如今才只是妖将。

  妖圣和多数妖祖还在离离原,如今犀牛湖湖底没大佬泡澡,下水后,黄花娘就得了畅快,全不顾还有男妖在湖中,将衣衫尽除,做那浪里白条,管杀不埋。

  湖面上戏耍好一会,才潜入湖底炼体。

  彤精不敢学女菩萨浪,修为更远不如黄花娘,潜得不深,时间也不如她久。

  此湖得天独厚,自成一方规矩,便弄火行家的凤凰血脉也耐不住湖底的烫,待烫意难耐,小凰妖便浮起,改往西岸边去看巨海牛。

  时至今日,阿娇那几个孩儿为方便生育,还属于开灵智之兽,并未成妖,平日就爱带着大群子孙在靠近草市的浅滩边嬉戏。

  彤精到时,阿娇两口儿都不在,便捡些石子,丢着砸巨海牛耍,一颗砸肥臀,一颗砸鼻子,一颗砸肛门,她没用大力气,这些巨蠢货既不会发火,砸中几下后也不会跑开躲避。

  巨海牛实在呆蠢、温顺,体型明明巨大,却呆呆傻傻的,估计便成妖后,也与歧牛一个性子,不愧同占个“牛”字。

  巨海牛兽类时如此,龙宫日龙包之一、十九娘的夫君,还有阿娇,不也都是蠢呆货?

  所有兽类中,巨海牛这种货色还是彤精见过最不爱起草的,真正蠢到极致,若非鹿魔王自种了龙鳞柯,定是繁衍不开。

  只这一样害处,巨海牛妖就最不适合做夫婿。

  在这边欺负着巨海牛耍,没过多久,归一领着七八个妖丁,抱着嫩草行了来。

  小凰妖抬头,未见阿娇夫妻同行,就又寻捡石子。

  归一倒要管闲事,瞧彤精使坏,就开口:“小圣娘娘,要耍也寻别的去,莫欺负巨海牛,好不易才团起这些数来,俺们姑爷当心肝宝贝哩,当心他晓得了,桃木棍使起来,让你嚎够!”

  妖圣后裔在兜风岭过活,都是鹿魔王管着,桃木棍歹毒,鹿魔王又不护短,但凡有要告状的,都知寻各家妖圣无用,还不如直接找鹿魔王。

  彤精机灵,在兜风岭这些年,继夭夭之后,石头、厉目都惨被鹿魔王蹂躏过,只她从未吃过桃木棍的打,也不怕归一,冷笑道:“他若晓得,便是你这龟妖告的嘴,真受了棍子,姑奶奶加倍儿还你!”

  龟妖指着随行的妖丁们,脸上苦笑:“小圣娘娘,他们也在场,不好空口白牙只冤俺!”

  小凰妖不屑,翻个白眼:“他们都上不得兜风岭,咋见鹿魔王告密?”

  抱着嫩草来的这些妖丁,并非兜风岭所属,乃是鹿魔王准备万妖大阵要用,各家妖圣送来的异种血脉妖,可惜采日华名额已满,上不得兜风岭,只能在谷中各处先打混。

  修为浅的海妖不好上岸,送来的异种妖才只两千之数,在白狮谷里过活,除通晓老祖闲暇时教导血脉返祖外,得的好处甚少,但为些缥缈机会,也最殷勤,但凡听兜风岭有差事下来,就有好些个争抢,面前这几个采草喂巨海牛的,每日所送草全都鲜嫩、干净,唯恐怠慢了差事,被别的异种妖顶替掉位置。

  见小凰妖不在意,归一提醒道:“他等见不到俺们姑爷,还见不到阿娇么?被阿娇知你欺负她子孙,也不去姑爷面前说嘴?”

  因要选婿,彤精才有些心烦,不想还被归一说教,她丢掉手中石子,起身一脸笑嘻嘻:“你这玄武血脉,本与俺一样不凡,差事是管巡湖,倒甚事都要过问,是觉屈才么?”

  归一能被龙宫选中,做十七娘的陪嫁,并非因血脉特殊,而是性子稳脾气好,彤精既不再砸巨海牛,便被她讥笑几句,也不以为意。

  龟妖不还嘴,彤精又道:“玄武本相,俺还未见过哩,你化本相来瞧瞧,俺就走!”

  重人身轻兽体,乃是妖族礼节,这下归一不同意,摇头拒绝。

  小凰妖微哂:“玄武龟蛇两相,你血脉本近龟,如今蛇相生哪里哩?俺听别的妖说,玄武蛇相是柄儿所化?”

  面对如此诽谤,归一怒骂:“哪个缺天良的,尽会烂嘴编排?不知俺们玄武,蛇相只与尾骨相连?”

  小凰妖轻摇头:“姑奶奶不信!真要这般,怎不敢让俺看?”

  龟妖努力辩白:“俺们妖族本相,都要藏着,又不止玄武如此!”

  小凰妖只是不信,又转首撵那些个送嫩草的异种妖:“这厮是不愿被你等瞧见哩!草也送到,堆在岸边,海牛不会自家吃?都回去罢,归一要显本相给俺瞧,可莫乱传!被别个晓得,泄了玄武根脚,他自寻你等晦气!”

  一名豹妖丁刚取完囊袋中嫩草,开口叫屈:“小圣娘娘,俺们口风都紧的,定不敢往外传!”

  “此地再无别妖,但凡有别的妖论玄武本相事,不是你等拿了说嘴,难不成还是姑奶奶?”

  瞧这些随行来的妖丁都敢怒不敢言,龟妖再解释:“非是玄武本相藏着密,俺只不想显形!”

  彤精不理他,只瞪着那几个异种妖丁:“快滚!这边无需你等再献殷勤!”

  这位小圣娘娘信口胡言,却又不好得罪太过,归一便对妖丁们道:“你等各去耍,明日莫迟了!”

  龟妖发话,一众妖丁才告退散去。

  待妖丁们走远,彤精拉住龟妖撒娇:“哥哥,让俺瞧瞧本相罢!”

  妖丁们已离开,岸上没有别的妖在,小凰妖又突然柔腻,不好再拒绝,归一终于点头,变出本相让她一观。

  得白泽帮着提纯返祖血脉,归一本相是个大龟,尾巴却已成蛇相,确实玄武本相了。

  大龟带着得意:“蛇相是尾不是柄儿,可信了?”

  小凰妖未答他话,只撒手甩出个兜风岭顺出的捉妖网,正网住大龟,她又向前,伸手按住龟背,小手上使力,归一就挣扎不开。

  龟妖才觉不妙。

  “俺还听说,龟妖定不能露腹,否则使不出力气,玄武想不在此列?”

  口里调侃着,小凰妖一手下探,抓住龟甲边缘,猛然发力,便把大龟掀翻转身,肚皮朝上。

  龟妖本相甲厚,但也有天生的短处,被翻转后就难使出力气,再加上个捉妖网,让归一浑身酸软无力,变不回人形不说,四爪加上蛇相,也没法靠己身翻身回来。

  被使个大坏,归一只得讨饶,但倒着的视线里,小凰妖已又开始在岸边捡石子。

  之后,龟妖被石子砸了一个多时辰,他肚子朝天,小凰妖手却准,别的地方不砸,受伤的全是蛇相根部柄儿所在。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