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鹿妖逐鹿

388.第386章 387.废仙种与灵根

    第386章 387.废仙种与灵根

    平顶山上,钱一禄分身嘴皮有些干。

    他这分身手里死死攥着几个百宝袋,恶狠狠地问:“你等妖族各家都将白鹿妖当宝,以为妖族救星降世,各般维护,白狮谷受众家妖圣钟爱,怎会就短缺灵药?”

    在他对面,三七妖祖翘着腿,好整以暇地道:“灵药总要用起来才值价,养家糊口耗费不少,谁家也不会多存,俺们从你玄天派已收了近二十万,其他家也不少此数,库房榨干哩!废仙种是想要,只是那大妖将哪还吃得下?”

    人妖两族打生打死,却不妨碍一直暗有营生往来,最近十来年,除灵山寺和尚不受妖族待见不得直接参与外,其余各家更是从偷偷摸摸直接做到明面上来。

    以至于,钱一禄这元婴的分身都成平顶山常客了。

    须弥山洲灵气破败,对灵药的渴求程度更是惊人,废仙种如那道祖果核,扔掉对道祖有些不敬,就只能一直放库房里积灰,得知北俱芦洲出黄中品来收购,各大小门派顾不上问缘由,好些愿把积压千年万年的库存清空,让玄天派大获成功,带去的灵药全部耗完收尽才回转来,这一趟已收到五十多万枚,怕一次拿出太多吓坏妖族,钱一禄还分做数次交易,每次只带八九万枚过来,如今才是第三次。

    却不想这次,三七妖用比邻螺传音白狮谷之后,竟就告知已买不起!

    师父不在,平时事由大师兄元一寿做主,但真正涉及这般大的营生往来,交易对象又是妖族,元一寿也不敢独断专行,所有元婴师兄弟是聚起共议过的,老八窦一声恰又打探得御宵门、太乙门已在治下调集大批灵药,应就是要去须弥山洲收废仙种来获利。

    白鹿妖收购废仙种的真实目的尚未打探出来,但玄天派上次实是被打劫狠了,库房里空空,能有这般暴利的营生,到手的灵药真实不虚,再不抢到先机,太乙门、御宵门各家就要先赚这大笔灵药,哪还顾得先查清妖族目的?

    聚议时,玄天派众元婴便一致同意,砸锅卖铁也要做,不过一边做营生,一边再暗加细查罢了。

    不用多久,太乙门、御宵门等也要往须弥山洲收购废仙种,先防着妖族联盟吃不下海量废仙种,自然越抢先的越有利,又怕须弥山洲各派知晓真相后大不满,进而以此为借口强行插足来北俱芦洲,收购废仙种时,先一步赶至须弥山洲的钱一禄并不敢盘剥太过,否则的话,只以一两份黄下品交易一枚废仙种,也有无数熬得艰难的大小门派愿意出手。

    现如今,须弥山洲本地门派对所有外迁门派都有怨意,这营生有风险,赊欠、分付等以小博大的手段,钱一禄都没敢用,没能进货太多,只老老实实把带去的十多万黄上品灵药换光就赶先回来,还想着等第一趟跑完,获利之后,再回去接着收。

    元婴跨洲来往,来回至少得几个月,钱一禄第一趟收废仙种,用时一年多。

    他前期独享的优势只维持了半个月,随后太乙门、御宵门等各派都有元婴赶至,还好没抬价,同样一份黄中品收一枚废仙种,分去不少货源。

    玄天派灵药不足,回来时间上反赶了先,抢在御宵门、太乙门等之前,先与妖族做成两笔交易。

    但哪又知道,第一趟带回的废仙种,才只卖过两次,就把那白鹿妖胃袋撑破,宣布灵药耗干!

    白狮谷里那白鹿妖,虽才只是妖将修为,但各方汇总来的情报得知,妖族已把他当做救星一般,围绕白狮谷,归拢了十来位妖圣联盟,就是如今北俱芦洲人族大敌,按钱一禄和师兄弟们推算,废仙种若真这般要紧,各妖圣鼎力支持,压到极致,白狮谷近两年内一两百万黄上品总拿得出。

    便最近这段时间,太乙门、御宵门等也出手不少,也不至就耗干妖族联盟的灵药!

    意外来得如此之快,是自家师兄弟计算出差错,还是废仙种的真实用途不像表现出来的那么大,妖圣们不愿倾全力支持?

    虽说北海龙宫、海灵圣母、火山群各地妖族都在收废仙种,但大家全都心知肚明,都是为他白鹿妖所收,先摆出这么大的阵仗,却就虎头蛇尾收手,这不是坑人吗?

    虽说之前两次交易,玄天派的本钱已赚回不说,还略有盈余,但道名取个“禄”字,这财货之事就与他钱一禄大道根基息息相关,一生为门派做的最大一笔买卖未能得圆满,巨量灵药赚不到手,道心都要蒙尘!

    白鹿妖自称购买无力,虽说比玄天派晚一步又本钱大收得更多废仙种的御宵、太乙等派更要傻眼,钱一禄却没有丝毫幸灾乐祸的心思。

    以往废仙种躺在库房积灰,大家都不在意,现能换成实实在在的黄上品灵药,谁还甘心让它再继续留在库房里?

    便已略盈余的玄天派也不甘心,钱一禄不甘心!

    莫非是妖族的算计?就转为坑太乙、御宵诸门?

    以后还有机会卖废仙种么?又要积压多少年?

    对方给付不出灵药,钱一禄也心神动荡,若非二十一及时散发出的妖祖之威,他都想抢上前揪住对方皮衣领质问清楚。

    早说灵药不足收不起不行?装甚阔气?

    幸好明白自家只是一道分身,惹不起眼前的三七妖祖本尊,只得咬着牙问:“白鹿妖往后都不再收废仙种?”

    二十一瞥着他,嘴角扯了一下,没笑出声,只缓缓摇着头颅:“要收!”

    那就定是以拒收相威胁,准备压价!

    钱一禄骂道:“白鹿妖莫不是想差,俺们人族各大门派向来心齐,岂会随他意,任他拿捏降价?”

    绿袍妖祖冷笑着答他:“是咧,人族心齐,原是难拿捏!”

    三七妖话中似乎有话,钱一禄深吸口气,待心神平定下来,才再张口问:“白鹿妖究是何意?还请尊下告知!”

    三七妖孽十足可恶,似笑非笑又装腔作势好一会,才肯回答:“俺们那大妖将,灵药是已耗尽,不过搜刮也有道,各家妖圣送后裔进白狮谷,全被讨要管束费,灵根收得不少,现谷里已种不下,乐意拿些出来抵账目,又或直接换废仙种,玄天派可要?”

    凡夫俗子才会用些金银铜做钱财,各族有灵生灵之间,除靠灵药往来,以物易物原也平常,但对方肯拿灵根做交易?

    钱一禄听得怔住。

    灵根为何物?

    天地灵气之源,万法之本,就是灵根。

    而这方世界,一草一木,一枝一叶,都可成为灵根。

    作为天地根本的灵根,要种起来却不费地方,谁不知白狮谷有方圆数千里之大?怎就会号称种不下灵根?

    但不管理由编得多么可笑,对方真愿意出售灵根?

    天下妖、魔、人、鬼四族,就没听说哪家嫌灵根多的!

    妖族之地,讲究弱肉强食,最底层的兽类、植株都是天地养育,无须顾及农牧养民,对天地自然破坏确实最少,妖地灵根生生不息,从不断绝,不似人族紧张,但也绝不至富裕到一方地主声称种不下的程度!

    除非这灵根有问题,假的!又或寿数快到!

    呆滞了好一会,钱一禄分身才怒叫出声:“贫道要验货!”

    绿袍妖祖翻个白眼:“那是当然,现货来往,钱货两讫的,以为俺们似奸猾人族弄假?”

    与妖族做的各项营生中,是有些不良奸商以次充好、偷梁换柱,赚些昧心灵药,不过坑的是敌方,被坑的妖族只能怨自家眼拙心笨,玄天派便知晓,难不成还出头去主持公道?

    对三七妖的话不置可否,钱一禄只坚持着:“几时验货?白狮谷何时送灵根来?”

    绿袍三七妖又摇下头:“倒无须白狮谷再送货来,本祖这山场里,已移种得不少,便请你一观!”

    为几倍的利,钱一禄冒着丢失分身的危险,跑这平顶山来交易,在敌酋家里,之前自然不会撒开灵识四处查探,更别说灵根特别,没有探查手段的,在感应中也只与凡木一般无二。

    这平顶山,确实感应到灵气一年比一年充沛,但就算看过你山场灵根,怎能保证白狮谷送来的货也是一般无二?

    钱一禄并不具备远远感应灵根的本事,暗自嘀咕着,由二十一领着他飞起,掠去观后山那片李子园。

    感应不出灵根,但身为元婴,道祖树的气息却绝不会认错,种在后山的两百多株李树,全都带着道祖树气息!

    天下道门所存废仙种,几乎全是道祖果核!

    某种猜测太过惊骇,使钱一禄不敢相信!

    顾不得这是在妖祖山场,顾不得对方是本尊自家只是道分身,钱一禄甩开三七妖祖,手忙脚乱地掏出一块瑞玉,扑往最近那株碗口粗细的李树,瑞玉直接拍上去!

    刚接触到这株凡物一样李树树皮,那瑞玉上就有淡淡黄光泛起!

    虽说黄光亮度不足,就算不得顶尖灵根,但也是货真价实!

    钱一禄眼前一黑,险些就晕过去。

    在钱一禄身后,二十一一直扯着嘴角,很有些奸猾模样,瞧他一直抚摸着李树发呆,才笑出声:“哈哈!白狮谷大妖将说,此等灵根,一株换百枚废仙种,又或百五十份黄上品灵药,由得你家选!”

    停下来又笑一会,想起刚才交谈内容,三七妖祖再冷笑着出声:“人族心齐,只不知玄天派不买俺们灵根,太乙门、御宵门诸家,能否也不收!”

    呆滞中的钱一禄终于回过神,转身蹦起来怒吼:“我们废仙种今日起涨价!”

    绿袍妖祖笑得不停:“你莫不是呆?俺们现收到的废仙种,已够诸位妖圣家用两千年的哩!”

    (参加工作十三年,从未试过本学期这般,一天累得似狗,少上一个多月课,最终学期末计算课时,倒比往年正常学期还要多,再加无数杂事,真是回到宿舍后,仅有的休息时间全不想动弹了,抱歉!二十来天暑假时间不长,昨天才开始,但有亲戚过世,父亲身体也不好,趁假期要送至昆明或成都就医,眼下只能抓紧先更新几章,到九月份保证能全勤回来。死鬼再次致歉。)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