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山河盛宴

333.第333章 愿以百金求娶

    第333章 愿以百金求娶

    他身后众人草草抱拳,便要转身。

    “且慢。”

    熊军的人并没有停。

    文臻也没有发怒,只看着众人背影道:“我有三问三许。请诸位听完之后,再决定要不要走。”

    ……

    “侧侧,这事你怎么看?”

    皇帝并不是个讲究架子的人,日常在宫内,他在嫔御面前都不自称朕,对德妃尤其特殊,不称爱妃,只直呼她的名字,听来更是亲昵,曾引得无数宫妃嫉妒,也成为朝臣们常常腹诽陛下专宠德妃的一个重要佐证。

    德妃对这样的恩宠并没有太多反应,扬扬信纸,笑道:“臣妾倒是想问问,陛下怎么想?”

    “现今的情形你也知晓,长川已平,西川易铭自顾不暇,这两处和唐家虽然都不算接壤,但是相隔不远,唐家万一有反心,只要出定阳,顺湖州一路打过去,长川西川再配合出兵,三地同气连枝合并一体并不是难事。现下这个可能已经被掐灭,唐孝成有可能心思暂灭,这是向朝廷示好来了。”

    德妃将折子一合,薄薄的唇角一撇,“陛下当真这么认为吗?”

    皇帝笑笑,喝茶:“不然呢?”

    “陛下觉得是那便是。”德妃手指轻轻弹着信纸边缘,发出崩崩的脆响,“臣妾就当他不是想派个探子入宜王府。或者不是想麻痹朝廷。”

    皇帝笑道:“自然有这个可能。可是你别忘记了老三是什么样的人。他那府里这么多年,兄弟姐妹有谁能送进探子去?唐六真要抱这个心思来,也不过是白耗青春罢了。至于麻痹……便是朕被麻痹,老三也不会的。”

    “看来陛下是已经想好了。”

    “于公义讲。朕与诸臣自然希望这门亲事能成。唐家首次服软示好,朝廷接下了,燕绥又镇得住唐六,那便又能安抚唐家,又无后顾之忧。以燕绥之能,只要他愿意,唐六做不了探子,他倒可以趁机探唐家一个虚实,岂不是比现在唐家水泼不进,朝廷束手无策要来得好?”

    “陛下说得太对了,有句话尤其对——只要燕绥愿意。”

    皇帝正在喝茶的手一顿,抬头笑看德妃:“你不愿意?”

    德妃含笑给皇帝斟茶:“陛下您是知道我和老三的关系的。这事儿哪轮得上我愿不愿意?”

    “朕还以为你很不喜欢文臻,对唐六却印象不错,乐见其成呢。”

    “是这样没错。但是陛下,我怕我应下了,老三回来会放火烧宫啊。”德妃苦兮兮一把抓住了皇帝的手,“陛下,您可不能自己怕老三发飙,就把这得罪人的差事推到臣妾头上啊!”

    “你这说的什么话!”皇帝又气又笑,反手打了德妃手背一下,啪地一声声音清脆,他吓了一跳,嗔道:“你怎么不躲!”抓起德妃手背,低头吹了吹。

    满殿太监宫女都转开脸,唇角微含笑意。

    菊牙直勾勾盯着。

    德妃低头看着皇帝俯下的脸,眼波流动,似笑非笑,待到皇帝再抬起脸,看见的便是她满是笑意的眼,语气却也是微嗔的:“陛下自己手重,倒怪臣妾不躲了。”

    虽是顶嘴,语声却难得的娇,尾音微挑,情致满满,听得满殿宫女满脸飞红地垂头,心想之前一直想不通,德妃又懒又骄纵,如何就中了性子宽厚的陛下的意,却原来美人勾魂,早已修炼成精,一颦一笑,都在其中。

    皇帝似乎有点依依不舍地放开了德妃的手,忽然道:“闻老太太在你那似乎住出了几分交情?”

    德妃笑道:“我可不敢和那位老生姜有交情,不怕被辣死。”

    皇帝也笑,道:“闲暇无事便邀老太太来宫里坐坐,上次的事皇家也当给予安抚。她是大臣祖母,朕不好随意召唤。想来想去,也就你比较合适。”

    这便算旨意了,德妃便起身领旨,皇帝按她坐下,又道:“也可以问问闻老太太,文臻可愿卸去官职,为宜王侧妃。”

    德妃意味不明地笑了下。

    皇帝凝视着她,又道:“老三上次的事受了委屈,朕心里明白他断然没有通敌通匪之事。只是老大正在和南齐作战,阵前大将不可乱其心,便暂时搁着罢了。我听说他去了南齐想刺杀南齐静海总督,他也是,何必赌气为自证清白,行这冒险之事。回头朕便派人和他说,早些回京,之前的事迟早会给他清白,西川他也是有功劳的,回头该给他的,自然会给他。”

    德妃懒洋洋托腮,吃着皇帝面前碟子里的小点心,漫不经心地道:“要我说,老三那个性子,就该多琢磨才好,陛下您龙体也不如何壮健,就不要为他操心太多了……这糕不错,陛下多吃点。”说着纤纤十指,递上糕点。

    皇帝就着她的手咬了极小的一口,还没咽下,忽然一阵急咳。

    德妃急忙起身转到他身后给他捶背,又唤人换热茶,亲手要伺候皇帝喝茶,皇帝喝茶有个习惯,喜欢在茶里加点姜末,他的炕桌上常年放着一个青铜九龙浮雕三足小盅,里头永远有最新鲜的姜末,一般这事儿都由小太监晴明处理。

    德妃端起茶盏,伸手去揭那小盅的盖子,皇帝却已经抢先揭开,自己加了姜末,德妃便又命人唤太医,自己却不等太医到来,便向皇帝辞行。

    皇帝脸色涨红,随意摆摆手,德妃便和赶来的太医擦肩而过。

    她迈出门槛,看一眼隔壁,太医来这么快,显然之前一直在偏殿等候。

    她走得很快,看来似乎完全不想参与皇帝诊病之事。

    直到转过九曲回廊,已经看见德胜宫的大门,四面空荡荡无人,她才停下,顺手扯了一根藤蔓,在掌心慢慢地折。

    菊牙在她身后唏嘘一声,道:“好累。”

    德妃面无表情地道:“还好,累的时候不算太多。”

    “陛下想殿下娶唐六小姐,想娘娘出面同意?”

    “我没同意。”

    “然也,娘娘您什么时候能做殿下的主了?”

    “说点好听话你会死吗?”

    “娘娘恕罪。不过娘娘,陛下说话可好听了。”

    “是啊。他非常好听地,曲线救国,叫我去和闻老太太谈,想让闻老太太出面,劝说文臻自己放弃。什么卸任官职为侧妃,他这是算准了,文臻不可能接受这样的建议呢。”

    “好虐啊。简直比让娘娘直接替殿下做主还虐。娘娘您首先会被闻老太太怼死啊。说不定以老太太的性子,不用去问她孙女儿,直接就当面帮文臻和殿下断情了吧?”

    “这不正好吗?女方断情,燕绥可怪不着陛下。我家陛下是个慈和人,怎么能被怼呢。这事儿自然是妖妃干比较合适,当初闻老太太做人质进宫,按说该住在皇后那里,却进了我宫中,如今但凡这边的事,自然是我出面。咱们的陛下,看得可真长远。”

    菊牙笑了一声,将许多未尽的话都留在这笑中。

    “咱们陛下双管齐下,一方面从闻老太太文臻入手,一方面安抚燕绥。为人君者,能为一个儿子的婚事下这许多功夫,真当得上仁君之称啊。”

    “是啊,好棒棒,娘娘咱们还是回去洗洗睡吧。”

    “哦,睡醒之后,你去传闻老太太吧。”

    “还真请她来说这个啊?娘娘,我怕。老太婆不骂人不打架,但是一张嘴,我就怵。”

    “我也怕。不过啊,说什么,怎么说,学问可大了呢……”

    声音渐渐远去。

    ……

    千秋谷内。

    熊军领头的人顿住脚,一挥手,众人停下,却没有回头。

    “愿闻其详。不过大当家可能要枉费口舌。”

    “一问,西川易铭已经发榜,将熊军上下,都列为叛军。现在原先很多没有跟随你们走的熊军士兵,都已经悄悄出了西川,有的携家带口,往苍南而来,西川已非家园不可归,如果你们再走,他们来了,能投奔谁?”

    “二问,留山位居苍南和滇州之间,苍南有季家,滇州有定王府,你们不出谷便罢,一旦出谷,不可避免会被这两家盯上,到时候你们聚在一起,携家带口,大批队伍,必遭当地军队攻击,如若散开,那更无法抵抗任何恶意。你们要如何保护自己和家人?”

    “三问,便是你们脱下兵甲,散入这茫茫大山,成为这留山普通猎户,但是你们并不是这留山土著,你们在内陆长大。你们现在住的千秋谷是我们好不容易寻觅出的一块安稳之地,除此之外,这山间瘴气,毒物,蛇虫,湿气,各种难以分辨的毒花毒草,你们如何能适应?便是你们身体强健能应付,你们的家人能适应吗?便是没有家室,可以娶当地人,先不说当地人是否能接纳,便是娶了,也就成为留山土著,子子孙孙留在这大山之内,这样的未来,你们是否想要?”

    有人忍不住道:“最后一问,我倒要问问大当家,那我们就算留下来,留在千秋谷,那不还是等于这样的结局吗?”

    “这就要说到我的三许。第一许,我许熊军和共济盟平等相待,真正实行共治。以此为帮规第一条铁律。但凡衣食住行,各般供应,再有任何区别差池,杀无赦。”

    “第二许,我许熊军十年之约。十年之内,熊军为我所用,并按照当前边军规矩发放军饷。十年之后,熊军将士,若愿得自由之身,我赠金置产,保各位安享余生。如不幸身死,则优加抚恤亲属家人,定保家属一生生活无忧。”

    “第三许。我许熊军子弟未来。熊军将士,但有正当所求,比如娶妻生子之类,尽情随意,若需帮助,尽管和我开口。另外,但凡熊军后代,可择一人优加培养。朝廷即将开科举,愿意读书的,可送去临近三问书屋读书,书屋长期有寒门学子充作私塾先生,教授经义,都是饱学之士。若学有所成,也必倾力相助。愿意学手艺的,由江湖捞负责,按其个人兴趣送往各处学艺。定教诸位子孙皆有所学,不必拘困于大山。”

    第一条熊军岿然不动,第二条众人相互顾盼,说到第三条的时候,人们纷纷转过身来。

    文臻并不意外。

    关于熊军的安置,之前她就想过,在山门口看见熊军的待遇之后,她便有了章程。

    忠诚不是靠喊口号就能骗来的,总归要给一些实际的东西。

    熊军因她一言而散,凄惶无依之下不得不依附于她,远走他乡。但这样的经历不能铸就忠诚,现在也缺少契机凝聚军心。所以就要从每个人内心最担忧最在意的事情着手,而这些人在意的,不过就是自己和家人的下场和未来罢了。

    令老有所养,幼有所依,看得见未来,才看得见光。

    第二条其实有点雇佣军的意思,想必为正统所不齿,但文臻一个来自现代的人,最清楚自己此刻一无国家大义,二无感情经营,三无把柄挟制,能做的,也就是平等相待和利益交换。

    你为我卖命,我给你将来。

    熊军的军制,本身近乎于军户,也就是说世代为西川兵,父死子继,永远为西川卖命,虽然家庭安定,经济保障,却也是一道枷锁,永远没有挣脱的机会。

    而每个人,都有传宗接代,子孙后代光宗耀祖的梦。

    给他们的子弟出头的机会,未来有家族荣盛的可能。才是真正击中他们的条件。

    片刻后,还是那个男子,带着众人,转身大步踏来。

    文臻唇角一弯。

    妙银望着文臻,她身边,一个姑娘悄声问她:“寨主,她在说什么,我怎么一个字都听不懂呀。”

    妙银也学着文臻,弯起眼睛,悄悄道:“哎,你不需要懂,你只需要和我一样,看中她,然后跟着,就好啦。”

    那男子在她面前站定,忽然拔出一把匕首。

    凤翩翩神色一紧,立即上前一步要挡住文臻,文臻拨开她,道:“拿碗来。”又拔出腰间匕首。

    林飞白一眼看见那是卷草,眼神就凝住拔不开了。

    他没想到她竟然随身带着。

    他凝视那匕首的眼眸黑白分明,眼神专注而动人,侧面的轮廓精美,那领头熊军将官再次看了他一眼。

    文臻倒没想到那么多,卷草好用,她便用着,此刻凤翩翩也明白了,拿了碗装了清水,连同在场的所有共济盟高层并熊军将官,歃血为盟。

    文臻割手指的时候,林飞白唇一动,想阻止,终是没有说话。

    鲜血滴落,融入水中,文臻当先举起碗,凝视着那淡粉色的液体,忽觉一阵反胃,险些当场吐出来。

    所有人都盯着她,她这一刻的表情微变,大家都看见了,熊军的人脸色首先就不好看了。

    文臻喘一口气,坦然笑道:“抱歉。自从听闻千秋谷出事,我一路赶来,已经多日未休息了。”

    众人释然,纷纷表示关心。妙银撇嘴。

    昨晚睡到日上三竿的人是谁?

    小真真是撒谎不眨眼。

    文臻喝了一口,微笑将碗递过去,神态从容。

    只有林飞白,紧紧盯着她的手,她捏紧的掌心已经被掐出了血痕,显然是用尽全力才压下了呕吐。

    那熊军将官又看他一眼,接过碗的时候,忽然道:“大当家,属下是原熊军统带潘航。方才大当家说,熊军将士,但有所求,都会相帮?”

    “那是自然。”

    “那我现在就有一个请求。”

    “请讲。”

    “属下年过三十,尚未娶妻,瞧着您身边这位姑娘十分英气美貌,心向往之,愿以百金求娶。”

    ……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