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山河盛宴

332.第332章 镇服

    第332章 镇服

    “哎!”

    杨庞同:“……”

    众人:“……”

    杨庞同心中恼火,刚要怒骂谁这么大胆敢接话,忽见人群后,转出一个人来。

    普通的留山少女打扮,眼眸大而圆,肤色晶莹,乍一看还有几分娇嫩,然而多看一眼,便能看出少女眉目间深朗的气宇,和眼眸间流转的森然,然而刚刚心中一凛,转眼便又见那笑意如蜜糖。

    杨庞同一开始有点恍惚。毕竟文臻当初扈三娘的形象很丑,之后虽然疙瘩尽去,但又掩了部分容貌,众人对她都只是一个朦胧的印象。正疑惑间,忽然听见凤翩翩含泪哽咽:“大当家!”

    杨庞同:“!!!”

    四面哗然声起,杨庞同耳中嗡嗡作响,一时止不住浑身颤抖起来,禁不住连连后退几步。

    他一抬眼,撞上文臻的眼眸,这位不熟悉的大当家,这种时候,还在对他笑,唇角和眼眸弯弯,笑意甜得似乎像有蜜汁溢出。

    他的心反而越发地凉。

    这种时候还能这样笑的人,绝不会是正常人。

    此时他才察觉,人聚得太齐了,他已经不占人数优势了。

    明明近期在他的故意唆使下,别说共济盟和熊军,共济盟内部都快成了散沙,各自不理,不通信息。

    怎么就让凤翩翩那个模样撞出去了呢?

    他忽然想起一个可能,顿时浑身发冷。

    大当家不会先前就在凤翩翩屋里吧?

    然后眼睁睁地看着,并出手推动……

    他不敢想,拼命收敛心神,仔细看了看文臻身后,不过是寥寥几人,心定了几分,急忙行礼:“不知大当家远来,有失迎迓……”

    他虽然行礼,身子却在向后撤,却架不住文臻虚伪的热情,她眉开眼笑地应了那一声,快步上前,热情地去搀杨庞同:“这位是新任的四当家吗?快快请起……”

    杨庞同心虚,又想后退,不想文臻伸出来扶的双手忽然换了方向,唰地一下,抽走了他指间的那封信,笑道:“什么信?我瞧瞧。”

    杨庞同大惊要夺,手还没碰到文臻,就被横过来的手臂格开,那手臂宛如铁铸,一格之下劲气回荡,震得他连退三步,他骇然抬头,就看见文臻身边不知何时多了个身形修长的女子,那双眼眸英锐微冷,目光有如剑光,刺得他下意识转头。

    文臻将信纸拿在手里,便嗤了一声,扬扬信纸,笑道:“就这造假水平,天京葫芦巷最烂的摊位都不敢拿出来骗人,杨四,你可真是胆之大,一个天装不下啊。”

    “大当家,信是假的?”有人惊问。

    “当然。官府用印,有用印的规矩,为了防止假冒,都会随机在印章上敲出少许裂纹,但这信末尾的印鉴,光滑完整,显然刻印的人不是官府制定的印匠,忘了这一重要的步骤。”

    “另外,我朝规制。正规官员印鉴正方,临时外派官员长方形,皇族圆形。安王殿下是皇族,这印鉴,怎么是正方呢?”

    “再另外,这用的是什么纸?麻质,疏落纹,留山当地的疏麻纸?奇了怪了,安王殿下常驻斜月海峡一带,王府在滇州定县,定县本地的纸很有名,生罗纸十分名贵,是整个滇州高层官员必备用纸。我就不明白了,堂堂安王殿下,自己所在之地的名贵纸不用,用数百里之外的偏僻山区的劣等纸?”

    “再再另外,这印鉴上的字体,是篆体。但是咱们的杨当家有所不知,皇族用的印鉴虽然也是篆体,却是最为繁复的九叠篆……当然,九叠篆是什么杨当家肯定不懂,我也就不浪费口水和你解释了。”

    “再再再另外,这印鉴所用的印泥印油……”文臻看着众人神色,一笑住口,“遍地漏洞,还需要我再说吗?”

    杨庞同脸颊抽动,怒声道:“你是朝廷官员,你乱说一通,谁能辩你!”

    “要什么辩呢,你能拿出私通朝廷的假信,我也能拿出你私通留山大祭司的证据啊。”文臻手一招,先前离开的一个姑娘送上一块小小的石头,文臻把玩着那块石头,忽然轻轻一掰掰开,里头滚出一朵红莲石雕,“杨当家,你从凤当家房间里搜出来的信是假的,可我从你房里搜出来的这块代表留山大祭司的红莲标记,用的是留山总寨独有的红石,可假不了吧?”

    众人有人也听过大祭司的红莲标记,脸色微变。

    妙银心疼地摸摸胸口,这东西确实是大祭司的标记,却不是什么稀罕东西,大祭司每年立火节上都会给有缘的子民赐福,赐的就是这红莲石,她还是当上寨主那年得的。

    不过小真说了,这一块她奉献出来,以后要多少有多少。

    妙银对她家小真很有信心。

    杨庞同瞪着那石头——他和留山那边有勾结,双方单线联系,何曾有过什么石头标记?

    这明摆着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他此刻也体验到了先前凤翩翩被栽赃有口难言的滋味。

    文臻瞟他一眼,眼底笑意清晰写着“这个不服气?那就给你个服气的。”又是伸手一招,林飞白一脚便把一个汉子踢了出来。

    “我先前随着江湖捞的运送物资的车一起来,诸位应该有人看见。江湖捞的车在山道上又被打劫了,当时我在场,拦下了打劫者,却发现其中一人鬼鬼祟祟,就命手下一路跟踪,然后……一直跟到了这里。”

    先前那些门口的人仔细看了看文臻,眼神都露出疑惑之色。

    他们先前看见文臻的时候,看文臻是阿节的脸,但现在文臻需要露出真面目,已经没有让文蛋蛋施蛊。

    文臻抬手和他们打了个招呼:“嘿,各位,当着我的面,排挤熊军,欺负我江湖捞掌柜,是杨四给你们的胆儿吗?”

    那些人听出声音,浑身一颤,惊惶地看杨庞同。

    杨庞同吸一口气,冷冷道:“大当家!你才来多久,怎么什么巧事儿都被你碰着!你上下嘴皮子一碰,便说人是内奸,是叛徒,你一个朝廷官员,我们凭什么信你!”

    “凭什么?凭证据!”文臻一笑,“我才来几天,就受到了追杀,我行踪保密,只给共济盟留了暗号要求接应,追杀者是怎么知道我行踪的?千秋谷原本是我们选定的安定之地,运送物资的大车每次都改换道路,为什么次次被打劫?为什么短期内便和留山起这么多不痛不痒的冲突?为什么冲突忽然又停止了?杨四,你这个掌管诸般庶务的临时当家,怎么你一当家,什么糟心事儿就都来了?!”

    “哪位兄弟,去一下这位内奸的房间,找一下他房里有没有留山土著的衣裳。注意拿衣裳过来的时候,不要手指直接接触。”

    当即便有人去了。不多时捧了衣裳来。

    “他穿着这件留山土著衣裳去给强盗带路,我们的人在追踪他的时候,在他衣裳上撒了满花寨子才有的九虫草。大概半个时辰起效。现在时辰差不多了。”

    衣裳被扔在地下,片刻后,簌簌之声连响,无数蛇虫向那衣裳涌去,其中一部分还往那内奸身上爬,那内奸啊地一声惨叫,拼命后退,文臻凉凉地道:“我刚来,不认识这些人,更不可能知道一个喽啰住在哪间房,现在,还有人怀疑我是栽赃陷害吗?”

    熊军一个将官忽然冷笑道:“你们这些江湖草莽,脑子大抵都长在脚上,最简单的道理都想不通。共济盟是大当家的,江湖捞也是大当家的,江湖捞的物资次次被劫,难道大当家还会和自家的产业过不去吗!”

    他虽在讽刺,但难得的,这回竟然绝大部分的共济盟帮众都点头,有人忍无可忍叫道:“可行了吧,当初五峰山,咱们胡乱猜疑对不住大当家的还少吗?到了现在,还要被那几个利欲熏心的小人挑拨得逞,还有什么脸站在这儿!”

    原本站在凤翩翩面前的人护得更紧,站在一边的人大部分都走了上来。

    文臻眼神微微温和了一些,看来这回大部分人良心在线,只是一小部分人受利益驱使使坏,这在哪里都难免,不算人心崩坏。

    那边那个带路的内奸,被那些越来越多的蛇虫逼到发疯,四面的人又有意无意堵住了他逃走的路,他只得惨叫着扑向杨庞同:“四当家,救救我,是你……”

    “嗤。”一声轻响。

    刀拔出时带出一道血泉,在日光下刺眼。

    杨庞同在众人惊愕震惊的目光中收刀,皱眉踢了身前缓缓跌落的人一脚,骂道:“什么玩意儿,这时候还敢攀诬我!”

    他拎着血淋淋的刀,也不看四周众人,道:“大当家舌灿莲花,可我还有别的证据,等我去取来!”说完使眼色示意死忠们打掩护,转身就要走。

    文臻忽然伸手,一把拔出林飞白的剑,甩手一掷。

    长剑风声凌厉,所经之处众人都觉得冷风割面,下意识纷纷缩头,杨庞同听见惊呼骇然回身,转眼就看冷光耀目,下意识要躲,然而他刚一扭腰,那剑像算准了他的反应,忽然诡异一折。

    又是一声“嗤。”

    这一声发生在他自己身上。

    杨庞同低头,看见一截剑锋明晃晃插在自己腹中,剑锋极薄极锋利,一泓秋水,不载鲜血。

    剧痛随之传来,但更多的情绪是不可思议,他骇然回首瞪着文臻——他好歹是堂堂当家,怎可以未经审问,未得供词,就这么众目睽睽之下杀了他?

    文臻这个空降大当家,就不怕其余兄弟不满?

    咕咚一声,他带着一怀不能解的疑问,栽倒尘埃。

    看见的最后一幕,是凤翩翩飞扑过来,一脚踢向他腹中剑柄,想要断绝他最后一丝生机。

    至于那一脚有没有踢上去,他已经不知道了。

    那些跟在杨庞同身后的死忠,之前紧密团结在一起,现在都在悄悄散开,可惜校场地方太大,之前凤翩翩闯入了校场中心,那一小撮人也便站在了人群的中心,此刻便是想躲,也没地方躲去。

    他们刚一抬步,便纷纷摔倒,呼喊惨叫,众人惊骇地看着文臻,文臻笑着摊手:“小小惩罚。”

    凤翩翩那批最忠心的属下当先纷纷道:“该!”

    文臻道:“营地可有设监牢?”

    凤翩翩咬牙道:“就算没有,现设也要设一个出来!”

    她挥挥手,那些人便哭嚎着被拖走,有的人一边被拖着一边身上就有肉掉下来,众人看着既恶心又解气,却没多少同情。

    在大多数人的心中,背叛者接受惩罚天经地义。

    文臻笑眯眯目送这些人被拖走,这里只有她知道,不出意外的话,这批人是最后一次看见太阳了。

    小小惩罚当然是骗人的,她来就是为了彻底清洗共济盟,不会再留下任何隐患。

    只是人命一旦累积就触目惊心,这百把号人一起当众杀了,给人造成的冲击太大,会令人心浮动,不是好事。

    文臻不怕杀人,但也不喜欢杀人。杀人在她看来是门艺术,控制得当最为重要。

    当众不经审问毫不犹豫杀杨庞同,是为了震慑立威。

    立威也要有限度,再一气杀百来人,就会留下滥杀印象,不利于之后的整合。

    所以,这些狗腿子,就等她稳定共济盟,大家都淡忘之后,再慢慢死吧。

    这批人清理干净,凤翩翩上前来,文臻解下自己的披风,给她裹着。

    凤翩翩一脸惭愧:“大当家,我负了您的嘱托……”

    文臻打断她道:“三当家,对不住。”

    凤翩翩愕然看她。

    文臻缓缓道:“我先前就在你屋里。”

    凤翩翩先是反应不过来,随即慢慢瞪大眼睛,文臻没有说什么,迎着她的目光。

    凤翩翩的目光惊疑、愤怒、挫败,了然……几经变幻,半晌却一笑复一叹,道:“我明白了。”

    她笑道:“所以你是大当家,我只能做三当家。不过大当家你放心,这事已经过去了。”

    文臻笑着握了握她的手。

    今日她冷眼旁观凤翩翩受欺辱,并驱赶着凤翩翩一路冲到校场,把她的耻辱暴露于万人之前,于她来说,是要让凤翩翩割离偏见与软弱,下定决心,也是因为成大事者不可心软,但说到底,是对不住凤翩翩的。

    不说开,凤翩翩将来自己总能想明白,到那时,一旦心生怨恨,便又是一个隐患。

    文臻吸取教训,要将一切火苗都提前吹熄。

    “我在留山不会太久。之后留山不管变成什么样,共济盟终究还是要交给你和小檀管理的。我们是女子,担了这责任,比男子更多为难和阻碍。但于我们自己,却切不可将自己当成弱者看。”文臻给凤翩翩整理乱了的发,“其实啊,论起韧性和生命力,女人其实比男人强。但这些强大,总要你自己先看见,才能让别人看见。”

    凤翩翩低头想了想,抬头一笑:“你放心。江湖儿女,还能比谁弱了去?”

    两人相视一笑,文臻这才放下心。

    之前有点担心凤翩翩会因为今日之事自卑自轻,影响心境,如今看来,江湖儿女,久经打磨,不怕心上尘埃。

    林飞白站在一边,将两个女子的低语听在耳中,心中微微一叹。

    文臻这个人,无情又多情,柔和又森冷,漠然又细腻,亲和又独立,交织出平常表象下的独特心性。

    总叫人牵扯难断。

    文臻看看四周,道:“三当家,你重新推举当家主事人并没有错,共济盟需要男性领导。只是之后无论选拔谁,心性为第一要务,且财权和布防,人事调动等要务,务必掌握在你和小檀手中。稍后召集所有坛主以上高层,重新确定权利分配和制定帮规,共济盟现在和熊军合并,规矩必须要有所变化,帮规首要,就是要求待熊军一视同仁。为了更好地融合,共济盟的这个名称回头换掉,熊军原将官要进入高层……”

    她说到共济盟要改名字,周边众人虽然微有变色,倒还安稳,听见后一句,很多人欲言又止。

    不过不等他们说话,熊军那一群,已经由一位男子领着过来,那男子三十余岁,脸庞黝黑,眉目平常,气度却颇大方,上前来,先看了林飞白一眼,才淡淡对着文臻一礼,道:“大当家,我们是来告辞的。”

    一片哗然里,文臻微微敛了笑意,问他:“为何?”

    “为何,大当家既然微服来此,应该也看见了。熊军虽然已散,凋零跋涉至此,但依旧是矫矫男儿,当初愿意跟随殿下和大人,是一时不知去向何方,受殿下和大人照拂,愿意戮力报效。如今瞧着,倒也不必我等多事,我等亦不愿居于僻地,仰人鼻息。今日就此别过,祝愿大人仕途通达,鹏程万里。”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