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38.第1537章 老实人大傻子

    第1537章 老实人大傻子

    牛雪梅这边一只老母鸡炖的是飘香四溢,那边王婆子和王红他们食不知味,虽然做的菜有肉也有鸡蛋,但是那肉只是零星一点,尤其王婆子又舍不得放油,盯着王红做的菜,和鸡肉的香味比起来不知道差到哪里去。

    一家人连同在一起吃的叶冬都味同嚼蜡,叶丛辉和叶丛煌虽然不闹了,但那挑挑拣拣的样子,显然是吃不进。

    王红也没吃多少,她还等着牛雪梅给王婆子和叶老汉送一碗过来,她能跟着蹭一些呢,谁知道等她碗里的饭都凉了,牛雪梅也没见动静。

    “没见过这么没孝心的,爹娘都在呢,自己吃独食。”她恨恨的扒饭道。

    叶冬眼珠子一转:“大嫂,你家那么多只鸡,怎么也没见你杀一只来孝敬爹娘?”

    王红冷笑:“你也有鸡,不如先杀你的。”

    “那怎么行,我还要养着鸡赚钱娶媳妇呢,大哥嫂子分了这么多家产,爹娘又是跟着你们的,怎么着也是杀大嫂你们家啊!”叶冬理所当然的说。

    “你自己攒钱娶媳妇就吃我家的饭菜?你可真省。”王红撇嘴,对于婆婆让叶冬在成婚之前都在自己家吃饭这么一点非常不爽。

    王婆子哪能听不出来,她脸色黑沉的道:“这个家分了就全是你和老大的了?没我你们能分这么多?叶冬还是一个孩子,能吃多少?你让他一个大男人自己去做饭?”

    王红听着这训斥脸色尴尬:“娘,我不是这个意思。”

    她嘴里虽道着歉,心里却更加憋闷,一会儿说是个孩子吃不了多少,一会儿又说叶冬是个大男人不能做饭,这到底什么说法?叶冬都二十一了,这个家就属他吃的最多,她能不心疼吗?

    其实闻着鸡肉的香味,王婆子也不大能吃得下饭,她也等着牛雪梅送鸡过来呢,等了半天没见人影,她放下碗站在厨房门口骂骂咧咧:“白养了一个儿子了,就知道自己吃独食,不知道孝敬爹娘。”

    里面牛雪梅听见叫骂声正要起身装一些,叶夏按住她走出来道:“娘,您这是骂大哥大嫂呢?”

    “这么晚了,你怎么还在老三家吃饭?”看见是自己的女儿王婆子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叶夏装作不知:“这不是雪梅说杀只鸡给三弟和两个孩子补补,然后顺道留下我一起吃饭吗?娘,这才分家大哥大嫂就不孝敬您了?这怎么行?我这就去找里正主持公道。”

    “行了,回来。”王婆子眼睛一瞪,“别给我装傻,你知道我什么意思。”

    叶夏叹气,好言相劝:“娘,这家都分了,该孝敬您的事大哥大嫂才是,您若真馋了,应该让大哥杀一只鸡给您炖了,您又何苦再为难老三和雪梅呢?今天分家的事大家不在您面前说难道私下里就不笑话了吗?老三好不容易吃点好的补补,您还惦记这点吃的呢?犯得着特地来骂吗?”

    “我是你娘,连你都嫌弃我?”王婆子只觉得女儿长大了嫁人了,就越发瞧不起自己了,心里堵的不行。

    “我要是嫌弃您,以前丛辉经常住我家的时候我就不让了。”

    “丛辉是你亲侄子,难道不该照拂他?你一个外嫁女,以后还得靠他撑腰呢!”

    “得了吧。”叶夏翻了一个白眼,“丛辉读书的钱不就是老三赚来的吗?结果老三病到现在,他有来看过一眼?我靠他撑腰?我自己没儿子吗?”

    “真是大了就管不住你了,你现在有钱,所以你有底气是吧?敢和你娘我犟嘴了?”王婆子被气得浑身颤抖,手指哆哆嗦嗦的。

    叶夏眼神冷了下来,做生意的人,最看中的是利益,她早已经不是当年那个被家里使唤只知道干活的叶二丫了,爹娘拿她换彩礼的事她记得清清楚楚,这些年吃的那些苦她也历历在目。

    “娘,当初出嫁的时候您亲口跟我说的,以后嫁出去了就不是叶家的人,以后也别想要从叶家拿什么,叶家帮不了我,这句话您这么快就忘了吗?”

    王婆子一愣:“你这是在记仇?我是你老娘,我生你养你,我怎么对你都是应该的。”

    “但我现在嫁人了,我现在是贾家的人,娘,就是念着你至少生了我,所以这些年过年过节我还回来看您,所以您让我多照顾一下叶丛辉,我也没拒绝,但这并不意味着我还什么都要听你的,老三以前倒是什么都听你的,他得到什么好下场了吗?如果志和没本事,您会去看我一眼吗?”叶夏反问道,她一直将这些话憋在心里,今天终于忍不住说了出来。

    “你这是在怨我?”王婆子嫉妒恼怒,“没有我,你现在能过这么好?”

    叶夏无比失望:“我现在过得好是因为志和有本事,也因为我给贾家生了两个孩子,您当我不知道您本来是想把我嫁给另外一人的吗?还是玉昆后来又多出了十两银子的彩礼。”

    “我这不是为了你好吗?谁家给的彩礼多,就证明谁家有钱,你才能过得好。”

    “得了吧娘,你真想我过得好会不给我陪嫁?为了娶我,志和家当时家产都快掏光了,您这真的是为了我好?”叶夏无比讽刺的说,仿佛要一下子将这么多年的与怨气全部都说出来。

    “我刚生玉昆的时候贾家还没钱,您说您疼我,您有去看过我看过您外孙一眼吗?娘,咱们是亲母女,我还不知道你吗?我又没说以后不来看你、不让丛辉进门了,你又何必说这些假惺惺的话呢?”

    今天叶夏的话是一点都没客气,王婆子被气得七窍生烟,脸上的神色也不好看起来,但是叶夏说的一桩桩一件件,她又无法反驳,自己心塞的很。

    屋内叶老汉仿佛没听见自己的老婆子和女儿吵架一般,依旧喝着他的小酒吃着他的下酒菜。

    王红和自己丈夫对视一眼,然后撇了撇嘴,婆婆和姑子吵架,这事她一个儿媳妇可插不了手,反正和小姑子有疙瘩的是婆婆,碍不着她,没听叶夏说以后也不拦着丛辉进贾家的门吗?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