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6.第1117章 番外四

2020-02-20 作者: 玖拾陆
  第1117章 番外四

  蒋仕煜近来不是很高兴。

  他的儿子当了圣上,他就这么从国公爷变成了太上皇。

  蒋仕煜觉得自己还不老,完全可以继续为朝廷效力,可冠上了这么一个身份,让他无论做什么都显得很别扭。

  什么太上皇领兵出征,什么太上皇操练兵马,一听就觉得他们朝廷没人了。

  虽然确实很缺人才,但太上皇去做,听着都怪。

  好像什么正经事情,都不太适合太上皇。

  唯一搭着些边的,大概就是吃茶、作诗、游园子。

  总的来说,就图个打发时间。

  依照蒋慕渊的说法,上一辈子,蒋仕煜是在四五年后才把爵位给了儿子。

  现在提前几年空闲下来,他是完全不得劲儿。

  安阳说他是闲得慌,才会胡思乱想。

  蒋仕煜自己也觉得,他想找些事情来做。

  真不行,他也下江南去?

  趁着春景正好,一路南行,当然,他的目的不可能是游山玩水,他要考察民情。

  都察院有御史巡按各府,他闲着也是闲着。

  这么多年风里来雨里去的,战场上摸爬滚打,一身污血淤泥,没想到现在要出个远门,还得是“微服私访”了。

  安阳听他感慨,笑得险些岔了气。

  她让“老头子”蒋仕煜不要瞎折腾,真闲得不行了,就去御书房里替儿子看几本折子,好让蒋慕渊空闲些,有多些时间来陪她说会儿话。

  蒋慕渊自是孝顺的,只是他的政务太忙了。

  建朝才一年多,江山各处,当然不至于到“百废待兴”的程度,但振兴需要大量的人手和时间。

  偏国库储备缺少,蒋慕渊和几位老大人拆东墙补西墙,动足了脑筋,才一点点让局面好转起来。

  这些政务处理,花费了他大量的时间。

  得了空了,蒋慕渊就会去慈心宫坐会儿,或是来陪她说会儿话。

  安阳皇太后想念儿子,也晓得儿子辛苦又繁忙,她不是那等不知趣的长辈,她得让蒋慕渊有更多的时间去陪顾云锦和祐哥儿。

  说起来,自打寿安出了远门,安阳皇太后的日常“消遣”有不少全靠祐哥儿了。

  自家孙儿,那是怎么看怎么一个喜欢。

  大笑时喜欢,哭鼻子时还是喜欢,爱不释手。

  她心里盼着能再多几个孩子。

  当然,就是自己想想,她不会去催蒋慕渊和顾云锦。

  孩子是讲缘分的,缘分没有到,光催哪有用处?

  她当初想要再添个姐儿,不也是几年都毫无动静嘛。

  儿子、儿媳妇感情好,缘分到了,孩子就来了。

  安阳皇太后从春天盼到了秋天,寿安和乐成也从西凉走到了蜀地,给她送来的家书都攒了一个木盒子了,顾云锦有喜了。

  这一胎来得动静颇大,顾云锦吐得昏天暗地,不过一旬,下巴都尖了。

  太皇太后和皇太后心疼得不得了,祐哥儿也是心领神会,乖巧地靠着顾云锦。

  蒋慕渊请了乌太医细细地问。

  乌太医笑话他:“圣上记性很好,妇人孕中要注意的事儿,您前回不是都记下了嘛。”

  “这回和前回不同,”蒋慕渊道,“前回听话多了。”

  祐哥儿当时还有很听话的,十个月里,只偶尔闹顾云锦一两次,临盆那天,说出来就出来,半点不耽搁。

  这个,一来就是一份大礼。

  这要是个臭小子,将来肯定是个调皮捣蛋讨打的。

  “姐儿就不打了?”顾云锦笑着问。

  蒋慕渊握着她的手,也笑个不停。

  姐儿娇滴滴的,可舍不得打了。

  蒋慕渊对顾云锦和颜悦色,上朝时听那些言官说事,脸色立刻就沉了。

  后宫纳嫔妃之事,三公以前私下问过蒋慕渊一回,见他当真毫无念头,也就闭嘴不提了。

  朝事这么忙,他们才懒得没事找事儿呢。

  黄印更是门清,御史们的折子从他手里打回去的就厚厚数叠,言官们想跟圣上掰扯后宫、子嗣,也就只能绕开他,在大朝会上直接说了。

  御史刚起了个头,就被蒋慕渊挥手打断了。

  “钱呢?”蒋慕渊问,见底下御史发愣,他又继续问,“朕说,银钱呢?广纳妃子的钱,朕可没有。朕还养着顺德帝的嫔妃呢,那么多人,吃穿用度,什么不是开销?朕是没钱了,也没地方了,拿什么纳妃?”

  御史一个个被噎得够呛。

  是,朝廷没钱。

  他们也听说了些户部对明年财务的安排,国库除了基本的累积,大量的银子投入了各州府。

  兴修水利、改善农产、发展商贸、补贴学堂书院,军中募兵操练、补充战船兵器,一样样开销,哪个都是大数目。

  就这样,户部还琢磨着减税,这怎么可能还会有富足银子?

  别说明年没有,后年也没有。

  他们过十年来说,想没有还是能没有,毕竟,花钱嘛,谁不会啊!

  可是,挤一挤,多少也能挤出来不是?

  御史们硬着头皮想劝蒋慕渊挤。

  蒋慕渊却问:“你们是羡慕朕和皇后的感情太好了?”

  御史们点头又摇头,这话正的听,肯定羡慕,反着听,是骂他们挑拨关系,得撇清。

  蒋慕渊又问:“朕的嫡长子不听话?”

  御史们缩了缩脖子。

  皇长子都没有三岁,这么小一个孩子,说什么都尚早。

  蒋慕渊起身,一面往外走,一面道:“朕有皇后,有儿子,皇后还怀有身孕,朕这个皇帝都不急,你们急什么。”

  小曾公公笑眯眯地跟在后头,从大臣们身边经过时,声音不轻不重:“杂家不急。”

  御史们的脸一阵青一阵红。

  谁急了,他们也不急了!谁急,谁不就成了那什么了嘛!

  金銮殿上的这番动静,被当作笑话传到了慈心宫。

  太皇太后抚掌大笑,蒋慕渊的嘴,坏起来能气死人。

  孙恪也听说了,见着蒋慕渊时冲他竖了竖拇指:“敢情就是因为这个,你才让她们住在宫里,还日常用度如前,你厉害,想得长远。”

  “我是真的囊中羞涩。”蒋慕渊答得坦然。

  还有半句,他没有说,只要他愿意,他能一直羞涩下去。

  他自然是很愿意的。

  番外明天中午最后一章。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