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5.第1116章 番外三

2020-02-20 作者: 玖拾陆
  第1116章 番外三

  进腊月前,京城已经下了几场雪了。

  到底是换新历的第一年,之前接连打仗的影响还在,采买年货的价格比平顺时高一些。

  可老百姓们都挺乐呵,这一年的各处变化都看在眼中,大伙儿心安,都觉得日子一年能比一年好。

  杨氏忙着准备腊八事宜,从账册里抬头时,看到邵嬷嬷坐在窗边发愣。

  不用问,杨氏也知道缘由。

  邵嬷嬷在惦记画梅。

  打断骨头连着筋,邵嬷嬷对画梅再有不满和怨言,那也是照看了十几年的侄孙女。

  恼极恨极,不再来往,但对方真的音讯全无、生死不明时,还是会唏嘘。

  人之常情。

  就像杨氏也会想起自家兄长和外甥们一样。

  杨家在庞登围城前离开了京师,就再没有消息了。

  杨氏试着打听过,却一直没有讯息,杨家其他早早南下的几房也不知道长房的下落,杨氏也就放弃了。

  只是逢年过节的,难免会想起来,感叹两声而已。

  反倒是其余那几房,近来常常送信,这次过年,也使人送了年礼来。

  杨氏知道,他们不是真的惦记着“血缘”,而是为着徐砚。

  刘尚书明年肯定是要告老了,徐砚要当工部尚书是板上钉钉的事儿。

  外头也都说法,以徐砚现在的年纪,再继续磨砺十几、二十年,三公之位可期。

  杨氏心里清楚,但伸手不打笑脸人,人家送了年礼来,都是些姻亲关系下很寻常的东西,没有丝毫不妥,她也不可能拒之不理。

  只不过,她对杨家的心早就淡了,该回礼就回礼,该应付就应付,多余的,她是不可能再替杨家开口了。

  她的心态放得很平,看过了杨家从盛极一时到衰败后在官场销声匿迹,起起伏伏多年,她知道为官、为人,得要个好名声,也得讲究个传承。

  比起一人登高位,更需要的是晚辈们的持之以恒。

  徐令峥、徐令澜两兄弟的功课被抓得很紧,哪怕不是天资卓越,但只要刻苦,终究会有些收获。

  杨氏也和魏氏商量着,把魏游接回京中来。

  魏家确有不少亲戚拎不清,但魏游这孩子,她们两个打小看到大,是个心里明白的。

  继续好好念书,娶个贤妻,不说飞黄腾达,但一步一个脚印,也能走出自己的路来。

  魏氏感激不已。

  她先前已经定下开春后出行了。

  徐令意到叙州后,有小半个月水土不服,如今已经是适应了,一家人生活挺自在的。

  魏氏当初就说过,得了闲就和徐驰一道去探望他,就像她说的,沾一沾女儿的光,也出门长些见识。

  她这一辈子,除了故乡和京城,就没有走过其他地方。

  已然是外祖母的人了,天天为了能出远门而激动不已,只盼着这个冬天早些过去。

  如此一来,魏游回京城时,他们夫妻肯定是出发了的,要把侄子交托给杨氏,她再三道谢。

  徐砚听说后,思量了一番,想让表兄弟三人都跟着去蜀地走走。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

  两位长公主远游,从北地寄信回来,说了一路见闻,圣上读信时很是感慨,也让他们这些当臣子的颇为触动。

  徐砚读书时一门心思苦读,入仕后,因公务出行几次,感悟很深。

  他觉得,也该让孩子们出去看看。

  又不是现在下场就能考到功名,那就去开开眼界,磨刀不误砍柴工,行万里路与读万卷书一样重要。

  杨氏和徐驰夫妻都觉得有理,干脆改了行程,让魏游过了年就回京,他们一道出发。

  这下子,家里闲不住、整日盼着出行的又多了两个。

  徐令峥年长些,性子稳,面上不露,活泼的徐令澜度日如年。

  只剩下徐令婕一个,没有捞到这远行的好处。

  她合了八字,等年后就放小定了。

  夫家是普通的读书人家,家中关系简单,供养了个年轻学子,秋日桂榜上得名,叫杨氏挑中了。

  闵老太太一肚子的不乐意,徐砚是大官,门当户对的就该是一二品大员,一个家里没有任何官路的书生,这是低嫁里的低嫁。

  杨氏只是知会老太太一声,哪里是要让她指手画脚。

  也不听她挑剔,杨氏堵了个严严实实:“当年,我也是这么看上你们徐家的。”

  闵老太太气得仰倒,等她想起来要说杨氏这是在诅咒徐家要重蹈杨家覆辙,杨氏早没影了。

  徐老太爷倒是挺高兴的。

  他见过那位年轻人,不说多么出众,但相由心生,他看着亲切。

  再者,徐砚官运好,徐老太爷在他那群老兄弟之间再也没有看过人脸色,受过一点儿气。

  天天听戏、遛鸟、踏青,他舒畅着呢,自是看什么都顺眼。

  年纪大了,事儿交给儿子、儿媳妇,他享福就好了。

  也就只自家那老太婆糊涂,连享福都不会!

  衙门在腊月二十七封印,忙碌了一年,总算可以歇口气了。

  蒋慕渊也只比平日空闲了一点儿,到慈心宫里陪太皇太后说话。

  顾云锦抱了祐哥儿过来。

  祐哥儿现在是嘴巴叨叨停不下来的时候,童言童语说不停,大人们能听懂一半,剩下的,就只靠猜了。

  太皇太后近来的乐趣是猜祐哥儿的心思,一老一少不亦乐乎。

  皇太后也时不时也凑个热闹,和太皇太后比一比高下,输赢全看祐哥儿心情。

  除夕夜,慈心宫照例摆了简单的家宴。

  永王爷给太皇太后敬酒,去年此刻,没有陪伴在太皇太后身边,他很是难过。

  那是母后最辛苦的一个年节了。

  太皇太后一饮而尽,她已经从当时的辛苦之中走过了,回首再看,唏嘘胜过悲痛。

  谢皇太后回宫后很少走动,只逢年过节给太皇太后问安,她笑着道:“这也是乐成不在我身边的第一个年节,我也不太适应。”

  太皇太后笑了起来。

  乐成和寿安两人在北地过年了,计划等二月再入关,往西行,从中原一路往西凉去。

  蒋慕渊给周五爷行了方便。

  永定侯府还在叶城,新的永定侯也不是个闲散人,朝廷用人之际,他依旧忙了个脚不沾地。

  明年初夏,他得走一趟西凉。

  庞登死了,但西凉铁骑需得重建,西凉的土地也得发展。

  周五爷得在西凉待上一年半载的。

  “寿安和乐成应当会喜欢那儿的风土人情,到时候想多待些时日,有个人看着她们,正好。”蒋慕渊与太皇太后道。

  夜深了,祐哥儿吵着要看烟花不肯睡,曦姐儿被鞭炮声吵醒,哭了一阵,被孙恪捂着耳朵,哄睡了。

  蒋慕渊和顾云锦带着祐哥儿去皇城城墙上看烟花。

  祐哥儿看得目不转睛。

  蒋慕渊一手抱着儿子,一手牵着媳妇儿,道:“找一天,我们出宫去?带祐哥儿去街上看看。”

  顾云锦忍俊不禁:“择日不如撞日?”

  “听你的。”

  感谢书友ChenLinda打赏的和氏璧,感谢书友橙色伊然的打赏。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