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威武不能娶

1124.第1115章 番外二

    第1115章 番外二

    寿安被乐成说得心动了。

    她以前看话本,后来为了帮上顾云锦的忙,看了很多山川志,那些书籍里描绘的山河让她心生向往。

    若是没有机会,寿安也不会向长辈提起远游的想法,但被乐成劝着说着,那股子期盼也忍不住了。

    寿安问了皇太后。

    皇太后自是舍不得她,这小丫头自从抱到她跟前,就一日没有离开过。

    突然要去自个儿看不着的地方,她不放心。

    乐成则去求了太皇太后。

    “你母后同意了?”太皇太后睨她。

    “她等着您替她下决心呢,”乐成道,“您在闺中时曾游历江南海北,您一直都说那些见闻对您的一生都有影响,让您更知道自己身居此位时应该做什么,我也想效仿您。”

    为了能够成行,乐成坦诚地向太皇太后说了自己的想法,说她的困惑和烦恼,一五一十。

    太皇太后眼含笑意看着她,没有打断她的话,认真听完。

    她很高兴乐成能如此坦白,孩子们信任她,愿意与她分享生活,这是年老的太皇太后最喜欢的事情了。

    很多想法固然青涩,但其中亦有生机勃勃之处。

    当然,算不得童言童语了,可在太皇太后听来,还是叫她开怀又感慨。

    她也在乐成身上看到了自己年轻时的影子。

    差不多的年纪,一样的犹豫踌躇。

    这是人生必经之路,认真走过去了,很多事情的看法就截然不同了。

    若是稀里糊涂地过,只长岁数,不长阅历,也许一个不小心就走歪了。

    她当时没有引导好顺德帝,连几个孙儿都受了影响,乐成自己想出去看看,她觉得不该拦着。

    “我会与圣上说的,”太皇太后握着乐成的手,道,“你们慢慢行、慢慢看,等回来时,好好给皇祖母说说一路感悟。”

    乐成自是欢天喜地应下。

    蒋慕渊从太皇太后那儿听说了,亦是为难。

    寿安和乐成出行,排场大了,各地纷扰,她们反而不能自己去看、去走,可不讲究排场,又怕不够安全。

    思前想后,蒋慕渊与顾云锦商议了,折中了个办法。

    等天气稍稍凉爽些时,顾家长房就要搬回北地去了。

    封疆大吏、戍边将军的亲眷入京,全是孙宣顺从顺德帝的心意而提的建议,此刻已经不需要了。

    镇北将军府驻守关外,夫妻、父子长久分离,并不是好事。

    顾家四房依旧在西林胡同生活,徐氏的身体靠乌太医调养,已经大好了。

    可北地的寒冷恐会造成复发,京城气候更适合她,她也就不坚持北上了。

    顾云齐入了京卫指挥使司,外头都知道,圣上对妻族、对几个舅哥极其信赖。

    乐成、寿安若与顾家人一道启程,先去北境看看,倒也不失为一个法子。

    不用宣扬排场,自在且安全,两人欣然答应。

    当然,不讲究归不讲究,宫中还是指派了一些武艺出众的侍卫。

    与顾家同行的还有傅敏峥与顾云思,他们带念姐儿回北地拜祭。

    出发那天,顾云锦去送,一路送到十里亭,叫顾云思好一通笑话。

    单氏亦道:“娘娘回宫吧,叫人知道您偷溜出来了,怎么妥当?”

    “才不是偷溜的,”寿安在一旁挤眉弄眼,“哥哥肯定知道,是不是?”

    顾云锦笑个不停:“就许你远游,不许我偷溜,可没有这样的道理。”

    姑嫂两人好一阵打趣,顾云锦这才依依不舍地目送他们离开。

    单氏感慨之余,也放心不少。

    他们将门的姑娘,自小就活泼,宁国公府尊贵,但蒋氏亦是将门,规矩上没有那么刻板。

    可成了皇后娘娘就不一样了,那么多双眼睛看着,一举一动都要讲究,单氏担心顾云锦不适应,又憋得慌。

    现在看她的性情与从前一模一样,就晓得她都能应对。

    时隔数年踏上回乡路,单氏心潮澎湃,只因带着几个孩子,一路上走走停停的,很是愉快。

    这一年,北境入冬早,寒风入关,他们行至半途,秋意就浓了。

    顾云思一不小心受了凉,白日里咳嗽,起身都疲惫。

    怕耽搁了所有人的路程,又怕姐儿过了病气,傅敏峥让单氏他们带着念姐儿先行,自个儿给顾云思请了大夫,打算在这小镇子里歇上两日。

    顾云思捧着药碗,听着窗外秋风扫落叶的声音,不由自主地就想到了前世。

    她和傅敏峥走的也是这条路,为了方便假扮夫妻,她彼时身子垮了,真真是走一段病一段,全靠傅敏峥把她往北边拖。

    今生,两人再走这条路,不再是假夫妻,而她也就是偶感风寒,没有什么大碍。

    顾云思好转后,被傅敏峥压着又歇了一日,这才重新启程。

    他们落后了大部队几日路程,也没有心急火燎地去追赶,就照着寻常速度,一路向北。

    顾云思重新活蹦乱跳了,反倒是傅敏峥有些打不起精神来,他有那么点水土不服,夜里没有睡安稳。

    他们也就放弃了骑马而行,换作马车,多费了两天,赶到了裕门关下的镇子里。

    顾云思说:“这里还跟记忆里的一样热闹。”

    傅敏峥望着高大的城墙,看着与京城完全不同的景致,明明是从未踏足过的地方,他却心生熟悉之感。

    夜里,他们在关内住了一晚,等待明日一早出关,前往北地。

    这一夜,傅敏峥睡得很沉,直到天大亮了才醒。

    前些日子的疲惫一扫而空,他看着坐在镜子前梳妆的妻子,唤道:“阿思,我做了一个梦。”

    顾云思握着梳子转头看他:“什么梦?”

    “我梦见,我亲手把你埋在了裕门关外。”傅敏峥哑声道。

    顾云思愣住了,长睫颤颤。

    一瞬间有太多的话在心中迫切地要涌出来,嗓子喑哑生痛。

    顾云思回床边坐下,靠着傅敏峥,道:“我也做过那样的梦,不是好梦,我不喜欢那样。你好好的,我也好好的。”

    傅敏峥听出顾云思强忍的哭意,紧紧将她抱在怀里:“梦是反的。”

    他也不喜欢那个梦。

    江山破败,北狄入境,一路向北时,遇见的全是逃难的百姓,一个个控诉着朝廷不公。

    他喜欢现在的裕门关,隔着窗户都能听见外头百姓们为了一天生计而忙碌的动静。

    梦是反的。

    他喜欢他现在握在手中的现实。

    明天继续。

    感谢书友阿特兰大、意十四、Tammy904、彤彤1609、娇娇的麻麻的打赏。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