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威武不能娶

1123.第1114章 番外一

    第1114章 番外一

    南下的官员,除了原就告老的,都跟着回到了京城,南北分治的局面彻底结束,各个衙门都能有条不紊地处理政务。

    岭北赈灾、各地平乱,一切都是大刀阔斧,雷厉风行。

    蜀地先前清算时瞒下来的银子,给朝廷省了不少心。

    毕竟,以现在的局势,想变出银子来,也无处去变。

    一连忙到了盛夏,之前的混乱渐渐平息,南北往来的客商也不用担心半道上突然就冒出了劫匪山贼。

    太皇太后着实松了一口气。

    日子平静下来,她又回到了从前那样含饴弄孙的生活。

    傍晚时,蒋慕渊从前朝来慈心宫探望她,太皇太后正抱着孙栩,与孙淼、余氏说话。

    准确地说,是余氏恭谨又温和地与太皇太后说些家常事,孙淼面带笑容在边上听。

    两厢见礼,孙淼他们便准备回去了。

    孙栩正是嘴馋的时候,闹着问太皇太后讨糖吃。

    太皇太后不肯,怕他坏了牙,只让珠娘去小厨房里装些适口的点心。

    余氏好言劝着,把淘气的儿子劝住了。

    蒋慕渊冲孙淼抬了抬下颚,示意他借一步说话。

    两人出了正殿,站在廊下,热浪滚滚袭面来。

    “你的耳朵还要聋到什么时候?”蒋慕渊放低了声音,问道。

    孙淼冲着蒋慕渊笑。

    他知道骗不了所有人,起码骗不过蒋慕渊,只能无奈着笑道:“我听得见还是听不见,没有什么区别。那就再一年半载?”

    蒋慕渊叫他笑得没脾气了:“随你。”

    孙淼性子就是如此,他一直期望的就是做个不起眼的闲散宗亲,彼时若不是顺德帝一箩筐地把他们都扔进了文英殿,他是不会去参与的。

    现在的生活符合他的期望,对他而言,与余氏融洽和睦,母妃平安康健,孙栩能顺利长大、而不用牵扯进别人的算计里,这就是最好的生活了。

    人生苦短,不可能万事顺心,他拥有的已经很多了,得知足。

    相较于太皇太后的开怀,顾云锦这几日有些低落。

    念夏要出阁了。

    前世今生,她们在一起很多年了。

    顾云锦知道,不止是念夏,以后抚冬,其他陪伴她的宫女、丫鬟都会离开,可心里还是舍不得。

    亲事是早早定好的,最终选了个好日子。

    袁二现今在中军都督府投了个官。

    江南那一夜,中军损失几十号人,说多不多,但也空出了些职位。

    袁二不在意官大官小,只是依照蒋慕渊的意思,好好整顿整顿。

    原先这地方,有本事的和蒙荫混日子的,差不多对半开。

    国库银子紧巴巴的,蒋慕渊哪里会容着纨绔混日子,让袁二收拾他们去。

    不服气的,打到服气为止。

    这两月下来,袁二在都督府站住了脚,人缘也不错。

    念夏不喜欢铺张,婚礼事宜简单却也热闹。

    婚房还是施幺、许七他们先前准备好的院子,这些时日又添置了不少日常东西,地方不算大,却很有人气。

    席面上,一个个具是老实,论酒量,他们加在一块,也不是他们袁哥的对手,等夜深了,闹洞房的时候,又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谁也没敢往墙角凑。

    中军都督府也来了些与袁二亲近的,把他们几个好一通笑话:“大好的日子,袁哥能当着新娘子的面出手凑人?”

    许七摸着小胡子,嗤得笑了声:“那是你们没有见过新娘子凑人。”

    他们肯定打不过袁哥。

    八成,也是打不过小嫂子的。

    敢去听墙角,只怕是一个个都得被扔出胡同去。

    洞房不敢闹,酒还是能喝的。

    施幺抱着酒坛子,打了好几个酒嗝:“总算吃到袁哥的喜酒了,什么时候能吃上五爷的?哎,你说,五爷和郡主还能成吗?”

    “喝糊涂了吧?不是郡主,是长公主,”许七道,“你整天五爷、长公主的,五爷到底见过长公主没有?”

    “我怎么知道!”施幺撇嘴,“得问听风。”

    听风当然也来了,闻言认真想了想,道:“见过的吧,应当是见过的。”

    的确见过。

    御书房外,寿安和周五爷有一面之缘。

    “见过也难……”施幺叹道,“五爷再好,那是长公主哩,周家也够不上了。”

    “从前周家这样,你还不是几次念着‘郡主’?”听风笑话他,“现在胆小了?”

    “以前那是不知天高地厚,”施幺喝了口酒,“现在,懂一点了。”

    他们哥几个也在中军都督府谋了个差,虽然是“小喽啰”,但也是翻天覆地的变化了。

    “五爷吧,”听风道,“也就这两天的事儿了,你们过几天就明白了。”

    这说话说一半,能急死人,好在一群人都喝高了,才没有追着听风问。

    等念夏入宫来给顾云锦问安那日,周家得了圣旨。

    叶城周家重新得封永定侯,这一次是世袭罔替。

    按说,论功行赏在蒋慕渊回京之后就开始了,是周五爷要求,才一直压着。

    周家里头的根子烂了,各房各心思,若不能梳理得当,得了爵位只会越发混乱。

    周五爷先回叶城把里头的关系掰扯了,才回到京城,得此荣光。

    御书房里,蒋慕渊一面批折子,一面跟周五爷打趣:“家业撑起来了,你也老大不小了,你不着急,施幺他们都替你急坏了。”

    周五爷道:“整天风风火火的,他们没一刻能闲得住。”

    闲不住的人才有冲劲儿,施幺他们都出身市井泥潭,饿过肚子挨过打,没有这股子劲儿,也不会有今天。

    想了想,周五爷又道:“家里还得折腾些时日,现在娶亲,娶回来就得扔给她一堆烂摊子,谁家舍得?再过两年,让家里消停消停。”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周家毕竟是百年大族,里头弯弯绕绕的,周五爷狠心掰了一回,但肯定会有起伏。

    蒋慕渊点头:“也是,谁家都舍不得。”

    他最舍不得。

    他见不得寿安吃一点苦。

    前回他就看出来了,周五初见寿安就心生欢喜。

    虽然周五爷一个字都没有提,但蒋慕渊眼睛厉害,男人对姑娘家一见钟情是个什么样,他能不知道?

    想象下当年他头一回见顾云锦时的样子,那是一模一样。

    寿安依旧在母亲孝期之中,周五爷自己又不着急,蒋慕渊当然更不急了。

    反正时间还有,以后如何,还要看寿安是不是心生欢喜。

    蒋慕渊固然欣赏周五,他亦看重寿安的想法。

    寿安对自己的终身大事还毫无念头,她这几日被乐成缠着。

    段保珊的东异之行,和顾云锦的提枪上阵,让乐成意识到,同为女子,亦是有无数种可能的。

    自幼贵为公主,她从前每天烦心的就是母后与父皇的相处之道,顺德帝弃京南下虽是错误之选,但那是乐成第一次离开京城,第一次看到截然不同的风土人情。

    她彼时才明白,皇祖母以前与她说过的“眼界”。

    她想去游历一番,去看看皇祖母闺中看过的江河山川。

    若非如此,她即便是接受了江山易主,也无法感悟皇祖母做出这个决定的原因。

    她还年轻,阅历不足,但她也想成长,能有一日真正明白母后在想什么,皇祖母又在想什么。

    孤身去游历,怕是不能成行,乐成便想邀寿安一同出发。

    番外不知道取啥章节名了,我就一二三往下了,晚上有二更。

    感谢书友洛神若寒打赏的和氏璧,感谢书友joyobird、仅三岁、JewelMay、丛丛宝宝、Amanda謝的打赏,感谢书城书友季白雩风、may、Hui、余生安好、U32184235、祀猫客的打赏。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