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威武不能娶

1067.第1058章 朕要出京

    第1058章 朕要出京

    轰隆隆——

    惊雷声一片,响得脚下地板砖都仿佛是在震动。

    如今军情紧急,孙祈想开口说些建议,可瞧见圣上那比外头乌云密布的天还沉的脸色,他又不知道从何说起了。

    不管平时再多么给自己鼓劲,觉得孙禛死了、孙睿废了,一众弟弟再没有人能跟他争夺太子之位,但真的事到临头,孙祈心里依旧发虚。

    他担心自己的能力不足,提出来的想法不行,不止没有办法帮上圣上,反而会惹来一场大骂。

    平时,御书房里没有外人,他被父皇劈头盖脑的骂也就算了,这会儿孙宣他们都在,又有朝臣,孙祈不想丢这个脸。

    何况,圣上在气头上,哪怕孙祈说的有那么一两分在理,可能也只会迎来一顿骂。

    蒋仕煜看殿内气氛就知道如此下去不行。

    他毕竟身份贵重些,又是圣上的嫡亲妹夫,只要圣上一日没有下定决心对付宁国公府,就不会当着众人面让他下不来台,由他开口倒也合适。

    “圣上,”蒋仕煜拱手道,“西凉军入关势必一日千里,眼下一刻也不容耽搁,该早下旨意,调兵防卫京师。”

    圣上看了蒋仕煜一眼,道:“此刻调兵,多久能到?京师能撑到他们回防?”

    “京畿一带,此时能用的还有中军都督府、御林军、京卫指挥使,并守城官兵,坚持一两月应不成问题,”蒋仕煜道,“有这一两月,足够调兵防卫,里外夹击了。”

    成国公颔首,点头道:“京中不缺指挥,臣等必定能守到援军抵达,护京师安全。”

    圣上的手握着扶手,想了想,道:“先传调令,让肃宁侯领兵回防。”

    军情紧急,各处都耽搁不得,一道道旨意都要往下传递。

    韩公公看了眼天色,试探着问圣上:“奴才伺候您梳洗吧,再等会儿该上早朝了。”

    圣上披头散发的仪容实在不像回事儿,韩公公劝了几句,没收到回应,只能给孙祈等人打眼色。

    孙祈硬着头皮上前,帮着劝了,幸好,他那父皇不知道在想什么,含糊应了两声,带着韩公公离开,他不由自主松了一口气。

    没有了泰山压顶之感,孙祈放松了许多,赶紧向蒋仕煜打听状况。

    “庞登若想围攻京城,兵力必然不少,”孙祈道,“我们能调动的兵力够应付他吗?”

    “兵多,粮草损耗也多,他长驱直入数千里,后续未必跟得上,”蒋仕煜道,“也就是打一个措手不及,等南边将士赶到,回守京城之余,也能抄后路断他补给,庞登能占的就是京畿附近城镇的储粮,但他必不能长久。

    殿下,这仗是能打的,虽然要困守一两个月,但京城的储备能够坚持一两个月。”

    孙祈闻言,放心了不少。

    蒋仕煜说的话,他还是信的。

    内殿,韩公公捧着龙袍到了圣上跟前。

    圣上瞥了眼张牙舞爪的黄龙,冷声道:“先梳头吧。”

    韩公公只能放下袍子,拿着梳子替圣上整理长发。

    圣上的视线却一直盯着那黄龙,良久,道:“你怎么看?”

    韩公公垂着眼,道:“调兵回防势在必行。”

    圣上抿了抿唇:“宁国公、成国公跟朕说能打,却是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过,庞登手里到底有多少兵……”

    “这几场战事,都是地方上发动,且都是谋划了好些年的,”韩公公想了想,道,“南陵也好、蜀地也罢,他们有心造反,每年报上来的兵、粮、税,那是一个字都不能信,全是虚的。

    若不是南陵被迫无奈,在准备好之前匆匆起兵,而乔靖的最初一击被肃宁侯拦下,战局如何,还说不好呢。

    庞登不一样,没点儿征兆,突然就来了,他肯定是做足了准备,练好了兵、屯好了粮。

    两位国公爷不是不想跟您说庞登的情况,而是说不准呐。

    除了庞登,谁知道他这些年到底瞒报了多少,您说呢?”

    圣上重重哼了一声:“朕一定要杀了他!”

    “当然要杀了他!”韩公公附和着点了点头,“眼下京师只能苦守,守到肃宁侯他们带兵回来,与庞登决一死战。

    圣上,为今之计,除了相信国公爷能守下京城,信肃宁侯能及时赶到,也没有别的法子了。

    这到底是京城呐,哪有不管京城的道理。”

    闻言,圣上的眉梢一挑,呼吸都顿了顿。

    哪能不管京城?

    可他凭什么不能不管京城?

    他是天子,有他在的地方,那才是京城!

    他又看了眼龙袍,脑海里全是梦中庞登身披黄袍的模样,对方是那么的嚣张……

    圣上一把挥开了韩公公,转身往御书房走。

    而御书房里的众人,瞧见圣上衣着不整的离开,又衣着不整的回来,纷纷交换了个眼神。

    圣上急匆匆走到悬着地图的架子前,一把将地图扯下,摊在大案上看。

    他的视线一路往南,落到了江南大地上。

    “朕要出宫,不,朕要出京,”圣上道,“庞登来势汹汹,京师防卫恐不堪重负,朕要先避其锋芒,往江南行宫去,等众爱卿诛杀庞登、剿灭叛军之后,朕再回京。”

    “圣上!”

    “父皇!”

    所有人都愣了,以至于在圣上刚开口说“出京”时都没有反应过来,直到听他说完,才纷纷高声呼唤。

    “使不得啊圣上!”冯太傅双手直发抖,“离京使不得呐!”

    “为何使不得?”圣上反问,“朕是真龙天子,难道要在这里赌运气?守京师,与朕南下,有冲突吗?”

    冯太傅一口气没接上,险些厥过去。

    尤尚书脾气急,见老太傅如此,气得与圣上道:“您这是守京师?您分明是弃守京城!庞登才刚入中原,您就南逃?”

    圣上抬手就把砚台砸了出去,一双赤红的眼瞪着尤尚书,冷声道:“爱卿,慎言!”

    他当然要走,现在不走,等庞登进了京畿地带,难道还走得成?

    尤尚书肩膀颤抖,背过身去,无声骂了句“慎个屁!”

    蒋仕煜顾不上和圣上争论,把韩公公拉到一旁,问道:“圣上怎么突然间就冒出这个念头了?”

    韩公公一副快哭出来的样子:“可能是、可能是奴才说错话了,奴才也不知道,明明是劝圣上守城,劝着劝着,他反倒是要离京了……”

    一更。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