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3.第705章 心愿

2021-12-02 作者: 樊笼也自然
  第705章 心愿
  打完一拳,檀邀雨似乎仍不解气,又是一拳落到子墨腰上!紧接着,第三拳便直朝子墨的面部而去!

  子墨却没有丝毫要躲的意思,眼见拳头要打个结实,却又在子墨的鼻尖处停了下来。

  檀邀雨并没有放下拳头,她垂着头,神色晦暗不明,声音带着嘶哑道:“我只认你是子墨,与你是何人之子并无关系。”

  子墨知道,自己的退缩和自卑,并不只是因为自己拜火教主儿子的出身。他骗了邀雨许多事,却依旧觉得只有自己是对邀雨倾心相待的人。

  可他同样也清楚,哪怕再有一百种糟糕的出身,檀邀雨依旧是檀邀雨,檀邀雨眼中的子墨,依旧只是那个陪着她从小到大,不离不弃的子墨。

  似乎不需要再做什么解释,子墨缓缓张开手臂,将邀雨抱住,轻声道:“对不起,是我错了……我回来了,不会再走了。”

  檀邀雨本想伸手推开子墨,可见那他手上缠满的布条,布条上渗出的血,终归心疼地眼圈一红。

  心疼之余,又有喜悦。。。

  父亲和哥哥们都回到了她身边,连子墨也回来了。自己想要的一家团聚的愿望正一点点实现。

  她终于不再是一个人,不再是被关在地下,见不得光的女郎。檀邀雨不知是高兴,还是委屈,突然抓着子墨就嚎啕大哭起来!
  哭到连子墨都手足无措的时候,檀邀雨才渐渐止住了眼泪。

  子墨看着邀雨桃子一样红肿的眼睛,心疼之余竟有些感慨,“你很久没这么哭了。我记忆里,还是刚被关进地宫的时候,你才会哭成这样。”

  檀邀雨被说得有些不好意思,她抹抹眼睛,一时竟开始憧憬,“如今父亲和哥哥们都到仇池了,等我从吐谷浑回来,我便再去派人接母亲。要清修她可以在我的道观里清修,做个观主什么的。”

  子墨自然什么都顺着邀雨,“好。都听你的。你要去吐谷浑,我就陪你去。”

  “那不行!”檀邀雨立刻否决,“且不说你伤成这样,必须乖乖在城里养伤。况且你和红龙可能是唯二存活的药人了,除非不得已,决不能再让你同拜火教的人接触。”

  子墨的神情变了又变,似乎欲言又止。

  檀邀雨怕他误会,忙又解释道:“我这么说可不是嫌你!这次若不是被吐谷浑的使者闹得没办法,我也绝不会跑去那种鸟不拉屎的地方。我的小命可金贵着呢!”

  “不是这个,”子墨犹豫着摇摇头,半晌后才道:“我知道拜火教现在圣坛的位置。”

  “你说什么?!”檀邀雨瞪大了眼,“你查到他们的老巢了?!方才在满翠楼的时候你怎么不说?”

  子墨依旧显得很犹豫,他斟酌着道:“因为这消息实在真假难辨。且不应该说是我查到的……而是……九熹告诉我的。”

  “九熹?哪个九熹?”檀邀雨怔了一下,随后猛地反应过来,“你该不会是说,彭城王那个侧妃?!她不是拜火教的人吗?”

  子墨点头,“她应当是拜火教主的女儿。她曾押送红龙回圣坛,所以知道拜火教主现在的位置。”

  檀邀雨只觉此时自己的脑袋涨到比眼睛还肿,她疑惑道:“她为何告诉你?因为你是她哥哥?还是她想弃暗投明?”

  子墨摇头,也皱起眉,“大约两者都不是。”子墨回想起当日的情景,继续道:“当时我知道彭城王要对将军不利,急着去檀府救人。是九熹突然拦住我,让我直接去码头,还将圣坛的位置告诉了我。”

  “我起初不信,还是去了檀府,结果发现将军果然不在。这才赶去码头寻人。”

  檀邀雨听得一头雾水,“拜火教的人,干嘛要救我爹?”

  “不知道。”子墨摇头,“我想不出九熹为何帮我。这圣坛的位置,也难以核实。”

  檀邀雨想了想道:“先别打草惊蛇。照圆圆所说,拜火教此次派来埋伏我爹的人武功平平,他们要么是刻意隐藏实力,要么就是无人可用了。”

  “也有可能是故意给你设下的陷阱,”子墨猜测,“让你觉得他们实力不济,便会主动送上门去。否则我实在想不出九熹为何要将圣坛的位置告诉我。”

  檀邀雨两手一摊,“好巧不巧,我如今也是废人一个。即便这圣坛的位置是真的,我也没有硬闯的本事。”

  子墨露出满脸的忧色,“你当真内力全失了?”

  檀邀雨龇牙,“我方才打你那两拳,你还没感觉出来?”

  子墨伸手去揉邀雨头顶头发,“其实这样也好。你不是一直想从这内力中解脱出来,如今没了真气,你再不用担心它失控了。”

  檀邀雨叹了口气,人或许总是贪心。有内力时想做个普通人,真的做了普通人,又不甘心自己再无力杀敌。

  然而此时纠结都是无济于事,眼下只能将力所能及的都做好。现下最迫切的,就是解决了吐谷浑这个刺儿头。

  多事之秋,为了防止各种突发的状况,檀邀雨不得不连续两日不眠不休地做好各种应对。

  檀邀雨不怕彭城王。虽然世人用脚趾头想也知道檀道济必然是逃来了仇池,可如今三足之势已然成型,无论哪家都不敢轻举妄动。

  硬要论亲疏的话,仇池同北魏倒是往来的更频繁些。彭城王若是不知死活,为了杀掉檀道济就要同仇池宣战的话,檀邀雨是一点不介意祸水南引,直接联合了北魏南下的。

  毕竟比起仇池,刘宋才是北魏真正垂涎三尺的疆土。

  檀邀雨最要避免的情况,便是自己此次前往吐谷浑会遭遇什么不测。

  尽管天道已变,檀邀雨作为拐点之人的使命已经完成。即便她真的死了,天道也会按照新的轨道演变下去。

  可作为在仇池深受百姓爱戴的仙姬,在行者楼备受关爱和认可的楼主,所有人也都为了邀雨的安全绞尽脑汁。

  檀邀雨原本的软甲在同阿胡拉一战时毁了,何卢在那之后便日以继夜地研究更好的战甲。

  此时将新做的软甲给邀雨穿上,还尤嫌不够地在软甲上又加了不少暗器机关。

  棠溪帮着邀雨穿戴机关时,几次欲言又止。

  檀邀雨自然知道她在担心什么,小声宽慰道:“墨耀很机灵,她一定可以全身而退的。圆圆留了人手在建康城外接应她,一定能带她平安归来。”

  棠溪瞬间红了眼圈,小声讷讷道:“婢子只怕她不肯走……”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