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0.第652章 弄巧成罪

2021-06-15 作者: 樊笼也自然
  第652章 弄巧成罪
  豫章康长公主是很满意陛下的赐婚的。她虽贵为长公主,可既不如长姐能在父皇和皇兄面前得脸,更没有个拿得出手的母族。全靠着皇室的供养和长公主的名头四处蹭点儿好处。

  皇上给她赐婚檀家,嫁的还是檀家最受檀大将军重视的长子,她也是万万没想到。要知道,檀大郎和檀二郎可是多少建康主母们心目中的贤胥人选。

  若不是这两位小郎君一直跟随檀大将军守在边关,身为继母的蒋氏又一副甩手掌柜的态度,檀家两位郎君怕是早就娶亲了。

  这么好的亲事落到了豫章康长公主的头上,她乐不可支之余,又想着赶紧将自己豢养的“內侍”遣散一些,免得成亲后被檀大郎发现什么端倪。

  豫章康长公主做得很小心,却不知怎么消息还是走漏了,让她着实战战兢兢了几日。原以为皇兄会取消赐婚,可等了大半月也不见宫中有什么表态,她这才稍稍放下心来。

  可即便如此,豫章康长公主心里还是惴惴不安。她怕檀大郎知道此事到御前去闹,就想着到皇兄面前多露露脸,讨得皇兄开心了,自然在婚事上会帮着她一些。她心里很明白,只要皇兄不开口,这婚事儿就变不了。

  豫章康长公主的算盘打得虽好,可架不住刘义隆的身子不行,莫说是她一个不起眼的皇妹,便是朝臣有要事禀报,都要递几次牌子才见得上皇上一面。

  豫章康长公主入宫几次都未能如愿,心里焦急时正巧遇见谢夫人带着小公主在御花园中玩耍。

  谢夫人先是恭喜她即将大婚,说了一堆夸赞之词后见她面有难色便问道:“长公主可是有事寻皇上做主?太医说皇上这几日病情反复,不让见风,长公主若不嫌弃,便同我说说,看我能不能帮上什么忙。”

  豫章康长公主也是慌张地没了主意。早上女婢来报,说檀家将婚宴时要用的一套酒器给退了,便有人猜测这婚事是不是要黄。

  豫章康长公主犹豫半晌,最后才含糊其辞道:“夫人也知道,我母族无人,以后嫁入檀家,还是要靠皇兄多多照拂。我本想大婚前能见皇兄一面,谁想到入宫了几次都被挡在外面。不知夫人可有什么法子?”

  谢夫人边逗着怀里的小公主边笑道:“我还当是什么难事儿,还值得长公主急成这样。”

  豫章康长公主闻言大喜,伸手拉住谢夫人的袖子,“早就听闻夫人聪慧,夫人可是有何好办法?”

  谢夫人将小公主的两只小胖手拳在一起,哄着孩子说,“叫皇姑姑。”又抬眼对豫章康长公主道:“长公主想想,皇上如今病着,最放心不下的是何人?”

  豫章康长公主怔了一下,垂眼看看谢夫人怀中粉团儿一样的孩子,很快反应了过来,“夫人是说太子?”

  谢夫人赞许地点头,“长公主真是一点就通。太子可是皇上捧在手心儿里长大的,如今皇上病了,对太子的照看也力不从心。皇后更是……唉……我虽瞧着太子可怜,却又因身份特殊,怕惹人猜忌,不敢过多照拂。但长公主是太子的姑姑,却不用顾忌许多。”

  豫章康长公主眼睛一亮,对啊,讨好不了皇兄,她还可以去讨好太子!也就是未来的天子!

  谢夫人的话如醍醐灌顶般,豫章康长公主琢磨了一整夜。太子从小就被皇后嫌弃,养在皇兄身边。可不管皇兄再怎么关照,这母爱的缺失总是弥补不了的。

  于是第二日,豫章康长公主便直接去了东宫,对太子刘劭一阵嘘寒问暖,又陪着他玩了一整日。

  刘劭身为太子,从小也没个玩伴,豫章康长公主这一举动正好对了刘劭的胃口。拉着豫章康长公主让她日日进宫来陪自己玩。

  豫章康长公主自然是巴不得的,一口答应下来,此后便绞尽脑汁地找些新奇的物件给太子,哄他开心。指望太子能将对母亲的孺慕之情都转移到她身上。

  今日豫章康长公主也是一大早就入了宫。她身后的两名女婢手上提满了要送给太子刘劭的东西。从建康城里近日流行的点心,到商人从吐谷浑带回来的小弓弩,五花八门,绝不重样。

  豫章康长公主陪着太子在东宫里疯玩了一早上,见刘劭跑了一头的汗,便掏出巾帕为他擦汗。

  她平时同自己的“小內侍”亲密惯了,此时对着年纪相仿的太子,本能地就在刘劭脸上摸了一把,又牵起刘劭的手夸道:“劭儿这手可真是白嫩。”

  一旁服侍的女婢一直在暗中观察外面的动静,才见到宫门那儿出现一队人,便小声道:“太子殿下的内衫怕是都被汗湿透了,还是该换下来免得着凉。”

  豫章康长公主为了显示自己母性的光辉,忙道:“你去将衣服取来,本宫亲自替劭儿换。”

  女婢立刻躬身退下。豫章康长公主却没注意,那女婢离开时又给旁边的內侍使了个眼色,那內侍也跟着退了下去。

  豫章康长公主伸手去给刘劭脱衣服,手指触到刘劭的皮肤时一时恍惚地顿了一下,却没想到这一幕正落在刘义隆的眼中,让刘义隆瞬间就脑补了无数“香艳”的画面。

  “你在做什么!?”

  刘义隆的怒吼声吓得豫章康长公主本能地一缩手!

  “东宫的人呢?!都死去哪里了!”刘义隆怒不可遏地环顾四周,却只见豫章康长公主和她的两个女婢在殿内。

  豫章康长公主有些懵了,不知道皇兄为何生这么大气。听刘义隆叫人,她才发觉异样,脑中突然闪过一个不好的念头,慌张地就跪了下去,“皇兄!你别误会,臣妹方才见太子出了好多汗,便想着为他更衣,免得着凉!东宫的人……那个女婢,臣妹差她去取太子的衣服。”

  刘劭显然也吓坏了,衣服都没来得及系好就跪在地上,唯唯诺诺道:“父皇,父皇息怒。皇姑姑她……”

  “你给朕闭嘴!”刘义隆看到儿子衣衫不整,满身是汗的样子,就恨不得一巴掌抽上去!
  “来人!去把东宫的人都给朕找出来!”

  侍卫立刻四散搜寻,没一会儿就把两个五花大绑的人推了进来。那女婢一见到刘义隆便跪地求饶:“皇上,婢子是被人陷害的啊!长公主遣婢子去取为太子取衣服,结果婢子才刚出殿门就被人打晕了捆起来了!婢子是被冤枉的啊!”

  同样被绑着的內侍也立刻道:“奴也是!长公主说要亲自给太子更衣,非要奴到外面去守着,结果奴才刚转身,就被打晕了!”

  侍卫此时抱拳禀报,“属下是在侧殿耳室找到的他们,都被打晕了捆着关在里面。”

  刘义隆此时怒火攻心,双眼都红了,他指着豫章康长公主恶狠狠道:“朕早知你德行有亏,还有心包庇你!没想到你如此恬不知耻,竟敢……”

  “皇上!”刘义隆的话被突然打断,谢夫人怀抱着小公主施施然走了进来。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