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3.第862章 奖励任务:刚好遇见你5

    第862章 奖励任务:刚好遇见你5

    夜了,万籁俱寂,只有草丛中小虫鸣奏着抑扬顿挫的小夜曲。

    微风拂来草木的清香。

    可是林夕却听到了与这夜晚极不和谐的声音在缓缓接近自己。

    这些人似乎毫不在意他们制造的各种声音,更像是想要惊醒附近房间内沉睡的人。

    门口有低沉的声音在小声说着:“是这个房间吧?”

    “嗯,没错。”另一个声音回答:“动手吧!”

    这样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脑残对话差点没把林夕气乐了。

    其实是怕我不知道你们来了吧?

    别欺负老子没看过电视哦,里面都是两个蒙面人彼此对视一眼就可以了,就算扮演的是个瘪三路人甲,也要敬业一点吧。

    “哐当!”

    门被毫不客气的踹开,门外三个黑衣蒙面人一看见里面的情形,顿时三张嘴巴不约而同张成了“O”型。

    无他,盖因他们此番行刺或者说准备假装行刺的任务目标正拎着裤腰带往房梁上丢。

    见他们进来,林夕一脸悲戚的说道:“如果你们是来打劫的,东西都在包裹里,已经整理好了。如果你们是来杀我的,那么请稍等三分钟,等我吊上以后,你们就可以回去复命了。”

    对方完全不按套路来肿么破?

    那边的林夕已经系好裤带,把脖子塞进去,抬脚准备踢凳子了。

    “等一等!”刺客甲不假思索大声阻止。

    林夕:“等个屁啊,这能等吗?现在吉时已到……”

    说完,毫不犹豫一脚踹翻了凳子:“诸位多保重,容我先死一死。”

    一脖子吊上去,林夕的脑袋立刻耷拉下来,脚下开始不断凌空乱踢。

    “老咩,你是在伺机报复吗?”在下面撑得很辛苦的阿拉雷问。

    “并不是,知道儿砸你手多,总能接得住老咩。”

    三个人你看我、我看你,现在怎么办啊?有时候受害人配合过度,也让杀手们很困惑的说。

    刺客乙:“要不先救下来?”

    刺客丙:“可问题是,咱们是来杀他的啊?”

    三个人正面面相觑不知道如何是好,救场子的凌兆终于出现了。

    他一抬手,林夕吊着脖子的裤腰带应声而断,林夕自然也直接掉在地板上。

    不明就里的凌兆大声怒喝:“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的伤害我卫贤弟?”

    不等他们回答,凌兆一个健步窜到刺客甲身边,一招“一气化三清”将手中凝结出的水箭分别袭向三个刺客。

    刺客简直要哭了,总算是有人肯陪着他们按照套路来演了,怎不令人激动到热泪盈眶?

    谢谢你啊,这位大哥!

    林夕原本是想装得再像点,奄奄一息躺在地上的,仔细思考一下目前的状况,觉得凌兆一定会抱她上床,这种感觉想想都是一阵恶寒。

    林夕哼哼唧唧自己爬上了床榻,乖乖看戏。

    剧情里面,这位义兄是很能打的,毕竟人家现在已经是清溪境中期的高手,而作为天星门门主的卫苍穹也才刚刚突破清溪达到长河境初期。

    所以林夕完全不必担心凌兆会有什么危险,再说,这三个人明显是来做戏的,时间到了自然会留下重要的“物证”然后逃之夭夭。

    果然,缠斗了一会,三人渐露疲态。

    林夕也能看出这是真的,三个人也就灵泉境初期,根本不是凌兆的对手。

    一个人跑到门口的时候,身上突然再次掉下来一枚黑色的梅花。

    呵呵。

    你们还可以再老套点。

    不能怪卫煦笨。

    卫苍穹本就是把卫煦照着废养的,自然什么都不会教给他。

    就算文子璇他们欺负了卫煦,只要他知道消息,总是会第一时间赶来安慰卫煦,然后就会给他一些新奇又不值钱的小玩意。

    而卫苍穹这样的行为只能愈加孤立卫煦,让卫煦十分依赖他。

    卫苍穹整天诉说对他母亲有多感激,多怀念,教育卫煦要像母亲一样,要善良,懂得感恩。

    总之就是成功地把他培养成一个只知道吃喝玩乐、风花雪月的白莲花小纨绔。

    所以说,鬼有什么可怕?我来带你看看人心!

    林夕原本是要带着凌兆一起远离这些是是非非,可现在想来,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卫苍穹怎么会允许自己的身体在外面到处乱跑、脱离自己的掌控,万一被哪个不开眼的给伤到了,岂不是前功尽弃?

    问题是,当初他直接不允许卫煦离开宗门不就可以了?

    或者是卫苍穹想体现自己是个任由儿子予取予求的慈父?于是一面答应了卫煦的请求一面又不停明杀、暗杀把卫煦逼回来?

    这样也说得通。

    那么自己想先把凌兆送到安全的地方看来是做不到了。

    反正离卫苍穹动手还有两年多的时间,已经找到卫煦“废柴”根源所在,虽然时间紧迫了点,但是好歹有委托人自幼打下的坚实基础,相信用对了方法,修为自然会突飞猛进。

    不过直到这一刻,林夕才分析明白,她想着远走他乡悄悄完成任务,那是根本不可能的。

    卫苍穹在委托人身上可以说是倾注了二十来年的心血,怎么可能允许她脱出自己的掌控?在卫苍穹的心里,恐怕这具身体早已经属于他所有,只是目前时机还不成熟,所以暂时借给卫煦使用一下而已。

    有些人还在为自己的丧尽天良寻找借口,而有些人已经做得心安理得,没有丝毫愧疚了。

    林夕再次拿起那枚黑梅花令,对着凌兆深施一礼:“多谢凌兄仗义相助。其实这些人……我本是识得的,如今再继续一同游玩,可能会给凌兄带来诸多不便。咱们就此别过,若不嫌弃小弟唐突,还望凌兄告知贵门派,等我解决了眼下困境,定会前去寻你。”

    只要别进了天星门这个虎穴狼窝,以凌兆的本事就算是遇见长河境的高手,只要不是被群殴,想要平安逃遁自是不在话下。

    直到委托人身故,他也不知道凌兆究竟是哪个宗门的人呢还是修仙家族的精英子弟出来历练。

    结果凌兆听了却怒不可遏:“什么?居然是你的家人屡次三番要加害于你,真是欺人太甚!卫贤弟,你我倾盖如故,既然老弟你叫我一声兄长,我就不能眼看你被人随意欺凌,走!我同你一起回去,势必要讨个公道!”

    林夕面上表情有些错愕。

    感谢miaom6、LSun001、洁洁和洁洁、Lotuselise、秋水之初、月光雲石、一只小肥妖的打赏,liwubaobao、书友20180111172411955、mikegu1018、唐玉晨、晴、如风莲、展夜扬丶的月票!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