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3.第203章 【V060】天下父母心

    第203章 【V060】天下父母心

    天晴了,上官艳也醒了,她让小丫鬟收拾一番,准备带小家伙们回萧府,她机智地没吃俞婉做的猪猪包,坚决让俞婉炸了一盘臭豆腐。

    小奶包虽然吃了难吃的东西,小脑袋耷拉耷拉的,但也并非全然没好处,譬如他们便秘了三天的臭臭终于通畅了。

    “行了,别送了,我走了。”上官艳坐上马车。

    俞婉把一篮子野山椒、两坛臭豆腐以及一坛酸笋搬到马车上,对上官艳道:“王妃慢走。”

    小奶包依依不舍地看着俞婉。

    俞婉捏了捏三人的小脸蛋,温柔含笑说:“我有空就去看你们。”

    小奶包齐刷刷地看向上官艳。

    上官艳吃味儿地说道:“他们在萧府,你随时可以过来。”

    小奶包开心开心。

    俞婉弯了弯唇角,目送马车离开了。

    比起张口闭口自己配不上她儿子的许贤妃,上官艳真是可爱多了。

    莲花村就这么大,上官艳留宿的消息很快在村子里传开了,她既住在万公子家,想来也是万家人,几个婶子大娘耐不住好奇,打听到了俞婉跟前儿,俞婉不好说太多,只道是万公子的母亲。

    “万公子有娘的啊……”白大婶儿一脸错愕。

    俞婉嘴角一抽,难不成你们以为他是个没娘的孩子吗?

    上官艳的身份暴露了,小奶包的也没兜住。

    “孩子也有了啊……”白大婶儿继续一脸错愕。

    要说这万公子,本事大,学问高,又生得一副好容貌,还为人仗义心肠好,婶子大娘们暗地里没少惦记他,直言这么好的哥儿若是能给她们做女婿,那可真是坟头冒青烟了。

    但人家既然连孩子都有了,想来已经成亲了,婶子大娘们顶着一张失恋脸,垂头丧气地回屋了。

    不过,虽然万公子有娃了,阿婉没有哇!

    不能让万公子做女婿,但可以把阿婉娶回家做媳妇儿呀!

    失恋的婶子大娘们又精神抖擞起来了!

    颜府,颜如玉慢悠悠地睁开眼睛,一道刺目的天光透过纱帘落在她脸上,她下意识地闭了闭眼,拿手挡住。

    “小姐,您醒了?”一个丫鬟挑开帐幔,挂在了一侧的帐钩上。

    颜如玉晕乎了好一会儿,才疑惑地看着她道:“你是谁?”

    丫鬟福了福身,答道:“奴婢喜鹊。”

    “谁让你来的?彩琴和彩珠呢?”颜如玉不记得自己的院子有这么一号丫鬟。

    喜鹊说道:“回小姐的话,彩琴姐姐和彩珠姐姐染了风寒,这几日不便在院子伺候,是老爷让奴婢前来服侍小姐的。”

    颜如玉古怪地蹙了蹙眉:“林妈妈呢?”

    喜鹊垂眸道:“林妈妈告假了。”

    她身边的人,一夜之间,病的病,告假的告假,要说没点猫腻,谁信呢?

    “我爹在哪儿?我要见他。”颜如玉冷冷地说。

    喜鹊道:“老爷去上朝了。”

    颜如玉躺回床铺上:“那等我爹回来,你告诉我一声。”

    喜鹊欲言又止。

    这时,一个婆子来到门前,目不斜视道:“东西收拾好了,小姐请上路吧。”

    “去哪儿?”颜如玉眉心一蹙,她不记得今日有任何出行的安排,倒是明日有一位侍郎千金的及笄礼,请了她去观礼。

    婆子看了喜鹊一眼。

    喜鹊定定神,说道:“老爷让小姐去庵堂住一段日子。”

    颜如玉怀疑自己听错了,这丫鬟说什么?她爹要把她送去庵堂?做什么?抄经念佛吗?为谁?!

    喜鹊说道:“小姐,奴婢伺候你洗漱,早膳已经备好了,吃过饭,自有人来接您去庵堂。”

    “我不去!”颜如玉冷声道,在世家,只有犯了错的女眷才会被送往庵堂,她才不会去那种地方!

    “这是老爷的意思。”喜鹊正色道。

    颜如玉抬手,啪的给了她一耳光:“一个贱丫头,也敢给本小姐甩脸子!”

    喜鹊被打得头一偏,嘴角都裂了,她抬手,擦了擦嘴角的血迹,面无表情道:“奴婢只是奉命行事,老爷说了,小姐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

    颜如玉再次扬起手来,这次,却被喜鹊紧紧地扣住了。

    颜如玉这才发现这丫头竟然是个练家子。

    颜如玉做出那等疯狂的事,颜丛铭怎么可能派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下人守着她?

    喜鹊威胁地说道:“小姐是自己穿衣,还是奴婢伺候您穿衣?”

    颜如玉目露凶光:“你敢?”

    喜鹊一把将她抻在床头,一手摁住她,另一手去拿床边的衣裳。

    颜如玉无论如何都挣脱不了,只得被迫地任由她扒光了自己寝衣,换了套能出门的衣裳。

    这衣裳素净得活像是立马要剃头做姑子似的。

    颜如玉怒了:“你活腻了!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侯府千金!我是小公子的生母!我是未来的燕王妃!你敢这么对我,回头仔细你的皮!”

    喜鹊不为所动,给颜如玉换好衣裳后,又粗鲁地拽过颜如玉,一把将她摁在了铜镜前!

    喜鹊三两下为颜如玉梳了头,珠钗首饰一概没了,只簪了一支穷酸的木簪。

    颜如玉摘下木簪,狠狠地拍在桌上:“我不戴这个!”

    喜鹊拽住颜如玉的手头,一把将她拉过来,颜如玉感觉自己的头皮都几乎让人扯掉了。

    “贱人!”她怒骂。

    喜鹊蛮横地扯着她的头发,将木簪给她插了回去。

    有人将早饭端了过来。

    颜如玉打量了一番,察觉到原先伺候自己的下人统统不见了,这些都是新面孔。

    她的心头泛起一丝浓浓的疑惑,究竟是出了什么事,她爹为什么突然这么对她?难道她……

    颜如玉摇摇头,不可能的,她已经痊愈了,不吃药也没关系了。

    “小姐,请用膳。”喜鹊说。

    “我没胃口。”颜如玉冷声说。

    “既然小姐不吃,那就直接上路吧。”喜鹊说罢,让人把饭菜撤下了,抓着颜如玉的肩膀往外走。

    颜如玉冷冷地瞪着她:“我要见我爹!”

    “说了老爷不在。”

    “那我要见我娘!”

    “夫人在静养,小姐最好别去打搅她的清净。”

    “我大哥二哥呢?”

    喜鹊没再答她的话,拽着她出了院子,强行将她推上马车,就在此时,颜夫人神色慌张地赶来了:“玉儿!”

    “娘!”颜如玉如同见了救命的稻草,眸子里瞬间涌上一层泪意。

    颜夫人迈着小碎步走到车前,见喜鹊死死地摁着自己女儿,不由地脸色一沉:“放手!”

    喜鹊道:“夫人,这是老爷……”

    啪!

    喜鹊话音未落,脸上挨了颜夫人一耳光。

    颜夫人训斥道:“你还知道叫我一声夫人,让你放你就放,竟搬出老爷来压我!还不快滚!”

    喜鹊一时没动。

    颜夫人对身后的护卫道:“把她给我拉开!”

    护卫们一拥而上,喜鹊纵是个练家子,可寡不敌众,很快便让护卫们拉到了一旁。

    颜夫人抚摸女儿的脸,上下打量她一番,心疼地说道:“你怎么弄成这样?”

    颜如玉哽咽道:“娘……玉儿究竟做错了什么事?爹要送我去庵堂?”

    “娘也不知道啊!”林妈妈与颜丛铭说了什么,颜丛铭并未告诉她,可在她看来,不过是打了几个丫鬟,又不是什么大事,至于说险些杀了她……一定是玉儿睡迷糊了,她是玉儿亲娘,她才不信她善良贤淑的女儿会干得出伤害至亲的事。

    颜如玉伤心落泪。

    颜夫人拿帕子给女儿擦了脸:“乖,不哭了,有娘在,娘不会让任何人送你去庵堂的!便是你爹来了,我也是这句话!好歹我是你的生身母亲,儿女之事,他不能越过我独自一人做决定!”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