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06.第1806章 你凭什么来乱认?

    第1806章 你凭什么来乱认?

    他到了医院,陆老爷子和陆老夫人都一脸焦急,唯有他,神色平淡。

    李行长一家也前来探望。

    傅妤佳自然也不会错过这么好的机会,赶来陪伴陆耀兰。

    陆赫霆说过,解除两家的合作关系,但是总不能让她不来见陆耀兰吧?

    这样的私交,大家谁也管不了,陆老爷子和陆老夫人也只能睁只眼闭只眼,怕导致陆耀兰的病情加重。

    “惟俭,不如先答应你妈的话吧?”陆老夫人说道,“医生说她病得有点严重,你让她好受点,她才能早点好起来啊。”

    陆惟俭抿唇不说话。

    陆老夫人见女儿生病,也是焦急,几乎快要哭出来。

    陆惟俭知道,陆耀兰这是要持病开始逼宫了。

    他外表吊儿郎当,但是内心却最是柔软,陆耀兰是看准了这一点,要将他给吃死。

    陆惟俭坐在病房外的长椅上,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他对这个亲生母亲,并无感情,但是却也不忍看她出事而完全无动于衷。

    他从小和大哥就是两个性子的人,他也知道自己硬不下心肠。

    但是心软的结果,就是要委屈自己做不喜欢的事情。

    陆惟俭垂头坐在长椅上。

    陆赫霆和苏贝赶来的时候,他抬眸的时候,神色之间就满是委屈。

    苏贝看了陆赫霆一眼,又低头看了一眼手表。

    “大哥,嫂子。”陆惟俭低声说道,“她病了,挺严重的。”

    “我知道。”陆赫霆点头。

    陆惟俭不知道该说什么,一时又是沉默。

    陆老夫人正在一旁殷切地看着他。

    对于老人而言,女儿和孙儿都同样重要,当然,让孙儿早点安顿下来结婚,也非常重要。

    所以这件事情,如果能够一举解决,那就最好。

    医生还在说什么,陆惟俭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

    苏贝则频频看表,似乎在等待着什么人过来。

    “大哥,我进去了。”陆惟俭终于像是下了什么决心一样的站起身来,他做不到大哥那样杀伐果敢,如果真的要选择,恐怕只能做出这样的决定了!

    “俭少,再等等吧!”苏贝说道。

    他疑惑地看向苏贝:“嫂子的意思是?”

    “也许你可以等待一个人,就没有那么多事情了。”

    面对着苏贝的哑谜,陆惟俭猜不透用意,但是却也安心地等待了。

    他知道大哥和嫂子会帮自己,心中便是一定。

    片刻后,苏贝的视线里,终于出现了卡米兰的身影。

    苏贝激动地站了起来。

    “卡导怎么来了?”陆惟俭意外地说道。

    不过他挺高兴的,跟卡导相处这段时间,他早拿她当朋友,也当长辈。

    卡米兰缓步走了过来,脚步有些沉重,手指也相互捏得很紧,好一阵子,才走到陆惟俭的身边,轻声说道:“惟俭。”

    “卡导,你来看我,不会耽误你的事情吧?不对,你该不会是来看我母亲的吧?”陆惟俭想起她说过,应该认识陆家的人。

    卡米兰低声,语气凝重:“对不起,惟俭,我现在才来。”

    陆惟俭惊讶地看着她,不太懂她到底是何意。

    而已经有所猜测和调查的陆赫霆和苏贝,则更加坚定自己的想法了。

    卡米兰转身进了病房,李行长夫妇还正在跟陆耀兰聊天,说些希望她保重身体之类的话。

    陆耀兰一一地应着。

    看到卡米兰进来,她笑问道:“这位卡导……是惟俭的朋友吗?快请坐!”

    “我不是陆惟俭的朋友,我是陆惟俭的母亲!”卡米兰直接开门见山地说道。

    这句话一出口,全场皆是大为惊讶。

    尤其是陆老爷子和陆老夫人,瞪大了眼睛看着她。

    陆耀兰顿时紧张起来:“你胡说什么?惟俭是我的儿子,你凭什么来乱认?你休想带走我的儿子!快,爸妈,让保安赶她出去,这个女人不安好心,想要夺走我的儿子!我不要见到她!”

    陆老爷子和陆老夫人都没有动,卡米兰缓缓地说道:“那你呢,不光要抢走我的儿子,还要抢走我的身份,算什么?”

    陆老爷子看向卡米兰,听到她这熟悉的声音,惊讶道:“耀、兰?”

    卡米兰转向他,一瞬间眼眸里蓄满了泪水:“爸,对不起,是我不孝,回来得晚了,给了这个狼子野心之人可趁之机!”

    卡米兰如此一说话,陆老爷子岂能还认不出自己的女儿来?

    他惊讶道:“耀兰,真的是你!那床上那个女人,到底是谁?这是怎么回事?”

    “她叫张媛,根本不是什么陆耀兰,不过是顶着我的名头,启蒙拐骗而已。张媛,你还要欺骗大家到什么时候?”

    张媛躺在病床上,愤怒地说道:“你撒谎,我就是真正的陆耀兰!不信咱们检测DNA,一验就真相大白!”

    她有恃无恐,丝毫都不惧怕。

    陆老爷子当初就是在陆赫霆的提醒下,检测了她的DNA,所以才对她深信不疑的,见她如此说,心中真是很奇怪,明明现在这个卡米兰看上去也是自己的女儿,那床上躺着的那个到底是什么情况?

    陆惟俭已经完全懵了。

    卡米兰平声说道:“爸妈,之前我被霍家背叛,生下惟俭后,就患上了抑郁症,将孩子交给你们后,就远走他乡。就在外面的时候,我遇到了张媛,她患上了血液疾病。

    我想反正我都是无用之人,就和她配对了,然后捐献了脊髓给她,又给了她不少钱,直到看到她好转,才离开。

    离开她后,我在国外的时候,试图自杀,但是没有成功,却反而让脸上留下了疤痕,几乎毁容。但是也因为那次的自杀,我才醒悟过来,活着有多好。

    只是,我一时不敢来见你们,也不敢见惟俭,怕吓着你们。那之后,我只好到处到处流浪,之后爱上了拍摄,进入了导演圈。其实,第一部作品成功的时候,我就想过回来见你们,见惟俭。

    但是每次回来,我都越发的近乡情怯,每每一旦想到要见你们,我都没有脸面以对。”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