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5.第1305章 亲人的刀子最痛最深

    第1305章 亲人的刀子最痛最深

    本身这个案子就有很多人关注,现在忽然多加了一个嫌疑人,又是现场撕逼,自然更多人关注。

    现在说什么的都有,有人继续怀疑韩青婉:“一定是她觉得压力太大了,才故意重新拖个人下水,和她一起面对压力。这都是套路,我早就看穿了。”

    “是的,母子俩也是太狡猾了点,大家千万不要被分散了注意力,一定要记住最开始的诉求,严惩凶手!给死者一个公道。”

    “对,严惩凶手,寻求公道。”

    但是也有很多人,开始质疑天心:“那些艺人还在怀疑韩青婉的人,是不是没有认真看现场的视频,视频里韩青婉已经说得很清楚了,这一切的始作俑者,都是天心。如果不是天心,不可能有这样的惨案。”

    “我是全部看过视频的人,韩青婉所说的话,确实更有道理。这次我对天心持怀疑态度。”

    “站一波韩青婉,天心不管从立场上来看,还是从当小三插足原配家庭这一点来看,下手对付谭青都更有理由和动机。”

    然后双方吵成一团:“站韩青婉的是不是有毛病?韩青婉是警察吗?她说的话你们怎么就能够当成公理呢?”

    “可是一切都要看动机,谭青死,确实是对天心更有利。”

    “然而楼上你们这一切都是建立在韩青婉说真话的基础上,可是谁能够保证,韩青婉说的是真话呢?”

    “对啊,我们怎么判断,韩青婉说的就是真的,天心说的是假的呢?”

    还有一部分人是中立派,谁也不站:“看不懂,也不想继续看。坐等警方给出一个结果。”

    “坐等结果+1”

    小白看了一会儿后,说道:“我也迷糊了,看完后,更不知道该支持谁了。”

    “你不用支持谁,警方会给出最后的结果。”苏贝说道。

    这次的事情,最大的影响就是天赐集团的股价。

    天赐集团因为刚刚成立上市,外界非常看好,预期非常好,之前的股价一路走高,没有问题的话,至少要持续好一阵子才会平缓下来,之后进入平稳发展的时期。

    但是事情出来后,很多人已经在唱衰了。

    因为现在是晚上,股市已经收盘了,苏贝预计,明天开盘,天赐集团在股市上,将会一泻千里,朝不保夕。

    小白离开后,苏贝等到了陆赫霆的车,很快上车。

    韩青婉也再次跟着警方去配合调查了,所以只有陆赫霆一个人。

    “这件事情,你已经找到很多证据了是吧?”

    陆赫霆点头:“是,只要后续提交给警方,很快,天心就能够被定罪。只不过,利用催眠术操控别人杀人犯罪,现在在法律方面,还有很多空白,到底要定什么罪,有点难说。”

    “不管如何,像她这样的人,就不应该被放过。如果不是她的话,谭青和丈夫还有肚子里的孩子就不会离世。凤泽也不会流离失所,从小就带着仇恨生活在孤儿院,造成了他这之后更大的问题。”

    “法律会还给他们公道。尽管这公道,来得太迟了点。”

    苏贝沉默了,想到这些,心中很不好受。

    过了一会儿,她才说道:“你们是怎么想到天心会催眠术这一点的?”

    “还记得上次天心单独见了我,说服我重用公司的一些老股东吗?”

    苏贝点头:“嗯,那次之后,你确实重用了很多公司的老股东。而就是那些老股东,背叛了你,投向了陆耀德。那次,是你故意答应天心,迷惑她和陆耀德的吧?”

    “一方面确实如此。但是另外一方面,那次她见我的时候,给我的咖啡里下了安眠药。我没有喝,佯装睡着了,想要看她玩儿什么花招。她进来后,拿着尾戒,开始了她的催眠。”

    “天哪。”苏贝低呼一声,想到天心是真的会催眠术,她的心都揪起来了。

    “不过,我没有吃下安眠药,精神力也不足以被她催眠,所以根本没事。但是通过这件事情,我却知道了她的这个小把戏。通过这条线索,让我妈多多回忆当年的事情。”

    “原来如此。”苏贝心有余悸,多看了陆赫霆两眼,想要更加确认他的安好。

    陆赫霆用目光回应了她:“只有精神力很弱的人,容易被催眠,一般人很难。这就是天心为什么要下安眠药的原因。她以前应该试图催眠过谭青,让谭青忘记撞破她丑闻的事情,大概是因为谭青当时怀着孩子,保护孩子的心思很强烈,所以天心没有得逞。

    而我母亲之所以被她催眠,还是因为当时的精神力太差,加上喝过安眠药,又太过相信她的缘故。”

    苏贝低声道:“这就是对亲密之人不容易有防备心。也偏偏是这样的刀子,来得最痛最深。”

    陆赫霆单手开车,伸出一只手,覆盖在了她微凉的手背上。

    次日股市一开始,果然如同苏贝预计的那样,天赐集团的股价,飞流直下,而且看不出任何可以乐观的情绪,股民纷纷抛售手中的股票。

    这样的情绪导致了那些还在观望的人,也赶快抛售,价格被越压越低,天赐集团危机重重。

    本身就是新公司,哪里有力量对抗这么大的困境?

    小白给苏贝发来了微信:“苏贝,你简直说得太对了,天赐集团的股票不能留。我那些朋友听了我的话,今天一开市就抛售了,总算是没有亏。要是留到现在啊,可能要哭死了,只能砸在手上。

    唉,人果然不能做亏心事,一旦做了坏事,连带整个公司啊家庭啊甚至股民都要影响。”

    苏贝回了一句:“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陆耀德坐在办公室里,面对着现在的局面,额头上汗水直冒。

    原本答应合作的合作商们,现在要么电话打不通,要么就是在出差,现在没空跟他聊,推脱的意思显而易见了。

    至于凤泽,从昨晚后,就不再管天赐集团的事情了。

    他虽然还没有撤资,也没有跟着落井下石,但是却不肯再出手帮忙,也不愿意再多拿一分钱出来。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