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第一娇

858.第858章 山匪

    第858章 山匪

    只要第一时间赶赴西秦边境,在军中建立起他自己的人际堡垒,一切,就还是他说了算。

    他是西秦,独一无二的尚书。

    庆幸一点,此次带兵出征的将军,是他的好友。

    杜之若信心满满,策马疾驰。

    忽的,一连串的鞭炮炸响,猝不及防的传了过来。

    鞭炮声猛地一响,杜之若条件反射双腿夹紧。、

    然而,他胯下骑着大马,无法夹紧。

    可不夹紧,总觉得心里不对劲儿。

    冷汗已经悄无声息的爬满后背。

    鞭炮声还在炸。

    杜之若额头的细汗变成豆大的汗珠子,朝下滴落。

    骑马的速度明显降了下来,杜之若左右环顾,哪里在放鞭炮。

    难道是京都的百姓追来了?

    怎么可能!

    他都走这么远了,他们怎么追来的。

    心头惶惶不安,杜之若抬手擦了一把额头的汗。

    “下马不杀,下马不杀,下马不杀!”

    就在杜之若状若惊弓之鸟,四处环顾之际,他的前方路上,横空冒出十几个彪壮大汉。

    人人手里握着大片刀。

    阳光下,泛着寒光。

    十几个大汉,齐齐的说着“下马不杀。”表情狰狞。

    杜之若心头蓦地松弛下来。

    原来是山匪。

    不是京都百姓就好。

    “在下只是路过,身上并无多少银钱,各位好汉若是看得起在下,这些权当是在下孝敬给各位的茶水钱。”

    杜之若安静的下马,将身上所有的银两全部取出,并且解下腰间一块玉佩,俯身放在地上。

    他不确定自己是不是真的能打得过这些悍匪。

    毕竟这些悍匪手里有鞭炮、。

    他现在,对鞭炮声,有一种难以抗拒的畏惧。

    更何况,他不想耽误时间。

    指了指地上的银票和玉佩,杜之若道:“这是在下的全部财物了,各位好汉笑纳。”

    几个彪壮山匪相互对视一眼,为首的一个扛着大刀朝杜之若走过去。

    “小子,耍什么花招呢?”

    杜之若陪笑连连,“不敢不敢,在下只是一个书生,因着家中老母病重,要赶回去侍奉,还请各位好汉体谅,许在下一个方便。”

    那山匪走到杜之若面前,并未弯腰。

    只是用刀将那玉佩挑起,放在手里摩挲了摩挲。

    他不懂玉,但是摸上去感觉不错。

    杜之若指着那玉佩,陪笑道:“这个是在下在京都结实的一位贵人送的,应该能值些银子。”

    那壮汉瞟了他一眼,呵斥道:“退后!”

    杜之若想都没想,立刻退后。

    等杜之若退到安全距离,壮汉弯腰将银票捡起来,数了数。

    “小子,挺有钱啊!”

    杜之若继续陪笑,擦了擦额头的汗,“好汉玩笑了,在下哪有什么钱,都是京都朋友,得知家母病重,给的一点汤药费。”

    壮汉将银票揣好,大刀抗在肩头,“这么说,是哥几个不地道,抢了你娘的汤药费了?”

    笑容残忍。

    杜之若忙道:“好汉说笑了,不是抢,是在下心甘情愿给的买路钱,心甘情愿。”

    那壮汉嗤的笑了一声,又将银票掏出。

    抽了一张甩到地上,“哥几个也送你点汤药费,拿去吧!”

    杜之若……

    眼见杜之若愣在那,壮汉就道:“怎么,瞧不起哥几个?”

    杜之若立刻抬腿上前,“不敢,不敢,大哥仁慈,在下恭敬不如从命。”

    战战兢兢,上前去取那银票,不知这汉子打着什么主意。

    银票捡起,杜之若察着对方的神色,躬身弯腰,“多谢好汉。”

    那汉子咧着嘴角笑了笑,身子一侧,“放行!”

    杜之若长松一口气,“多谢好汉,多谢好汉。”

    念叨两句,转身准备上马,。

    就在他要翻身上马一瞬,忽的,耳边又有鞭炮声炸响。

    噼里啪啦,声音异常的大。

    杜之若猛地就将双腿夹紧,一脸惊恐的环顾四周。

    他明明知道,这个时候,他上马一走,就算是彻底完事儿。

    可就是忍不住。

    管不住这个该死的腿。

    双腿夹得紧紧的,面上紧张的神情,让身侧的壮汉狐疑的看着他。

    这书生好奇怪,不怕他们这些山匪,反倒是害怕鞭炮声?

    “你怕这声音?”壮汉匪夷所思的问杜之若。

    杜之若……

    唯恐对方看出什么端倪,连忙笑道:“小时候家里响鞭炮,被吓到过,留下的后遗症,让好汉见笑了,我这就走,这就走。”

    颤颤巍巍,杜之若翻身上马。

    “等等!”

    杜之若正要扬鞭而行,人群里,忽的站出一个年轻人。

    “这个人,好面熟,我记得,前不久我去我二姑奶奶家送狍子肉,见过他。”

    那年轻人盯着杜之若,一脸的回忆。

    憋足劲儿,使劲儿回忆。

    杜之若心头咯噔一声。

    完了,要被认出来了。

    “在下在京都,时常和朋友出门游玩,许是有缘碰到过。”骑在马上,杜之若抱了抱拳,“家中老母重病不等人,感谢各位好汉仁慈,在下先行一步。”

    说着,杜之若骑马就走。

    就在他一鞭子落下的一瞬,那年轻人终于想起来了。

    “他是西秦尚书,上次我去我二姑奶奶家,他正被京都的老百姓扒光了游行呢!”

    这话一出,立刻惹得杜之若双腿忍不住再次加紧。

    狠狠抽了马一鞭子,烈马疾驰。

    眼看他跑的这么快,那年轻人就道:“一个西秦的尚书,为什么用这样的方法离开,还自称是书生探母,还有,他脸上的伤怎么回事,该不会是他偷了咱们什么要紧的东西吧!”

    几个山匪……

    虽然是山匪营生,靠的就是打家劫舍,可朝廷安定,他们才能安定啊!

    要是朝廷动乱,大夏朝被西秦给欺负了,他们不也没得打家劫舍了!

    不行!

    一合计,几个山匪立刻传出讯号,告诉前面路栅的兄弟,拦下杜之若。

    不过一炷香的功夫,杜之若被五花大绑了回来。

    嘴里塞了不知是谁的臭袜子,估计实在臭的千山鸟飞绝,杜之若脸色黄绿。

    “大哥,怎么办!”

    人押回来,人群里,有人发出问题。

    被称作大哥的汉子用刀背拍了拍杜之若的脸,“国家兴亡,山匪有责,送回京都去!”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