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第一娇

291.第291章 神龟

    第291章 神龟

    “夫人在担心什么?”眼见王氏眉目微凝,秦苏面上笑意一收,问道。

    王氏吁了口气,“我怕清儿过不了云王府那一关。”

    自信执着的人是她,事到临头焦灼不安的人,也是她。

    秦苏跟着便叹了口气。

    他也担心。

    可……

    沉默须臾,嘴角扯出笑意,秦苏朝王氏道:“夫人且宽心些,之前清儿应对长公主,咱们担心的不行,在长公主府邸布下天罗地网,只等着救清儿,结果呢,清儿不费吹灰之力就把长公主给收拾了。”

    略顿,秦苏眼底带着骄傲的神色。

    “现在对付太后,又是!谁能想到清儿会突然给容嬷嬷一刀啊,要不是那一刀,容嬷嬷还真能施展一会,太后也不会自露马脚,结果,清儿就是这么令人意外的插了容嬷嬷一刀。”

    手中折扇又摇起。

    “夫人,我觉得,清儿的脑子,和咱们正常人,不大一样,许多咱们觉得是困难的事,在她那,没准儿就顺利的逢凶化吉了。”

    王氏眼底蓄了热泪,“许是威远军数十万英灵在天庇佑她吧。”

    秦苏点头,“也可能是她被宏光大师开过光吧。”

    王氏……

    而此时,刑部衙门。

    刑部尚书长长吁出一口气,一身重担只觉得松了一半。

    昨天,他还惆怅的眉心能挤死一只蚂蚁,觉得长公主的案子和苗疆密道的事,快要成悬案了。

    结果,一觉睡醒,还不等他上早朝呢,满大街就贴了告示。

    这让他忧心忡忡的案子,就这么就算结了!

    办案这么多年,刑部尚书从未办过如此令人费神却又如此结案神速的案子啊。

    简直堪称,神案。

    到底是谁揪出的容嬷嬷,他万分想要去给此人上三柱高香,逢年过节就去拜一拜。

    就在刑部尚书心头唏嘘之际,随从急急奔了进来,一脸凝重,“大人,不好了,忠勇伯死了。”

    刑部尚书原本漾在脸上的满足,顿时一僵,紧接着,碎裂。

    瞠目看向随从,“什么?”

    随从急的咽了口口水,“忠勇伯死了,就在刚刚,口鼻流血,仵作说是中毒。”

    刑部尚书心头骤然咯噔一声。

    忠勇伯是威远军一案的唯一线索了。

    忠勇伯一死……

    陛下会不会捏死他啊!

    头皮一麻,刑部尚书嚯的起身,“走,去看看。”

    关押忠勇伯的秘密牢房,房门大开。

    刑部尚书一进去,就看到面色乌青口鼻流血的死尸。

    心下狠狠沉了一下。

    仵作回禀,“大人,是被银针射杀的,银针上,淬了剧毒。”

    说着,用镊子捏起一支银针,递到刑部尚书面前,“一共三枚,都是在胸口找到的。”

    刑部尚书蓄满凌厉的眼睛,微微一眯,看着银针尖头散发的幽幽蓝光,狠狠捏了下拳。

    “看门的人呢?”

    随从道:“属下在巡查的时候,发现这里无人看守,赶过来就发现了忠勇伯已经倒地,属下已经命人去寻找看门人了。”

    正说话,一个衙役走来,回禀,“大人,牢房看门人在后院被发现,是被割喉而死,尸体旁边,发现了这个。”

    衙役提起一个袋子,袋子里,放了十几个银元宝。

    刑部尚书的脸,铁青的如同铁坨。

    重金买通看门人,杀了忠勇伯,再灭口看门人!

    一把接过那袋子银元宝,连并淬毒银针一起收好,刑部尚书黑着脸离开牢房,收整一番,进宫请罪。

    御书房里。

    镇国公一脸焦灼,“陛下,您怎么能这样对太后娘娘!”

    他去太后寝宫给太后请安,想要问一问容嬷嬷的事。

    结果,才圈禁了他不久的禁军统领,正在太后寝宫门前,亲自站岗。

    皇上双目深邃,嘴角噙着一缕不辨阴晴的笑,看向镇国公。

    “你觉得,朕该如何?”

    镇国公忙躬身,“臣不敢!只是,太后娘娘才伤心伤身,此时身体正是虚弱,您让禁军将其禁足,万一有个好歹……”

    皇上一摆手,阻断了镇国公的话。

    “不是朕软禁了太后,是太后自己伤心过度不愿见人,又怕被人打扰,才让朕命禁军监守。”

    镇国公……

    他怎么那么不信呢?

    咬了咬唇,镇国公问,“太后为何?”

    皇上冷哼一声,“如果是你,养了几十年的女儿却发现是别人的女儿,自己的女儿却不知身在何处,无法寻找,你不难过?”

    镇国公欲要开口,被皇上堵了回去。

    “容嬷嬷和太后感情深厚,却被查出是利用她来祸乱宫闱的苗疆欲孽,太后能不自责?她想要在寝宫安安静静的为那些被容嬷嬷毒害的亡灵祈祷,这有什么奇怪!”

    镇国公……

    张了张嘴,镇国公只觉得无力反击。

    好像,也有道理。

    毕竟,容嬷嬷是太后最信任的人。

    要是被自己最信任的人利用,害了不少人,那的确有些......

    别的不说,羞恼自责定是有的。

    也就是说,太后闭门不见人,其实是耻于见人?

    犹豫了一下,镇国公又道:“臣斗胆问陛下,容嬷嬷到底是怎么被发现的?”

    皇上冷冷睃他一眼,没说话。

    福公公压着声音朝镇国公道:“国公爷,您就体谅体谅陛下吧,陛下因着威远军的事长公主的事太后的事,已经好几夜没有睡过安稳觉了。”

    镇国公顿时低头,“臣有罪,臣……告退。”

    进宫一趟,还是什么收获都没有。

    一出宫,镇国公便吩咐心腹小厮,“去打听打听,昨天到底出了什么事。”

    心腹小厮领命,不过一个时辰,便带着消息回到镇国公面前。

    “大人,宫里传出消息,说容嬷嬷是被一只神龟带走的。”

    镇国公正在写字静心,闻言,不禁手一哆嗦,宣纸上赫然划出一道浓墨。

    错愕抬头,镇国公看向心腹小厮。

    心腹小厮抿了抿唇,“昨儿傍晚时分,太后娘娘召了九殿下和九王妃进宫,九王妃和九殿下在太后寝宫待了不过半个时辰,便离开了。”

    “他们离开之后,谢公公一直在太后寝殿门口守着,好像太后和容嬷嬷再说什么重要的事,这期间,并无人来过。”

    镇国公听得一头雾水。

    “那你说的神龟,是什么?”

    心腹小厮便道:“在九王妃和九殿下离开太后寝宫之前一盏茶的功夫,有人远远瞧见太后寝殿房顶上,蹲着一只庞然神龟。”

    镇国公……

    神龟?

    眼角狠狠抖了抖,镇国公依旧一头雾水。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