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战国万人敌

857.第831章 汉秉威信,总率万国!

    第831章 汉秉威信,总率万国!

    “君上,还是去一趟洛京吧。”

    “去个屁的去,梅山不快乐吗?”

    “君上!”

    亲自来了一趟新郑的蔡夫子,一咬牙,很是悲愤地跟李解说道,“洛、洛京有人间绝色数十名!更有千年一遇的国色天香啊!”

    “真哒?!”

    一个鲤鱼打挺,猛地落地,李董连忙扶着蔡夫子入座,“老君啊老君,这等小事,怎么还劳烦老君你走一遭?那些个不成气候的,怎么做事的?”

    “君上……愿意离开郑地,前往洛京了?”

    “一心为公,一心为公。”

    说罢,李解搓着手,嘿嘿一笑,看着老夫子连忙问道,“老君列个章程,我看看还要走什么程序的,赶紧搞定。”

    “好!”

    老夫子双目放光,“君上,这可是君上所言。君无戏言,君上在新蔡说过的。”

    “成,君无戏言,不过先讲好,得有人间绝色!”

    “周南公主,天下谁人不知谁人不晓?褒氏女良人,更是美艳无双,号称千年一遇,有灭国之美,亡国之艳!”

    “卧槽!这……这赶紧的啊!走走走,今日就去洛京!我点齐兵马,把这事儿给平了!”

    去洛京,想要一路太平,那不得先让郑国人老老实实的?

    当然了,郑国人现在是挺老老实实的,毕竟郑城子都嗝屁了,几个城邑的大夫,一个个都是竞相事汉,就差把自己老婆贡献出来了。

    一路畅通,绝对没有问题。

    不过李老板这个人,做事一向是讲究的,小不忍则乱大谋,再说了,安全不安全,别人说了不算。

    先签发个命令下去,封锁河南渡口,再屯兵西进,压制汜水。

    这一路,那就算是妥了。

    有什么风险,都是从南方来的,可他现在从蔡国调动兵马,冬季就有两个军团入郑,算算时间,加上颍水冰雪消融,最少还能有个两万多人马。

    再加上陈国的仆从军,原先的计划,就是拿捏着河南之地,然后干死宋国,踩爆齐国。

    结果他还没发力呢,宋国就完蛋了,至于齐国,比宋国还惨,国君粪海畅游,导致了一系列的崩盘。

    所以,现在积攒的力量,根本都没有消耗多少,尽用来赈灾了。

    当然也是他李老板为人讲究,当初想要搞齐国,目的只有一个:把齐国美女掳走!

    现在不费吹灰之力,就能达成战略目标,那还寻思啥,做咸鱼啊。

    不做咸鱼做什么?

    至于说跟晋国较量较量,那都是以后的事情,他又不急的。

    国家大事,随时可以搞。

    但人间绝色,能延后吗?延后一天,美人儿就老一天,容颜易逝,韶华易老啊。

    保养一个人间绝色开销,这年头,那是真的大!

    不容易!

    李老板也没别的追求,就想着赶紧多找几个美女玩玩,至于赈灾啊救济啊,那都是顺便。

    别人夸他还是捧他,他内心毫无波动。

    此刻,蔡夫子松了口气,然后对李解道:“君上,此去洛京,当为汉家天子也!”

    “……”

    “君无戏言。”

    “……”

    “千年一遇的人间绝艳,倾国倾城之貌……”

    “这……”

    “听说褒氏女子,不通文字,若论聪慧,远不如‘桃花姬’。”

    “噢?”

    李老板抿了抿嘴,喉头耸动,漂亮又笨的姑娘,这也太好了吧!

    “老朽尝闻褒氏先祖,多有妖姬乱世之举,若非绝艳,岂能行事?”

    “老蔡你真是懂我!”

    “君上,若是累了,便去寻周南公主,老臣早就听闻,周姬温柔如水,又擅抚琴,只论姿容,还在夜月公主之上……”

    有些话别人不能说,但蔡夫子此刻没什么不好说的。

    再说了,他也没有黑夜月公主的意思。

    人周南公主,大家都这么说。

    话里话外,蔡夫子就一个意思,要是老板你在千年妖姬那里玩得累了,想要吃点清口带素的,就去周南公主那里。

    听她抚琴,自然就放松了身心,两全其美,何等美哉?

    想想都觉得爽啊。

    “老蔡,我这个人你是知道的,从来都是雄心壮志胸中藏。我从小立志就是要为天下人作贡献。天下为公嘛!”

    “君上志气,老臣这几年,是感触至深的!”

    “对对对,就是这样,就是这样,我也绝对不是就为了美色迈不开腿。谁还没见过女人不是?当然了,老蔡,我也不是不信你,去洛京呢,主要也是想长长见识。”

    “……”

    蔡夫子攥着竹杖,青筋爆出,指关节都是发白,身为一个老牌士大夫,说实在的,也就是摊上了这样的老板。

    可蔡夫子又得承认,这个老板很特殊,非常非常的特殊。

    他蔡美能来到这里,是因为他蔡美不怕死,想要走一走乱世的道路吗?

    是想要看看晋军在周郑之间驰骋吗?

    显然都不是。

    他一路前来,周郑之人,皆是以汉军将至为口号,互相鼓励,互相鼓劲,然后各自结寨,阻隔晋军四散。

    自晋军大本营召唤前军后撤之时,黄河津渡已经被周郑之人隔绝。

    也就是说,原本应该无所畏惧的晋军,在河南之地,竟然成了孤军!

    当然这种情况,以前也不是没有过,没必要慌。

    但是现在,问题大条了。

    在魏操下令之时,周郑之地响应着数十万,自西向东,万人聚一方,十万人号一师,三十余万众,号曰“守望之师”。

    维持住“守望之师”的唯一信心,就是汉军将至这个连真假都不知道的口号。

    不过有一点可以确认,尤其是洛京内部,都是心知肚明,那个传说中的汉公,就在梅山玩女人。

    人在梅山,玩到失联。

    现在,总算是重新建立了联系。

    一路上,李老板一脸懵逼:“什么?晋军被分割包围了?”

    “对。”

    “秦军被阻隔在伊水,不得进退?”

    “对。”

    “晋王传下衣带诏给乌鳢,希望汉军入晋,平灭权臣?”

    “对。”

    “周天子退位了?”

    “对。”

    “我现在是三公之一的太师,李太师?”

    “对。”

    “新天子最近偶感风寒,然后他体弱多病,最重要的是,他才七岁,然后也准备退场?”

    “对。”

    “汉家天子代替周家天子,已经谈妥了?”

    “对。”

    “……”

    李老板摸了摸蹿出来的毛寸脑袋,心中泛着嘀咕:“老子一个冬天,就在梅山泡妞啊。”

    这事儿上哪儿说理去?!

    是小弟们太能打,还是员工们太刻苦?

    他也没给多少加班费啊。

    一路上,李老板仪仗全开,九星旗开道,七星旗随后,鳄人一身玄甲,勇夫旗帜烈烈,只说军容,便是碾压诸侯,无人能及。

    曾经的弛道两旁,客舍之间,多有手持兵器之乡民,却也没有畏惧,只是口称“恭迎圣天子”,旋即又加了一句“恭迎勤政爱民大官家”。

    李老板一听这个就兴奋,没错,说得就是他,他勤政,他爱民,那必须的!

    过汜水之首,入嵩山之间,草莽望风来投,乡士率众归附,原本就气势凛冽的队伍,因为这些奇奇怪怪的家伙跟着,更是规模庞大。

    每过一城,便增万人,半道上更有晋人溃兵,还未接战,就是分崩离析,作鸟兽散。

    “这也太菜了吧,就这?”

    李解原本对晋国,还有一点点期待,魏操能够调动的精锐,应该还是有三五万的。

    刨除镇压晋国内部的反对势力,能拉出来决战的部队,还是相当的可观。

    可现在,似乎玩脱了。

    一路过去,越发地多了箪食壶浆“喜迎王师”的周郑之民,更有早就布置好的嘉禾、瑞兽献上。

    李解对这个不感兴趣,只是有点懵逼:卧槽,老子在梅山这段时间,外面到底发生了多少事情?

    难道真是山中一日,山外一年?

    可李老板寻思着,他也就日了几个啊,怎么日子过得这么快?

    世界变化也这么快?

    不科学,相当的不科学!

    “老君,我只要登基,说好的,千年一遇。”

    “……”

    “老君,给个准话!”

    蔡夫子心中悲愤,他这么拼命,他这么努力,他一把年纪过得比勾陈还要辛苦,是为了什么?

    深吸一口气:“陛下,安心登基就是。”

    “千年一遇。”

    “有的。”

    “那就好。”

    李老板顿时心情轻松起来,横竖也没有什么对手,他还不是想怎么浪就怎么浪?

    至洛水之畔,队伍更加的雄壮起来,旗帜越发繁杂,但是那些乱七八糟的队伍,显然都没有敢靠近汉军。

    鳄人、勇夫将这些杂牌部队隔绝开来,使得汉军始终保持着一个可以随时冲锋的距离。

    “天子将渡洛水,此地,可谓‘天津’!”

    洛水之畔,蔡夫子如是说罢,便命人立刻勒石刻碑,上面正是有“天津”二字。

    过河之后,偌大的洛京,高墙耸立,城楼高昂,外间,车马齐整,又有高台清空,李老板上前一看,便见一众周室大臣,早就行了大礼。

    再看高台上下,自下而上,便是由老及幼,高处正是手捧天子印玺的少年天子,风中瑟瑟发抖,却见之下汉军威仪,然后开口说着什么。

    紧接着,便有人高呼:“汉秉威信,总率万国!”

    “汉秉威信!”

    “总率万国!”

    “汉秉威信!”

    “总率万国!”

    “汉秉威信!”

    “总率万国!”

    声浪如潮,李解当即愣了一下,一旁蔡夫子这才松了口气,然后道:“陛下,登基吧。”

    “登什么?”

    “……”

    开了个小小的玩笑,李解甲胄在身迈步而出,他是爽快的很,一边走一边笑:“哈哈哈哈,这么大的工程,以前想都不敢想啊!”

    李老板很清楚,此时此刻,他就是整个天下间,最大的老板!

    他的公司,也是最大的!

    他的员工,是最多的!

    他的工程,是最有规模的!

    不敢说绝后,但一定是空前。

    “汉秉威信,总率万国……好。”

    李解登上高台,站在周室最后的少年天子跟前,笑了笑,这句话,似乎是他曾经无意中说过的一句话。

    当时,不过是小小地跟老家伙们开个玩笑罢了。

    现在,却是不一样了。

    良辰吉日,禅让登基。

    “汉秉威信!”

    “总率万国——”

    李解抽出腰间吴钩,很难得地,唯一一次,响应了员工们的呼声。

    此时此刻,自此之后,汉秉威信,总率万国!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