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农家贵女

457.第457章 阴谋

    第457章 阴谋

    “好的,母妃,我也是这么想的,那我就写信了。”

    “嗯,有什么事,派人去叫母妃,自己和母妃谈谈也行,千万别憋着,要知道,这世上爱你的人,也很多,你别让咱们一家人心中牵挂。”

    “我知道,母妃。”芒果眉宇间有些黯然,但说话的时候,还是能打起精神,文谨知道得给她时间,便不再罗嗦,抱了抱女儿便离开了。

    第二天,芒果的信就发出了。

    芒果这边出事的谣言,第一时间就传到了苏家,有人别有用心啊。

    苏老夫人听到的,自然是最恶毒的谣言,当时都快气蒙了,哆嗦着要苏老太爷给儿子写信。因为两家还没定亲,只要苏永良不和芒果通信,事情也就结束了。

    苏老太爷当年就是被人诬陷,才丢官罢职,几十年的隐忍,他的脾气要和缓得多,听老婆诉说一通,立刻就发现了疑点,他不客气地指出:“这估计是诬陷的,不是有人要坏咱儿子的好事,就是有人要坏姑娘的好事。”

    苏老夫人一头雾水:“这话怎么讲?”

    “南海亲王府的姑娘,求娶的人多吧?我想啊,有人想通过这种方式,败坏了她的名声,然后再做君子状,上门求娶,把不可能变成可能,因为,只有他最清楚,南海亲王的大女儿,是清白的。”

    苏老夫人吃惊地捂着嘴巴:“这也太恶毒了。”

    苏老太爷点头:“这也就是我的猜测,说不定还是因为咱家而起的事情。”

    “为何是咱家起的,这是怎么说?”

    “哎呀,若是哪个女孩子家看上咱儿子,小四儿可也是机灵又俊气的,你不是说,在京城一露面,就有好几个贵人家里看上了?现在被南海亲王的女儿得了去,她们不服气啊。”

    “她们怎么敢?若是让我将来知道了,难道她们就不担心女儿被休了?”

    “唉,到时候孙子都有了,你难道能看着孩子没娘?再说,她娘做的孽,咱们怎好意思算到女儿的头上?最多生点闷气,在言语上让她难过难过而已,但当咱家媳妇,可是当定了。”

    苏老夫人想明白了,点点头:“也是啊。”

    “所以,这事情还要好好查一查,到底是有人陷害,还是真的。”

    “啊?你不是说不是真的吗?”

    “万一呢?永良不在家,就得靠咱们啊,我们不能有一丝的侥幸。”

    于是,各方势力都卷了进来,钱文翰从自家奴仆查起,南海亲王府却发现了扮演丫鬟的那个男子的身份,苏家,苏永善以一个政治家的敏锐,让人盯着宏亲王府。

    苏家人的举动,很快就有人报给了钱隽,若是对方糊里糊涂就提出退亲,钱隽才最气愤,苏家人想要知道事情真相,他还反而放了心,不糊涂,和这样的人打交道,才更容易些——可以讲道理啊。

    钱隽在宏亲王府有暗探,可惜都是在外院活动的,这次,他的两个侧妃插手进来,到底是宏亲王授意,还是侧妃自己的意思,钱隽一时还摸不出来,只能再继续观察。

    京城里,暗流汹涌,表面却是一片平和,小皇帝庆祝京城终于通了电车,钱隽和宏亲王还坐在一个席面上,两人面带微笑,一点征兆都不露出来,真是演技一流的影帝级人物。

    郑再新那边审问出来了,死了的男子,是陈书国的小厮,那个买地的丫鬟,却是冤枉的,她家人不知道是谁给户头上了十亩地,她家也没有拿到地契,钱隽让人补办了一张地契,那块地就真的属于了她的家。

    看上去清白的丫鬟,却果然有问题,她说,陈书国答应,事情过后,就把她买过来,给他做妾呢——对有野心,不想一辈子当丫鬟的女人来说,这个诱惑实在不小。

    郑再新是个细心的人,他让这个丫鬟,说出陈书国的长相,这丫鬟却没见过本人,来回传话的都是那个小厮。

    钱文翰现今也是胡须飘然的老翁一个,多年和那些老奸巨猾的官吏打交道,他已经不是当年的青涩少年了,他把小厮的尸体,让人送到了陈翰林府,陈翰林现在式微,何况只是四品官,如何敢得罪文翰这个副二品?当即吓得一头冷汗,押着陈书国就到了钱府。

    “老夫无能,教子无方,钱大人要打要杀,悉听尊便。家门不幸啊!”

    陈家二夫人惊得魂飞天外,连忙派人去叫大儿子回府,可惜陈书逸去了外面的工地视察,一时半会儿回不来。

    陈大夫人终于出了一口恶气,一下子就腰杆硬了,勒令陈家二夫人搬到家庙:“好好诵诵经,为书国祈福,能不能活着回来,就看南海亲王给不给他爹这张老脸面子了。”

    陈家二夫人的老二陈书勤,是个老实孩子,每天刻苦攻读科学知识,他只会劝母亲:“娘,你受委屈了,就且受几天委屈,等大哥回来再做决断,你千万别气出病了,好过了那一家子。”

    陈二夫人是个能忍的,不然,也不会三十多年,一直被陈大夫人压得抬不起头,她一个内宅女子,的确没有什么好办法,只好一个字:“忍”。

    事情转眼过了四个月,事情也没有彻底查清,钱文翰还只用了一个时辰,就把陈书国给放了,就因为陈书国也肯发毒誓:“若书国做下这禽兽不如的事情,上对不起父母,中对不起朋友,下对不起良心,就让书国一辈子一事无成,无子无孙!”

    断子绝孙的誓言都出来了,别说钱文翰相信他冤枉,钱隽也会让把人放了。

    但陈家二夫人依然住在庙里,冬天了,大雪纷飞,天寒地冻,不管陈书逸给娘亲送几个火盆,但房间里肯定比不上烧了地龙的暖阁舒服,何况,每天还要跪着念经,这日子,怎不憋屈冤枉?

    陈书国在回家没几天,便留书出走,他要找到苏永良,把事情解释清楚,不能让朋友误会自己,坏了终身大事,他平日待人赤诚,而且因为没有过多接触陈家那些龌龊的卑鄙隐私,作为一起长大的好友,苏永良还是比较了解他信任他的,两人在一起,三杯浊酒过去,便解除了误会,最后,苏永良力劝陈书国留在军中。

    陈书国很会修理枪械,并且,枪法也非常好,苏永良为了给好友面子,特别找到欣赏他的胡将军,让将军出马,劝陈书国把一身才艺贡献出来的,陈书国情场失意,也不想回京城,便接受了这样的安排。

    陈二夫人接到信,哭了一场。

    年关将近,盯梢了好几个月,关注芒果和苏永良的人,发现他俩在出事之后,苏永良只写了一封信,芒果却写了七八封,却都没有回信,而且,苏家也没有给南海亲王府送年礼,两家竟然没有任何往来。

    这就是说,两个人的关系,彻底断了。

    消息传开,芒果更是足不出户,连闺蜜的邀请,都婉言谢绝。

    于是,苏家重新出现了媒人,南海亲王府这边,也有人给芒果提亲——几乎都是芒果以前拒绝过的。

    不就是再拒绝一遍吗?没什么难的,南海亲王妃甚至气愤地向人诉说:“我的女儿,哪怕不嫁人,也不会委屈了心意,嫁给不喜欢的男子。”

    苏家那边,却不是这样,想把女儿嫁给苏永良的,不止一家两家。她们虽然没有芒果那么俏丽,但也是京城里,出名的淑媛佳丽。其中,最出色的当属宏亲王的大女儿——她是黄侧妃所生的,虽然不是嫡出,却占了长女的名分,而且,长相也很不错,算是京城里,勉强能和芒果桂圆打擂台的人物。

    陈家却一直没有任何动静。

    陈书晗费了这么大的心神,难道就是为了给他人做嫁衣裳?非也,只因为当时,他实在没法子让人混进玉洁郡主府的内宅,不得不求助母亲。

    陈大夫人却从中发现了打击陈二夫人的机会,她和宏亲王府的张侧妃,曾经是闺蜜,而张侧妃的娘家,这几年是王小二过年,一年不如一年,但张家有个少年张自荣,相貌能力都比较出挑,张家若是攀上了南海亲王府,不愁翻不了身。

    张侧妃为何不靠自己的男人?宏亲王也是亲王啊,虽然没有钱隽那么有能力,可在皇上面前,不也挺有面子的吗?

    说起来,宏亲王妃就生气,男人的能力有限啊,在皇帝面前,就是一弄臣,而不是能臣。还有就是,宏亲王妃手段了得,若不是她,张侧妃的娘家也不会这么快就落魄下来。

    谁能容忍睡榻之侧,有人酣睡?宏亲王妃绝不会允许一个侧妃的娘家,比自己娘家还显赫。——昔日仁亲王妃的教训,她怎能不吸取?何况,宏亲王还是个色魔,家里不仅有两个侧妃,三个夫人,妾室一群,通房无数,宏亲王妃若不手段了得,自己也早就被人算计得渣儿都不剩了。

    有了这样的背景,张侧妃又一再受挫,不得不放弃让男人帮自己娘家的打算,转而把眼光放到了外人身上。

    谁能比过南海亲王府的气势?张侧妃觊觎芒果和桂圆了,可惜南海亲王府很不给面子,连着派了好几个媒人,都被无情拒绝了。

    陈大夫人和张侧妃关系一向不错,她早就知道这位闺蜜的心思,这天,两人在一起,她便有意无意,把自己的意思透露出来。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