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农家贵女

456.第456章 坦诚

    第456章 坦诚

    日子太过顺利,嫣然对家中的奴仆,就没有那么严格,错漏,也就出在这里。

    陈书晗听说苏永良和芒果交好,肚子里跟虫子噬咬一般难受,再加上王之福也念念叨叨地,不是骂芒果,就是骂苏永良,让他更是难以放下此事,这天,他无意间听丫鬟在一起聊天,说京城某贵女和男子私交,两人夜奔,被捉了回来,未婚夫家退了亲。

    “这下,坏了名声,谁还要她?”丫鬟的话语让陈书晗心中一动,他忽然想到,若是让人坏了芒果的名声,苏永良大概就不会再要她了吧?自己这个时候去求亲,是不是能让美人感动,而获得芳心呢?

    但芒果的名声,也不是那么容易破坏的,陈书晗为此,筹谋了好久,终于找到了机会。

    陈书国有个小厮雨墨,年纪十四五岁大,个子却不高,而且,长得很白嫩,陈书晗让自己的丫鬟去勾引他,事情不成,又诬陷他偷东西,陈家的下人本来就活得战战兢兢,现在,雨墨又被人在箱子里搜出名贵的砚台,百口莫辩,在陈书晗的威胁下,不得不妥协了。

    玉洁郡主生日这天,文谨带着女儿前去祝贺,席间,有两个丫鬟相撞,菜汤洒到了芒果身上,春明亲自和芒果的丫鬟陪着,进了嫣然待客旁边的偏院,迎头碰上了宏亲王的两个侧妃。

    宏亲王和钱隽不睦,一直在安和帝跟前说钱隽坏话,春明见他家人就头大,但偏偏张侧妃拉着春明,黄侧妃拦住了杏花,又是要她们帮着整理头饰,又是要帮着戴花儿。

    芒果身上湿淋淋的,站着吹风显然不好,领路的是嫣然丫鬟,她笑了一下:“芒果姑娘随我来。”

    芒果不疑有它,跟随着往上房而去,很快进了屋子,也就几分钟,屋里忽然传出惊叫,春明丢下张侧妃,飞跑过去,芒果已经衣衫不整地跑了出来,嫣然的丫鬟梅红惊慌失措地出来,脸憋得通红,却不知该怎么办。

    春明抢步进屋,刚好有个人从地上往起爬,虽然打扮是个丫鬟模样,但春明还是一眼认出,这是个男人。

    事情闹大了,嫣然待客,男女分开坐着,这个男人,是早就混进来的,还是刚到,到底是贼,还是……

    那男人嘴里,还念念叨叨的:“大姑娘,大姑娘,我为了你——”一句话没完,春明一个手刀,把他砍晕过去。

    梅红让守门的婆子,快点去通知主子,嫣然当时就吓傻了,弄不清内宅如何进来了男人。最关键的是,那个假扮丫鬟混入男人,竟然死了,春明刚开始还以为是她把人打死了,气恨自己下手太重,后来官府的仵作验尸,才说是服毒自杀。

    这个男人是谁?京城这么大,一时也查不出来。

    因为宏亲王的两个侧妃在,虽然嫣然当时就下了封口令,但谣言还是在京城疯狂传播,各种说法都有,最恶毒的,就是芒果勾引男子,在玉洁郡主的府里私会。

    这个说辞没人信,因为文谨对门第观念很弱,二儿子就娶了个小门户的女儿,芒果待字闺中,年龄都有些偏大了,她想要嫁什么样的男人,父母都不会过分干涉的,既然这样,还需要私会?

    何况,一个能假扮成女人的男人,能有多迷人?值得芒果冒这么大风险?还有,芒果经常去城外山庄住,她要幽会,为何选在别人家?

    最让人觉得可信的谣言,是这个男子被芒果迷住了,假扮女子,买通玉洁郡主府里的下人,潜入进来,给芒果身上洒菜汤的下人,也是事先被买通的。

    有人同情芒果,更多的女人却因为嫉妒或者别的原因,说芒果坏话:“每天打扮得花枝招展的,狐狸精一般样,迟早会出这样的事情。”

    芒果没有刻意打扮,她拿出尘的气质,过人的容貌,就是穿一身乞丐服,也会在千万个女人中脱颖而出,卓尔不群,那些话当然是污蔑。

    苏家人,不可能听不到这个消息,连文谨都悲观地认为,芒果好容易动了心,又要遭磨难了。

    嫣然去查端菜的那个丫鬟,是荒年被人贩子买来的,根本找不到家人,查了她的箱子,也没有疑点,似乎是清白的,而和她撞了一下的丫鬟,家就在京郊,以前家里穷得揭不开锅,前一阵她父亲忽然买了十亩地,官府都过户了,但家人却不承认有这回事,那个丫鬟指天发誓,说她若是做了这样下作的事情,天打五雷轰,今后世代沦为畜生,这是很毒的誓言,就算是现代人不相信鬼神,也不敢说这话。

    文翰见老婆搞不定,亲自上阵查问,依然一头雾水。为了给南海亲王府一个交代,他只好趁夜色,把一干人送给郑再新。

    郑再新经过这几十年黑社会的生活,真的变得心狠手狠,大家都忍不住对他寄予了厚望。

    文谨只能在家,安慰芒果,谁知芒果竟然想得开:“苏永良若是连这个都经受不住,也不值得我托付终身。”

    文谨默然,是啊,所谓红颜薄命,以芒果这样的相貌,就算成亲,也有男人觊觎,苏永良若是没有保护妻子的能力,又心胸狭窄,猜疑嫉妒,她还真不如不让女儿出嫁呢。

    芒果安慰母亲道:“说不定,这是上天给我一个机会,一个检验苏家人,检验苏永良的机会,娘,我们不可能特地做些什么事,来试探他的心意,这是老天出的考题,能不能考过,就看我们自己了,看咱们家人,也看苏家人。”

    “是啊,母妃觉得苏永良是个好孩子,真希望他能过了这一关呢。”

    芒果点点头:“我就是不知道该不该给他写封信解释一下,但又恐怕让他觉得这是此地无银。”

    芒果还是在意他啊,虽然安慰母亲这是考验,但毕竟心中忐忑,不经意问出这样的话,把她的心意全都彰显出来了。

    文谨心中又是一阵苦涩,她想了想:“如果要母妃来说,就写信给他,一是诉苦,道出你的不易,二是信任,相信他是信任你的,反正你不说,他的家人也会说的,从不同的渠道,得来的消息,心中感受不同。”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