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农家贵女

455.第455章 礼物

    第455章 礼物

    陈书国见到子夜前来,心中大失所望,言语中忍不住有些敷衍,苏永良见状大喜,他知道,自己接触不到南海亲王府的大姑娘,能给“未来的大舅哥”留下个好印象,也是非常不错的开端,便有话没话的,和子夜攀谈,他肚子里学识尽有,言语又风趣可爱,没一会儿,便和子夜谈笑风生,子夜觉得这个男孩子,比自己和哥哥带的那些个,一见到芒果便成了木头的年轻人好多了,他给小厮使眼色,让其通知母妃。

    谁知,芒果几天时间,已经耐心告罄,春明来劝她,她却去了母妃那边,撒娇撒痴的,不愿意再和男孩子见面,就在这时,小丫鬟杏花抱着大捧鲜花进来:“大姑娘,这是苏议长的弟弟送你的,他说那天冲撞了姑娘,特地来道歉。”

    杏花身后的小厮,还抱着一盆精美的盆景:“大姑娘,这是工部侍郎陈家公子陈书国给姑娘的道歉礼物。”

    芒果什么稀罕没见过?陈书国的礼物,她只淡淡瞥了一眼,便高兴地伸手,接过了鲜花,嗅了嗅,脸上露出了微笑:“母妃,那孩儿去去就来,难得他们有心。”

    好嘛,千金盆景,不如一捧只值二十两的银子的鲜花,文谨哀叹,这女孩子要富养,到底是对也不对,自己的宝贝女儿,将来若是不会持家,可如何是好?

    芒果把花儿交给丫鬟,让她插到花瓶里,自己带着另一个去了前院,自然,也带了答谢的回礼,对陈书国,是比盆景更名贵的一个翡翠雕刻的玉白菜,对苏永良,则是一个丝绢绣的小桌屏。

    礼物是放在礼盒里的,两个年轻人告辞离开,回到家,打开才能看到。陈二夫人看到雕工和成色都如此上佳的玉白菜,惊讶地瞪大了眼睛,暗叹南海亲王府真是豪奢,这样的礼物,随手就送出了。

    陈书国的脸,却在看到玉白菜时,耷拉了下来,对方赠送比自己礼物更名贵的,虽然有郑重之意,但却没有一丝亲切和热络,看来,南海亲王府这是看不上他,芒果姑娘,更是目中无他啊。

    苏永良那边,看到小桌屏,却是欣喜异常,他早就听闻,南海亲王府的两个姑娘,女红很好,说不定这桌屏,就是女孩子亲自绣的。这个念头涌上来,苏永良激动地夜不能寐,第二天,虽然不能再冒昧登门,他却派了小厮,又送去了一大捧鲜花。

    苏永良是巨荣人,但在西洋生活了好久,行事方式,和巨荣的人自然不一样,没想到,他这份特立独行,却刚好挠到了芒果的痒处。

    收到三十捧鲜花的时候,芒果已经动心,想要看看苏永良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了。

    子夜听妹妹这么说,哪敢怠慢,立刻便派人盯着苏永良,知道他这天要去郊外打猎,便安排芒果在路上等着,从车窗上先看一看。

    苏永良骑着白马,穿一身西洋猎装,身板挺直,样貌那叫一个风神朗俊,芒果若不是强作矜持,差点就看呆了,她原来以为,大哥二哥就是京城里男孩子中拔尖的,没想到还有人和能和他们比肩。

    苏永良并不知道芒果偷偷相亲的事儿,他送了一段时间花儿,见对方没有任何反应,便不再等待,想要主动出击,他请求兄长帮忙。

    苏永善对小弟竟然花费这么大心力追女孩子,感到很诧异,笑着嘲弄道:“怎么忽然开窍了?以前,西洋姑娘成天围着你,我还担心你娶个洋妞儿,给爹娘生个蓝眼睛的番子孙子呢。”

    苏永良笑了一下:“大哥,那些洋妞儿,哪里及得上南海亲王府大姑娘一根手指头?我的眼光,哪有那么差啊。”

    “南海亲王府?”苏永善脸色郑重起来,“你追的是南海亲王府的姑娘?不会是那对双胞胎之间的一个吧?”

    “还就是!”苏永良郑重道。

    苏永善沉默了一下,拍拍兄弟的肩头,这次,手底下加了分量:“你好好努力,一定要成功啊。”

    苏永良奇怪哥哥为何这样的表情,他不解地叫了一声:“大哥?”

    苏永善笑了一下:“南海亲王府的姑娘,可是比公主还要抢手呢,样貌好,家世高,听说还温柔娴淑,是京城男人梦寐以求的绝代佳人,若是能嫁入咱们苏家,呵呵,你哥哥我都与有荣焉。”

    “哥——”苏永良知道自己被调侃了。

    苏永善收起笑脸,郑重道:“永良,我告诉你,没有把握,或者决心不够大,你趁早撤火,若是真有心,你就要给我全力以赴,务求成功!”

    这就是表示支持了,苏永良大喜过望,挺直腰板大声回答:“是!”

    苏永善当年带着小弟出海,对他的感情,还有几分像父子,他知道过几天,皇帝要和一帮贵介子弟出行,便打听南海亲王府的姑娘到底去不去,好给弟弟安排。

    就在苏永良卯足了劲儿追求芒果时,意外出现了,他在国外,曾经旁听过军校课程,回国便申请参军,想要在军界发展,谁知朝廷那边迟迟不见消息,苏永良还当已经没戏了,还曾经失落了几天,谁想,在这节骨眼上,兵部的通知却送到了家里。

    真来得不是时候。

    军令如山,苏永良只好给芒果写了一封长信,把自己的一腔情意,撒进字里行间,他希望鸿雁能传递他的满腔深情。

    就在苏永良即将出发的前一天傍晚,芒果的回信到了,虽然只有简单的几句话,但里面,不仅有鼓励,让他建功立业,为国争光,还有一句话,让苏永良心里顿时暖烘烘的:“刀枪无眼,苏壮士要多加小心,谨祝你平顺安康!”

    他拿着信给大哥得瑟:“她不祝我早立新功,却要平顺安康,就是希望我能活着,平安的活着,这是对家人的心意啊,嘿嘿”

    苏永善也很高兴,敲了敲弟弟的头:“美得你,若是只知道混日子,没有出息,煮熟的鸭子也会飞了。”

    “我知道,你们就瞧好吧。”

    或许,苏永良的离开反而是好事儿,不然,芒果脸皮薄,又矜持,对男孩子追求,说不定会躲避,这样容易造成误会,现在,两地分隔,鸿雁传书,面对纸张时,那份羞涩和矜持,就可以略略放下些了。

    苏永良的信来得很勤,芒果总是一个月回一封,不过,细心的春明发现,信封渐渐厚了起来,显然,两人可以说的话题,越来越多了。她把这个消息说给王妃,文谨也十分欣喜。

    转眼又是一年,苏永良在军中果然表现优异,一年里连升三级,连金金和钱钱都不得不调查了一下,看看是不是苏议长让人做了手脚。

    事实是,苏永良的确与众不同,做事有想法,又周到,而且特别善于调动士兵的情绪,他带一个小队,这个小队的人出来与众不同,后来带一中队,很快中队的人也和人不一样了,钱钱去看他的时候,他已经带三个大队的人马了,手下有上千人,走出来雄赳赳气昂昂的,精神饱满,斗志昂扬。

    钱钱给父亲写信时,谈起了苏永良,说他是练兵的奇才,而且,苏家人很正直,明明有条件,却依然让他从最底层做起,一步一步靠能力晋升,的确比京城那帮子高门贵子好千百倍。

    钱隽也一直密切关注着苏永良,看到儿子的信,很是欣慰,他拿给妻子:“若是苏家人来求亲,你我就可以放下这副担子了。”

    文谨自然高兴不已。

    苏永良现在,官阶依然低微,再升三级,才是将军,因此,他肯定不会这时候求亲,南海亲王府的人,依然还在等待。

    但芒果钟情苏永良的闲话,却在京城不胫而走,有人捶胸跺足,有人嫉妒地发狂,这些人中,多数是男人,但也有一部分女人。

    苏永良在京城,虽然算是新面孔,但他气质高贵,容貌不俗,再加上有个苏永善这样的哥哥,想让人忽视都不可能,苏夫人又有心让儿子在京城找岳家,自然会安排儿子出席一些特定的场合,好些个家有适龄女儿的贵妇,都暗暗打起了主意,谁想,她们也就那么肖想一下,这边已经有人捷足先登,这怎不让她们万分遗憾?

    敢和南海亲王府竞争,在京城里还没几家,但有几个人,却抱着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心态,自己得不到,也要把这份美好毁了去,没有人能动得了在军中的苏永良,但芒果,虽然被层层保护,但她一个柔弱女子,却还是有隙可乘的,有人想要对她下手,地点竟然选在,文谨认为不可能出事的玉洁郡主家里。

    钱先聪过世后,玉洁郡主便搬到了三进院子去住,把二进的主院给了嫣然,家中的事务,也由嫣然打理,嫣然是个贤惠女子,和玉洁郡主这位婶娘相处很好,她的儿女也长大了,都成了亲,丈夫又官儿当得稳,家里一直平平安安的,每每说起这些,嫣然都特别满足,觉得自己是个幸运的女人。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