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3.第453章 调查

2019-11-07 作者: 风飞凤
  第453章 调查

  钱隽理解地点点头:“怎么回事?陈翰林怎么有这么多儿子,以前怎么没听说过?”

  王兴道:“陈翰林一肩双挑,顶着伯父和父亲两个门儿,娶了两个妻子。”

  “哦?”

  “他的第一个妻子娘家显赫,又顶的是伯父这一支的门儿,所谓嫡长媳,因此比较强势,第二个妻子和孩子,都被压得抬不起头,后来更是自请去打理老家产业,回了茂城,因此,京城人多不知道。”

  “难怪。”

  当年,钱隽送了一批举子去国外留洋,这些年陆续回国,因为他们既懂得巨荣这边的文化和风俗,又会西洋人擅长的数学和经商思想,很多还学了那边制作精密机械的制造技术,回国后很快就成了各个商行和工厂抢夺的人才,皇家造船厂研究所里,也网罗了好些这样的人。和军械

  陈翰林家,当年去留洋的,竟然有三个孩子,都是第二个妻子所生,老大陈书逸还是个进士,因为陈翰林大妻的压制,他空有功名,却不能入仕,因此一怒之下,去了国外,回国后先是进了海军造舰厂,后来被泰顺帝调出来,进了工部,此人多才多艺,能力过人,深得两个皇帝的青眼,连续擢拔,已经是三品的工部右侍郎。

  在山庄挑衅的,就是陈书逸的亲弟弟陈书国,还有表弟王之福,这就是那个年龄大的,骑白马的是陈书国的好友、前不久的议会大选,以近八成的高票当选的官场新贵苏永善的弟弟苏永良。

  陈书国从头至尾,没有说话,他原以为能见到芒果呢,后来见一个仆妇都那样的有气势,明白南海亲王府久负盛名,娇贵的大姑娘是不会轻易出来应对的,便抱着等等看的心态,而那个骑白马的年轻人苏永良,一看到出现这样的境况,就怀疑自己被人算计了,并且,当他看到春明出面,不卑不亢,有礼有节,心里也对南海亲王府产生了莫名的好感,于是出头说话,息事宁人。

  陈书国和苏永良,都是当年从茂城出国去西洋的,前不久才回来,因此,京城的人多不认识他,钱隽的人,才错把他当外地进京的人。

  王之福却是因为忽然蓄须,而且一改平日猥琐的样子,南海亲王府的人,一时没认出来。

  “去查一查,这几个人和大姑娘有什么过节。”那天显然是奔着芒果去的,钱隽认为。

  王兴应了一声:“是!”行礼后退下了。

  王翰林的家,自从第二个妻子带着两个儿子住进来,气氛就变得非常诡谲,大妻赖以依仗的娘家,因为人才凋零,不再显赫,而自己的两个儿子,远远比不上二妻三个儿子的成就,王翰林以前,因为要依仗大妻的娘家,对这个妻子多有庇护,令二妻和三个儿子受了很多委屈,不得不去茂城避其锋芒,现在二妻开始反攻倒算,大妻时常在男人跟前哭诉,无奈王翰林的掌握的儒学,现在不吃香,皇室子弟,每旬只要他进宫讲一次课,其余时间都闲置着,他自己一肚子郁闷无处诉,更弹压不住二妻和三个儿子,既没心情,也没能力为大妻撑腰。

  但因为二妻长期居住茂城,大妻还掌着中匮,她还在拿着最后这点权利,想要制衡二妻,而二妻寸步不让,两个女人一个比一个心狠手辣,家里的一些仆人,甚至大妻以前豢养的宠物猫,都倒了霉。

  但,因为是翰林之家,最讲体面和伦理,陈家表面上,还像一潭死水般,平静无波,五个异母兄弟,在外面见了面,还会亲亲热热地称兄道弟。

  陈书国是陈翰林二妻最小的儿子,他是陈家一个异类,没有前面四个兄长的阴沉和狠辣,再加上在西洋待的时间长,对京城的人事也比较陌生,芒果根本就不认识他,如何会惹了他?

  说起来,也是陈书国莽撞,陈书晗自从被芒果拒绝,一直心中怀恨,但南海亲王府不是他能惹得起的,再加上,芒果出门,总是被严密保护,他也没办法下手报复。

  陈翰林还有个妹妹,嫁给皇宫的一个侍卫王焕,后来逐步升为侍卫总长,但却不知为何,安和帝很不喜欢他,亲政的第一个月,就把他的差事交给了子夜,王之福是王焕的长子,比陈书晗大一岁,此人狂妄放荡,偏偏还自我感觉良好,他也曾肖想过芒果,只是王焕有自知之明,连媒人都不敢派出,而是把儿子训斥了一通,另外给他聘了一个同事的女儿成了家。

  陈书国的年纪,也到了婚配的年龄,再加上兄长又身居高位,陈翰林的二妻觉得儿子英俊不凡,完全能够配上京城的高门贵女,便想在上京找媳妇。

  陈书晗知道王之福一直对芒果念念不忘,这天,他特别备了小酒,和表哥对饮,等对方微醺,便把话题引到芒果身上,果然把王之福心中的邪念勾了起来,酒宴散了,王之福没有回家,竟然带着酒意,去了南海亲王府门口,被巡夜的差役打破了头。

  王之福的酒醒了,灰溜溜回了家。陈书国奉母命探望表哥,王之福不敢说实话,却把芒果骂了又骂,说她是勾引人的妖精,到处留情,还假清高,吃不着葡萄便说葡萄酸,反正能污蔑的话,他都说了一遍。

  陈书国的同母兄长陈书运曾经也暗恋过芒果,但当时陈翰林一心让陈书晗攀附这门高亲,根本就没有为陈书运打算过,陈书运的妻子后来不知怎么知道自己丈夫这块心病,偶尔还吃芒果的醋,这些,陈书国都知道,见自己身边的男人,一个个为芒果癫狂,他便认为,肯定是芒果不好。

  陈书晗买通了陈书国小厮的娘,听说陈书国骂芒果,立刻便有了主意,让人挑唆陈书国,去找芒果的麻烦。

  陈书国是陈家最没脑子的人,当时便和王之福约好,要芒果好看。

  这天芒果出门,陈书国派在南海亲王府附近的下人飞身来报,刚好和他一同留洋的苏永良也在座,王之福看到了,连哄带骗,说什么三人一起去赏景野炊。

  苏永良的家庭,相对简单,他的娘虽然是续弦,但父亲前妻并无留下子女,而祖父也没有妾室,家庭只有一个叔叔,还和他父亲关系很好,这样长大的孩子,多数没那么多防备之心,再说,他也在外国待了多年,有点摸不清国内这些人和事。

  再说苏永良,那天和朋友散了回到家,便回过味来,知道被人利用了,他暗自庆幸,当时说了好话,算是表明立场,但兄长站在高位,家人的一举一动,多少都会对他有影响,于是,苏家人一起吃饭时,他还是找机会,三言两语把事情给大哥说了。

  苏永善很忙,只给弟弟说了一声:“知道了,今后小心些,别和南海亲王府的人生了龃龉。”便匆匆离开。

  苏老太太因是续弦,虽然现在儿孙满堂,儿子又出息,但依然谨小慎微,唯恐出什么岔子,她听说小儿惹了麻烦,便和苏老爷子商量,如何向南海亲王府赔礼道歉。

  苏老太爷以前做过江南道的道台,后来得罪了董进才,辞官后全家定居在茂城,苏永善十七岁中举,震惊乡邻,都说苏家将会出个大人物,谁知他接连三次春闱,都铩羽而归,刚好听说钱隽在茂城,招募一批举子赴外洋学习,他就悄悄报了名。

  苏老太爷觉察出大儿子有些不对劲,问他,苏永善又不肯说实话,便让小儿子苏永良跟着大哥,发现异动,赶紧回来报告,谁知苏永善竟然连小儿子一起带到了国外,苏老太爷当时气得捶胸跺足,涕泪具下,其弟苏二老爷一直和番子做贸易,他看哥哥如此伤心,便带着大批货物,走了一趟西洋,按照地址,费劲千辛万苦,找到了大侄子,那已经是一年后的事情了。

  苏永善冲动过后,也很思念父母家乡,见到二叔,喜极而泣,但既然走到这一步,他肯定要学有所成才是。

  很巧,苏永善和陈书逸都进的船厂学习,两人也都带着小弟弟,于是关系就更是亲近。

  苏二老太爷见巨荣的货物在西洋销售甚好,价格也特别高,便在海外住下,一是照顾侄儿,而是专门经营国内过来的货物买卖。于是,苏老太爷在国内采购,苏二老太爷在西番销售,几年下来,苏家便成了茂城数得着的富户。

  陈书逸三年便回国了,苏永善却留了六年,他刚开始对西洋的造船术感兴趣,后来却更喜欢数学和哲学,结合他对巨荣政事的理解,苏永善更多的,却在思考,巨荣若是把西洋政务的优势,纳为己用,社会将会取得怎样巨大的进步,他从船厂出来,还通过叔叔,在西洋国家的政府,做了两年的公务员,系统学习了西洋的哲学思想,以及数学知识,这才回国。陈书逸这时已经得了泰顺帝赏识,他又推荐苏永善,接替自己在海军造舰厂的职务。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