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国战隼

315.第307章 我建议再等等!

    第307章 我建议再等等!

    往事如烟又如梦,对李战和朱晴莹这些幸存者来说,一些过去的事情就让它永远过去不要再提起,奈何这些事情却是大多数人希望从中满足好奇心的途径。

    不过薛向东这样的老兵不会打破砂锅问到底,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他非常的清楚。允许知情并不代表允许深究。

    比如飞机怎么摔的,比如李战身上为什么会有弹片造成的伤疤,又比如为什么要在都达场站驻扎试验。

    每一个细节都意味着万丈深渊。

    解决接收飞机数量才是眼前实实在在需要思考的事情。

    李战提交了报告接收了调查组的问询,飞参数据第二天就出来了,一对照,吻合度百分之九十五,李战的报告里提到了的一些他猜测的当时的一些数据与飞参记录的惊人一致,以至于调查组都差点怀疑他是事先看过飞参数据的。

    结论没有什么悬念。

    飞行员当时的处置没有任何问题,反而比险情处置预案中要求的完成得更加出色,跳伞的时机相当的危险,再晚的话落地极有可能要受伤。事实上开伞的高度已经在安全高度以下了,没有受伤已是万幸。飞参数据表明,李战完全可以提前五秒钟弹射,如果他没有最后蹬了一把舵向左转避开了村庄。

    至于发动机突然停车的原因则需要专业技术人员进行详细的技术调查,厂家也要过来技术组,他们反而会使主要技术力量。是产品质量问题无疑了,厂家跑不掉要挨空司一顿叼。

    意外险情,避开村庄跳伞,飞机没了人没事,二等功,惯例了。

    对于已经有了七个一等功的李战来说,二等功什么的真的有些……心里毫无波澜如老僧入定坐怀不乱。

    双方的焦点在于摔掉的那架歼-10A到底算谁的。

    水都雄鹰师的师长闻讯急急忙忙跑到了善良场站,与鹰隼旅、大红鹰师的军事主官坐在了一起开会。李战、聂剑锋、成达以及数位相关干部参加会议。

    水都雄鹰也是个苦逼的角色,明明就驻扎在歼-10的诞生地是距离歼-10最近的部队,却从来没有得到过列装歼-10的机会。他们的战备压力甚至比不上西部破烂王师的,但因为空防范围内有大量重要军工企业,所以他们的列装次序是比西部破烂王师要靠前的。

    去年二师的SU-27系列战机如果不是被李战扣在北库,他们是要移交给水都雄鹰师的。李战插了一手后,水都雄鹰师现在还苦哈哈的开歼-7。

    这一次大红鹰师要把歼-10A全面淘汰掉,换装最新的B型,意味着要向兄弟部队移交多达三十六架歼-10A中型空优战机。除了给101旅十二架,其余二十四架全部移交给水都雄鹰师。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以前你截糊水都雄鹰师的,现在就要眼睁睁的看着别人多吃点。

    现在的问题是,摔掉的那一架歼-10A到底算谁的?算大红鹰师的还是鹰隼旅的抑或是水都雄鹰师的?

    会议一开始,主持会议的大红鹰师长就开门见山地说,“召集此次会议的目的只有一个,解决一下摔掉的那架飞机的归属。”

    “我认为没有什么需要讨论的,飞机还没移交,当然是大红鹰师的,水都师长你认为呢?”薛向东直接把大红鹰师长怼到了墙角。

    水都雄鹰师长说,“薛旅长说的也是有道理的。移交手续没办,飞机当然是属于大红鹰师的。”

    他们两位没有事先沟通过,但是都很清楚只有把归属推到大红鹰师身上他们之间的矛盾才不会摆上台面。

    可惜,他们能够想到的事情,大红鹰师长也是能够想到的。

    但见大红鹰师长淡淡定定地说道,“是,移交手续办之前飞机是属于我们的,损失了自然也算是我们的。不过,拢共三十五架飞机,现在少了一架的情况下,我是给你薛旅长十二架呢还是给你水都雄鹰师长二十四架?”

    一边够另一边就肯定少一架。

    水都雄鹰师长抢着说,“摔飞机的事情和我们是没关系的,你们二位应该讨论一下怎样解决移交飞机数量的问题,是移交十一架呢还是想办法凑够十二架。这个我就不参与了。”

    “水都师长你先别急,开会嘛,开会目的不就是讨论解决问题嘛。”薛向东叫住要起身走人的水都雄鹰师长,他怎么可能让他走人。

    水都雄鹰师长也是稍作姿态试探他们的态度,闻言,踢屁股走人的姿势顺势的就换成往前挪一下椅子的动作。

    薛向东说,“空司明确要求我部接收大红鹰师十二架歼十A型战机,换言之无论发生什么情况,我部必须要接收十二架该型战机,少半架都是不行的,这是原则问题。”

    “薛旅长,现在拢共就三十五架,这是实际情况,怎么也不可能按照原计划数量进行移交了。这个完全可以请示空司的。”大红鹰师长眯起眼睛说。

    手握重拳身价倍增说话自然就从容有底气很多。不可否认的事实是,101旅这两年风头再怎么劲抽(厉害)也是一支以二代机歼-7E为主的部队,大红鹰师长面对薛向东自然是不会客气的。

    薛向东微微摇头说,“说破大天去十二架就是十二架,原则不能讨论。红鹰师长你想请示空司就请示空司吧,到空司首长面前我也是这么说。要么给水都雄鹰师二十三架,毕竟你们接收的数量本身就是我们的两倍。”

    “薛旅长,你这么说就不对了,我水都雄鹰招谁惹谁了?改装训练让你们先来,我们等,没问题,你们把飞机摔了损失算我头上这是什么道理?”水都雄鹰师长阴沉着脸色说。

    大红鹰师长微微笑着,矛盾归根结底是要101旅和水都雄鹰师之间的。

    薛向东却是很镇定,扫了大红鹰师长,说,“要么大红鹰师给我们补一架B型,这个方案是完全可行的。”

    闻此言,大红鹰师这边的干部差点要跳起来。

    干哈呢干哈呢,我们好心好意给你好飞机还给你培训飞行员你们把飞机摔了却要我们来承担损失,一架歼-10B多用途战斗机啊,你以为是航模啊!

    “薛旅长,你就是不讲道理了,我部何过之有?”大红鹰师长笑不出来了,因为他知道这个方案是存在极大可能性的,忍着气说,“摔飞机谁也不想的,我的兵没错你的兵也没错,现在讨论的是三十五架战机怎么样来分配的问题,不是补够三十六架的问题。”

    一听这话,水都雄鹰师长就坐不住了,对大红鹰师长说,“这么说是不准确的,大红鹰师没错,那我水都雄鹰就更冤枉了。我好好的在川中开着歼七,结果你这边一摔锅我来背,更加没这个道理了。二位,我先把丑话说在前头,我部要接收的二十四架歼十绝对一个零部件都不能少。”

    干部们看着三位师旅长各种飙戏,三角关系在不断转换着,却倒也是蛮让人感兴趣的。只不过一想到争论的结果与所在部队利益息息相关的价值数亿人民币的大事,看戏的心态就没有了,纷纷不由自主的站在自己师旅长的角度来想办法。

    吵了有半个多小时,李战犹豫了一下鼓起勇气站起来报告,“报告!请求发言!”

    大家都看向他。

    大红鹰师长对水都雄鹰师长说,“这位就是李战同志,鹰隼大队大队长,摔飞机的也是他,处理得非常成功。”

    “原来你就是李战,百闻不如一见,是个人才。”水都雄鹰师长说道,“你有什么好的建议?”

    李战干脆利落地说道,“报告!我认为现在讨论战机数量分配问题为时尚早,毕竟我还没有完成改装训练,我个人建议再等等!”

    这话说得没头没脑的。

    这是什么意思?

    除了水都雄鹰师长,薛向东和大红鹰师长很快明白过来了,顿时就愣住了,继而满脸震惊地看着李战。其他干部慢了半拍,当他们明白过来之后有一些忍不住差点笑出声音来。

    靠!

    成达心里头最苦了,他可是李战的教员。

    李战什么意思还没清楚吗——完成改装训练之前他可能会再摔的,你现在基于现有的战机数量来谈论分配方案你争我吵的是不是着急了些?

    别忘了他没有被停飞,他是要继续接受改装训练的!

    我靠!

    想明白的人都纷纷在心里骂了出来,甭管是什么级别的干部。

    最让人崩溃的是,会议竟真的因此暂时停止了,一切等改装训练结束了再说。

    “难道不是吗?谁能保证以后不会摔飞机,不是单单指我,难道成参谋长你就敢说以后不会摔飞机吗?咱们这些开战斗机的上了天就是一脚踩进了鬼门关里,和战机一起平安落地之前什么都有可能发生。现在就讨论余下的战机怎么样来分配,损失归谁的,可不就是言之尚早吗?”

    散会之后,李战语重心长地对成达说。

    成达恨不得一拳头砸在李战的政工嘴巴上,咬牙切齿地说道,“你都摔多少架了,我昨天才知道你的光辉战绩,人家的战绩是击落敌机你是搞死自己的飞机。你才下部队多久啊,满打满算两年半三架半飞机。你这个几率未免也高得太离谱了!”

    李战严肃地说道,“从总体的角度看全军的几率是不会变的,我这边摔了意味着其他战友不会摔,如果非要摔我真的宁愿我来摔,我愿意把所有的风险一个人扛起来,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只要你们过得比我好什么事都难不倒所有快乐都来围绕……”

    “停停停!”成达都气疯了,“歌留到联欢晚会唱吧,我马上建议上级停飞你。”

    “成参谋长!”李战顿时急了,拽住成达的胳膊,“你怎么能这样。我身心健康你们不能停飞我,再有今天我基本就掌握歼十的飞行了,我还想着跟你去飞训基地搞空中加油呢!”

    成达也就是气得那么一说,却是被李战的后一句话给吸引了注意力,皱着眉头说,“你说什么,跟我去搞空中加油?”

    李战理所当然地说,“是啊,上次你不是说了吗,只要本周内我通过你们的考核就可以跟着你去飞训基地接受空中加油训练,我们旅长已经答应了,就等过几天你们安排考核了。所以我不仅不能停飞而且希望你这边给我安排更加密集的训练计划。”

    “你还要多密集?”成达眼珠子都要瞪出来,警惕地说道。

    如果薛向东同意了,那么李战参加空中加油训练就是板上钉钉的事实了,当然前提是李战能够通过大红鹰师设置的考核科目。

    冷静下来之后,成达突然意识到一个他必须接受的事实——李战的能力摆在那里,他真的可以在半周内掌握歼-10A的飞行技术的,而且真的有极大可能通过考核的。

    事实上成达是最清楚李战的歼-10A飞行水平,因此他基本上敢肯定李战是能够通过考核的。

    没成想随口的一句话竟被李战当真了,而且还真的做到了。

    只是付出的代价有些大。

    然而李战的话并非没有道理——摔飞机是一定的,不是今天就是未来某一天,不是你摔就是我摔,开飞机这种事情是这样的啦,做人就是这样的啦。

    当兵吃皇粮开战斗机如果没有随时摔飞机的心理准备,那是开不好战斗机的,因为敌人不会爱你,只想干你。

    李战说,“未来五天我要飞够三十个小时。”

    三十个小时的单飞时间大概是此次改装训练及格的标准了。换言之参加改装训练的飞行员一定要单飞飞够三十个小时,通常需要一个到两个月的时间。

    李战要在五天内飞够,平均每天六个小时。

    成达凝重地问道,“李战,你是认真的?”

    “珍珠都没这么真!”李战严肃说道。

    别人摔了飞机休息个个把月能缓过劲来克服掉心理障碍那都绝对是厉害的了,眼前这位呢才从医院回来不但没有复飞恐惧心理反而要求超高强度飞行。

    这是个什么怪胎?

    “这个事我做不了主。”成达说。

    李战说,“你请示上级,我也请我们旅长请示上级,必要的时候可以请示空司。我真没问题的,以前我们搞过连续五天平均每天七个小时的超高强度飞行训练,五天三十个小时基本没挑战性,况且我只飞一般科目。”

    这个事成达是有所耳闻的,鹰隼大队的超高强度飞行训练早都在军中传开了,都成了鹰隼大队的标签之一了。

    “既然你坚持,那我就请示上级,你也最好请薛旅长和上头沟通一下,这不是小事。”

    “明白!”

    PS: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大家要保持高度警惕引起重视,减少外出外出带口罩,看好家人齐心协力打赢这场硬仗,三百六十五个祝福送给我的枪团心理素质不怎么样叼几句就受不了的沙雕读者,你们就是体能搞少了,老子搞你们体能!今晚睡觉前五组俯卧撑每组十五个,做完的到这里报告!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