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4.第657章 董大爷听了都想动武

    第657章 董大爷听了都想动武

    公历12月份刚过去,距离新年又还有个把月,康知府来得比林淼记忆中更早,也不知道老牛拳打老高,连根拔掉老彭,这种种一切的背后,是否早就有某人的影子。

    但这些事终归离他太远,搀和不上,也没必要搀和。而且就算知道了所有的真相,现在也已经毫无意义。局面已经摆在这儿了,算是最大程度的皆大欢喜大团圆收场。

    自己那点宝贵的精力,早该放在更实在的地方才对。

    次日早上,林淼来到学校,翻开《东瓯日报》,头版上几乎覆盖半个版面的人事任免公告蔚为壮观,但这部分还仅仅只是副处级以上的。上面的位置动了,底下的人自然也要往上挪一挪。林淼在这个人事变更的新闻中,并没有看到多少熟悉的名字,只有彭二月他爷爷,从第一政委变成了第二政委,康书记亲自顶替了二月他爷爷原先的位置。

    地方所有事务一把抓,这位由省城空降下来的府台大人,果然厉害。

    看了十分钟新闻,林淼把报纸一收,就变回了认真复习的好孩子。

    周三一整天安然度过,除了听说隔壁观音庙巷里的村民,昨晚持刀捅伤了一个名叫温仲华的拆迁队副队长,拆迁队因此很神奇地被市教育局控诉了——因为温同学初三未毕业,连身份证都没有,所以拆迁队属于非法招收童工,区里和市里的妇联、团委都对此表示了强烈的谴责,江洋身为工程负责人,早上把林淼送到学校,转头就去各衙门口挨个道歉,一直道歉到日落西山都没回来。而这个消息,更神奇的居然是从四中那边传来的,据说把这件事拆成三章十二节在四中各角落来回传播的陈攀同学,对此事感到非常的自豪……

    下午放学后,林淼和江晓红手牵手,在张雪茹一众小姑娘“以前没大姐姐的时候就喊我们小姐姐,现在有了大姐姐就管我们叫同学”的幽怨眼神中从学校出来。出门时恰巧碰到已经广收门徒,拥有包括天花板少年和肖俞宇在内的陈攀,正在召集人马,要去医院探望被捅伤的温仲华。几个人见到林淼出来,陈攀匆忙上前,一脸决然地扔下烟头就问:“淼哥,跟我们一起去医院看看我大哥吗?怎么说也是给你们舅舅卖命的。”

    嗯,很好,这江湖味很到位。

    林淼很久没有装低端的逼了,转头看看正用仇恨的目光怒视自己的肖俞宇,抬手指了下还穿着百里坊小学校服,戴着红领巾的肖俞宇问道:“他是你小弟?”

    陈攀得意地挺胸道:“是啊!”

    肖俞宇不肯当最小的小弟,马上又指了下身旁的朱林锋,说道:“阿猪现在是我小弟!”

    林淼点头道:“哦,恭喜恭喜,徒子徒孙无穷尽也。”

    朱林锋却嚷嚷起来:“放屁!谁是你小弟!”

    肖俞宇怒道:“你特么打游戏用的都是老子的铜板,你敢说你不是我的小弟?!”

    “有道理!”林淼大喝一声,怒指朱林锋道,“大哥养小弟,天经地义,拿了人的好处,就要把拿了好处的态度摆出来!拿了肖俞宇的铜板连句大哥都不喊,有你这么做人的吗!?”

    朱林锋还要辩解。

    林淼直接又一句:“闭嘴!没空听你废话!肖俞宇同学,你干得不错,将来再接再厉,我舅舅的公司,以后还有很多工作需要你!”

    肖俞宇鼻孔朝天翻个白眼,傲娇地冷哼一声,那表情的意思应该是:这还用你说?

    林淼笑了笑,转头又问陈攀:“温仲华是你大哥对吧?你知道温仲华的大哥是谁吗?”

    陈攀面露凝重,正色道:“是王斌,他在这片的势力很大。”

    站在一旁的江晓红,终于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

    陈攀顿时愤怒道:“怎么!我说错了吗?!”

    “没错,没错!”林淼转头训斥,“小红姐姐,我们在谈社会上的事情呢,严肃点,不许笑!”

    江晓红憋着笑把头转向了另一边,却正巧见到老狄从学校里出来。

    两个人对视一眼,老狄羞涩地向她点了下头,然后朝林淼挥挥手,脚步匆匆离去。

    显然心里有鬼,而且是需要打码的那种。

    林淼暂时没工夫给老狄|拉|皮|条|,江晓红口头上暂时还不喜欢他,这种事不能勉强,跟老狄挥手作别后,又把注意力转移回陈攀身上,接着问道:“你知道王斌的老大是谁吗?”

    陈攀瓮声瓮气,有点不服地回答道:“是你舅舅。”

    林淼一笑:“那你知道我舅舅的老大是谁吗?”

    陈攀惊了:“你舅舅上面还有老大?那我这辈子什么时候能出头?!”

    林淼也惊了:“妈个蛋!你居然还想取代我舅舅?”

    陈攀昂扬道:“不行吗?我出来混,就是要混出个人样!论拳头,我自认够硬,论胆子,我陈攀要说自己怕死,全世界就没有不怕死的人!我一有能力,二有胆量,第三我现在还有兄弟,我凭什么不能取代你舅舅!”

    铿锵有力的质问声中,四周已经围上了不少人,纷纷围观。林淼深深地叹了口气,感慨道:“年轻真好,什么都敢想。”

    陈攀哼了一声,面露得色。

    林淼继续道:“实不相瞒,我舅舅注册的那个公司,全名是东瓯市江海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公司经过一系列的人事变动后,现在总共四个股东,我舅舅占股最少,是给其他三个股东打工的。你猜猜我舅舅为什么要给其他三个股东打工。给你三个三选哦,A、因为拳头比别人软;B、因为胆子比别人小;C、因为钱没别人多。好了,请作答。”

    陈攀认真思考,陷入了纠结。

    边上的天花板少年却着急道:“这还用想?当我们傻逼吗?肯定是因为钱没别人多啊!”

    “了不起!居然一眼就洞穿了事情的本质!”林淼高声夸赞道,“所以你们猜为什么我舅舅的钱没另外三个股东多呢?”

    “这我知道!”陈攀抢答道,“因为你舅舅的势力没他们大!收不上来钱!”

    “好!那我再请问,这一片谁能收到的钱最多,谁的势力最大?”林淼环指湖滨路四周。

    陈攀再次陷入了茫然。

    他新收的小弟看着林淼,认真反问道:“难道是管委会?”

    “孺子可教。”林淼微笑点头,“我接下来说的话,你们记好了,一个人家里如果没有钱,混社会最重要的东西是什么呢?就是文凭。大专毕业,就能考公务员,考上公务员,就能有合法收入和合法的社会地位和社会身份,等资历老了,当上社会大哥后,就有权对地方财政收入进行合法分配。财政收入呢,也就是你们电影里看到的相当于保护费的东西。

    所以我们为什么要上学?上学不是为了学知识,更不是为了陶冶情操,上学的目的,归根到底,就是要拿到文凭。你拿到文凭之后,就算把以前学到的知识全都忘得一干二净,也没有人会怪你们的。但是如果你拿不到文凭,将来就不可能有社会地位和社会身份,身份和地位都没有,你说你去哪里混呢?同学,你说我讲得对不对?”

    陈攀新收的小弟若有所思地点头。

    林淼又道:“那你现在知道该怎么办了吧?跟他混,你是能混到文凭还是能混到钱?王斌一个月工资1500块,刚才走过去的狄老师,一个月工资5000块,陈攀一个月能给你15块吗?”

    陈攀抢白道:“你少拿已经工作的人跟我讲道理!”

    林淼道:“那你觉得你将来一个月能挣多少钱?”

    陈攀怒吼道:“至少不会比王斌少!”

    “好的,我们再来做一道数学题。”林淼抬手看了眼手表,距离和江洋约好的时间还有十分钟,抓紧逼逼道,“假设你每个月能挣三千块,你先抽走一千五,剩下来一千五分给你三个小弟,每个人拿走五百块。

    月底三十号你拿了工资,早上一睁开眼,你妈就管你要生活费,因为你已经能挣钱了,伙食费不能再管家里要,反倒要多掏几个钱补贴家用。一顿饭补贴五块,一天当吃两顿,就是十块,一个月三百块。你是讲义气、聪明又懂事的社会大哥,必须孝顺爹妈,所以这三百块你掏得很干脆。但这时你爸又告诉你,你已经是个混社会的人了,以后家里的水、电、煤气、有线电视费、电话费全都要由你负责,你觉得你爸说得对,然后又多掏了一百块。

    从家里出来之后,你想起自己早饭还没吃,就在路边买了个煎饼,一个煎饼加蛋不加香肠肉松两块钱,你觉得光吃一个不够体现你社会大哥的风范,于是又多掏两块钱买了瓶牛奶。一顿早饭四块钱,一个月下来算一百,因为有几天你可能胃口不好,懒得吃早饭。

    你上班的地方离你家很远,走路过去要两个小时才能到,所以你必须坐公交车。因为不坐车就会迟到,迟到就要扣工资,这样每天来回坐公交车六块钱,一个月下来是一百五左右。因为你老板是不是我舅舅,良心比较黑,一个月只给你一天的休息时间,有的时候周日还要你过去继续加班。

    到了单位,你虽然咬牙给了你妈三百块的家用,但中午那顿饭你其实是吃不到的,早上下班后,午饭必须自己解决。你是社会大哥,当然不能带饭盒那么低端的东西去单位,所以午饭必须吃得有格调一点,快餐一顿五块钱,一个月一百五。然后这时候你发现仅仅只是维持自己活下来,你一个月就已经花了八百块钱,而你小弟们因为没有上班的路费,所以每天都待在台球厅和游戏厅里等你月底给他们发钱。如果你不给,他们就会离你而去。

    但这还不是最糟糕的,最糟糕的是随着你年纪变大,你希望能找个女朋友结婚生小孩。有个经常在台球厅里玩长得很漂亮的女孩子,因为你是社会大哥所以喜欢上了你,你们谈恋爱每个星期要出门一趟,每次你利用你聪明的大脑计划周到,连送礼物到请客吃饭到饭后活动,一次只花一百五十元,这样你一个月下来,居然还能省下两百块。

    不过你不要忘了,你们公司的老板是个垃圾,他没有给你办传说中的医疗保险和社会保险,也就是俗称的养老金,这笔钱你必须自己去缴,为了晚年的生活幸福,你无奈把剩下的两百贡献了出来。但万幸日子刚刚好还能过,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你女朋友的爸妈知道了你们的事情,让你们马上就结婚,要求你家先掏十万块买间婚房,再拿两万出来当聘礼。你爸妈拿出一辈子的积蓄,总共就八万,距离你的需求还有不小的缺口。

    你的女朋友看你没钱,转头就跟一个大专毕业、一个月工资只有一千五但是有五险一金的城管局下属事业单位的大龄男青年跑了,因为大龄男青年虽然没有小弟,却有单位发的房子,每天早饭和午饭单位包圆,家离单位近,攒下的钱每周末能在你女朋友身上花两百块都不心疼,你女朋友跟他过日子的生活质量显著提高。

    他们很快就在两家人的祝福中结婚生子,生的孩子不用担心幼儿园和小学该去哪里上,学费也不用考虑,因为公家单位的职工子女读书可以享受优惠政策,经济负担非常小。你心里又羡慕又嫉妒,但你又没脸去抢回你的女朋友,因为你知道你不但付不起结婚的钱,而且生下孩子之后你连奶粉都买不起,一旦有了孩子,你们一家三口就会原地饿死。

    可是你又不能把花在小弟身上的钱拿回来,没了小弟,你就不是社会大哥了,而你的小弟也因为跟你一起混,长期手头缺钱,所以比你还惨,连交女朋友的钱都没有,最后你和你的小弟四个人,一起互相扶持着慢慢老去。在这个过程中,你们当中的一个人因为长期营养不良还生了重病,你们先是很有义气地借钱给他看病,等好不容易把他看死了,又拿原本属于他的五百块钱还债。

    医疗费欠债十八万,这笔债一还就是三十年,等好不容易还清了债,你已经过了六十岁,找不到工作了,只能靠退休金过日子。这时你每个月的退休金只有一千五百块,你当大哥,抽大头,先拿一千,他们两个平分剩下的五百块,每人二百五,一个月后,因为通货膨胀物价上涨,你的两个小弟先后饿死,你为他们流下了痛苦的泪水,但也终于感觉解脱了。

    他们拿了你一辈子的钱,喊了你一辈子的大哥,你享受了一辈子当大哥的荣耀,并且养了他们一辈子,最后你们四个人因为混社会、讲义气、没文凭,最终全都断子绝孙。

    所以一个月挣三千块钱,到底有什么好骄傲的?”

    林淼鬼扯到这里的时候,天色都已经黑了。

    四中校门口亮起了路灯,至少站了一百多人,围着林淼听他说评书。

    陈攀面对林淼的洗脑攻势,失去了九成左右的语言功能,哑口无言。

    林淼又转头问陈攀新招收的小弟:“听完我说的这些,你还打算混社会吗?”

    小弟沉默不语。

    林淼劝道:“走吧,回家好好复习,马上都要期末考了,没文凭就出来混社会,要么饿死,要么被人捅刀子,等以后科级进步了,连个电脑都不用会,活得就跟猴子没什么区别了。”

    小弟深深一叹:“唉……”

    很好,拯救回一只迷途小羔羊。

    林淼又问天花板少年:“你呢?”

    天花板少年犹豫片刻,咬牙道:“我不能不讲义气!”

    “好!够意思!我欣赏你!”林淼立马改口,“等大后年初中毕业,你去王斌的拆迁队报到,报我的名字就行!每月工资一千块,包吃不包住,医疗、社保、工伤意外险全有!”

    天花板少年惊了,大喊道:“一个月一千?!这么多?!”

    林淼道:“小意思,只要公司效益好,年底还有一千块钱的奖金。”

    天花板少年都颤抖了,高声问道:“我能现在就去你那里上班吗?我不想读书了!”

    “谁不想读书了?”江洋拨开人群,带着王斌走进来。

    陈攀见到王斌,顿时脖子一缩,喊道:“老老……老大……”

    王斌看他一眼,有点莫名其妙。

    林淼抬手看看表,不满地对于江洋道:“大佬,晚了十五分钟啊。”

    “最近跑的地方太多,半路车子没油了,又去加了个油。”江洋一边解释,又看了看四周围观的小朋友,不由笑道,“这么多人围在这里干嘛啊?”

    “听我上思想品德教育课。”林淼说着,又冲四周喊道,“散了!散了啊!今天的课就上到这里,下学期有缘再给大家上一节49年后祖国社团衰亡史!赶紧回去复习了!”

    一群人轰轰闹闹地散掉。

    江洋没拿林淼的屁话往心里去,转头对王斌道:“阿斌,车钥匙给我,不用你开车了,我先顺路把你送回去,妈的这一整天净特么在路上跑了。”

    王斌呵呵笑着把车钥匙交还给江洋,林淼拉着江晓红的手,扔下陈攀四人组转头就走。

    陈攀几个人站在原地,内心震撼地注视着林淼四个人远去。

    陈攀的叛徒小弟沉声道:“王斌居然只是给林淼的舅舅开车的……”

    天花板少年道:“林淼他舅舅的势力,恐怕有十个王斌那么大……”

    陈攀眼神发狠道:“可能不止。”

    朱林锋问肖俞宇:“我们还去看你老大的老大吗?”

    肖俞宇眉头一皱,思想觉悟大有进步地对陈攀道:“我爸妈一个月能挣一万,以后等我爸妈死了,我拿到那一万块钱,我当你们老大行不行?”

    陈攀:“……”

    站在传达室里想动武的董大爷:“……”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