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8.第651章 一家之主

    第651章 一家之主

    林淼突然对市少先总队的全体队员发动无差别大规模精神杀伤的举动,是江晓红和孙玉燕所万万没有料到的。幸好这样的会议,每年最多也就一次,这些带着美好的心愿前来朝圣,却猝不及防被他们的偶像伤及灵魂的孩子,明年这时候就全部已经小学毕业,退出少先队了,不然的话,江晓红恐怕市少先总队这个机构或许连一年都撑不过去,就会自上而下地自动从内部瓦解掉。显然,让林淼在会上自由发挥是个很错误的决定,这是教训,以后必须牢记。

    “希望万能的时间,能弥缝他们内心的创伤,拂去他们内心的阴影,愿他们能承受住这次打击,对生活和世界始终充满热爱,凡事杀不死他们的,必将使他们变得更强,愿马列思想指引他们前进前进前进进。”林淼在回去的路上,坐在江晓红身旁,为受苦受难的孩子们祈祷了一番,江晓红怒视林淼,伸手捏他的脸,不高兴地问道:“干嘛要那么欺负人家啊?”

    林淼哼了一声,理直气壮:“因为心血来潮!”

    江晓红抓狂地揉了揉林淼的头,哭笑不得道:“你别太坏了,知道那些哥哥姐姐家里都是干嘛的吗?”

    林淼道:“知道啊,就当替我爸出口气行不行?”

    江晓红默然无语,这话题实在不好接,但她也是真心服了林淼。老林都扑成那狗屎样了,这么小的一个小豆丁,居然不但丝毫不受家庭变故的影响,反倒隐隐有逆势而上的劲头——此刻细数盘点一下林淼的基本盘,算是一路默默看着林家父子俩走到今天的江晓红,这时才突然看清楚,没了老林,林淼却依然是那个林淼。

    神童的光环没有丝毫暗淡,该出书还是照样出书,赚起钱来比老林还猛,接下来的春晚也依然照上不误,甚至听孙玉燕说,老林虽然被撸到底了,可林淼的名字,却仍要被收录进东瓯市的年鉴,这就是登上当代的地方志,历史上留下一笔了啊!

    江晓红揉着林淼的脑袋,一路默然,心里居然真的闪过一个念头。如果林淼今年不是八岁,而是十八岁,一个男人拥有这样雄厚的实力,自己不要脸地倒追一把也不是不行呀!她才不过二十六岁,女大八,嗯……大八岁怎么了!但是只可惜,大十八岁就真的过分了。

    江晓红低头看着林淼软绵绵的样子,林淼察觉到她的目光,仰头看看她,问道:“很帅是不是?简直对我俊俏的容颜不可自拔对不对?”

    “对你个头!”江晓红突然感到很羞耻,居然对这么小的小孩产生了邪念。

    完了,完了,单身太久,心理变态了……

    老姑娘面颊微红地猛揉了林淼几下,以掩饰内心的焦躁。

    出租车在距离华侨饭店不到50米处的银行外停下,下车进了银行,林淼带着江晓红到柜台转了账,在柜员充满惊恐和不可思议的目光中,江晓红拿到了她作为林总小秘的第一笔巨额报酬,整整一万五,快顶得上她在出版社一年的工资。收好各自的存折,两个人走出银行,林淼对江晓红说了句:“小红姐姐,1996年快乐。”

    江晓红心情愉悦地嗯了一声,林淼又道:“我真的觉得狄老师挺不错的。”

    江晓红猛翻白眼:“不用你操心!”

    林淼却还继续道:“再晚就要变高龄产妇了,生孩子的风险会越来越高的。”

    江晓红默默使出九阴白骨爪,盖在了林淼的头上。林淼感觉小秘这两天越来越暴躁了,肯定是感情生活缺失造成的,所以才对小朋友如此不友好,如此不温柔……

    江晓红一路护送林淼到了酒店门口,等林淼走到拐角,拐进电梯间,她才放心离去。

    林淼上了楼,按响门铃,按了两下,突然又轻轻一拍额头,想到老林和江萍搞不好还在殡仪馆那边没回来。正要转身下楼,叫人过来开门,房门却突然打开了。

    晓晓探出头来,声音很小地站在林淼身后,喊道:“淼淼……”

    林淼转回身,略微惊讶道:“你们这么早就回来了?”

    晓晓点点头,又道:“小姨还在奶奶家里,我跟爸爸先回来了……”

    “哦……”林淼心里有点数了。

    肯定是外婆又跟江萍说了什么,让江萍打消了跟老林怄气的主意——对,就是怄气,离婚是不可能离婚的,江萍对某些破事的忍耐力有多强,林淼可能比江萍本人还清楚,只要他这个儿子不公然站出来支持、怂恿、撺掇、计划、安排,她基本上不可能主动走出那一步。

    只不过清楚归清楚,林淼之前也是做好了两手准备的。如果老林和江萍真要闹到不可收拾的地步,那么他只能选择跟江萍走。让老林受点惩罚是一方面,但更实际也更关键的原因则是,老林离了他,靠着坑蒙拐骗的伎俩,自己一个人活下来可谓相当轻松,但江萍就不一样。江萍耳根子软,脑子基本也出于全天候不使用的状态,身上稍微有点闲钱,就容易遭人惦记,遇上手段高明一点的骗子,被骗财骗色理论上就是分分钟的事,所以必须得重点保护。

    但现在看来,他的那些准备,这下全都可以放下了。

    老林和江萍不离婚最好,两口子搭伙过日子,一切龌龌龊龊,只要自己心里能放下,那就过往云烟随风而去,每天都是新的开始。很多二十来岁的人,可能绝对忍不了这种处理方式,甚至想起来都有要动刀子的冲动,只是一个人是否真的长大的标志之一,恰恰就是当他看清世界和生活的真相后,却依然热爱它。这不是什么勇敢和智慧,只是不得已的,对生活和生存的妥协。而那些对生活决不妥协的人,大多数都失去了繁衍后代的机会……

    三十岁前,林淼觉得是否有后代,是无关紧要的事情;三十岁后,林淼渴望有个孩子的情绪却日渐强烈。这就是本能啊。所以好端端的,做人为什么要抗拒本能?

    林淼进了房间,老林正靠在沙发上抽烟,看样子心情怅然,意志消沉,情绪低落,但林淼知道,这一切都只是表象。老林家庭事业双逃生,内心深处,应该还是窃喜的。

    林淼跑过去,在老林身边一屁股坐下来,把沙发垫坐得弹了一下。

    老林低头看看林淼,林淼随手把书包一扔,对老林道:“爸!我这个月税前稿费六百万!”

    老林听完继续眉头紧皱,憋了三秒,然而根本就特么的憋不住,最终憋出一个笑脸来。

    “钱呢?”老林这个庸俗的男人,发出了直扣一切社会矛盾根源的疑问。

    林淼打开书包,拿出存折递给老林。

    老林翻开来一看,原本沉闷的面孔,霎时间焕发出了对整个世界都充满爱的神采,随即又马上问道:“你这一百多万花到什么地方去了?”

    “江海房开入股了啊!”林淼把存折从老林手里拿回来,“我现在公司大股东!”

    老林皱眉叹道:“妈个逼,老子还投了六十万进去,白送给老罗入股。看来老罗做人,也就这么回事,让他保我一下他都做不到,将来也不用多接触了……”

    听到亲爹抱怨干爹,林淼很无奈道:“爸,事情都过去了,你现在还能有个铁饭碗,算不错了。区里事情也不多,你每天就是过去看看报纸、喝杯茶,晚上早几分钟下班也没人管你,就当提前养老了嘛。你想想咱们家以前,那是什么条件啊,你现在除了官帽子被摘了,哪点不比以前好一百倍?副主任科员也给你留着了,你之前没提干,职称也就是个科员是不是?

    该享受的,都享受过了,人有多大本事,就享多大的福,德不配位,必有灾祸,你说你书也没读过几本,水平其实也就那样,现在当名人的瘾也过了,当官儿的瘾也过了,别的方面我就不说了,你自己心里更有数。多少人家,几代人加起来都没有过你这样的福气啊?别人从那么高的地方掉下来,不是摔死就是摔残,你再看看你,是不是好端端的,什么事都没有?为什么没事啊?还不是那么多人给你面子,费尽力气在下面接着你,你当人家真没出力啊,真要各个都不帮你,你现在还有闲心坐在这里听我跟你说话?”

    老林被林淼教育得吭不出声。

    林淼叹了口气,道:“爸,我还是那句话,只要你能管好自己,别拖我后腿,咱们家将来就还大有希望。你现在情况再差,那几本书接下来尾款,保守估计也还能收个百来万,就算以后职务都升不上去了,好歹也还有个公职身份。现在出门有车,回家有肉,要体面有体面,要实在有实在,每天坐着不动,日子都过得比全国九成以上的人要滋润。爸,差不多了,你想想你两年前过的还是什么日子啊?再硬要够自己够不着的东西,那福气你受不住,要出乱子的。少戒之在色,老戒之在得,你这个年纪,不老不少的,正好是时候一起戒了。”

    老林突然打断道:“老戒什么?”

    林淼解释道:“老而戒之在得,就是年纪大了,就不能贪得无厌。不能这个也想要,那个也想要,已经拿在手里的,想要换个更好的,有了更好的,又想要更多的。”

    老林不由愤愤道:“我今年才三十六岁啊!哪里老了?”

    林淼心里暗叹,但总不能告诉老林,在我的前世,你正好就是从三十六岁开始扑街的——看似表面光鲜,其实早被金德吉摁住了手脚,躺在砧板上待宰;反过来看现在,表面上损失惨重,很扑街的样子,但其实所有的一切,全都保住了。

    “人老不老,不看年纪,看内心。”老爷爷已经不好使了,林淼只能换个方向忽悠,“你看你每天想来想去,脑子里一共就那点东西,平时也没有学习的习惯,肚子里积累的东西一共就那么多,你以前接受的教育,注定了你的人生上限就到这里为止。什么叫老?力气用尽了,再怎么努力,也没办法发挥得更好了,这就叫老。我就问你一句话,现在让你跟区人大里的那群老头子公平竞争,你有什么地方比他们强的?你是能分析问题啊,还是能解决问题啊?让你写调研稿,一个人从头到尾弄下来,中办国办我就不提了,省办会用吗?”

    老林有点犹豫,已经有点听不懂林淼在说什么了。

    林淼不理会老林的犹豫,自顾自接着往下说道:“做不到是不是?我都不说发到哪里去,你一个人弄不弄得出来都是问题啊。调查方向对不对,搜集材料,归纳、分类、分析、概括、总结的能力有没有,结论是不是准确到位,提出的建议,能不能解决眼前存在的问题,有没有对将来十年、二十年的发展眼光,有没有全局的战略性发展思想……”

    老林忍不住再次打断,一脸认真道:“全局的战略性思想我还是有的……”

    林淼立马呛回去:“别吹牛逼了好吧?西城街道你都不知道该怎么管,湖滨路是谁搞出来的你心里没数吗?”

    老林愣了两秒,突然恼羞成怒,自尊心严重受损地骂了林淼两句,气呼呼地回了自己的卧室。

    林淼叹了口气,转头看了看一直不吭声的晓晓,问道:“现在想吃饭了吗?”

    晓晓点点头。

    林淼微微一笑,拿起了电话。

    ……

    风歇雨停云散去,杂七杂八的事情彻底翻了篇,林淼感觉整个人都闲散了下来。中午和晓晓一起吃过午饭,又难得很安逸地睡了个把小时的午觉,起床后背书的效率,大概直降了三成,花了整整一个多小时,才把最后一篇大纲必背的课文,完整地背了下来。背诵完毕,林淼把那厚厚的装订本放下,然后看了下日历,稍微给自己增加一点压力。

    距离期末考试,只有半个月了……

    一整个下午,林淼没去管老林是否吃了午饭,一直窝在卧室里刷题,数学和自然科学常规性地做完一套,状态尚可,没有被琐事影响的迹象。

    晓晓中途进来一次,发现林淼在和天书搏斗,就很识趣地退了出去。

    如是保持狂飙模式到了晚上六点多,林淼一口气把语文真题卷都做完了一套——作文除外,然后很忧心地发现不算60分作文的话,90分的卷子他居然只拿到68分,现代文阅读理解被扣了足足14分,文学常识方面也是处处漏洞,顿时整个人就不好了。

    正张皇地想接下来半个月该怎么个恶补法,房间外头,突然响起晓晓的声音:“小姨!”

    林淼听到喊声,推开房门,就见江萍推着行李箱,脸色不好看地站在客厅里。

    老林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卧室里出来了,坐在沙发上,茶几上摆着几个菜,放着几个空的啤酒瓶,房间里又再度充满江萍讨厌的烟味和酒味。

    江萍冷着脸,走到窗边,把窗户全部打开。

    屋外的冷风吹进来,吹得老林眉头一皱。

    两个人显然都在强忍着对方的行为,硬憋着不吵架。

    林淼很是头疼,可这时候不说话,显然不行。

    “爸,妈,晓晓,我建议我们先开个家庭会议,我认真的。”林淼真的很认真地说道。

    老林皱眉道:“开什么家庭会议?”

    林淼道:“关于我们家以后日子到底该怎么过的家庭会议。会议的主要内容是……妈!我下个月开始,每个月给你一万五生活费,家里以后的支出你来负责!”

    正在开窗户的江萍顿时动作一停,奇怪地望向林淼:“你给我钱?你有什么钱?”

    “你别管我,我就问你,让你管家你管不管得了?”林淼看着江萍道,“家里人以后吃喝拉撒,水电煤气电话费车油钱手机费有线电视,这些事情全都你来负责,一万打底,多出的五千算我给你的零花钱,你想怎么用都行。做得到吗?”

    江萍听到每个月能拿五千块的巨额零花钱,又想到老林可能以后挣不了太多钱了,脸色立马就好看了不少,并露出蔑视家庭财务管理的冷笑,说道:“这有什么难的?”

    “好,那就下个月开始执行!”林淼直接拍了板,又转头对老林道,“爸,我以后每个月给你两千块,你爱要不要,不要拉倒。要不要?”

    老林愣了愣,怒拍茶几道:“我干嘛不要?”

    “好,那也从下个月开始!”林淼干脆利落,最后对晓晓道,“晓晓,你每个月的零花钱去管爸爸要,爸爸要是没钱了,你就告诉我。”

    晓晓总算露出些许笑容,点了点头。

    林淼呼出一口气来,看看江萍和老林的情绪都稳定了些,心想暗暗地想,果然老林还是老林,江萍还是那个江萍,只要钱到位,哪有什么化解不开的家庭矛盾。只是自己才刚满八岁,就陷入了一边要学习,一边要想办法挣钱的境地,就算什么破事儿都没有,压力也好大啊……

    但是有什么办法呢……

    谁让他才是这个家里,真正的一家之主。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