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9.第328章 天大的事有爸在

    第328章 天大的事有爸在

    室内体育课装备管够,一大筐扑克牌和各种棋类加在一起,数量比班上孩子的人数只多不少,就算真的这群妖孽集体患上自闭症,自己和自己玩都没问题。

    张雪茹兴冲冲上去拿了副跳棋,接着转头就一巴掌按在林淼的真题册上,要拉着林淼当陪玩,满脸不容反对的样子,只差一句……

    林淼当场就被激怒了,扔下笔就吼:“跳棋有个毛的技术含量?!”

    张雪茹浑然不惧吼回去:“那你想玩什么!?”

    林淼冷冷一笑,上台拿了副飞行棋回来。

    两分钟后……

    “光下棋没意思啊,要不来点彩头吧。输了的人等下去操场跑一圈,边跑边喊我爱赵忠祥,茹茹,敢不敢?”林淼课桌前后,围满了看热闹的小屁孩。

    班上两朵班花姐姐高媛媛和蒋琴琴,被林淼拉来搭伙,凑了一桌。

    “那你要是输了,就上操场喊张雪茹我爱你,你敢不敢?”张雪茹反问林淼道。

    林淼想都不想就一票否决:“太没挑战性,根本配不上朕的脸皮!换一个!”

    张雪茹直接动手,捏住林淼的脸颊往外一拉:“不换!我管你脸皮有多厚,反正我就要这个!”

    “咦~”四周一阵起哄。

    张雪茹身正不怕影子斜,占幼儿园小朋友的便宜毫无心理负担,笑容邪恶,死不松手。

    而高媛媛和蒋琴琴迎着起哄,也跟着凑起热闹来。

    “那要是我赢了,林淼就要喊我爱蒋琴琴!”

    “我赢了,就是我爱高媛媛!”

    “哎哟,我说你们要脸吗……”林淼被这群荤素不忌的女孩子逗笑了。

    记忆中,初一的小姑娘没这么热情奔放的啊……

    还是外国语初中这群货,确实脑回路和普通学校的孩子不大一样?

    林淼这边热热闹闹,教室里其他几个男生,就只能挤在角落里羡慕又装不屑地偷瞄。

    刘少锋拿来一副中国象棋,在桌子上摆开,好整以暇,轻飘飘的口气道:“唉,本来还听说林淼象棋下得好,还想跟他切磋两把的,现在看来是没机会了。姜何川,我们来一把啊?”

    姜何川盯着刘少锋看了两秒,见这狗日的一脸要虐菜的冲动,稍作犹豫,就坚决摇头道:“不来,我不会!”

    “象棋都不会,是不是中国人啊?”刘少锋兴致盎然,“我教你吧,很简单的!”

    “不学,没兴趣,帆哥,我们打牌!”姜何川直接发动“打牌遁”逃走。

    刘少锋这下就无奈了,他环顾教室,眼看满屋子的废渣,打牌的打牌,下飞行棋的下飞行的,堕落得不行,然后露出一脸高手寂寞、无敌好痛苦的表情,叹了口气:“唉,不像话啊……”

    “刘少锋,我跟你下吧。”彭二月的声音,突然在刘少锋身后响起。

    刘少锋转过身,上下打量二月一遍,哂笑道:“你会吗?”

    “我爸说我……还凑合吧,勉勉强强能走两步。”二月一脸憨厚坐到刘少锋对面。

    “那就行!会下就可以啊!”刘少锋心想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急吼吼道,“我们班看来象棋下得好的也没几个,来吧,来吧,我好久没下了,手都痒了。”

    二月嗯了一声,先手执红,抬手就是最常见的炮二平五的开局。后头正在洗牌的许风帆见状,对姜何川使了个眼色,两个人相视一笑,扔下扑克牌,围了上去。

    “诶,你们两个,怎么不打牌了啊?”刘少锋见有观众,精神越发抖擞。

    许风帆道:“两个人打牌没意思,还不如看你们下棋。”

    “那你呢?”刘少锋侧头问姜何川,“你不是不会下吗?”

    “是啊,下是不会下,看还是能看懂的一点的。”姜何川笑道,“我怎么说也是个中国人嘛!”

    刘少锋呵呵一笑:“行吧,今天就让你们看看什么叫高手。”说着话,随手跳了个马。

    二月不声不响,继续在棋盘上操作。

    刘少锋毫无压力地把棋子一个一个调出原来的位置。

    两人互不干扰,仿佛完全自顾自地走了七八个回合后,彭二月突然一炮过河。

    刘少锋一看,不由笑道:“我不去打你,你倒来打我了啊?”

    二月咧了咧嘴。

    “你打我的卒子,我就吃你的炮……”刘少锋依然成竹在胸的样子,嘴里这么念着,却只是提上己方的马,去追胖子的炮。

    二月又笑了笑,淡淡然把炮往边上一挪。

    刘少锋嘴上不停,继续边下边逼逼。

    棋盘上的局势,在几个回合内就犬牙交错得有点辨不清状况。

    “哎哟,二月你下得不错嘛,看来我得拿出百分之八十的实力来作战了。”刘少锋盯着棋盘半天,没想出还能走什么地方,只好提起卒子,走了一步没用的废招。

    这时却见二月呵呵一笑,直接红车沉底,吃掉了他的士。

    “你输了。”小胖子一脸云淡风轻。

    刘少锋猝不及防,仔细看了好久,才看明白自己被将死了,连连喊冤道:“大意了,大意了,这把不算,再来一把!”

    彭二月没拒绝,和刘少锋一起把棋摆好。

    “这把我要认真了!”刘少锋信誓旦旦。

    彭二月轻轻嗯了一声。

    过了两分钟……

    “算了,不下了,你水平不行,都还没入门呢。”彭二月一脸无聊地站起身来。

    刘少锋低头看着被胖子九个回合弄死的棋局,脸色铁青。

    姜何川不忍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少峰,做人要学会坚强啊。”

    “滚。”刘少锋言简意赅。

    但换来的,却是另一侧肩膀上的另一只手。

    许风帆跟着叨逼叨:“输赢这种事,习惯了就好。想当年,我也觉得自己简直天下无敌,后来被淼哥吊打的次数多了,输习惯了,内心也就平静了。淼哥说得好啊,做人嘛,要想不痛苦,就要早点学会接受。一旦你接受自己是个渣渣的设定,生活中的一切不甘心,就会很快化为乌有,眼前的人生也会变得美好起来。锋锋,相信自己,你也可以像我一样快乐的。”

    刘少锋憋屈得都快哭了:“你也滚。”

    姜何川和许风帆见状,双双良心未泯地把手缩了回去。

    刘少锋突然转过头,不甘心地朝彭二月大喊道:“二月!你学象棋多久了?”

    “大概四岁开始学的吧……我是中国象棋项目的二级运动员,去年拿的。”彭二月又走了回来,说话的声音稍微有点大,略带点低调炫耀的成分。

    刘少锋直接就无话可说了,委屈巴巴地追问:“那你怎么不去比赛,让林淼拿了冠军啊?”

    “本来是想去的,我爸说他那个比赛太业余了,比赢了也没用,我就没去了。”彭二月说着,扭头朝林淼的方向看了眼,“不过淼哥应该也挺厉害的吧,去年他才六岁呢。”

    “那你去跟淼哥切磋一把啊,这里让我来!”姜何川气势汹汹坐到刘少锋对面。

    刘少锋见状一怔:“你干嘛?”

    姜何川呵呵道:“刚才观察了一下,感觉你的水平跟我差不多,娱乐局还是能来两把的,菜鸡互啄欢乐多,输了也不伤面子。”

    刘少锋翻了白眼:“卑鄙无耻,阴险小人……”

    ……

    彭二月坦克式硬核装逼的当口,林淼和三个女孩子的棋局,也已经到了焦灼时刻。

    一开始领先的张雪茹,此时落到了第三。

    林淼则运气爆棚,其他三人还一圈都没走完,他却只剩最后一架飞机到终点,就能完成比赛。

    “赵忠祥老师是三代人的偶像,爱他不丢人。”

    林淼手里摇着骰子,一边给张雪茹做心理建设,免得她待会儿赖账。张雪茹听得咬牙切齿,然后就见林淼扔出一个5,稳稳地把飞机拐进向上通道的第三个格子。

    “结束了,寡人果然是天选之子……”

    “唉,还让不让人活了,连运气都这么好。”高媛媛垂头丧气地说着,拿起骰子,随手一扔,扔出一个6来,然后怏怏拿起棋子走了6步,继续扔骰子,还是6……

    再接着,神奇的一幕就上演了。

    在张雪茹和蒋琴琴的一次比一次兴奋的尖叫声中,高媛媛连扔了4个6,最后一次飞机从弹跳点上越过,竟生生把林淼已经拐进终点通道的最后一个棋,从半空中撞飞下来。

    “我勒个擦!这特么也可以?”林淼目瞪口呆。

    边上早就被蒋琴琴和张雪茹吸引过来的同学见状,也纷纷发出了惊叹。

    “林老师今天出门没看黄历啊。”

    “是不是最近做了什么缺德的事情?”

    “林老师这么小,能做得了什么缺德的事情?”

    同一时间,学校某处角落,正兴致勃勃地看中国军人训练童子军的沙老头,头顶上方的一块云彩散去,阳光洒落下来,照在他满头的白发上。

    来中国后水土不服好几天的他,突然感到久塞不通的鼻孔,一下就通了气。

    林淼被高媛媛千里追杀、一击毙命后,就像是耗光了一整天的运气,再也没有缓过气来。在三个姑娘的配合打击下,他的最后一颗棋子,始终没能走出家门三个回合以上。

    午后的放学铃声,在满堂哄闹中响起。

    姜胜善披着夕阳走下教学楼,有点担忧地想知道,林淼到底有没有受到舆论的影响。

    可刚走到楼梯口,就听到林淼的声音,从教学楼的入口处传过来。

    喊声嘹亮,情感真挚。

    “我爱高媛媛!我爱高媛媛!我爱高媛媛!”

    看来完全没受影响……

    姜胜善露出了欣慰的笑容,但是紧接着,马上又皱起了眉头。

    这么小的孩子,早恋更不行啊!

    她脚步匆匆,朝着教学楼大门口走去。

    拐过楼道的弯,却迎面就遇上了过来接林淼放学的江洋。

    江洋神色有点凝重。

    两人对视一眼,江洋抱起林淼,对姜胜善道:“姜校长,你报纸看了吗?”

    姜胜善心头一沉,点了点头。

    江洋道:“那我先带孩子回去了,先给他爸打个电话。”

    “好,”姜胜善道。

    林淼朝跟过来的同学们挥挥小手,被江洋抱出了学校。

    江洋一路不吭声,迈着飞快的步子,直奔离学校只有几十米远的传统文化创业园管委会大楼。

    进了院子,直奔二楼。

    推开二楼的门,屋里头,老林的忠实手下,严晓海和李晶晶都在,脸色都不太好看。

    “来了?”严晓海问了句废话。

    江洋放下林淼,二话不说拿起桌上的电话,拨通了老林的传呼。

    没过半分钟,电话铃响。

    江洋拿起电话,转交给了林淼。

    林淼接过话筒。

    老林的话简单明了:“孩子,不用怕,天大的事有爸在,爸今晚就回来。”

    林淼微微一笑:“嗯。”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