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1.第151章 疯狂的签售会

    第151章 疯狂的签售会

    过了早上九点,初春的日头,便开始显现出应有的威力。

    刘秀英站在喧闹的队伍中,两鬓早已被汗水打湿,头发一鬏鬏地贴在额边。一缕阳光斜照而来,刘秀英被日光晃了眼,下意识地侧过身去,抬头却见到了一张满脸青春痘的笑脸。

    那是一个身后背了个巨大旅行背包的年轻人,一直走位飘忽地贴在刘秀英身旁,在旁人看来就好像是跟刘秀英,却只有刘秀英知道,这货只是打一开始就想插队,却没插队成功,最后没脸没皮地硬站在这儿不走而已。

    见刘秀英转过身来,年轻人嘴巴一咧,对她露出一个友善的微笑。

    紧接着,便是一口迥别于东瓯市方言的北方口音,带着浓浓的大蒜味,直冲刘秀英的门面:“你喜欢《小院杂谈》的哪一篇啊?我最喜欢最后那篇,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刘秀英瞬间脸都青了。

    晴天?我晴你妈啊!!

    刘秀英忍着那难闻的口气,默不作声地转回头去,宁可晒太阳,也不想搭理那个年轻人。

    年轻人有点尴尬,苦笑着挠了挠头,终于不再走位妖娆。他犹豫片刻,眼神突然坚定,上前一步,挤到刘秀英的面前,背后的大背包,把刘秀英挤得又往后退了一步。

    “又插队!?”

    “插队死全家啊!”

    “你别往后退啊……”

    刘秀英身后传来阵阵不满。

    一条人龙,几乎快要排到街口。

    刘秀英皱着眉头,眼神恼怒地看着硬插到自己前头的家伙,喘了口粗气,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抬手看一眼手表,九点十八分,距林国荣签售会的约定时间,已经超过十八分钟。

    望着前前后后这条一眼看不到边的长队,刘秀英不由地又深深叹出一口气来。

    她已经在这里站了一个多小时,不但尺寸未进,反而被人挤得至少往后退了至少几十米。刚开始她有点愤怒,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她差不多已经接受了这个逆排队客观规律而动的现象。甚至如果一两分钟内不往后退几步,还会产生一种类似于“赚到了”的窃喜。

    “林国荣怎么还不来啊……”

    “耍大牌!”

    “好多人啊,再不来我就走了……”

    “这么多人他签得动吗,该不会等排到我们书都卖完了吧?前面的人可千万别当黄牛,一个人买几十本啊。”

    “放心好了,几十本书怎么可能拿得动……”

    刘秀英听前前后后的人用来自天南地北的口音议论着,突然脸色微微一变。

    因为她忽然意识到,自己就是这些人口中所说的黄牛。

    事实上她对林国荣的崇拜有限,而且这点崇拜,又几乎全都源自林国荣眼下所取得的声望,以及自己身为林淼的前前任班主任因而能与林国荣搭上一点小关系而产生的莫名虚荣,跟《小院杂谈》的“文学成就”没有太大的直接联系。

    今天之所以过来排队,主要还是受人之托,比方说她二舅,她姑妈,她姐姐,她三姨……

    这些人虽然全都没什么文化,甚至还有不识字的,但一听说刘秀英是“林国荣儿子的班主任”,这些天来就不停地跟她要林国荣的签名书,要的时候还特别理直气壮,说话都是这样的——

    “你是他儿子的老师啊,要本书还能不给你?”

    “秀英,你长这么大,舅舅从没麻烦过你什么事对吧,这点小事无非就是一句话的事情,你反正整天在学校里也没什么事,跟林国荣他儿子打声招呼,让他爸拿本书给你有什么难的?”

    “秀英,我家明明可都跟同学说好了,过生日一定送本林国荣的签名书给人家。钱我来出,你就帮忙走一趟总行吧?”

    刘秀英想起那些亲戚们的嘴脸,心里的烦躁越发加倍了。

    她觉得这些人好像是听不懂人话的,明明都跟他们解释了好多次了,孩子已经跳级了,自己已经不是林淼的班主任了,可那些人就像是失了智一样,根本不听她的解释,来来回回就是一句“你是他儿子的老师啊”,而且更可恶的是,家里的二老居然还给那些人帮腔,话里话外都显得自己的女儿仿佛已经能耐到能和林国荣平起平坐。

    刘秀英越想越气,越气越急,糟糕情绪不断堆积,终于引发了生理上的问题。

    一阵急切的绞痛和满胀感从小腹深处揉抓一般地传到大脑皮层。

    刘秀英浑身上下猛然绷紧,冷汗随着冷战汩汩而下,脸色由青转白……

    刘秀英紧紧憋着那强烈的喷涌而出的冲动,挑战着菊部肌肉的承重极限,整个人都陷入了一种不知身在何方的茫然。短短几秒钟,她的视线就开始模糊,炽热的阳光也不在乎了,空气中难闻的气味也无所谓了,一道暖风从身旁吹过,刘秀英双腿死死夹着,觉得人生突然失去了意义。什么名,什么利,在想拉就拉的自由面前,全都算个屁……

    刘秀英的思绪开始飘忽,心中不由自主地自言自语起来。

    话说我到底为什么要站在这里?我为什么要答应他们?一群站着说话不腰疼的王八蛋,你们考虑过我的感受吗?还有肖俞宇,对!就是这个小王八蛋,要不是这个小王八蛋把林淼吓走,老娘现在就还是他的正牌班主任,签名书这种东西,还用得着亲自过来排队花钱买?

    刘秀英深深地吸着气,肚子里的感觉,好像稍微好了一些。

    会不会只是一个屁?要不要赌一把?

    刘秀英有点犹豫,心里开始打起退堂鼓来。

    大不了先找个地方放松身体,大不了从头再来啊!

    刘秀英想着,不由朝队伍的前后两端看了看,然后马上又陷入了挣扎。

    往前看,前方是遥遥无期的等待,往后看,后面是令人绝望的死地。

    是要继续坚持,还是放弃已经走到这一步的成果?

    已经9点26分了,林国荣就算迟到,应该也不会超过半个小时吧?

    说不定他马上就来了呢?

    咕咕咕……

    刘秀英徘徊不定之际,腹部猛然又是一阵比刚才刚剧烈的抽动。

    完了!不好!!不要!!!雅蠛蝶!!!!

    刘秀英惊恐地捂住肚子,紧紧夹着双腿,汗水浸透全身。

    她绝望地看着这条马路,搜寻着公共厕所的踪迹。

    但是显然,这只是一个奢望。在这个全城人民都热衷于在墙边解决问题的城市里,公厕的数量,甚至要比书店还稀少。2000年之前的东瓯市市区,几乎没有一寸外墙面,是不曾被人用体液羞辱过的……

    刘秀英眼中含着泪花,看着马路对面。

    就在这时,一辆车窗大开的桑塔纳,龟速般从她面前驶过……

    车里头,林淼脸色难看地和脸色更难看的刘秀英对视而过。

    刘秀英顿时一楞,嘴角微微抽动,明明想笑,表情却比哭还难看。

    继而不等她缓过神来,前方忽然有人高喊一声:“来啦!”

    喊声落下,原本勉强还算井然有序的长龙,瞬间崩溃!

    “啊!开门了!”

    “林国荣来了!”

    “别挤我啊!”

    上千号人发疯似的朝前面涌去。

    刘秀英根本站立不住,被汹涌的人群裹挟着向前推。

    从未经历过春运的她,此时此刻终于体会到了什么叫作“人海”,她觉得自己真的就像被海浪推着走一样,身体完全失去了控制。

    可以想象,如果这时候摔倒,后果会有多么严重——

    但即便不摔倒,情况似乎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不要挤!不要挤!让我出去!”刘秀英的喊声中,已经带上了哭腔。

    没喊两句,前方突然甩过来一个巨物。

    刚才排在刘秀英跟前的那个痘痘男的背包,重重地甩在了刘秀英的脸上。

    发黑的背包边缘,惨无人道地塞进了她的嘴里!

    这一瞬间,刘秀英的脑子彻底空白。

    她再也不撑了。

    两行热泪,从眼眶中滚滚而出。

    身子一放松,该喷发的东西,全都喷了出来。

    一股恶臭,以刘秀英为中心向四周散开。

    刘秀英身旁不远处,一个女孩用惊恐万状的眼神看着泪流满面的刘秀英,发出了刺耳的尖叫:“啊——!拉在裤裆里了!你拉在裤裆里了!!”

    刘秀英面若死灰,眼中已经失去了继续活下去的光芒……

    可她前后左右的人并没有散开。

    大势之下,无人可逃。

    人群越来越兴奋。

    甚至连一些不明真相的大爷大妈,都以为是在分发免费生活用品,争相跑来凑热闹。

    新华书店门前,十几个保安辛苦地维持着崩溃的现场秩序。

    签售会根本无法开始。

    “给派出所打电话!”老林皱着眉头,经验丰富地对店长道。

    店长这才像是有了主心骨,急忙给附近的派出所打了电话。

    焦急地等了十来分钟,十余辆警车呼啸而至。

    一群民警冲下来,呼呼喝喝地,驱散着人群。

    但来自全国各地的文青们并不惧怕,坚持捍卫着自己要签名的权利。

    大爷大妈们也丝毫不退缩,非要拿到免费鸡蛋不可。

    学院路一时间交通瘫痪。

    林淼病恹恹地看着这混乱的场面,正要吐槽,眼前忽然出现一抹亮色。

    一身警服的秦晚秋从人群中挤出来,走到老林面前,“林老师,能给我两本书吗?”

    老林也不管场面混乱,立马就点头答应道:“当然行!两本都拿去送人啊?”

    秦晚秋莫名面露娇羞,点了点头。

    就在这时,外头走进来一个肩上戴着三杠三星、英俊挺拔的年轻警察,上来就拉住秦晚秋的手,一脸责备道:“我都说了我来拿嘛,人这么多,挤来挤去多不安全?”

    老林手上拿着书,看着秦晚秋毫不在意地被人占着便宜,表情相当懵逼。

    那年轻警察对林国荣微微一笑,伸手道:“林主任,我是区公安分局的徐毅光。”

    老林神情木然,和帅逼警察徐毅光握了下手。

    帅逼警察又转过头,跟丁少仪问道:“丁主编。”

    丁少仪微微一笑:“徐局长。”

    局长?!!!

    老林的眼神惊恐了。

    什么局长?居然这么年轻?

    林淼看着这场面,也挺惊讶的,干脆问秦晚秋道:“阿姨,这个叔叔是洛漓的爸爸吗?”

    秦晚秋脸上的红晕更甚。

    徐毅光哈哈大笑,蹲下来摸了摸林淼的头,很得意的样子道:“对,叔叔以后就是洛漓的爸爸了!”

    哦,懂了。

    林淼心下了然。

    像秦晚秋这样的大美人,就算老公死了还带个孩子,也是绝不可能会影响自身销路的。这么看来,应该就是被这个单位里的大领导,近水楼台地拿下了。

    老林貌似是婚内精神出轨失败,单相思破裂了吧……

    林淼扭头看老林,老林的表情十分僵硬。

    书店门前,一大群警察和保安,还在跟企图冲进店内的人武装对峙。

    人群中有人悲愤地喊道:“你们到底想干什么?排队啊!有人连屎都被挤出来了!”

    林淼听得眉毛一跳,无奈地叹了口气,“至于吗?何苦呢?何必啊?……”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