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第60章 命里有时终须有--所锦(宿命篇)

    第60章 命里有时终须有--所锦(宿命篇)

    经常熬夜或通宵的我一眼就看出来了……

    这个家伙虽然已经经过梳洗整理了,但一定彻夜未眠!

    我赶紧拖他进来,把枕头扔给他:“快睡!”

    他没有睡,只是盯着我:“对不起你,应该的……”

    我背过身,压下心中因他这句话而泛起的绞痛:“不睡拉倒,累死活该!”

    我径直进了厨房,做起了菜,这次他没有再拒绝,和我吃了一顿满是温馨暖意的饭。

    等到我们重新坐上了沙发,我便开始调侃他:“烬少爷真是神人,我这破屋子,狗仔队都没找着,就给你挖出来了。”

    他没有回应我的玩笑,只是认真地说了一句“我希望你能忘记过去,过得舒心一些……”

    我心口泛疼,我的快乐不就是你吗?忘了你,何来快乐!

    我站起来走远了几步:“你哪只眼睛看见我不开心啊,别这么煽情,老家伙,我刚吃饱饭……啊,对了……吃完饭,你也该走了,别忘了你是个有家室的人……”

    我就是要哪壶不提提哪壶,只是最后伤的人是谁就不得而知了。

    并且,我也发现了,这家伙的行为完全就是在按我写的小说剧情走,接下来就是离开的情节了……

    他突然站起,立在我面前,堵住了我所有的去路:“你写的书里所有感情我都体会得到,只是我并非你良人,我只想尽我所能的让你过得开心点。”

    我回应他的只有长久的缄默,最后我露出一个嘲讽的笑:“你一来我首先就不开心了……”

    我多么想脱口而出,我要的从来都是你,可是你连抱我一下都不敢,都做不到,你凭什么让我快乐呢?

    我深呼出一口气:“真命天子哪像市场的大白菜,随便都能找到的走吧,多的是人要你管,别替我瞎操心……”

    我想把他推出去,却被他反身抱住,这是我始料不及的。

    “以后你可以把我今天所做的事写进去”他忽然轻吻了一下我的头发,动作极慢,顺着下来,到耳垂,再到脸颊,额头……

    我甚至可以感受到他放缓的呼吸,我脸如火烧,有些分不清这是在梦里还是真实……

    脑袋只有一团混沌的空气,空空的声音……

    退无可退,亦不想再回避,便迎头而上,察觉到我的回应,他再次加深了这个吻……

    时间的钟表似乎被人为地停在了此刻,命运的齿轮有时原也可以在某个结点无缝地对接……

    原来,每个深爱的人都可以在某个交错点得到一份被命名的情……

    最终,我手中多了一个物件,手机,他的手机!

    他轻笑:“看看里面有什么……”

    我翻看手机,发现那都是他刚刚所做的照片,这个家伙,竟然趁我脑子一片空白时偷偷拍了照……

    他轻轻为我缕好散乱的头发,带着让人愿溺毙其中的温柔:“以后你不开心了,就拿它来勒索我。”

    最后的最后,我终于留下了眼泪,却也破涕而笑……

    这就是我喜欢了三年的男人啊,总是能够明白我的最需要……

    因为情,他给了我全部的信任;因为情,我们终究注定止步于此……

    但已经够了啊……够了吧!够了吗?真的,够了吗……

    ————

    其实在她写好这篇自述稿后便因为抑郁而死了……

    天烬在接手她的尸体时,只觉得肝肠寸断。

    他因为得罪犯罪分子,被犯罪分子丧心病狂的恐吓……甚至被各种偷拍而后被用各种化学药品袭击……

    在一次所锦的手被硫酸泼烂住院时,他便知道自己的过错会连累所锦,故而他找了女人和他导演了结婚的戏,让所锦远离他身边,借此保全她……

    但谁知……所锦便是那个假装犯罪分子恐吓他的人……

    因为她被诊断出重度抑郁……不想拖累天烬……

    他傻,她更傻……

    天烬想到她以前的愿望。

    她说很多时候,她想去一个远离尘世喧哗,有着明媚阳光,有着绿草拥簇的地皮上,静静的,静静的躺在绿草上,聆听着大自然的禅语;这样就算人生短促得像花开的声音,来不及温暖瞳孔,她也愿意紧闭双目慢慢地睡去。

    那时他抱住她,重重说着:“我扛着你去……”

    那时的陪伴,那么垂手可得……

    他不知道,她在得知自己重度抑郁后治疗希望渺小后,是如何害怕,难受压的她喘不上气,而后又若无其事地在他面前种种掩饰……

    他不知道,每天失眠到天亮,顺便哭了半宿,越来越近的焦虑恐惧和不安,快要吞噬掉的所锦,是如何远远目送他的背影后,默默地咬牙硬扛……

    他不知道,她是有多么害怕自己思维动作迟缓,有一天会忘记,故而一直把和他的点点滴滴一笔一划写下……

    一丝一毫小事都不愿忘记……

    他不知道,当她已经无法感受到喜怒哀乐,对一切事物都失去兴趣,每天都沉浸在忧伤之中,不堪精神折磨,感觉生无可恋,唯一的想法就是怎么自杀时;

    愈来愈狂躁,想伤了在她身边的天烬时……她是如何狠下心不择手段地恐吓他,一步步搭建自己的坟墓,背身对他,静静躺进坟墓的全过程……

    他不知道,她是以什么样的勇气迎风站在无名山头上……站在上面时又想到了什么……一跃而下时,又是如何希望能够不发出一丝声音,不要去打扰他的余生……

    他不知道,一个平凡女生的一份小小情意,要如何与生命的盛大孤绝……和解……

    她的温柔是一道弧线,却把一切都摆平了……

    容我爱你,深不见底……

    ————

    所锦在天烬怀里哽咽着,眼泪悄悄滑落……

    也许这个故事没那么感人,却因为那女孩便是自己,故而所锦只感觉心如刀割……

    手稿的主人,便是所锦。

    画面里的女子,便是多年后的所锦……

    以现代为基点,未来的她与过去时期的天烬存在过一段爱恋极深的爱情……

    天烬轻轻吻去所锦的眼泪:“这一次,不能再让我失去了,知道吗……”

    天烬看着还在忍着眼泪,逃避他炽热眼光的倔强女子,忍不住吻了下去……

    从今往后,我势必牢牢捆住你的心,只能由我来,护你周全……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