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第23章 等一段不会发芽的树枝--楼衣(恋旧篇)

    第23章 等一段不会发芽的树枝--楼衣(恋旧篇)

    圣者渡人,强者自救!

    楼衣敛眸,虽然这个城主很难应付,但是,我绝不能受制于他...……

    楼衣抬眸间,眼里的自信与坚定让零天奕微微诧异。

    意料之外地接触到零天奕的眼神,楼衣立刻慌乱地低头,眉头皱起,暗自苦恼:这个城主不会认为自己的眼神有恶意继而对自己严刑拷打吧……

    楼衣被安排在一个院落里的一个小屋里,院落里阳光充足,没有矜贵的花草,院落里每间屋里都有一张朴素的床,床上的被褥叠得很整齐,桌子上还有一只白色的蜡烛及一些生活用品。

    她知道院子里有老人,有小孩,有男人有女人……

    但是她从来没有遇见过他们,她以一个不明不白的身份,被划定区域,不能越雷池半步,就算偶尔能够出去,也只能去到极其偏僻的山区林区游荡……

    她隔着墙听见他们的欢声笑语。

    她隔着山站在外族人的倾斜面上,试图找到与无期人民的平衡点,与他们面对面,平等……

    但是楼衣常常自嘲:

    虽然在这里如同变相囚禁,但她还是该感谢那个城主,毕竟他给予她一个安身之所。

    “呀,新来的姑娘,你也是受难流落于此吗?诶~真可怜。来吧,妹妹,我们可以谈谈心。”

    终于,她被解禁。

    一位年轻女子似天降般热情地拉着她嘘寒问暖。

    “你不要怕哦,我叫希唯,你可以叫我姐姐,你有什么麻烦都可以来找我。”

    “你好……姐姐,请问这里是哪里?那位男..那位大人是?我初来乍到,什么都不知道。”楼衣不着痕迹地打探着,却暗自为希维抓着自己的手皱眉,

    “哦,这里是‘无期国’,而那位大人啊,是个很厉害的人啊,甚至连无音国最有权势的皇子——萧墨渠(男),都难以与其匹敌呢。啊~城主大人,那可是我们无期国所以女孩的梦中情人啊。”

    轻轻将自己的手臂从希维手中抽回,楼衣?从希唯的口中知道自己想知道的东西。

    而这已经是一个月之后的事了。

    这一个月里,楼衣感觉得出来,有无数双眼睛透过低矮的院墙偷偷看着她,那是百姓们对她好奇又幸灾乐祸的眼神。

    让她倍感压力的便是城主站在城墙上无时无刻的居高临下的审视眼神,大有只要她有一丝不轨的苗头,他便立马扼杀的大义凛然。

    顶着异类的身份压力,好似被放逐的自由,楼衣把无期国的地形研究了个遍……

    楼衣开始了在院落能够与人打交道的生活。偶尔无事便跟着希唯学女红,叠被子,除草……日子在与希唯及院落的人们的相处中缓缓过去。

    一天,在监禁较松时,楼衣来到‘无期客栈’想打听一些具体情况,但是并没有任何发现,楼衣也不气馁,她心中有预感,自己会在某天再回到现代的。

    楼衣走着走着,突然迎面走来两个大汉:

    “姑娘这是要到哪里去啊?不如我们带姑娘去啊。“这两人便是她刚来到这里遇见的大汉。

    但两人不同于初见的和善,都发出恶意而淫邪的笑声……

    她后知后觉,如果当时城主没有出现,她的后果该是多么不堪……

    楼衣暗自摸了摸电击棒,两个,应该还是可以解决的。

    楼衣正想动手,却听到那熟悉却又冰冷地声音。

    “去。”

    忽然几个官兵过来迅速地将大汉制服。零天奕眯起双眼,盯着楼衣。

    “你想找死么?”,

    “感谢大人,我只是想找一下关于我记忆的线索。”楼衣低头

    零天奕瞥了楼衣一眼:“不是每次你都能如此走运,六黑,你跟着她。”

    “是。”一男子从零天奕身后走出,站在楼衣身后。

    零天奕忽视刚才心头升起的紧张感,转身离去。

    后来楼衣才明白,城主早就在暗中怀疑那两个淫邪大汉的犯罪倾向,故而在初见时,才会对大汉那般态度……

    城主零天奕确实是一个不错的城主……

    但是,经过和那个名唤‘六黑’的人的相处,楼衣发现六黑和零天奕完全不是同类人,六黑就是一个乐天派。

    这一度让楼衣感到奇怪,为何零天奕的手下会如此不同。

    这天,小院的人们正在举行一个叫‘勾枝节’的节日。

    每个院里的女子都要用石头系绳,绳子另一头系着丝帕,将石头扔上树,继而带着丝帕挂在树上,由男子寻找长枝将丝帕勾下或冒险爬树取下,勾到最多丝帕者,即可得到任意丝帕女子亲手做的‘枝形糕’。

    而在挂手帕时,男子都要回避,以防看见女子们的不雅动作。

    楼衣被希唯拉着参加。于是楼衣随手将方帕挂在低枝处便不再理会了。

    她离开的时候与城主擦肩而过,城主似乎很不满意她随意对待节日的态度。

    来了院子随意看两眼便走了,楼衣只能无奈,她知道,零天奕现在不止怀疑她,还讨厌她了……

    怎么会有这么难伺候的人?

    快结束时,一向因乐天而受院子女子看好的六黑却落选了,他只拿到一条,那便是楼衣的方帕,六黑坐在楼衣面前。

    “这是你的手帕吧。”

    楼衣眼里微讶。

    “给我做枝型糕吧,你做的我都会喜欢。”六黑浅笑吟吟。

    古代的人那么开放的吗?

    楼衣敛住心中的疑惑,动手做起了枝型糕……

    她做的枝型糕并不好吃,可是六黑还是全部吃完,并且吃相优雅。

    为什么他明明作为下人,却有如此尊容华贵的气度呢?

    结束了,楼衣无视六黑,转身往房间走去,因此没有看到身后那充满兴味的眼睛。

    “你知道为什么要挂树枝吗?”

    背后突然传来六黑带有笑意的声音。

    楼衣止住了脚,显然是感兴趣了。

    而六黑经过这些天的观察也渐渐摸清楼衣古怪的行为。

    这个女人不喜欢做女红,但却喜欢到池塘,后山等地闲逛,但也只是看看,摸摸。

    那认真的眼神让六黑讨厌不起来,反而吸引着他去探索,去挖掘这个女人不为人知的一面。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