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第21章 猫玲儿----止末(忠义篇)

    第21章 猫玲儿----止末(忠义篇)

    ”孤独的洗礼,未能使你流泪;

    烈日的灼烧,未能让你枯萎;

    寒风的侵袭,未能使你折翼;

    在凋零的恐惧下,花瓣悄然开放……

    当你将岁月的笑容展现给过去曾经的曾经,

    回望过去,那些将会成为记忆中最美好的留恋……”

    我的脑海忽然想起很久很久之前的一首歌。

    人之将死的亡灵挽歌,听说当你在最欢喜最悲伤的界线时会听见这首灵魂歌谣……

    此刻,我分不清我的心里是欢喜多一些还是悲伤多一些……

    神爱世人,他会爱我吗?

    梭奴现出一丝害怕,然而蛇尾却在我面前几近可触到的距离下停了下来,我警惕而又疑惑看着眼前的蛇尾,然而下一刻却惊讶的发现蛇尾竟然运出十幻珠!

    “接着!”

    静。

    一切皆永恒。

    一切都不朽而神性。

    只要爱能大于恨。

    十一

    很快我便找到了方忘,然后见到的情景却是方忘的腿脚被钩链锁住,并且穿透筋骨......方忘不敢轻举妄动的模样,让我发疯!

    “阿忘!”

    我跪在方忘身边,不知该说什么做什么,方忘身上的猫玲儿已被司空罪抢夺炼化,所以司空罪才能在短时间内功力大增,但失去猫玲儿的方忘形体却渐渐透明,空灵……

    我一直记得初见方忘,他纯净无瑕的面庞,让我想将其永远珍藏;

    他身上遍布的伤痕让我第一次发怒心痛;

    我也记得在看守所时,他总会在花瓶插上新鲜的小花,让我在恬淡的花香中入梦;

    我更记得在知道自己即将离开时,他抛却荣辱,赤裸的站在自己面前,只为让自己在脑海里留下一抹他的痕迹……

    还有刚到古代明白正处在知县在位的时代时,他用小手在自己脸上抹上泥土,掩盖相貌,只为了不让我受到牵连,当时我还信誓旦旦的说会保护他,永远不受伤害............

    “姐姐,阿忘本来就是已死之人,上天的恩泽赋予我第二次生命,最幸运的便是遇到姐姐,得到姐姐的怜惜,好喜欢姐姐,也好难过......”

    如果可以,我想重新遇见那个意外撞见的面孔,想重新认识那个温润如风的少年,想找回他那份我所没有的赤子之心;

    如果可以,我想带他回到现代,让他像普通小朋友一样体验现代生活,看见他清澈的笑容;

    如果可以,我想带他去我走过的每一座城市,每一座村落,走过我踏过的每一处风景;

    如果可以,我想变得强大,为他拂去过去的阴霾,抚去他脸上璀璨的泪珠,带给他梦与活着的意义;

    如果可以,我想教他每一样我所学会的,给他所有我所有的,我所热爱的全部……

    如果可以,我想让他不要遇见我,继续在那个看守所安稳过他的余生……

    如果可以,我多么希望这一切只是一场梦。

    可是为什么,总是在冗长的梦境里完成生命现实里不愿上演的别离和割舍。这样的梦境,是否太过冰凉与残忍?

    那个少年值得最好的对待,可是现在,我只是听着他的遗言……无能为力……

    心中颤抖,竭尽脑汁想着挽救方忘的办法,但我发现自己的脑子一片空白,不愿看到昔日傲气凛然的我现出慌张无助的神态,梭奴抓紧了我的手,给我一丝力量,我反抓梭奴的双手:

    “对了还有你,你有办法的,快救阿忘,求你......”

    梭奴眉头轻皱,为我的乞求惊讶,又带着一丝不赞同。

    “这是你的愿望吗?”

    “是,你真的有办法吗?我该怎么做!”我抓紧梭奴的肩膀,但下一秒却倒在他怀里:

    “你什么都不用做,如果这就是你的心愿,那么一切都会如你所愿......”

    醒来,我发现自己依旧在云澈山西边的洞**,阿忘躺于自己身边,我试探地摇着他的手:

    “阿忘......”

    我的眼珠还挂在眼帘,新的眼泪已然涌出……

    其实每个人都一样,都有自己的野心又都有脆弱的时候。我承认,此刻,我哭得像个孩子。

    男孩星辰般的眼眸睁开:

    “姐姐,你怎么在这?”阿忘眼里现出一丝迷茫。

    确认方忘安然无恙后,我才开始皱眉,感觉自己好似经历了一场漫长的梦,脑袋有一丝昏沉,但仍续问:“你感觉自己身体怎么样?”

    “我不知道,姐姐,但我感觉身上又有了猫玲儿的气息,并且感觉身上还有十幻珠无穷的力量......”

    我脑里忽然闪过一些零碎的画面:黑蛇,墨景冽,司空罪,长公主,梭奴!

    我睁大眼,梭奴!!!我记得他问自己的愿望,我记得很快我昏迷在他怀里,昏迷前我听到他说一切都会如你所愿,我最后记得耳边传来梭奴磁性低沉的声音,他说......说了什么?

    我敲着脑袋,到底是什么?他到底在哪里?他做了什么,不知为何,我预感自己必定失去了什么!不禁难受的捂住眼,不让眼泪涌出。

    终于,眼泪再次落地,颗颗划心,继而倾泻而下,夺眶而出,在我脸上放肆的纵横驰骋,带着刻骨铭心的颤栗……

    “衍......衍......衍……”

    忽然我脑海回荡起一个声音:“我真正的名字叫脉衍梭,叫我阿衍,我只要你记住我,永远记住......”

    阿衍,阿衍!阿衍......

    一遍又一遍的念着那个声音,用我最懦弱,最勇敢的声音……

    “我,爱你……”

    日出生情,日落成伤,你走了,走的这样彻底,用满地的鲜红灭了我一世的希望,日出又黄昏,我迷失了方向……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十二

    方忘抱住了我,我在他肩上嚎啕大哭……

    “姐姐,我感觉得到衍哥哥身上残存的气息,哥哥还活着,只是非常虚弱……”少年眉宇间凝聚轻愁。

    “你应该像顾及我般心疼自己,时时刻刻给我记住,你非奴......”

    我记起对梭奴说的话,思路尚未清晰,信念便已坚定:去,把他带到跟前,来日方长,我绝不认输!他,是我的!!!

    凉风起天末,君子意如何。

    鸿雁几时到,江湖秋水多。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