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0.第280章

    第280章

    “啊啊啊!”

    立马,凄厉的痛呼传来,佟俊彦歪着脑袋跳脚大叫,“你放手,快放手啊!好疼!慕铭冬,你快放手!我求求你了,快放手啊!”

    终于也会求人了?

    慕铭冬松开手,看着他:“缓过来了?”

    “缓过来了。”连忙点头,佟俊彦轻轻揉着通红一片的耳朵。

    “啊!”

    安静没多久,忽然像是反应过来了,他猛地抬起头,一双迷茫的眼看过去:“我都做了些什么?”

    “你说呢?”慕铭冬看着他,轻轻反问。

    “我、我居然吼了表哥他们!还出言威胁他们!我把他们都吼遍了!”之前的一幕幕在脑海闪现,佟俊彦低声叫着,脸上的血色渐渐褪去。

    “天呐!我都做了些什么啊?我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要是给爹知道了,我不死定了啊!”两手捂脸,转身面向墙壁那边,他低声叫着,后悔又害怕。

    哎,这么久了,他可算是真的反应过来了。

    轻轻摇头,慕铭冬在他肩上拍一拍,轻声宽慰道:“其实也没什么,反正做都做出来了,你还怕什么?”

    “你还说!都是你!”

    立马,佟俊彦放下手,转过身,狠狠的瞪视着她:“要不是因为你,我怎么会和他们反目!我和表哥他们的感情一向很好的,从来没有红过脸。可是,今天,我居然对他们发了这么大的脾气!我的天呐!”

    说着说着,满脸的怒气又迅速被悔不当初取代,他咬咬唇,心惊胆战的自问:“要是他们生气了,不理我了,那该怎么办啊?爹一定会打死我的!”

    “我觉得不会。”慕铭冬摇头。相反,她认为,在知道这件事之后,公公大人会对他大加赞赏,至少,给点奖励是应该的。

    “你觉得是你觉得!”马上又回头瞪她一眼,佟俊彦吸吸鼻子,眼睛已经红了,“爹他一定会的!他一定会打死我的!我惹了表哥他们啊!我都把他们凶成那个样子了!”

    “喂,你这么害怕干什么啊?有那个胆子做,你还没那个胆子承担责任吗?”将他的脸掰过来,慕铭冬淡声问。给她这么乱叫一通,她觉得她的脑子又开始发昏了。

    “慕铭冬,是你!”一对上她的脸,佟俊彦便跟抓到了自己的宿世仇敌一般,连忙又抓上她的手,高声叫喊着,“是你是你都是你!”

    “是我又怎么样?事情都已经发生了,你现在大喊大叫又有什么用?喊完叫完了就没事了?”冷眼看着他,慕铭冬冷声问。

    “我……”佟俊彦怔愣,心中自然知道事情没这么简单。但是,他就是忍不住心慌,忍不住要害怕啊!

    “慕铭冬,我恨你!”再也忍不住,他张大嘴,拉过她的胳膊就是一口。

    “嘶!”

    好疼!他的牙齿一接触到她的胳膊,慢慢深入之际,慕铭冬便感觉到愈见深沉的痛意向自己的心口源源不断的传输过去。

    这个家伙,下口越来越精准了。她可以感叹一下自己教学有方吗?

    “佟俊彦,你咬钩了没有?要是咬钩了的话就快松口!我疼死了!”静静看着这个几乎要发狂的男人,她低声如是道。

    “你……”

    松口,抬头见到她一脸的平静模样,佟俊彦感觉到自己又受到了莫大的刺激。

    “啊啊啊!慕铭冬,我恨你!我恨你!都是你害得!我死定了!死定了!啊啊啊!”

    叫着,叫着,也不知是怎么搞的了,他突然便转过身,往某个方向狂奔而去。

    “佟俊彦!”

    慕铭冬想要去追赶,却发现心有余而力不足。

    “啊啊啊!我死定了!死定了啊啊啊!”

    眼睁睁看着那个人叫着跳着在自己跟着远去,慕铭冬无力低叫:“佟俊彦,你给我回来呀!别跑那么快啊!”

    至少,就算要发疯,要跑路,他也先把她带回去啊!她不识路的啊!

    完蛋了。

    自己的低叫没有唤回佟俊彦,只能看着他在自己的眼帘之外消失。心头浮现这三个字,慕铭冬的双腿一软,差点蹲坐在地。

    看看这个陌生的街头,所有的摆设都是陌生的,她一个都不熟悉;人潮汹涌,不断有人从自己身边往来走过,却没有一个是自己认识的;摸摸全身上下,一个铜板都没有。是了,今天出门前她还特地换了衣服,而且,因为是跟人出来蹭吃蹭喝的,她也没想到要在身上带点银子。

    那该怎么办?

    一个怀有快五个月身孕的女人,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对什么都不熟悉,身边也没有任何助力,她该怎么回去?

    一股失落涌上心头,慕铭冬突然觉得好心酸。

    算了,现在不是心酸的时候,自己先把自己弄回家才是正事啊!

    深吸口气,调整一下表情,再转头看看四周围,她挑上一个看起来十分淳朴的老妇人,便连忙走过去,低低笑着问:“这位大娘,请问,您知道佟家别院怎么走吗?”

    “这位小娘子,你要去佟家别院?”老妇人便停下脚步。

    “是啊,我要去佟家别院找一个人。可是,我今天刚来梅城,不认识路,便想找人问问。”柔柔低笑,尽力拿出自己最和善的一面给人看。

    “哦,这样啊!”相对于现代人来说,古人还是相对淳朴得多。没有怀疑她的说辞,老妇人想了想,便道,“佟家别院啊,离这里还有点距离。你先往前,遇到第一个路口左拐,然后,在第二个胡同口往南……”

    “等一下!”连忙打断她的话,慕铭冬低声问,“请问您能说往左还是往右吗?我分不清东南西北。”

    “哦。”老妇人点点头,再细想一下,便道,“你先左拐,第二个胡同口往右,然后再往右,再往右,前边第三个胡同口左拐,第二个再左拐,然后再右拐,再左拐……不对!这里应该是往右,然后再走,再往左……”

    啊啊啊!

    脑子里出现了一张乱七八糟的图,上面标满了各种各样的箭头,去发现自己一个都看不懂!慕铭冬觉得她快疯掉了。

    左左右右,又左又右,左来右去……慕铭冬成功的发现,她的脑子被乱了,根本什么都不记得了。

    “大娘,您……能给我画张图吗?”描述得文字太过苍白复杂,她觉得,还是一张显浅易懂的图示会来得清爽点。

    “可是,我不识字啊!”老妇人便看着她,好无辜的道。

    慕铭冬好无力。

    两人相对无言。

    “小娘子,我看,你还是去找那边写字的吧!给他两文钱,你想要什么他都能给你画出来。”很快,自觉想出一条妙计,老妇人指指路边一个小摊,热心的建议。

    她没钱。

    慕铭冬很想这么说。但是……

    “哎,算了,去就去吧!”低叹口气,从头上随便拔下一个金饰塞进老妇人的手里,“大娘,谢谢你帮我指路,小小礼物不成敬意,您请收下。”

    “小娘子,这怎么好意思?你的礼物太过贵重了!”一见到那差点闪瞎人眼的金子,老妇人抖一抖,连忙想要拒绝。

    “没什么,你帮了我,这是我应给的答谢。”慕铭冬摇头,愣是将金饰塞到了她随身的菜篮子里,便转过身,往那个路边小摊走去。

    又用了头上的某个银饰换了一张据说很清晰很浅显易懂的地图,慕铭冬对着上边纵横交错的小路长叹口气。

    算了,走吧,碰碰运气。反正,她是不能在这里坐以待毙的。

    “左拐,右拐,再右,再左……”

    顺着地图上的指向走来走去,在狭窄的胡同和还算宽广的大道之间来回穿梭,慕铭冬蓦然回首,发现刚刚路过的那家小店好熟悉!再看看小店附近的那一家家店……似乎,好像,自己之前也见到过?心里一惊:不会,自己绕来绕去,最后又绕回来了吧?

    啊啊啊,她开始凌乱了。

    果然,自己这个大路痴,就算有地图在手,那也是不成功的。因为,她根本就看不懂啊!

    无力摇头,把地图揉成一团扔掉,她闭上眼,深吸口气,决定拼了!

    她就不信,她用一天的时间,就走不回去了!

    再次迈动双腿,继续前行!

    走啊走啊,走了不知道多久,慕铭冬只知道,头顶上的太阳都从天边来到了正当空,她的腿都走酸了,要不是凭着意念的支撑,她早倒下了。可是,来来去去,走了许多不认识的地方,她还是没有见到佟家别院的所在。

    真的是无力了,她找到一块大石头便一屁股坐上去,转头再看看四周围:一个人影没有,有的只是纵横交错的小巷,巷子里稀稀落落的排布着几个小屋,屋子里却一个人影都不见。

    这到底是个什么地啊?为什么她走来走去,就是走不出去呢?慕铭冬好想抱着肚子哭。从小到大,她从来没有觉得这么无助过。

    佟俊彦!

    闭上眼,眼前便浮现某张欠扁的脸,她忍不住咬咬牙。你这个混蛋,居然敢把我一个人扔在这里?你等着,等我回去了,看我不把你揍个半死!

    “这就是你嫁的好人家?”

    忽的,听见一个低沉的声音传进耳朵里,慕铭冬警觉的睁眼,便对上了一张粗犷俊野的面庞。还有那双眼,深沉魔魅,里边闪耀着点点的不快,令见者心惊。

    心跳陡然加速,慕铭冬低叫一声:“是你?”

    “怎么,才多久不见,就不认识我了?”来人嘴角一撇,缓步靠近。

    “你怎么会在这里?”防备的看着他,慕铭冬低声问。

    来人冷笑:“你们能来,我就不能来?”

    的确,是她管得太宽了。

    慕铭冬垂下眼帘,从石头上站起来,打算走开,走得离他越远越好!

    “怎么,不想见到我?”

    立马,去路被一尊高大健硕的身体拦住,巨大的阴影将她笼罩,慕铭冬又感觉到一阵天旋地转。

    深吸口气,再深吸口气,慕铭冬抬起头:“是。”

    来人的面目阴沉,看着她的目光中也写满了不满:“就算被那个男人丢弃在这里,无人问津,你还是不想理睬我?”

    “如果可以,我这辈子都不想理睬你。”慕铭冬道,冷冷别开头。

    “那如果说,我说我愿意送你回去呢?”

    慕铭冬只是冷笑一声:“你会这么好心吗?”

    来人便摇头:“不会。”

    那还有什么好说的?慕铭冬轻笑,绕过他,走上自己的路。

    “这条路你刚才已经走过了。”身后,某个声音再度响起。

    慕铭冬脚步稍停:“就算走过了,我爱再走一遍,关你什么事?”

    “淑仪,都这个时候了,你就别和我闹了不行吗?你大路痴一个,都已经一个人在街上晃悠了一两个时辰了。要不是我及时出手,那些盯上你的地痞流氓早一波接着一波的缠上你,车轮战都把你打垮了!”连忙又过去拦住她的去路,来人低声劝道。

    慕铭冬冲他笑笑,皮笑肉不笑的那种:“那可真得谢谢你了。”

    “淑仪!”自己的好意她不心领,来人很无力,双手按上她的肩,不让她再有机会从自己身边溜走。

    慕铭冬赶紧推开他:“李大公子,请你放尊重点,我已经是有夫之妇了!而且,我叫慕铭冬,不是什么余淑仪!”

    “可你就是余淑仪!”来人低叫,“我们是同一个世界来的,你还想在我跟前伪装什么?”

    “我不想伪装什么。只是,你早知道的,我已经嫁人了,你家里妻妾也不少了吧?那你还和我纠缠做什么?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我们井水不犯河水,难道不是很好吗?”终于舍得正儿八经的回看他一眼,慕铭冬低声叫道。

    来人静静看着她:“淑仪,你真决定要这样吗?”

    淑仪淑仪,拜托他能不能别一直叫她这个名字啊?她自己都已经快忘了!忽觉呼吸有些急促,慕铭冬冷下脸:“李大公子,请你让开,不要再挡着我的路。不然,我可是要和你拼命的了!”

    来人没让,还是静静看着她:“过去你就打不过我。现在,就凭你现在的身体状况,我想把你拿下,易如反掌。”

    “但是,要是我豁出去了呢?”慕铭冬问,脸上泛起了浅浅的笑。

    听到这话,来人的脸色狠狠变了一变。“淑仪,你……”

    慕铭冬便笑了。“呵呵,李大公子,看来,那件事你还记得是不是?很好,那么,你就该知道,我这个人,只要说得出去,那我就做得出来。你要是真再不让路,我会做出什么,你应该猜得到。”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