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7.第277章

    第277章

    “好啊!”

    欣然应邀,慕铭冬拿起筷子便夹了好几样东西进自己碗里,一样一样吃起来。

    “嗯,好吃!”

    东西下肚,她高兴地笑笑,点头大声道。

    “比起前天的如何?”

    “虽说花样不如前天的多,外观看起来也没有前天的那么精致,但是,吃起来的话,却更合乎我的胃口,更顺口了些,还有有一种家的味道。”慕铭冬便道,说的是心中的真实想法。

    大表哥便笑了:“正是呢!我们也都喜欢吃自家人做的东西。”

    “是啊是啊!”其他人跟着点头。

    “只是,表弟妹,我知道你现在身体不便。不过,不知道什么时候有幸能尝一尝你的手艺?”

    “我?”指指自己,慕铭冬低笑,“不好意思,只怕,这辈子都没这个机会了。”

    “不会吧!”立马有人瞪大眼,低呼出声。“表嫂,难道你不会做饭吗?”

    “不会啊!”慕铭冬摇头,很轻快的回答。

    “天呐!”

    便又是接连几声低呼,连和她同桌的人都看着她,用那种十分不能理解的眼神。

    不过,这个答案应该是在他们意料之中的,因为慕铭冬发现,他们脸上那些震惊的神情都太假了,一看就是硬挤出来的。

    轻轻一笑,耸耸肩:“这有什么好惊讶的吗?我就是不会啊,也没有什么厨艺天分,这个也不是我所能决定的。”

    “好吧,不会就不会吧!”摇摇头,又一个年轻人小声问,“表弟妹,那这些糕点,你会做的有几样?”

    她能说一样都不会吗?慕铭冬想想,选择换个方式回答:“我会吃。”

    噗!

    一口鲜血差点喷了出来。虽然早知道她会给他们否定的答案,但是,听到她的这句话,他们还是忍不住想喷血啊!

    “那么,表嫂,你会量体裁衣吗?”便又有人忍着不适问了。

    慕铭冬觉得他们真是无聊到了极点。

    “我为什么要会?现成的有钱,我可以找人去做啊!什么款式,什么料子,只要把要求一说,银货两讫,不是很好吗?”她有那么多时间,还不如去自娱自乐一下呢!犯得着浪费在这种琐碎的事情上吗?

    还好这话不算太出格,他们勉强忍下来了。

    “哎!”但是,还是忍不住叹口气,大表哥摇摇头,“夫人,我茶杯里的茶喝光了,你来给我倒一杯吧!”

    “好。”

    立马,坐在慕铭冬左手边的妇人起身,提起茶壶给他满上,还顺便给桌上许多人的杯子都注满了。

    “你们慢用,我回去了。”做完了,对他们笑笑,再回过来坐下。

    “大嫂真贤惠。”那边,便有人忍不住开始叹息了。

    “可不是吗,都已经成婚这些年了,却一直和大哥举案齐眉,相敬如宾,看得人好生羡慕呢!”

    “就是说啊!大嫂可是个大家闺秀,出身在书香门第,家教甚严,从小便熟读《女戒》,又会一手好厨艺,上得厅堂,下得厨房,性情也温顺,出嫁之后,侍奉公婆,友爱弟妹,连外边的人都称赞有加呢!”

    被人称赞,大表嫂俏脸嫣红,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去。大表哥则是一脸的洋洋自得,却又状似不屑的道:“你们别这么夸她,这都是女人应该做的啊!再说了,弟妹她们也一样啊!没有哪里比她做得差的。也正是因为大家脾性都好,也才能一家子融洽相处不是?”

    “没错!不过,也是大哥大嫂你们这个榜样做得好,我们跟着你们学习,才会这样的啊!”一个年轻人连忙便道,笑得好不开心。

    慕铭冬身边的那些女人也都笑着,整个船舱里的气氛还真是和谐得不行。

    慕铭冬嘴角一扯,转头看看佟俊彦,发现他正低着头,手里捏着杯子,从头到尾不发一语。

    立马,自家人互相恭维的话说够了,大表哥便转过来,拍拍佟俊彦的肩,高声问道:“对了,表弟啊,姑姑姑父如此恩爱,有他们做榜样,你们夫妻俩应该也不会差的吧?”

    “这个……”佟俊彦看看慕铭冬这边,和她的眼神对上,肩膀一抖,连忙转回头,低头不语。

    “表弟,你怎么了?我在和你说话呢!”大表哥便又推推他。

    佟俊彦把脑袋垂得低低的,就是不说话。

    “呵呵,还用说吗?表哥表嫂自然也是恩爱有加,表哥他害羞,这等事不好意思在我们这些外人跟前说出来而已!”很快,一个表弟便站了出来,乐呵呵的打着圆场。

    “就是就是!表嫂她可是慕太师家的小姐,还是嫡出!这才是真真正正的大家闺秀,她的教养,能不好吗?”

    “是啊!在她面前,我们可都不能再夸耀我们的夫人了,她们和她没得比啊!”

    “够了!”

    一人一句,你说完了我再来,一字一句都满含着讥讽,是在故意往她身上刺是不是?

    再也忍不住了,慕铭冬狠狠一掌拍上桌子,站起来大叫。

    一群叽叽喳喳的男人立时住口,全都转头看向她。

    环视他们一周,慕铭冬冷冷一笑:“你们少和我提什么所谓的家教,也不用在这里搬弄是非,我就和你们把话说白了吧!是,我是慕家的小姐,是所谓的大家闺秀,我的娘家比起你们的夫人家里来说的确要上了好几个档次,可那又如何?难道就因为如此,我就要和你们的夫人一样……不对,对比你的夫人更厉害,最好变成全能是不是?对不起,还真就让你们失望了!我不会做饭,不会做衣服,更不会什么侍奉公婆,照顾弟妹,我只和我看得顺眼的人来往,谁敢惹我,我必定加倍回报回去,绝不手软!我的恶名人尽皆知,你们心里也早都清楚,那又何必在我跟前故弄玄虚,说这些有的没的来试探我?”

    “好!表弟妹,既然你自己先说出来了,那好,我也就不和你拐弯抹角了。”拍拍手,在她起身之时便肃起脸,大表哥站起身,沉声道,“是,我们说这些话,是故意为了刺激你,那是因为我们实在是看不下去了!说句实在话,你是慕家小姐,从小娇生惯养,十指不沾阳春水,所以,你不会做饭做衣,可以理解。表弟他没有亲兄弟姐妹,你不用友爱上下,这也可以省了。但是,你至于连自己相公都不尊重吗?”

    “我不尊重他?”长长的一段话,只将最后一句听了进去,慕铭冬冷冷一笑,一把将佟俊彦拽起来,“佟俊彦,你说,我哪里不尊重你了?”

    “我……”佟俊彦低垂着脑袋,不语。

    “你对他呼来喝去,动辄动手动脚,言语刺激更是不少,难道这还叫尊重吗?而且,这些还只是我们眼睛看到了,私底下你是怎么对他的,你们自己心里最清楚了,还用我多说吗?”他不说,大表哥便代为发言,气势汹汹的大声道,简直比那个可怜的受害者还要义愤填膺。

    慕铭冬禁不住想笑:“你们只看到了你们看到的表面,至于私底下怎样,那是我们夫妻内部的事情,我们爹娘都不管,你一个平辈,管得着吗?”

    “我……我是管不着,但是,我实在是看不过去了!”怔愣一下,大表哥高声喊道。

    慕铭冬却是冷笑:“不是看不下去,而是觉得你们男人的尊严受到挑衅了吧?”

    大表哥表情一僵,随即反驳:“你胡说什么?我、我……”

    “难道不是吗?”慕铭冬笑着,将佟俊彦拉到身边,强力抬起他的下巴,“你认为他一直被我欺压,却从来不敢反抗,这样太丢你们男人的颜面了。你心里觉得不爽,所以想教训我一顿,还想着最好能让我变得和你们的夫人一样,对他千依百顺,唯命是从,不管在家还是走出去都给你们男人长面子,也让你们从心到身都得到满足,是不是?”

    “是!”

    既然她都把话说得这么明白了,自己的心中所想她也都摸得一清二楚,大表哥也不再掩饰,便冷着脸道:“难道我做得有错吗?身为女人,你本就该如此!”

    “本该?”慕铭冬低笑,“请问一句,这个本该,是谁规定的?”

    “老、老祖宗流传下来的规矩!”

    “哪个老祖宗?有没有条例可查?”

    “这个……”大表哥怔住,搜肠刮肚,竟找不出一个出处来,便又昂起脸,色厉内荏的道,“千百年来皆是如此,还需要什么条例?”

    呵呵,那就是说,他自己也举不出什么太有说服力的例子了?慕铭冬摇头:“大表哥,各人有各人的活法,不同的夫妻也有不同的相处方式。你喜欢做大男人,你的夫人喜欢做小女人,刚好你们俩性格互补,相处融洽,好啊,这是你们的事,我从来没有干涉过。但是,我和你的夫人不同,我也从来没有想过要做什么小女人,他更不是你这样的大男人,完全不同的个性摆在这里,我们又为什么要遵从你们这样的模式?”

    “因为大家都是如此!”大表哥连忙大叫,看着她的眼神已满是不满,“你见过哪个家里的女人像你这般凶神恶煞,一天到晚把男人踩在脚底下的?”

    她很凶神恶煞吗?慕铭冬反思一下,似乎,有时候是的。

    轻轻撇嘴:“不是没有,只是你没有见到而已。”

    “就算有,那也都是些乡野村妇才干得出来的事!你好歹是大家之女,怎能和那些人一样?”手都捏成拳头大力捶着桌子了,可见大表哥对她的不满有多深。

    本来她的本身就不是什么大家之女,她就是个街头小混混啊!

    慕铭冬想笑笑不出来。

    某些片段在眼前闪现,争持中的两人,激烈的争吵,她的头脑里一片晕眩。眼前忽的掠上一片漆黑,她的浑身一阵发软。

    “慕铭冬,你怎么了?”

    马上发现了她的不对劲,佟俊彦连忙扶上她,低声问。

    “我没事。”闭上眼,使劲摆摆头,再睁开眼时,慕铭冬又是一副从容淡定的模样。抬眼看着大表哥,她低低一笑,“想要我和那些乡野村妇不那样是不是?简单啊,你让他来压倒我!只要他真有那个本事,只要他能让我心悦诚服,我保证和你的夫人一样,温温顺顺的跟在他的身边,做一个乖巧的小女人,他说什么就是什么,他指东我就不往西,他说吃饭我绝不喝水!”

    “他……”

    大表哥怔住,看着佟俊彦。

    慕铭冬便又笑了。“你都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那又为什么要这样要求我?只是为了所谓的男人的颜面,就要我天天那么憋屈的过日子,可笑不可笑?人活一辈子,活得好,自己过得开开心心,那才是最重要的吧?”

    “你这是谬论!”心中不觉惶惶然,大表哥脸一板,立时大喝。

    慕铭冬冷笑:“那好啊,我的是谬论,你说说看,什么才是正确的言论?你说啊!”

    “我……”张张嘴,大表哥什么都说不出。

    “你说呀!我的是谬论,你的正论呢?说!”

    “反正,你的就是谬论!”

    “那你倒是摆个正论出来给我看啊!”

    “慕铭冬,你!”

    “我怎么了?”

    “你这个、这个……”

    两人对峙,瞬间将船舱里的氛围炒热,推向高峰,也使得周围的人们都心儿慌慌,呼吸都觉得困难。

    “表弟妹,你少说些吧!”一旁的大表嫂忍不住轻轻拉拉慕铭冬,声音柔柔的劝道,“本来,身为女儿家,我们就是应该……”

    “你少废话!”一把甩开她,慕铭冬冷声道,“你的男人你爱尊敬,爱听他指挥我不管,我和我的男人怎么样,也犯不着你们来管!就是因为世上多了像你们这样的女人,把男人都给宠坏了,才让他们以为自己有多厉害,才这样无法无天!我还偏就要反其道而行之,看他能把我怎么样!”

    “你说什么?”

    掷地有声的几句话,将他批驳得一无四处,此言一出,大表哥的脸色更加难看了。

    慕铭冬斜他一眼:“我不和你这种自以为是的男人说话,连看都懒得看一眼。”便拖着佟俊彦走出去,“船家,把船给我开回去!我们要下船!”

    “表少夫人,船才刚刚开到湖心呢!”下边的船夫赶紧仰头大喊。

    “那就调转船头,再回去!”

    “不许回去!”

    立马,大表哥也跟着出来了,对着下边高喊一声。

    慕铭冬回头冷笑:“大表哥,你什么意思?是想把我困在这里吗?”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