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8.第298章 剑道的哀鸣,天地与之同哭!

    第298章 剑道的哀鸣,天地与之同哭!

    这一刻,十余万人的内心受到了极大的震撼,几乎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或者说,是找不到言语来形容。

    每一个人都知道宁不凡、燕南天这些绝世剑客很强,但他们却从未想到,他们竟然会强到如此地步!

    每一人也都知道剑道很强,但他们却从未想到,剑道的锋芒竟能恐怖到如此境界!

    修为和眼界,限制了他们的想象力。

    所以哪怕是朱永昌、花如令这等绝顶高手,也是第一次见到如此恐怖的剑道风采。

    当然,以他们的地位和阅历,必然会见到过这等高手出招,可他们何曾有幸,见识到当世五位绝顶剑客一起出手,最后更是有四位联手呢?!

    而这四位绝顶剑客联手,仅仅只是因为顾凤青给他们带来的压力!

    刀道的压力!

    所以每一个人都明白,能够亲眼见识到这一场刀道和剑道之间的惊天碰撞,是十分罕见——最起码在这江湖上,已经有数十年未曾发生过了!

    最近的一次,还是三十年前魔教叩关之时!

    可即便那时,也没有如今这等庞大的阵仗!

    所有人都明白,所有人都深深的明白,这样的一幕很珍贵,但此时此刻,他们却依旧闭上了眼睛!

    被迫闭上了眼睛——

    他们……因为实力的限制,连亲眼目睹的资格都没有!

    这是何等的悲哀?

    心绪前所未有的激荡之下,那恐怖的刀意和剑意终于在半空之中碰撞到了一起。

    所爆发而出来的漫天剑气、刀气激荡席卷,在空气中碰撞出一股股强烈的飓风,最后上达寰宇,下至大地。

    那狂风蔓延到地面上,让观战的十余万人,全都体会到一股凌厉。

    刮在皮肤上,让他们的皮肤生疼,就好似刀子一般。

    就在他们打算运转真气抵挡这凌厉的飓风之时,就在此时,耳边却又传来阵阵刚刚响起便忽然嘎然而止的惊呼声。

    那是……

    宁不凡、燕南天、肖平生、剑惊风的惊呼声!

    “什么情况?!”

    “发生了什么事情?!”

    感觉到眼前的刺疼和光芒稍稍弱了一些,所有人便迫不及待的睁开双眼。

    下一刻,倒映在视线之中的一幕,便让全场十余万人全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所有人都呆愣在原地,久久都无法回过神来。

    只见半空中,顾凤青倾尽全力所斩出来的气浪长龙,已然被四大剑客的剑气所搅碎炸开。

    然而,那三条气浪长龙却并未完全消散,反而重新化作滔天的气浪,恍若风暴一般席卷开来,四散狂飙间,竟是将顾凤青和四大剑客全部笼罩其中。

    然后,就此定格。

    是的,所有的气浪并未在空气中消散,反而凝固在半空之中。

    就如同时间静止,又好似空间顿节。

    顾凤青和四大剑客所在的位置,以他们为中心,方圆百丈之内全部静止,即便是他们也是彻底动弹不得。

    气体逐渐凝华,最终拥有犹若实质的体型,晶莹剔透,远远看去,就好像是一片片不规则形状的水晶琥珀般,身处于半空之中,给人一种难以言喻的视觉冲击感。

    正是这突如其来的静止,让全场十余万人的目瞪口呆,也让四大剑客的惊呼全部打断。

    “这……这是怎么回事?!”

    “顾凤青和四大剑客竟然全部静止了?!”

    “不!不是他们静止了!而是那方圆百丈的区域被静止了!”

    “他娘的,这到底是什么功法,又到底是什么绝招?竟然能够让时间都静止?!”

    所有人都懵了。

    完全无法相信眼前的这一幕。

    而在蒙蔽之余,他们更是后悔的肠子都青了——因为他们的闭眼,导致这场江湖上世所罕有的巅峰之战最精彩的一幕,就这么样被他们生生错过。

    一时间忍不住捶胸顿足,恨不得时间倒流,再来一次。

    便是朱永昌、花如令等一众绝顶高手,也是难掩面上的失望之色。

    尽管失望,可所有人的脑海之中,还是忍不住冒出一个念头——

    “这刀魔的修为,竟然已经恐怖到这个地步?连时间都能静止?!”

    这当然不是时间静止。

    而是气的凝结,导致这方圆百丈的区域瞬间变成了真空状态,连带着将他们体内体内的气血也都凝结,这才导致顾凤青和四大剑客全都在这一瞬间停止身型。

    但是这些东西,那些江湖人可不知道啊!

    他们只以为是刀魔功法太厉害,连时空都能静止!

    而就在他们震惊失神都时候,此刻那静止的百丈区域,无数凝华的气体忽然齐齐一颤,随后‘轰’的一生炸裂开来。

    不!

    严格的来说,不应该称之为炸裂!

    而是有无数道刀气、剑气在气体当中四溅而出,只一霎那,便已经将布满方圆百丈区域。

    簌簌簌簌~

    只听见剑气、刀气虎啸之声络绎不绝,那铺天盖地的剑气和刀气如同风暴席卷,空中再次掀起层层白色的气浪!

    而这一次,竟是足足笼罩了方圆千丈的距离!

    千丈方圆的区域内,忽然变得一片光明,无数剑气、刀气虎啸穿梭,仿佛下起了倾盆暴雨了一般!

    然而此刻,全场却没有一个人关心这惊天动地的异像。

    随着所有气体的再次流动,顾凤青和四大剑客的身影也终于可以活动。

    宁不凡、燕南天、肖平生、剑惊风四人战列一排,但相互只见却相距十余丈。

    顾凤青站在他们的对面。

    值得一提的是,四人手中的长剑都已经不翼而飞,而顾凤青……却忽然手一招,一柄闪烁着寒光的雪亮绣春刀,便飞到了手中。

    刀锋寒光闪烁,散发着森冷、凌厉的气息。

    刀身没有多少花纹,看起来朴实,不起眼。

    然而,当这柄到出现在顾凤青手中的时候,全场再一次响起了此起彼伏的倒吸凉气声音。

    嘶!!!

    他们当然明白了这所代表着的含义。

    只是……

    这太过匪夷所思,以至于他们第一个念头便是下意识的无法相信!

    或者说,不敢相信!

    可半空中决斗的五人,却唯独只有顾凤青的刀回来,其余四人的剑却不见踪影,这难道还不明表明什么吗?

    身为剑客,而且还是强大的剑客,不管他们所信仰的剑道是何种类型,但唯有一点相同——

    剑,从来不会离手!

    可眼下,顾凤青的刀回到了手中,而他们四人的剑却不见踪影,这说明什么?说明他们的剑无法招架,被崩飞了!

    而他们……

    没有余力将自己的剑,召回!

    可若当真是这样的话,那岂不是说……四大剑客联手,输了?!

    “这怎么可能?!”

    当这个念头出现在脑海中当时候,全场所有人都懵了。

    他们的大脑一片空白,完全丧失了思维能力。

    这不可能啊!

    没道理啊!

    说不通啊!

    即便刀魔再强,又有着在半空之中都能如履平地的神奇轻功,但也不至于以一敌四,依然战而胜之啊!

    这四位……可是当世的绝巅剑客啊!

    刀魔的锋芒,难不成竟至于斯?!

    没人愿意相信这样的结果,他们也不敢相信这样的结果。

    然而眼前所看到的这一幕,却让他们不得不面对现实。

    “你怎可能斩出如此恐怖的一刀?!”

    就在这万籁寂静的时刻,剑惊风忽然嘶声狂吼。

    紧接着,燕南天也长叹一口气:现在我相信,你确实已经体验过超凡七境,要不然……你的刀不可能这么强!”

    与此同时,肖平生的低喃也轻轻传了过来:“我毕生练剑,却一直未曾有机会窥探超凡境界,如今终于得偿所言……朝闻道,夕死矣。只是……还是有些不甘心啊!

    宁不凡则是目光灼灼的看着顾凤青:“你的刀,果然很强!”

    四道声音传来,明显夹杂着四种截然不同的意味。

    愤怒、惊疑、感慨、惋惜、不甘……

    “不过……”

    宁不凡长吐一口气,道:“我能感觉到,你还并未踏足超凡境界!”

    “当然!”

    顾凤青笑道:“不过很快就是了。”

    闻听此言,宁不凡微微愣了一下,随即便点了点头。

    像是对顾凤青的这句话,表示赞同。

    所有观战之人尽皆一愣。

    下一刻,便在他们不可置信的目光当中,不知道跌落到何处的四大剑客的剑器忽然飞跃而来,连同着插在薛衣人胸膛上的那一柄剑,也都飞了起来。

    五柄长剑,竖立于半空之中,然后……微微颤抖了起来。

    这颤抖,一开始很轻微,随后动作幅度越来越大,剑器的颤鸣声也越来越大,到了最后,整个天地间都已经到处充斥着剑鸣。

    “嗡嗡嗡!”

    天地寰宇,目之所及之处,全都是剑影,耳朵里传来的,也都是剑鸣。

    这一刻,竟是给人带来一股即将崩碎,即将毁灭的感觉。

    “这……”

    “这是……”

    所有人的脸色都在这一刻陡然变化,因为……

    在这五柄长剑嗡鸣之声传遍寰宇的时候,灵雾山脚下十余万江湖人,绝大部分手中都拿着长剑,而此刻却也随之颤抖了起来。

    汇聚之下,犹如尖啸一般刺破苍穹!

    整个天地,忽然激荡出一股绝望的气息!

    十几万道目光锁定在四大剑客身上,锁定在五柄长剑身上。

    此刻,纵然他们内心之中根本就无法承受,也根本就无法相信,却也在这一刻明白了——

    这些剑,是在哭泣!

    这些剑,是在哀嚎!

    它们,在为自己的剑主而哭泣,而哀嚎。

    也是,在为剑道的未来而哭泣,而哀嚎。

    席卷天地的绝望气息,伴随着数万柄长剑的哭泣和哀嚎,竟使得全场所有江湖人,都不自觉的感受到一股发自肺腑的悲凉。

    甚至有许多年轻的剑客,感同身受之下,竟是不可抑制的流出泪水。

    他们不明白为什么,但就是想哭。

    无声的,悲哀的,绝望的哭!

    这是剑道的末路?

    还是剑道的哀鸣?

    他们不知道。

    就在所有人为之哀动的时候,此时在半空之中,四大剑客竟是突然齐齐仰天长笑起来。

    这笑声,是那么的肆无忌惮,又是那么的纯粹、透彻,更带着一种自由自在的畅快之感。

    “今日吾等虽死,并非是剑道份数末流!”

    “只因我等学剑不精,这才败落刀道之下!”

    “还望剑道后辈,奋发图将,振奋我剑道!”

    “唯愿……我之剑道,不朽、不屈、不弯、不绝!”

    “唯愿我之剑道……永恒!!!”

    四道声音汇聚之下,恍若天威惊雷,在半空之中化作声浪轰然炸开。

    刹那之间,全场所有人都似乎隐约看见,四道若有若无、却比此前更加强大的剑意从他们体内激射而出。

    并非再次杀向顾凤青!

    而是直接刺透苍穹!

    “轰隆隆~”

    滚滚雷霆忽然毫无征兆的出现,随后在天际上空轰然炸裂开来,紧随其后的,则是无数剧烈的疯狂和暴雨倾泻而下。

    那恍若银河倒卷的暴雨,拍打在所有人的脸上,每一个人都下意识的张大嘴巴,任由雨水流淌进喉咙。

    他们动了动嘴,却什么声音都没有发出来。

    这雨水,是苦涩的。

    而他们的心,更是悲痛的。

    惊雷震天,暴雨倾盆!

    难道……

    就连苍天,都忍不住哭泣了吗?

    因为五大剑客的陨落?

    还是因为剑道的即将消亡?

    伴随着这个念头生出,灵雾山脚下,无数年轻剑客眼角流出两行泪水,纵然雨水冲刷,也无法将其冲刷干净!

    在他们的视线之中,远处半空中,四大剑客的身体骤然失去了所有人的生机,朝着地面落下!

    但他们却并未倒下!

    他们的身躯依旧笔直!

    他们轻飘飘的落下!

    看上去,就好像缓缓降落在地面一般。

    但所有人清楚……他们已经死了!

    噗呲~

    噗呲~

    噗嗤~

    无数刀气,直到这一刻在终于爆发开来,在四大剑客的身上划开不知道多少刀痕,眨眼之间就将他们变成了一个血人。

    而当这无数狂飙而出的鲜血洒落地面,混杂着雨水流淌之时,所有人都看到了此生都难以忘怀的一幕——

    一抹刀气冲天而起,在这漫天的雷霆和大雨之中,恍若一道光柱重开了黑暗,带起万丈光芒遍洒大地。

    与此同时,方圆数十里的区域,都被光芒所照耀,太阳自南方出现,阳光洒遍大地,刀气横亘寰宇,伴随着雷霆的电光闪动,在这一刻,迸发出极致的绚烂。

    此情此景,将永远镶嵌在他们的脑海乃至是灵魂深处,哪怕是历经时间长河的洗礼,也永远都不会忘怀。

    那恐怖的刀气,虽然穿透四大剑客的身躯,但却并未对他们的身体造成任何实质性的伤害。

    他们明白。

    这是顾凤青对四位剑客最后的尊重!

    可无论与否,这场惊天动地的刀剑之争,终究还是落下了帷幕!

    最后的结果,是以刀道的胜出而结束!

    “嗡嗡嗡——”

    数万柄长剑的哀鸣声,在这一刹那抵达了极致。

    就连那滚滚的雷霆,那倾盆的大雨,也无法将这剑鸣的声音掩盖。

    而在这剑鸣之中,在无数目光之下,数万名江湖人士手中的长剑,竟然……

    纷纷崩碎!

    先是一剑崩碎,随后……数万柄剑此起彼伏的崩碎!

    咔嚓~咔擦~

    当第一柄剑崩碎的时候,剑的主人是一个年轻的剑客,看起来不过十八九岁,脸还很稚嫩。

    他眼角的泪痕还在止不住的流,然后忽然便看到手中的长剑从中间折断开来,刹那间,他愣在原地。

    “我的剑……断了?”

    这一刻,他并未有任何嘶声吼叫,也并非有任何惊呼。

    反而只是失魂落魄的看着眼前这一幕,嘴里不断的呢喃这句话——

    “我的剑……断了??”

    “他……断了???”

    他的声音很轻,甚至轻到只有自己才能听见,然而此时此刻,站在他身边的人却都忽然听到一股来自灵魂深处的呐喊和嘶吼。

    以及……

    一道隐约传来的崩塌碎裂声。

    那是……

    心中的信仰崩塌!

    那是剑道的碎裂!

    “咔嚓~”

    “咔嚓~”

    “咔嚓~”

    同样的一幕,在短短的时间内,发生了无数次。

    随着一柄柄长剑的崩碎,灵雾山脚下,无数或年轻、或年迈的剑客发出了近乎相同的哀鸣。

    我的剑……断了?

    我的剑,为什么会断了?

    我的剑怎么可以断呢?!

    我的剑怎么就能断呢?!!

    而剑断了——

    我又该怎么办?!!!

    狂风肆虐、雷霆闪耀、暴雨倾盆,阳光遍洒,刀气横亘。

    在这一副惊天动地的异像之下,数万剑客一声声、一道道的轻声呢喃混杂其中,给人造成了一股难以言喻的心理冲击力!

    剩下那数万不曾修习剑道,或者未曾带剑的江湖人,他们无法感受剑道崩碎、信仰坍塌的痛楚。

    可在这等恍若末世般的景象之下,所有人却也不自觉的感觉到——

    他们的心,在颤抖!

    他们的心,在发痛!

    眼角的泪水,再一次狂涌而出。

    伴随着这瓢泼般的大雨,滴落大地。

    砸在水坑之中,四溅纷飞。

    那砸落的每一滴泪水,都是信仰坍塌、剑道崩碎时的绝望!

    这一天,天地同哀!

    为……剑道而哀!!!

    ……

    ……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