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5.第275章 明仁的临死反扑,酝酿许久的一刀

    第275章 明仁的临死反扑,酝酿许久的一刀

    上杉谦信的这柄刀,以前并无名字,仅仅就是一把普通的武士家族的普通长刀!

    非要找出一点特殊的话,或许唯有时间长才能拿出来说一嘴——这是他爷爷留下来的刀,后来传给了他父亲,父亲又传给了他。

    到的如今,已然又数十年的历史了。

    数十年的时光,便是神兵利刃说不得也要蒙尘。

    上杉谦信手中这柄刀,只是一把普通的刀,自然也会受到磨损,受到挫伤。

    但今日,这柄刀,它有了名字!

    而当他有名字的刹那,便一跃成为了东瀛兵刃之首!

    饮三大宗师之血而成的神兵——

    妖刀,上杉!

    神兵有灵,在饮完三大宗师的鲜血之后,虽然跌落在地上,但却一直发出颤鸣的声音。

    清脆的刀鸣,响彻全场。

    值此之际,轻笑声陡然传遍全场。

    “有趣。”

    所有人下意识的循声望去,却见顾凤青脸上带着笑意,踱步而来。

    “本以为今日会了无生趣,未曾想竟是见到此等有趣的一幕!”

    他脚步缓缓而行,跨过三大宗师的尸体,走到了伏倒在地的上杉谦信面前,眼神扫视了一下,轻声道:“三大宗师为你而死,你可要好好努力,莫要辜负他们的期许!”

    说完这句话,顾凤青再不多看一眼——在他眼中,这两人就好似尘埃中的蝼蚁一般,根本不值得他多投注一眼。

    “今日论刀者,唯有此二人通过考验,可列入锦衣卫麾下,驻守东瀛镇抚司!”

    “官职——百户!”

    随后,他脚步再度迈开,整个人瞬间腾空而起。

    这一刻,他手中的绣春刀终于拔出,整个人浑身散发着一哦顾如魔似鬼的可怕气息,刀气席卷之下,竟是恍若惊涛骇浪般,当着所有人的面前,朝着被一众大臣们簇拥着的明仁国主碾压而去。

    “明仁国主,阻止本官论刀,罪无可恕,其罪……当诛!”

    冷漠的不含有丝毫温度的话语,从顾凤青的口中说出。

    就放佛死神的审判一般!

    田间可怜,当这句话从顾凤青口中传开之后,还没有从震撼、惊骇、恐惧中回过神来的一众东瀛武士,全都被再一次的震惊到了!

    他们懵了!疯了!彻底呆滞了!

    他们差点怀疑自己的耳朵出现问题了!

    他们差点以为此前所遇到的这一切都只是一场梦境罢了——可哪怕只是梦,也太过惊世骇俗了!

    他们听到了什么?!

    东瀛国主,其罪当诛?

    一国百姓视若神明的国主,高台之上的人上人,竟然被宣判有罪?!

    这一瞬间,所有人都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

    然而,随着顾凤青的脚步,缓缓迈出,在绝无神的率领下,三千黑衣刀卫登时齐声大喝。

    这声音连成一片,犹若惊涛拍岸,让所有人都刹那间醒悟过来。

    原来……

    原来这群疯狂到无法形容的刀客,无法无天到难以言喻的刀客,恐怖到不能直视的刀客,打从他们亮出刀锋的刹那,便从未想过放过东瀛朝廷!

    “大人有言,东瀛国主,其罪当诛!”

    当着一句震撼人心的话语激荡开来之时,声音远远的传播出来,传到了整个皇居,传到了皇居之外,甚至传到了整个京都!

    在一众东瀛朝臣、上千东瀛武士、无数寻常百姓的耳中,就仿佛掀起了一场史无前例的地震。

    地震之强烈,震的他们双耳轰鸣,脑海轰响,五脏翻涌,似乎整个世界都随之颤抖轰鸣了起来!

    此人及其手下,竟然将屠刀对准了国主!

    他竟然想要废立国主!!!

    “此人难道当真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吗?”

    “逼死我东瀛三大宗师不算,竟然还想要废立国主,他怎么就敢这么做?!他怎么就能这么做?!”

    “此人和他麾下的刀卫,竟然妄图以三千外来之人,插手废立我东瀛朝政?东瀛国主位同天子,而他……竟是想要以大夏锦衣卫指挥使的身份,废立我东瀛天子?!”

    “这是何等的大逆不道,又是何等的丧心病狂?!”

    “虽说他们是一群疯子,但也不至于疯狂到整个地步吧!”

    “论刀天下……莫非他们打从一开始,论的就不是刀,他们真正的目标从一开始就是我东瀛国主?!”

    “挟泰山以超北海,借着这场大势,以其所未有的气势将皇室推翻,甚至是……彻底铲除?!”

    “此人……内心当中到底有多恐怖?他心中又究竟隐藏着一个怎样的恶魔?!”

    “他怎么就敢这么做?!!!”

    没有人能够理解顾凤青的疯狂。

    更没有人能够理解锦衣卫的行事风格!

    今日这些事,虽然让他们见识到了锦衣卫的行事风格是怎样,但很显然……他们认识的还是不够透彻!

    以至于此时此刻,全场绝大部分的人还未醒悟过来。

    他们都被这突如其来的震撼,给刺激到了!

    事实上,外来势力插手别国内政,甚至行废立之事,东瀛历史上也不是没有经历过——无论是他们插手别国,还是大夏插手他们。

    可这都已经是老黄历了!

    打从数十年前,东瀛内部腐朽,外加魔教一番肆虐,是的大夏的腐朽彻底的被暴露出来,大夏便对周围的番邦小国再也没有任何约束力了。

    东瀛,也就是在那个时候起,便不再朝贡了!

    而现在,顾凤青居然从大夏来了!

    然后以区区三千人明目张胆的攻入皇居,在众目睽睽之下,欲要废立天子!

    他仅仅只是一个锦衣卫指挥使啊!

    要知道,便是东瀛朝贡大夏,便是大夏最为巅峰的时候,想要插手东瀛之事,甚至废立天子,也必须要大夏天子点头!

    甚至作出决断之后,东瀛愿不愿接受还不一定!

    如今……

    此人不过一介锦衣卫指挥使,竟然如此的嚣张跋扈、如此的肆无忌惮、如此的疯狂霸道!

    他竟然当着所有人的面,直言不讳、口出狂言——

    东瀛国主,其罪当诛!

    “以外臣身份,废立九五至尊,如此之事,在我东瀛有史以来,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一时间,眼见着顾凤青一步一步,仿佛步步生莲般走到半空之中,恍若天上仙神俯瞰众生,所有人下意识的将目光放在了明仁国主的身上。

    此时此刻,明仁国主也有点蒙。

    但很快,他就回过神来。

    脸上也陡然浮现出一抹恼羞成怒的神色,无穷的怒火蔓延在脸上,让他的脸庞刹那间便扭曲如鬼。

    “好大的口气,真是好大的口气!”

    “姓顾的,朕真是没有想到,你竟然又如此狼子野心!”

    “逼杀我东瀛三大宗师之后,竟然还想要废立朕,这简直就是丧心病狂!”

    “朕发誓!只要朕还活着,就一定将你诛杀,然后问罪大夏天子,定要将你顾家上下,满门抄斩!”

    “连根拔起,一个不留!”

    毫无疑问,此刻的明仁国主,已然被无尽的怒火,彻底吞噬了理智。

    他完全忘记了——

    此刻的局面,他根本就没有半点的胜算!

    也就是说,他能不能活着已经是未知数了,而现在居然还威胁顾凤青。

    这简直就是笑话!

    三千刀卫目光不动,只是眼角的余光却都撇了一眼明仁,那眼中所流露的嘲讽意味,丝毫都不加以掩饰。

    明仁国主似乎也意识到自己的威胁丝毫都没有作用,于是稍作犹豫之后,便怒声吼道:“杀了他!无论是谁,今日此地一众大臣、无数武士、还有侍卫禁军,哪怕是你们锦衣卫,无论是谁,只要杀了他,朕封他为王!”

    “朕……与他共享天下!”

    此言传开,在场所有人皆是面色陡然一变,呼吸也是猛然沉重了起来。

    王!

    这可是王!

    而是……是共天下!

    这意味着什么,只要杀了顾凤青,那便可以和东瀛国主划地而治,共享东瀛!

    哪怕现如今东瀛皇室只占据着直隶,可也是不小的区域了!

    只要能获得,立刻便可成为东瀛最为顶尖的家族!

    贪婪的念头,瞬间便吞噬了理智,占据了心头!

    毫无疑问,明仁国主开出的价码,让所有人都为之疯狂了——

    锦衣卫除外!

    不少锦衣卫听着明仁国主的话,非但心情毫无波动,甚至还有点想笑!

    区区东瀛一弹丸之地,共天下又如何?

    有大夏一州,甚至是一个郡县之地大吗?

    说句不客气的话,别说在东瀛共天下,便是将整个东瀛都送给他们,他们都不会抬一下眼皮子——

    区区一个东瀛之主,哪有大夏锦衣卫自在?

    虽然只是锦衣卫,可在大夏那么大的地方,却可仗之横行,无人敢惹!

    说话估计比天子都还有用!

    逍遥快活的日子不去当,来劳什子东瀛当国主,脑壳坏掉了?

    更为重要的是,抛开这些不提,他们身为锦衣卫,早已将大人视若神明,早已发下誓言和大人一起追寻刀道的极致,岂会半途而废?!

    然而,相比较于锦衣卫,东瀛本地的所有人,却都在这一刻陷入到了疯狂之中。

    “杀!”

    “杀了他!”

    “保护陛下,绝不能让此人接近陛下!”

    他们对权力的向往,使得他们忘记了顾凤青的恐怖,也丧失了理智。

    所有人都开始张弓搭箭,甚至提刀、扬盾!

    所有人,都陷入到了疯狂之中。

    便是哪些围观的上千武士,也在一刹那的犹豫之后,便提刀上前,杀了过来。

    谁都知道,明仁国主之所以说出这句话,并非是出自真心。

    但他们更明白,当着天下人的面,众目睽睽之下,明仁国主就算事后反悔,也没有任何机会!

    但是,他们都只想到了这点!

    却忘了明仁国主身为东瀛之主,固然平庸,但却并不昏庸!

    就在他们冲杀的瞬间,又听到明仁国主的大吼:“今日在场的所有人,不论剑道流派为何,无论所学为何,无论出身为何,但凡杀了顾凤青者,可与朕共天下!”

    “杀了六大宗师者,可为将军大名,朕准许开府建衙,赐田万顷!”

    “但凡与朕同仇敌忾,铲除这三千刀卫者,每斩一人赐田十顷,金十两!”

    “今日,但凡封将军、大名者,其所属门派无论正、魔,朕都将昭告天下,册封为东瀛国教,香火祭祀不绝,与国同休!”

    当这一连串的话落下之后,全场无数人的呼吸,都再一次的猛然加重!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而此刻,明仁国主的奖赏,已经不仅仅是一个重字可以言喻的了!

    册封将军大名!

    准许开府建衙!

    赐下田产万顷!

    甚至所属门派,也奉为国教!

    从此香火祭祀不绝!

    与国同休!

    这赏赐……莫说是他们,若是此刻东瀛还有大宗师,恐怕也都会忍不住动心!

    因为这实在是太重了!

    别的不说,光是田产!

    东瀛地少,无论是官员还是武士乃至是寻常的百姓,他们最渴求的还是田产!

    对于土地的向往,甚至比大夏的百姓还要严重,甚至已经到了癫狂的地步!

    说个最简单的例子!

    东瀛武士和浪子的区别,其根本原因就在于——

    武士有田产,可持续产出,若遇征战,便是当地大名、将军最为中意的基层官员!

    而浪子无田产,只能四处流浪投靠各地家族,但哪怕是投靠过去了,因为是浪子,也矮人一头!

    这就好比家中自备武器,甚至还有铠甲弓箭的良家子,和持刀带剑的地痞流氓。

    看似都藏有兵刃,但待遇天差地别!

    在世人看来,性质也是天差地别!

    正因如此,所有人都心动了!

    所有人都癫狂了!

    尽管他们明白,自己击杀顾凤青成为最后赢家的可能性十分低微,然而在贪婪和诱惑面前,他们每个人都抱着一丝侥幸——

    只要麾下刀客被挡住,顾凤青就是孤身一人!

    而此地这么多人,他的刀再强,还能挡住千人数千人吗?

    更何况,这么多出手的人里面,还夹杂着不少实力高强的武士!

    在这样的情况下,顾凤青的实力即便是再强,他们也总能杀掉……的吧?!

    “只要他出的第一刀,没有将我杀死,他便没有第二次出刀的机会!”

    “而我……便将成为此次史无前例的盛事当中,活下来的赢家!”

    这就是此刻出手的一千多人之中,绝大部分人的想法!

    仅仅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机会!

    一个放在以往,根本就不值得拼命的机会!

    可此刻,欲望驱使着他们前进!

    贪婪,使人疯狂!

    而疯狂,使得他们根本没有时间去思考!

    继而失去理智!

    并且让他们只记得自己想记得的事情,而忘记了他们不想知道的事情!

    只剩下……

    盲目出手!

    不得不说。

    此刻,因为这种疯狂,所有人都相信自己会是成功击杀顾凤青的那一个人,然而他们却怎么也不会知道。

    他们所要面对的,

    到底是一个多么可怕的存在!

    “欲望使人变得可怕——”

    “但却丝毫都无法改变实质上的弱小!”

    看着这么多人前赴后继的冲过来,顾凤青摇头轻吟。

    然后,他握着绣春刀的手,逐渐用力——

    “锵!”

    ……

    ……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