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4.第274章 上杉谦信,请三大宗师赴死!

    第274章 上杉谦信,请三大宗师赴死!

    有一种人,天生就是刀客。

    此时此刻,全场那么多人,见着这位不知名的刀客,所有人心中却都蓦然浮现出一个念头——

    他是一名刀客!

    一名真正的刀客!

    或许此人的刀道天赋并不多么强,或许他的内力也并不多么身后,或许他的刀法也并不多么精妙,但是……

    他身上的气质,他身上的决心,他身上的意志,却超出了太多太多的人!

    此时此刻的上杉谦信并不多么出名,全场甚至许多人都不知道他叫什么。

    他的实力,距离顶尖刀客也又很长的一段路需要走。

    可他的气质、决心、意志,却在这短短的距离内,让全场所有人都感到了惊艳!

    哪怕是三大宗师,虽然心中暴怒,但更多的确实惋惜——

    此等良才美玉,为何我们未曾发掘?

    若是早早发掘出来,何至于演变到今日的地步?

    我东瀛之才,却成锦衣卫嫁衣!

    说完这句话,上杉谦信竟然再度强撑着想要让自己站起来。

    可他浑身都已经鲜血淋漓,体内的五脏六腑都已经破裂,想要站起来,何其的艰难。

    在努力尝试了许久之后,上杉谦信终于放弃了让自己站起来,而是四肢并用,在地上缓慢的爬行了起来。

    一点点,仿佛一条蛆虫,朝着三大宗师的方向缓缓挪动。

    “天呐!他居然……他居然再次前行?!”

    此刻,不少围观的武士,见到上杉谦信居然还在前行,顿时掀起一阵阵惊呼之声。

    他们看着趴在地上蠕动,身躯所过之处,在地面上留下一道血迹。

    这一刻,每一个看到他的人,心脏都不自觉的狂跳。

    被震撼和惊恐笼罩的同时,心中更是泛起一个前所未有的疑虑:“此人,为何如此执着?”

    “他明明已经重伤至此,五脏六腑都已经破裂,为何还要前行?”

    “他已经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以区区先天的实力,硬扛着三大宗师的威压,来到了十步之内,他已经足以被锦衣卫看中了,却为何……还不停下?!”

    “他的表现已经十分惊艳了,甚至到了令人钦佩的地步,但他的实力终究还在摆在那里,巨大的实力差距,让他根本就无法对宗师造成任何伤害,甚至连拔刀都很艰难!”

    “如果继续前行的话,三位宗师是绝对不可能让他活下来的!”

    “换句话来说,前方,是死路一条?!”

    “他为何还要继续?!”

    “他在坚持着什么?!”

    皇居之内,上千双眼睛汇聚在上杉谦信的身上,眼中尽皆露出疑惑和不解。

    很显然,他的坚持对于在场的那么多武士而言,完全就和送死没有什么区别啊!

    正如他们所言,看到上杉谦信还在继续前行之后,明仁国主的脸庞就刹那间扭曲如鬼。

    “凭什么?凭什么?!”

    “凭什么我东瀛的武士,会对那姓顾的话如此奉为至理?凭什么他一言说出,便让我东瀛的优秀天才为之拼命?凭什么?!”

    “日海禅寺,明智祭司,伊藤前辈,你们还在等什么?!还在等什么?!”

    他气急败坏的大吼起来,指着三位宗师,乃至皇居之内一些好不容易被收拢起来的带刀侍卫们,咆哮着下令:“杀了他!给朕杀了他!”

    “杀了这个该死的小子!乱到分尸!扒皮抽筋!挫骨扬灰!”

    “朕,要用他的血,让天下人知道,胆敢背叛东瀛,只有一个下场!”

    “就是死!”

    明仁国主很显然已经被这一连串的事情,给逼得近乎失去了理智。

    以至于在话语当中,对于三大宗师都没有没有了尊敬,甚至还酸的颇为无理——

    如此尊重三大宗师,甚至屈尊降贵将三人请来,为的便是让你们出手对付那姓顾的。

    可直到现在,那姓顾的和其手下三千人,都已经打入皇居,将他皇室的威严和尊严都彻底的踩在脚下了,你们三个居然还没有出手!

    你们三个,到底是在等什么?!

    他不知道。

    但他心里很愤怒!

    因为到了这一刻,他东瀛皇室的脸面,都已经快要被丢光了!

    如今东瀛本土的武士奉姓顾的命令来挑战三大宗师,若是还让他这二人活着,那他东瀛皇室,可就彻底的被踩在泥土尘埃里!

    再也没有半点威严可言了!

    听到明仁国主近乎癫狂的怒吼,三大宗师对视了一眼,皆是从对方的眼中看出了一抹无奈和苦涩之意。

    今日这局面,他们三人是断然活不成了。

    死则死矣,身为东瀛人,这方水土养育了他们,他们临死前,也总得为东瀛留点什么。

    眼前这二人,固然为虎作伥,背叛东瀛。

    可归根到底……

    他们还是东瀛人啊!

    眼下东瀛设立锦衣卫镇抚司已经是势在必行,那姓顾的为了快速稳定东瀛,镇抚司必然选用东瀛武士。

    所以这两个如此优秀的后辈,必然会被那位锦衣卫指挥使赏识,留在东瀛镇抚司也是顺其自然。

    这两人固然背叛,可终究还是东瀛人!

    以东瀛人制东瀛人,终究还是好过大夏人来!

    一念至此,日海禅师站了出来,看着依旧还在缓缓爬行的上杉谦信,摇头道:“年轻人,还是退下吧!”

    “不要在前行了!若是不然,贫僧也必须要出手了!”

    保存东瀛良才虽是他们最后的念头,但东瀛皇室身为东瀛的信仰,为其保存最后一丝尊严,也是他们的念头。

    毫无疑问,上杉谦信此举就是在缓缓的将东瀛皇室最后一丝遮羞布也给揭开。

    两难之下,他只能再度劝说,最后给上杉谦信一次机会。

    此言一出,伊藤次郎也是叹了一口气。

    上前一步,手中的兵刃‘锵’的一声出鞘,当出鞘的刹那,似有一股无形的狂风席卷而起,朝着上杉谦信而去。

    他想要将上杉谦信给卷开。

    然而,当这道风刚刚生出的时候,原本艰难爬行的上杉谦信却忽然抽出了自己的佩刀。

    然后——

    “锵!”

    他竟是用尽全身最后的力气,将佩刀深深的插在地上,双手也紧紧的握住刀柄,想要以此支撑,硬扛着狂风。

    与此同时,他沉声道:“伊藤前辈,日海禅师……”

    在所有人的目光注视下,这位名不见经传的刀客,浑身鲜血淋漓,此刻咧嘴一笑,吐出一口的血。

    他望着三大宗师,然后看了看站在一边的顾凤青,笑道:“顾大人仅仅以刀意,便能压制三千禁军拔不出刀来!”

    “这样的事情,上杉谦信做不到!柳生但马守前辈做不到,日海禅师做不到,明智大祭司做不到,伊藤前辈也做不到!”

    “我师傅做不到,东瀛这一代的所有武士都做不到,甚至遍数东瀛历史,没人能做得到!”

    “所以……”

    “我想见识见识!”

    随着他的声音传开,所有人都疯了。

    在他们每一个人的视线之中,此刻上杉谦信脸上的笑容是那么的灿烂,配上他此刻狼狈的形象,又是那么的凄凉。

    但他们看到更多的,是坚定!

    令人胆战心惊的坚定!

    包括日海禅师、伊藤次郎、明智领子在内,所有人终于明白了,这个宛若横空出世的年轻刀客,到底为何这般执着——

    他不是执着于成为锦衣卫!

    而是执着于刀道!

    以刀道,来获得自己想要的东西!

    这一刻,上杉谦信的声音很轻,但所有人都听的出来,这没有丝毫的刻意,完全是有心而发。

    然而正是这发自内心的声音,让全场所有人都感受到了震撼——

    纵然已是重伤之躯,终然前行是思路!

    但他并不需要怜悯!

    更不需要可怜!

    身为一个刀客,为了见识那令他悠然神往的强大境地,他需要一步、一步,一步一步的往前走!

    走到三大宗师的面前!

    然后超过三大宗师!

    走到顾凤青的面前!

    然后超过顾凤青!

    哪怕在这条路上有着数之不尽的艰难险阻,他也要凭借自己手中的刀,杀出一条血路!

    一条以鲜血铸就的通天大道!

    这是刀客的执着!

    也是他的野望!

    “诺大东瀛,竟无一刀客乎?!”

    不!

    绝对有!

    眼下,这就是一个刀客!

    真正的刀客!

    “这才是刀客?!”

    “这就是刀客?!”

    这一刻,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挪不开了。

    几乎每个人的眼睛之中,瞳孔都骤然收缩了起来。

    哪怕是三大宗师,此刻看到上杉谦信那纯粹、决然的眼睛,竟也是出现了霎那间的失神。

    而紧接着,三大宗师却忽然不可置信的发现,那原本说话都很艰难的上杉谦信,此刻竟是在他们身上一一掠过。

    然后,

    便露出激昂豪放的笑容!

    这笑容之中,透着真诚,透着果决,更透着无尽的坚定。

    “三位都是前辈,数十年受东瀛供奉,上杉谦信身为东瀛武士,实在不愿意对三位前辈拔刀,所以……请你们让开好吗?”

    没有人回答。

    寂静。

    死一般的寂静。

    此时此刻,明明是上杉谦信身受重伤,浑身浴血,精神更是极度萎靡,似乎随时都会留学或多而到底身亡。

    然而他所说的这句话,此刻所定格的择一幕,却仿佛他才是胜卷在握的哪一方!

    而拦路在前的三大宗师,不过就是一群土鸡瓦狗罢了!

    说完之后,上杉谦信似乎体内的真气稍稍缓和,以至于让他的身体状况恢复了一些,他居然硬撑着站了起来!

    然后,手中拖着刀,一点一点的朝着前方挪动。

    “当啷~”

    寂静之中,忽然响起一道金铁颤抖之声。

    只见原来是一名侍卫握着刀的手在颤抖,以至于一个没握住,竟然让战刀落在地上。

    不仅仅是他,此刻皇居内不少侍卫尽皆如此。

    他们看着浑身浴血,看上去十分悲壮惨烈,却透着一股如长虹、如烈日、如火焰般耀眼夺目都上杉谦信,一众侍卫竟是忍不住面面相觑,脸上满是退缩之意。

    甚至不少人,都下意识的后退了。

    他们不是被上杉谦信吓到了,以至于心中害怕恐惧!

    而是被上杉谦信此刻所展露出来的意志所折服!

    东瀛尚武士,而上杉谦信所展露出来的武士道精神,却让所有人都为之动容!

    “谁敢后退?朕,诛他九族!!!”

    见此一幕,明仁国主脸上青筋暴起,嘶声大吼道:“日海禅师,明智祭司,伊藤前辈,你们还在等什么?!”

    “难道你们真要看着我皇室的脸面,彻底的被揭开吗?!”

    “难道你们就真的想要看到,我东瀛的尊严彻底被别人踩在脚下吗?!”

    此言一出,还不等三大宗师作出反应,上杉谦信忽然高举手中之刀,刀锋指着三大宗师,脸上露出一抹坚决神色:“日海禅师、伊藤前辈、明智大祭司……你们还在等什么?!”

    “难道真要让我东瀛彻底的丧失任何机会吗?!”

    “今杀我而存皇室颜面是死,不杀我亦是死,死国可乎?!”

    一语言罢,上杉谦信深吸了一口气,随后爆喝大吼:“关东上杉家上杉谦信,以家族为名……”

    “请三大宗师赴死!”

    “请三大宗师赴死!!”

    “请三大宗师赴死!!!”

    连续三声,一声比一声高昂,一声比一声激烈!

    声音传出,激荡全场!

    刹那间,全场寂静!

    所有人都被上杉谦信所说的最后一句话给震撼到了!

    上杉谦信,请三大宗师……赴死?

    他疯了吗?!!

    然而,就在所有人还以为上杉谦信疯了的时候,恰在此时,三大宗师居然一跃而起,纷纷飞越至半空之中。

    “锵!”

    一声剑鸣,伊藤次郎头顶三道剑气之花浮现,无穷剑意爆发开来,笼罩整座皇居。

    而随后,只见他一招手,上杉谦信手中的长刀顿时脱口而出,径直朝着他笔直冲来。

    “呲啦~”

    一声利刃入肉之声响起,倡导穿胸而过,伊藤次郎领空洒下大片鲜血,从半空中跌落而下。

    而他死后,明智玲子深吸了一口气,随后整个人双眼一眯,全场所有人便感觉到一股彻骨的涵义笼罩,紧接着……

    长刀似乎被无形的意志所牵引,调转刀锋,朝着她笔直刺来。

    “噗~”

    一口鲜血,从嘴里喷出。

    明知玲子看了一眼上杉谦信,随后软倒在地。

    日海禅师也双手合十,低吟一声佛号,整个人盘膝而坐身上绽放万道金光,其中一枚舍利从头顶飞出。

    而那刀,也是在舍利之上一划而过。

    “昔日有真佛以身伺虎、割肉喂鹰,我等行此举,望你莫忘初心!”

    末了,他看了看那柄刀,喃喃道:“此刀饮三大宗师之血,以成妖刀,其名……上杉!”

    话音落下,再无声息。

    三大宗师,就此殒命!

    全场……寂静!

    所有人都懵了。

    所有人都被眼前这突如其来的惊变给吓懵了。

    谁都没有想到,三大宗师……竟然真的全都坦然赴死!

    为的……

    只是给这个一个无名的小小武士,铺路!

    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嘴巴张开,一副见了鬼的模样。

    皇居之内,安静的可怕。

    安静的似乎可以听到人的心跳声。

    而就在这落针可闻的寂静之中,忽然响起一道轻笑。

    “有趣!”

    顾凤青摇头失笑。

    ……

    ……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